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枭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文看了李泽道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他们确实试图研究出那种超级人类……或者说已经超越人类范畴的基因超人出来,并且现在也已经取得初步成功了,倘若最后彻底成功了,其战斗力大概跟魔窟森林里头的那个女鬼一个级别的,所以,我确实不是其对手。”

“跟返璞归真的高手一个级别的?”虽然在就有心理准备了,但是李泽道听到之后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黄文微微一笑说,“你若是生活在几百年前,你能想象得到未来某一天你可以听到位于千万里远的那个人的声音?你能想象从东土大唐前往西天一天就能走几个来回?”

“……”

“远的不说,就说现在,恐怕你还没办法接受人的鬼魂竟然能被收集起来甚至还被炼制成鬼丸以及神丸吧?”黄文又说,“所以,科技如此发达的米国制造出那种超人出来,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一杯香茶下肚之后,黄文的语气已然有了一种忧国忧民的味道:“米国有*,有*,所以咱们也必须要有*,有*,米国就快拥有那种超人了,咱们也必须尽快有那种返璞归真的高手与之抗衡,否则,国与国之间的那种微妙的平衡将很有可能被打破,到时候,咱们国家是要吃大亏的。”

“这是你想进入端木卫庄的坟墓的真正原因?”李泽道有些不相信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你想长生不老。”

当然了,李泽道现在已然很是清楚的明白,黄文这次行动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那所谓的端木卫庄的坟墓根本就不存在,那根本就不是端木卫庄的坟墓,里头也没有他炼制出来的那药丸。

但是,要是黄文真正目的压根就不是那端木卫庄留下的药然后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而是打开那坟墓,那又将如何?

清虚子可是说了,算时间,端木卫庄的命魂又可以附着在人身上然后控制对方的思想了,所以,黄文其实已经被端木卫庄的命魂控制起来了?

想了想,李泽道觉得自己好像想多了,毕竟清虚子还说了,命魂只能能附着在那些缺少精气的人身上,像黄文这种级别的高手,最不缺的就是精气吧?

但是,黄文掌握的有关魔窟森林,五彩石,鬼丸,神丸,以及里头那古墓的信息好像有点多啊,师父是因为收集了五枚平安扣,得到其逆天的技能,外加脑袋大开,所以得到了一些信息,但是黄文呢?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说师父知道的他全都知道,师父不知道的他也知道,那么他的这些信息哪来的?而且对于对付魔窟里头的那个返璞归真的高手,他好像很有信心能制衡住对方啊,那是因为,黄文知道当他们进入知道,那个返璞归真的高手压根就不会阻止他们?

“我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不好吗?到时即便米国成功的制造出那种超人出来了,我就可以跟他们抗衡了。”黄文笑笑说。

明知没有,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所以李泽道很是鄙夷的说:“最后若真找到那药丸了,让别人服用,让别人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不行吗?他们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之后也可以跟那些所谓的超人抗衡啊,为什么非得你来?”

李泽道其实很想说,我就可以啊,但是他脸皮没这个邪恶的老头这么厚,所以没好意思说出来。

黄文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反问:“你赚的钱我可以帮你花?你泡到的妞我可以帮你睡?你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我可以帮你坐那个帝位?”

“……”好像挺有道理的啊,所以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哑口无言了。

“这二十多年以来,我让人搜找查阅了诸多的古籍,花费了无数心思,这才逐渐的解开了魔窟森林的面纱,知道如何进入那毒气弥漫的森林里而不被毒死,知道如何对付那个返璞归真的高手,知道如何进入那坟墓里……我这么辛苦的,难道不应该得到点什么?”

“……”李泽道又一次哑口无言。

“所以,孩子,别这么幼稚,别说得这么理所当然。”黄文笑呵呵的说道。

李泽道在心里暗骂,妈蛋!

“有关魔窟森林里的这些,你是从哪里查到的?”李泽道想了想之后问道。

黄文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个问题,我好像已经给你过你答案了吧?诸多的古籍以及推理,哦,还得感谢你师父,他是很好的参考例子。”

“就这样?”李泽道问道。他其实想知道的是,黄文身边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推动着这一切,那么很有可能,端木卫庄的命魂就附着在那个人身上。

“那你还想怎样?”

“就没有人帮你收集相关方面的资料?”李泽道表示不相信。

黄文笑笑,表情悠哉的喝着茶,不给以回应。所以,李泽道就知道了,确实有人在专门帮黄文收集以及分析有关魔窟的相关资料。

端木卫庄的命魂就附着在那个人身上?

若真如此,黄文充其量不过是端木卫庄的一颗棋子啊,然后,李泽道的心情莫名的么么哒起来了,你个老混蛋也有今天啊!

低头边喝茶边在脑子里整理了会儿思绪,李泽道抬头:“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自己的遭遇,父亲的那傻逼行为以及最后死亡,师父的死,还有那诸多被秘密带走试药或是剥夺性命的无辜的人,另外还有师父留下的那份文档里有关黄文的描述,这无疑是一个奸诈狡猾,极度血腥残暴之徒,为了达到自己的目不择手段,死在他手里的无辜之人比起千年前的端木卫庄来,有过之而无比不及吧?

但是听北那么一说的,这位名义上的太爷爷又好像是一个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人……至少,他在暗中坑了不少试图对华夏不利的组织什么的。

而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的,李泽道对他又有了一些认识了,至少,这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他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付出了,我就要得到回报,我就是想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的。

于是,李泽道之前那颗极为坚定的认为他就是一个死了一万次都还不够的坏人的心开始有些动摇了。

黄文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笑笑:“你觉得我是怎样一个人?”

“反正不是好人。”李泽道撇了撇嘴。然后,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字……曹操!他突然间觉得,这个黄文跟曹操有着几分相识,都是枭雄的最佳代表。

黄文喝了一口茶水,说:“按照你那套所谓的道德标准来说,我确实算不上好人,当然了,我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这几十年来,死在我手上的人不计其数,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无辜的,这些无辜的人中有不少很善良,对这个国家有着贡献,但是我还是把他们的性命剥夺了,因为他们的死可以让我达到了某些目的……”

黄文声音跟表情是如此平静的,甚至有了一种谈笑风生的味道,他当然不是在忏悔,他就是在说一件很简单的,在普通不过的事情。

李泽道看他这种态度的,自然又是另外一番心情了,当下他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言语说:“比如那些三岁小孩?还比如什么江州铁三角?”

黄文微微一笑点了点:“看来你师父有跟你说过一些事情,曾经我确实想长生不老……当然了,现在也想,说不想是假的,虽然我已然活了接近百岁了,但是要是有继续活着的机会,继续为在这个国家做出一些贡献,继续去实现我的一些理想以及抱负,为什么要死呢?所以,我让人把合适的三岁小孩给杀了,取其肝脏,遗憾的是那时候被你师父给破坏了……”

李泽道心里莫名发寒,冷冷的说:“你真残忍!”

更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的,对这个老家伙的那种认知怎么可以动摇呢?

黄文微微一笑,继续说:“至于江州铁三角,那是我用来报复上官青木那个老家伙的工具……哦,上官清木就是你那个小女友季月莫的外曾祖父。”

李泽道沉默不语,默默的喝着茶。

黄文也没再说啥了,一脸悠哉的继续继续表演他那茶艺,甚至,然后,扯着嗓子唱起那如同乌鸦叫声……不不,是比乌鸦的声音还难听的京剧来了。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李泽道捂住耳朵,表情痛苦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唱得很难听?”

黄文停下了那惨不忍睹的歌声,笑笑说:“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那你还唱?”

“你在明知道杀不了我的情况下不也随时想着要对太爷爷下死手?”黄爷笑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进入魔窟森林之后,你想趁机生点事情,甚至,你想说最好能把我永远的留在魔窟森林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