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酬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所以,那坟墓里没有什么内力速成法子,也没有什么端木卫庄留下的神秘的药丸,也没有什么医学典著奇珍异宝什么的,有的只是端木卫庄的魂魄……”

所以,现在黄文找到的那些有关的“鬼丸”以及“神丸”的炼制的资料也是当年那个被端木卫庄的命魂附着于身的什么贵妃书写出了来的,只不过陈抟也说了,命魂只能拥有端木卫庄的部分记忆以及智慧,所以不是那么全面,所以,后人即便得到了,也很难根据其法子炼制出鬼丸来。

另外,现在端木卫庄的命魂哪去了?

“施主此言差矣,那古墓里除了端木卫庄的魂魄,其实还有一样至宝。”清虚子一脸认真的说。

“道长,什么至宝?”李泽道来兴趣了。

“无所不能破的本门至宝轩辕夏禹剑就在那坟墓里头。”清虚子说,“要知道,五彩石是女娲炼制出来的天石,任何凡间的力量或是火烤,或是猛砸什么的,都没办法破坏其分毫,但是手持轩辕夏禹剑,则可以轻松的将其一分为五!我师父当年就是利用轩辕夏禹剑把五彩石打磨成五枚平安扣的,之后,他把剑留在那坟墓里。”

李泽道的眼珠子又一次瞪大了,原来那平安扣竟然是用那把剑削出来的啊。

那天黄文还在感叹呢,说那石头极度诡异,无论是他用什么法子,都没办法伤其分毫。

所以不管怎么说,那把轩辕夏禹剑是很牛逼的存在的啊。

“这一千多年来,包括现在这一身臭皮囊,我前后已经经历了十次重新为人了,就如同我说的那样,每次找一具肉体重新为人的时候,我的魂魄至少得经过百年以上的磨练,并且虽然我每次重新为人的时候,我的记忆力,我的一切能力都在,但是肉体的健康状况却是不受我控制,比如,现在这具臭皮囊,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不久于人世也,到时候,我的魂魄将再次飘荡百年以上。”

“而且……”清虚子看着李泽道,表情似乎有着无限的辛酸,“窥视天道修炼天地之法可以,但是天机终究不可泄露啊,贫道终究泄露太多天机了,也遭遇了上天的惩罚,重新为人之后,寿命一次比一次短,比如这一次,不过是短短三十余载的寿命……”

“呃……”李泽道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另外,每次灵魂飘荡的时候,贫道都很担心,担心得贫道寝食难安啊……”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这个有些虚伪的千年老妖又开始装犊子了,话说鬼魂需要吃饭睡觉吗……不需要吗?李泽道也拿不准了。

于是他问道:“道长,鬼魂需要吃饭睡觉吗?”

“呃……咳咳,总之,贫道担心贫道飘摇的这百年里,端木卫庄的剩下的魂魄出来了,到时重新为人,危害天下苍生,那时,贫道就真辜负了师父的嘱咐了,幸好,这种如此可怕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李泽道又一次验证了,这个家伙挺虚伪的。

喝了一口水之后,清虚子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显得自己一点都不牛逼,没推算出什么出来,于是补充说:“当然了,贫道早就推算过了,端木卫庄想要出来,至少得千年以后了,也就是你得到贫道千年前死去之后留给狼将军的这药罐子的时候……”

“……”

“还有一点,端木卫庄的命魄附着在那贵妃身上之后,只有等那个贵妃阳寿尽了,他才有办法出来,之后,他若是还想附着进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左右他的思想,至少还得等千年以上的光阴。”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了:“道长您的意思是,端木卫庄的那命魂现在可能已经附着在某个人的身上了?”

清虚子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凝重的说:“算时间,是那样。”

所以,其实这个千年老妖也不知道端木卫庄的命魂有没有再次附着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李泽道心里嘀咕着着问道:“道长您也不太清楚?”

“不清楚……”清虚子有些尴尬。

“为什么?道长您算不出来?”

“也不是算不出来。”清虚子否定,“主要是,千年过去了,在怨念的驱使之下,端木卫庄的三魂七魄已然变强了,自然而然的,飘在外头的命魂也变强了,只怕已然找到了让我发现不到他的法子了。”

“所以,还是算不出来。”李泽道丝毫不给面子的说。

“……咳咳!”清虚子喝茶水的时候被微微的呛了下。

然后清虚子为了表现自己是很牛逼的,赶紧拿起那药罐子,扫了几眼说:“贫道千年前冒着被上天惩罚的危险,进行了一系列推算,最后将这药罐子以及五彩石纯青色部分交给了狼将军,并且告诉他说,什么时候村子同时遭遇水火之灾,就意味着那个拥有伏羲骨双手断掌的有缘人出现了,到时候只要将其交给此人就行了。”

清虚子眼神灼热的看着李泽道:“这不,施主出现了。”

“道长法力无边,在下佩服佩服。”李泽道赶紧说,然后咽了咽口水指了指那药罐子,“所以,这管子里头装的是……鬼丸?”

“施主的猜测是对的,正是千年前贫道从端木卫庄身上偷来他炼制成的那一颗鬼丸。”清虚子说,“这是用人的魂魄炼制而成,是至阴至毒至损之物,服用之后,轻则折寿,重则三魂七魄皆散,永世不得超生。所以当年端木卫庄炼制成之后并没有立即服用下,而是想得到五彩石以及轩辕夏禹剑,就是希望用仙缘夏禹剑砍下五彩石黄色的部分,融入自己的舌头,由此便可压制住这种药丸的那种至毒阴气。”

李泽道不由自主的开始激动了,激动得眼角的都在轻微的抖动着:“所以,只要我服用了这药丸,就能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

“是……”清虚子点了点头,“假如端木卫庄没吹牛的话。”

“……”李泽道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觉得这天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

“当然了,贫道愿意相信,端木卫庄没有说谎,因为他是相当自负的一个人,在没有成功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说他已经成功的了。”清虚子赶紧又给了李泽道希望,然后把那药罐子子推倒李泽道面前,“这是贫道送给你了,你且收好,服不服用,就看施主你的了。”

李泽道表情怀疑的看着这个千年老妖:“道长,我怎么觉得这是你给我的酬金呢?”

“酬金?”

“你给我这个东西,然后让我帮你进入了那古墓里把端木卫庄的魂魄给打散了……”李泽道一副我已经看穿了你的诡计的表情。

清虚子一副悲悯天人的样子:“无量天尊,施主此言差矣,俗话说,斩除像端木卫庄那种邪魔外道,人人有责!若是真让他出来了重新为人,现代的法律道德准则压根就束缚不了他,也没有人能耐他何,到时他若是行凶,人间将会变成炼狱,施主你宅心仁厚,真希望看到那样的惨状发生?”

“……这……”李泽道很想说,你别夸我了,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夸啊。

“无量天尊,贫道知道施主一定不忍心的对不对?”清虚子说着,已然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了,“无量天尊,贫道就知道施主宅心仁厚,心怀天下之人,一定不忍心看到那样的惨剧发生,现在贫道就告诉施主你应该如何做,才能彻底的打散端木卫庄那被封在坟墓里头的二魂七魄……”

“……”李泽道瞪大眼睛,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了?

“施主进入坟墓里头之后……”

“等等……”

“无量天尊,施主宅心仁厚……”清虚子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同样的一个马屁再次拍过去。

“……道长,您继续吧。”李泽道只能说道。如果这个千年老妖所言非虚的话,如果让这么一个怪物出来了,那的确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现代社会的那些道德准则法律什么的都对他无效,如果他真想大开杀戒,还真没人奈何得了他,李泽道是真不忍心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清虚子微微松了口气,继续说:“无量天尊,等施主一行人把平安扣放进墓碑那凹洞里,那么附着在坟墓上的天地之力将会被消除,到时候施主一行人就可以推开墓碑进入墓室里了,从出现的那台阶往下走之后,施主便可以进入主墓室里,主墓室里有一个石棺,石棺里放置着本门开宗立派祖师爷的衣冠,另外,轩辕夏禹剑也在那石棺里头……”

“等等……”

“无量天尊,施主宅心仁厚……”

李泽道一脸的无语,说:“道长,我的意思是,当我们推开那墓碑的时候,端木卫庄的魂魄不得立即离开?”

清虚子见这小子不是打算撂挑子不干了,松了一口气,赶紧解释:“不然,因为坟墓里面还有师父当年布下的一个阵法,一旦墓碑被移动开,那阵法也会立即启动,到时是能暂时困住端木卫庄的魂魄的,不过困不了太久的,所以施主行动要快,施主要立即开棺取出那轩辕夏禹剑,然后一剑劈开石棺侧面那暂时困住端木卫庄魂魄的那八卦,这样一来就可以把端木卫庄的魂魄给砍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