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活活饿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妹,你怎么了?”端木卫庄连忙问道,然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猛地一眩晕的,身体的力气更是像是瞬间被抽着了似的,已然瘫倒在地上了。

当下,端木卫庄很是艰难的抬头,眼神杀气弥漫的盯着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陈抟看,用尽仅有的力气嘶声吼道:“师弟,你……你……”

他大口的喘着气的,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似的,已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抟蹲了下来,看着端木卫庄,轻轻一声叹息的,没多说啥,当下手伸了过去,将已然动弹不得的端木卫庄抱了起来,然后在冰雪那冷冰冰的充满仇恨的眼神的注视下,走进了那黑乎乎地洞里。

很快的,陈抟又出来了,他把端木卫庄留在里头了。

“唔……呼……”地上躺着的冰雪表情着急的,试图说点啥,但是她一个字都没办法说出口,她只能用那种极度恶毒的眼神盯着陈抟看,她想让二师兄知道,她生气了,她很生气,气得都想杀人了!

然后,她看到陈抟手伸了过去,将那墓碑推回原来的位置,她又满脸的着急了,眼睛拼命的掉着眼泪已然满满的都是哀求的味道了。

她希望二师兄能够放了大师兄。

陈抟没敢回头看师妹一眼,他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的心软了,况且,他其实一点都见不得小师妹伤心了悲痛了。

事已至此,陈抟说什么都不能走回头了,若是放了端木卫庄,非但白白浪费了师父的一番准备,另外以端木卫庄的那种残忍,现在把他给放了,他之后一定会展开极为疯狂的报复的。

陈抟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手伸了过去,抚摸起墓碑上那凸点了,只见当他用在那凸点上面摩擦了几下之后,上面那成跟墓碑同种颜色的泥土已然北戳掉了,漏出了被泥土掩盖着的东西。

平安扣!闪烁着红色神秘光芒的平安扣!

紧接着,陈抟又把剩下墓碑上的四个凸点上的泥土一一的搓掉,又有四枚大小一样但是颜色完全不相同的平安扣出现在他面前。

从左到右,分别是红色,纯青色,黄色,蓝色以及白色。

当下陈抟小心翼翼的把那五枚平安扣抠了下来,收好,没回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师妹,为了阻止师兄的,我只能这样做,希望你别怪我……一个时辰之后,你的身体就能恢复力气了,不过你没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了,我之前给你服用的那药了其实掺杂了一些特殊的东西,那种东西会让你的身体依赖上这奈何草散发出来的这种浓雾,一旦离开超过一刻钟以上,你就会有万蚁噬骨的痛处,在然后,你会全身暴血身亡的,真的会死的,所以……别离开这个地方。”

“当然了,你心爱的大师兄被困在这坟墓里,等他死了之后,他的魂魄也是出不来的,自然也就没办法找到肉体继续为人了,没办法继续为非作歹了,所以,我想,你也舍不得离开吧?”想了想,陈抟又说,心里自然酸楚无比。

“当然,你不会死的,在生门那里,有一片桃林,那里有取之不尽的果子……师父还说了,在武道一途,你是得到上天眷顾之人,他日必能进入返璞归真的境界,成为半神的存在……好了,我走了。”

他没有说,这地方,这困住端木卫庄的法子,那药,这只要拿下平安扣之后墓门就如同生根一样,无论如何都打不开的墓穴都是师父一手安排。

因为陈抟不希望师妹把师父也恨上了,恨自己就行了。

当下,陈抟低着头,表情黯然的离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勇气看师妹的那这张脸一眼,她悲痛欲绝,自己受不了,她阴沉愤怒,自己同样受不了。

……

“就这样,你师兄出不来了?他在那个古墓里将会被活活饿死?之后他的鬼魂也将被困在里头出不来没办法重新为人?”李泽道瞪大眼睛问道。

“无量天尊。”清虚子点了点头。

“终究太残忍了啊,活活饿死……道长,您当时还不如一刀把他给杀了呢。”李泽道说道。

“无量天尊,他在怎么丧心病狂终究是贫道的师兄,贫道当真下不了手。”清虚子感慨说。

李泽道无语,让其活活饿死好像更残忍吧?看来这个道士也不实在,是个颇为虚伪的家伙。

“在之后呢?你跟宋太祖下棋赢得华山又怎么回事?另外有关内力速成心法呢?你真创造出来了?就放在那古墓里?还说,有关端木卫庄的坟墓的传说又怎么回事?谁流传出来的?”李泽道一股脑儿的抛出了这么一些问题。

毕竟按照清虚子的说法,在他把端木卫庄关进那坟墓之后,有关端木卫庄的事情也就结束了,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些传言了,什么一代鬼医端木卫庄试图炼制那能让人的内里一举突破返璞归真那层境界的丹药,练成之后却是修为尽失,郁郁寡欢而死,临死前把那种如此神奇的药放进了他的坟墓里。

之后陈抟还找到了那坟墓了,加以改造,还把内力速成法子放进了那坟墓里什么的。

刘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这些传言,这个活了千年的家伙肯定是知道的……假如他真是陈抟的话。

清虚子喝了一口茶之后,微微一声感慨:“我终究太小看师兄了。”

“什么意思?”李泽道问道。

“师父所安排的那坟墓确实能困住端木卫庄的魂魄,一旦把墓碑上那五枚平安扣取下来,墓碑将生根,整个坟墓内部也将被一股来自天地的气息笼罩着,任何人,任何鬼魂都别想出来,但是……”

清虚子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万万没想到,另辟蹊径甚至可以说进入魔道的师兄本事如此之大,竟然有办法也如此当机立断的就逼迫自己的命魄离开自己的身体,在我离开坟墓去下墓碑上的平安扣之前,其命魂也早就离开坟墓了……”

“呃……”李泽道有些懵圈,这越说越诡异离谱了。

“人有三魂七魄,这你应该知道吧?”清虚子解释说,“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以及命魂,人的命魂,透过七魄中的天冲灵慧魄主思想,主智慧……简单说,端木卫庄的命魂带着端木卫庄的部分思想以及智慧,从古墓里逃出来了。”

李泽道瞪大眼睛,他好像明白些什么了。

“仅仅只有命魂,缺少二魂七魄,自然没办法重新为人,但是附着在那些三魂七魄虚弱缺少精气的人身上,左右他的思想,这还是可以的。所以,最后端木卫庄的命魂附着在了宋太祖十分宠爱的某个患病的妃子身上,左右了那个妃子的思想,然后妃子开始在宋太祖耳旁扇着风,于是,宋太祖带人浩浩荡荡的到华山寻贫道来了。”

李泽道很是艰难的点了点头,心想果然跟自己所推论的差不多。

“宋太祖的目的很明确,他想要内力速成法子,也想要传说中的那五彩石,这其实是端木卫庄的目的,他希望赵匡胤能得到我手头上的平安扣以及身上的所有的有关五彩石的碎片,好赶紧让人去开那古墓,他好出来。”

清虚子喝了一口茶之后又说:“其实……有关五彩石的那种逆天神力师父早就跟我们三兄弟说了,所以当端木卫庄的命魄逃出坟墓之后看到我从墓碑取下来的平安扣,就已然明白一切了,五彩石早就被按照也颜色一分作五,也明白,我并没真的服用下那药丸,而是舌头里已经融入了五彩石黄色部分,所以奈何草的散发出来的毒气奈我不得……”

“所以,之后的那些有关你的传说,其实都是端木卫庄搞的鬼?”李泽道问道。

清虚子点了点头苦笑说:“我跟宋太祖周旋了一番,最后宋太祖以泰山脚下的村民的性命相要挟,我不得已,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当然了,我的已然修习窥视天道之法,所以三魂七魄不受天地之力的控制前往他应去的地方,而是可以在找具合适的肉体重新为人的,当然了,这至少得经过百年磨练,才有办法重新为人……而在结束自己的生命之前,我把那平安扣以及剩下的那些五彩石,该扔了都扔了,该送人的送人了,该作一些准备的做出一些准备了……至于得到这些石头的人会有怎样的命运,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至于端木卫庄,他的命魂控制着那个妃子的思想,便开始编造有关贫道的传说以及一代鬼医端木卫庄的传说,其目的在清楚不过了,自然是希望有人能早日收集齐那平安扣,打开那坟墓,他的魂魄好出来……于是时过境迁的,当年那个被端木卫庄的命魂控制的那个贵妃所编造出来的这些有关我的传说,有关端木卫庄的传说,以及她精心制造出来的那些所谓的藏宝图什么的,自然而然的也成为了至宝,被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了,而且越传越是神秘,也越传越离谱。”

“呃……”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