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黄老师/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卑鄙!竟然把一个女人推出来当挡箭牌。”李泽道恨恨的说。

黄文明白李泽道所指,微微一笑说:“你如果没那么色,我这个小小的计谋能得逞?”

“……”李泽道被黄文这话刺得想吐血,这是色吗?这怎么能说是色呢?这是生性使然这是水到渠成这是……李泽道自己也没好意思编下去了。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李泽道很是郁闷的说:“进入魔窟森林之后,我配合你,事成之后,让北跟我走,从此以后,别再威胁我了,你去跟你的超人对峙,我过我的小生活。”

“我说我答应你你信吗?”黄文看了他一眼笑道。

“不信!”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说。

黄文发脆尖锐刺耳的哈哈笑声,然后说:“我也不信。”

“……”

“我只能保证,让北跟你走,但我不敢保证,在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的时候不去找你。”黄文说,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的,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李泽道崩溃,气急败坏的说:“为什么你不愿意放过我?”

“因为太爷爷花了太多心思才把你给改造成现在这样,不用的话那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还因为,你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黄文喝了一口茶之后,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更因为,我是你太爷爷啊,太爷爷想念孙子了想看一眼,有什么错?”

这……好有道理啊,所以李泽道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觉得自己在反抗拒绝什么的,好像就成为一个认识不到自己的优秀,然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顾及这个国家安危的小人甚至是叛徒了!

所以,他只能很是郁闷的把一杯茶吞下肚,然后问:“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得到准确的答案……神丸的后遗症还会爆发吗?”

黄文看了他一眼,笑笑说:“我怎么觉得你希望那种后遗症三天两头的就爆发一次呢?”

“……”李泽道又一次被刺得想吐血。

“应该是不会再次爆发了。”黄文说。

“应该?”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所以说,他也不确定?所以说,可能还会爆发?

“你是天下间第一个服用神丸的人,所以没有任何的临床经验。”黄文说。

“……”

身后传来了李泽道已然熟悉了的脚步,李泽道回过头去,果然是北过来了,当下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过去。

北很是干脆的把李泽道给无视了,看着炎黄颔首说:“东他们已经都到前院了。”

黄文摆了摆手说:“你跟泽道先过去,我随后就来。”

“是。”北颔首,扫了李泽道一眼,转身离开。

李泽道起身跟上,甚至手还伸了过来,才不管黄文是不是在那边看着的,很是无赖的一把搂住了那她柔软的腰肢。

北的身体猛地一僵硬的,有些气急败坏的小声说:“你想死?放开。”

“不放。”李泽道嘿嘿一笑,在她耳旁说,“黄文说了,等从魔窟森林出来之后,你跟我走,嗯,专门负责我的安全,哦,还得帮我暖被窝。”

“……滚!”北嘴角扯了扯,很是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冷漠,但是,耳根莫名的已然有些发烫了。

“不愿意?”

“废话……到时再说。”她的耳根子彻底红了,“在不放开就把你手给剁了。”

“……”

李泽道最后还是乖乖的把那咸猪手给移开了,他知道在不放开的话,这个冷冰冰的女人就这要因为恼羞成怒然后杀人了。

一前一后两人来到了前院,李泽道看到了之前就看到的东,下,左以及右,这四人。

其中东像是知道什么事了似的,见李泽道走过来在之后,一脸暧昧到极点的笑容看着李泽道,还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李泽道选择直接无视掉了这个总觉得自己很帅的超级自恋猥琐的家伙。

眼神落在右上面,微微苦笑了下说:“黄老师,黄叔叔……”李泽道说什么也想不到,黄宇竟然就是右,右竟然就是黄宇,这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右那张大众脸露出了一丝笑容说:“换成这张脸之后,我是右,不是什么黄宇,所以你还是叫我右吧。”

“好的,黄老师。”

“……”

李泽道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容,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你说,我该不该我把父亲的死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李泽道有理由相信,在父亲往所谓的复仇这条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的时候,黄宇绝对功不可没。

况且人都喜欢挑软柿子捏,李泽道也不例外,他捏不动黄文,但是不代表他捏不动右,所以现在,他不介意暴揍这个家伙一顿,出口气也是好的。

“别这样看着我笑,我胆子小。”右怕怕的说。

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眼里却是闪烁着杀气,说:“是吗?黄老师,找个地方聊聊?”

右也笑了,露出了满口的白牙:“对于学生的要求,我向来都会给以满足的……其实也不用去其他地方,这里就挺好的。”

“那就这里。”李泽道微微扭了扭脖子。

然后,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撞,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现场的气氛凝固了,原本就寒冷的空气仿佛结了冰。

他们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给对方致命一击。

突然,院子里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来,飘飘荡荡的向他们站立的中间位置飞了过去……

在树叶即将落地的那一瞬间,右突然间开口说话了。

“虽然不介意跟你打一架,但是还是别了,因为要是把你给打坏了,有人该找我麻烦了。”右笑呵呵的说。说到底,心里一点都没有取胜的把握,他们几个的身手半斤八两,但是这小子胜他们几个一筹,真动手的话,右知道他会吃亏的。

所以,傻逼才跟你动手呢。

说着,右还扫了站在那边面无表情的北一眼。这小子的泡妞技术当真名不虚传啊,不过是共同执行一次任务的时间,北这块千年寒冰就被他给拿下了……看来这个女人那副冷冰冰的躯体下有着一颗闷骚火热的心啊。

“你想死?”

李泽道还没说啥的,一旁的北那冷冰冰的声音已然响起了,当下她更是上前几步走到李泽道跟前,跟他并排站着,眼神冰冷的盯着上看。

“我不介意成全你。”北又说。

“我不介意配合这位美女成全你。”李泽道很是得意的说,手更是搭在了北的肩膀上。

“你闭嘴。”北瞥了他一眼,那冷冰冰的眼神已然有些融化了,却也没有拍掉李泽道那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咸猪手。

一方面,当着这些人面拍掉李泽道的手,说不定会让李泽道没面子……北发现自己竟然开始为李泽道着想了。

另一方面,她用实际行动告诉右说,你不乖乖让他揍你一顿,那我只好揍你一顿了。

“呃……”右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自己好像干了一件很傻逼的事情,他说出那句话也就算了,但是不该看北那一眼,因为这个女人向来都是不讲理惯了,谁多看她一眼,就好像亵渎到她了一样,她会跟你拼命的,更别说是在眼前这种局面下看她了。

至于李泽道这种如此不要脸的如此没节操的举动,这倒是在右的预料之类,这家伙的脸皮已经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东,下,跟左则在那边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没有任何帮腔的意思。

“哥两个,要不要下注,我打赌右一定会被揍成一条死狗……不信?赌一千万……”东尽量把声音压到最小,害怕被北这个女人听到,若是让她听到了,回头找他麻烦那不是操蛋了?

东说什么也不想跟北打架,打赢了,真是禽兽啊连女人你都打?打输了,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更是脸面都丢进了,况且……好像真打不赢啊,至少占不了什么便宜。

“滚……”下跟左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废话,谁不知道真动起手来右肯定会变成一条死狗,他连北那个暴力女人都打不过,更别说还加上身手不在他们这些人之下的李泽道了。

“让你先出手吧,免得别人说我们欺负你。”李泽道看着右笑呵呵的说。

右很想吐血,两个打一个,这还不是欺负吗?当下很是干脆的就想投降,说:“我……”

但是,李泽道压根就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在右开口的瞬间,他已然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右的那张脸了。

右吓一跳的,他压根就没想到李泽道竟然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了,在说出让你先出手这话之后竟然紧接着就动手了。

仓促之间,他的手握成拳头,迎了过去。

“砰!”两人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一起,但是因为李泽道是攻击一方,又带有偷袭的味道,加上比起右来,他的身手更胜一筹,所以一拳之后,李泽道的身体只是颤了颤,右则是干脆的后退了两步,更是觉得气血翻涌的,那张脸都憋红了。

右实在无力吐槽啊,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呢?说出话怎么跟放屁似的?还玩偷袭?能不能有点高手的风范?

一拳得手之后,李泽道面色冷漠,眼神冷峻,拳头坚硬如铁,再次朝右扑了过去。

瞬间之间,他的拳头已然抵达右那张脸跟前,眼见就要得手砸扁他那张脸了,但是,就在这时,李泽道的拳头在离右的鼻梁恐怕还不到一厘米的位置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