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白挨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右的两只手上各持着一把黑色手枪,而那幽深的枪口正对着李泽道的脑袋。

李泽道在笑,心里却是一点都不敢大意,因为方才右眼里的闪烁的那股凌厉的杀气他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也就是说,自己再有什么动作的话,他是真敢开枪的。

然后,右也发现自己的脑门被幽深的枪口给顶住了。

北,这个女人也拔枪了,眼神像是看死人一样盯着他看。

“放下枪。”她冷冷的说。

右嘿嘿一笑,收回了双枪,不是被受于北给的压力,而是因为他已然看到黄爷已然出现在那里了,黄爷既然到了,这架自然也就打不下去了。

见右收回了手枪,北也把枪给放下来了,李泽道一脸冷笑的,也把那已然快顶在人家鼻子上的拳头刚给缩了回来。

“心里真的有气,所以真的很想揍你一顿怎么办?不揍你的话,今天我一整天估计心情都会很不好,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李泽道看着右说,表情是如此认真的。

这话是也是在说给黄文听,你要是不让我动手,那之后进入魔窟之后我配合得可能没那么好。

黄文自然是明白李泽道的意思,却是始终一脸淡淡的笑容,没有说啥。

然后,李泽道也明白了,黄文没说话,那就是默许自己揍右一顿。

不过,右没有听出李泽道的话外之意,他以为李泽道这是在发牢骚,当下笑呵呵的说:“会有机会的……当然,到时候也有可能是我揍你。”

“是吗?”李泽道嘿嘿一笑。

右松了松肩膀笑笑,转身就想走,懒得跟这个家伙多说啥废话了。

就在转身的瞬间,右的心里猛地用起了一股极为强烈的危险的感觉。

之前,右心里多少还保持着警惕的,但是这次,因为黄爷在场,所以右丝毫不觉得李泽道敢当着黄爷的面对他动手,再说了,李泽道动手的瞬间,黄爷能不管?要知道,黄爷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打打杀杀。

但是,右错了,李泽道真敢动手,黄爷则是真没管,就好像这事情压根就没发生似的。

所以,等他感觉到危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砰!”一声闷响的,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拳的直接砸在了右的后背上,把他打飞了出去,更是把他打得口吐鲜血的,最后,他整个人更是以一种不太好看的姿势趴在那里。

更让人觉得李泽道这家伙实在不要脸到让人发指的地步的是,李泽道嘴里还用甚是关心的语气说:“黄老师,您怎么飞出去了?你没事吧?”

关心的语气还没说完的,李泽道的身影已然出现在触不及防被打飞了的右跟前,然后又是一脚过去的,踹在了右的肚子上,看着他狰狞扭曲的面孔说道:“黄老师,您还好吧?”

东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们不懂,这么不要脸的话是如何从他的嘴里喷出来的?

当然,他们并没有出手阻止,因为,他们几个其实不是那么熟,只是偶尔黄爷安排任务的时候才会在一块,平时都是各有各的生活,谁也不去打扰谁,所以谁被揍了他们基本上都会当做没看到的,甚至还会在暗中叫好。

就比如,之气他们偷偷的在那边打赌说右会不会被揍成一条死狗。

况且,黄文在场,他一脸淡淡的笑容目睹着这一切,那就证明,他默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右的这顿揍算是白挨了。

“砰!”李泽道又是一脚打在右的肚子上,然后一副极为关心的样子说道:“黄老师,你的表情怎么这么痛苦?生病了?受伤了?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右被刺得嘴里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的同时,这才想起反击。

像是变魔术似的,两把手枪已然出现在在他手里了,然后作势就要不顾一切的开枪。

“好了。”一道威严的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很是潇洒的转身离开,没在继续动手。

右恨恨的看了李泽道的背影一眼,不得不收起自己的手枪,然后用袖子擦拭掉嘴角的那一抹鲜血,站起身来。

黄文眼神在这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然后说:“等几分钟吧,还有一个快到了,等他到了,咱们就出发。”

已然点燃一支香烟了的李泽道看了黄文一眼,心思涌动,直到现在,李泽道还是不太明白黄文为什么非得凑齐八个人才进入魔窟森林里,李泽道之前问过黄文几次,他总是笑得很是神秘,至于北他们,更是不知道了,向来都是黄文说什么,他们就这么做,是不会有多余的想法的。

有什么特殊的安排?还是……就是随口胡诌一个幌子?

另外,那个正往这边赶的人是谁?

“大伯,实在抱歉,路上车子被碰瓷了,所以晚了点……咳咳……”一道显得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泽道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太极服,头上已然出现几分白发,身材略显消瘦,脸色呈现病态般发白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说话的功夫,男子还捂着嘴巴咳嗽起来了,咳得撕心裂肺,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时代的,当下,他那张病态般的白色更是憋成了紫红色。

李泽道看着都有些担心他会不会一张嘴就能把肺给吐出来了。

黄文见状,赶紧过去,手在他身上的几个地方抚摸了一阵,他的那种撕心裂肺一般的咳嗽这才渐渐止住。

李泽道看向了一旁的北,低声问道:“他是?”

“黄龙凤,好像跟黄爷是亲戚关系,fc资料收集处的负责人,是个考古学家,也是个知识极其渊博之人,好像当年神丸炼制法子就是他找到的。”北小声回应,那张冷漠的小脸有着一丝诧异,难道填补上的空位的竟然会是这个黄龙凤?虽然他甚至可以说上知天分下知地理,据说还会算命,但是终究手无缚鸡之力啊……至少,北没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强者的气息。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眯的,所以,黄文之所以得到那么多有关五彩石,鬼丸,神丸以及魔窟森林的信息,其实都来自这个叫他大伯的黄龙凤?

而且,他的身体看起来如此虚弱的,所以,端木卫庄的命魂其实附着在此人身上?

“谢谢大伯,我已经没事了……”黄龙凤止咳之后,喘了几口气说。

黄文摆了摆手说:“你这病……我会想办法帮你治好的。”

“谢谢大伯,让大伯挂心了。”黄龙凤微微一笑,乐观豁达的说道,“治不好也没事,我已经看开了,而且临死之前有机会进入魔窟森林里揭开那神秘的面纱,帮大伯你得到端木卫庄坟墓里头的东西,我死而无憾了。”

“别多想,我一定会想法子治好你的病的。”黄文宽慰道,然后从身上摸出一个木头盒子,打开,从中取出北从上手里夺回的那块黄石色头,递了过去,“把这石头融入你的舌头里吧,然后咋们出发。”

黄龙凤显然很是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微微点了下头,接过那石头,放进嘴里,让其融入自己的舌头。

“走吧,剩下的事情等到了之后我自会说明。”黄文回头看了东他们这几个人一眼说。

很快的,一行八个人分别上了两辆越野车。

其中,黄文,右以及黄龙凤上一辆车,由右开车,剩下的五个人上了另外一辆越野车,由北开车,然后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朝着魔窟森林浩浩荡荡的狂奔而去。

黄文这样安排,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让李泽道跟右同一辆车,否则这两人势必会直接在车里打起来吧?还可想象得到的是,到时候北肯定会帮李泽道对右动手的,所以,右的唯一结局是,至少要没了半条命。

即将进入魔窟,黄文自然是不希望右出什么事的。

两个多小时以后,两辆车子已然进入魔窟监狱里头然后开进那树林里,继续往前行驶,最后,在离前方那浓雾还有百米左右的距离,两辆车停了下来。

车门被推开,车里的人一一的下了车。

“到了。”北手伸了过去了,推了下蜷缩在副驾驶位置上呼呼大睡着的李泽道,看着他嘴角上挂着的那透明液体,莫名觉得好笑,混蛋,还说我呢,你睡觉不也流口水?

李泽道没醒,反而表情出现了猥琐的笑容,迷糊的说着梦话:“嗯……来,哥哥亲一口……”

所以,这是在做梦?梦到哪个女人了?禽兽!北很是郁闷,当下手伸了过去,把车门打开,很是干脆的一脚过去。

“啊……”李泽道惨叫了一声,他整个人已然被北给踹下车去了,身体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很是难看的趴在那里。

北跳下车从他身边经过,无视李泽道看向她那显得有些委屈的眼神,直接又是一脚过去踹在他的屁股上,这才大步的走到黄文跟前。

很快的,除了表情幽怨揉着自己屁股看着北的李泽道,其他人的眼神都齐刷刷的看着站在那里脸色因为激动所以变得有些潮红的黄文,等候他接下来的指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