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帝王梦/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北跟黄文自然没能听不明白,但是李泽道自然清楚这其中是怎么回事,当年陈抟对自己这个师妹下药了,使得她永生永世的只能生活在这雾气里,一旦离开超过一刻钟,她就会有万蚁噬骨的感觉,在然后,她会全身暴血身亡。

看来,端木卫庄知道解毒法子,而这种解药,需要用到人的鬼魂。

李泽道在心里暗暗感慨,真不愧是鬼医啊,别的医生开的药方自然是各种草药,而他开的药方除了鬼魂还是鬼魂。

“所以,谢谢你。”端木卫庄语气很是诚恳的说。

黄文很是干脆的又喷出一口鲜血了,那张脸已然僵硬得没感觉了,一直以来,他自认为无论是智商还是手段都凌驾在众人智商,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大傻逼,一个彻头彻尾的被利用了二十多年却还浑然未觉的大傻逼。

甚至,他的这傻逼的行为非但要了他的命,而且还将给华夏带来巨大的灾难!

他努力的张了张嘴,试图说些啥,最后化作一声充满苦涩与悔恨的叹息。

李泽道见他如此,心里原有的那种幸灾乐祸也已然荡然无存了,他觉得整个现在失魂落魄命在旦夕的老头其实挺可怜的。

良久,黄文声音虚弱的跟北说:“把我脸上的面具摘除下来吧。”

他的整个手掌血肉模糊的,甚至肉眼可见那扎破皮肉的骨头渣子,算是废了,左手则被北惨扶着,当然就算没被搀扶,他也实在没有力气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他受伤太重太重了,他很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他知道,自己哪怕侥幸活着离开这里,也命不久矣。

“是。”北说。语气一如既往,就跟之前一样,在黄文下达命令然后她要去执行似的,当然,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现在,心里难受在所难免。

不过对于这个男人,不管他曾经手沾染了多少鲜血做了多少让人咬牙切齿的恶毒之事,又或者未来华夏可能会陷入的一场动乱也是他一手造成的,这都不能动摇黄文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不能改变她对黄文的那种看法。

北永远记得,是黄文带她离开那个如此黑暗的地方,也是黄文培养她的,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黄文给的!在她心里,她俨然把黄文当做是自己的父亲了。

当下,停下步伐,北手伸了过去,在黄文下吧上摸了摸,然后很快的,就把覆盖在黄文脸那张属于贾明的面皮给撕扯了下来,瞬间露出了一张对李泽道来说很是陌生的灿白的,上面还有诸多疤痕的老脸。

所以,黄文就长这样啊……李泽道好像明白他为什么要成天戴着别人的面具了,因为他那老脸实在惨不忍睹了一点,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贾明,都长得比他好看几十倍。

“放开我吧……”黄文又说。

北依言松开了他……虽然她不知道黄文想做什么,但是对于黄文,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他说什么,北就做什么,甚至,他说北你去帮一下李泽道吧,然后北就把自己跟李泽道的衣服都脱光然后把李泽道给强上了……

随着北松开了他的手臂,黄文的身体晃了几下,就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一艘小船似的,随时一个海浪打来,就可以让其粉碎。

但是他,很是努力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子,看着已然停下身子的端木卫庄,声音虚弱的说:“你等等……看在我帮你这么多的份上,我能不能有一个要求……”

边说,他边喘着粗气,嘴角更是又一次流出鲜血了。

他受伤太重了,重到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端木卫庄回头,一脸是笑非笑的表情说:“你可以说来听听,不是太让我为难的事情,之后我不介意出手帮你办到。”

“好……”黄文大口喘了几口气,这才又说,“我想求你……去……去死……”

他那原本晃动不止的身体猛地暴起,速度快到连眼睛都跟不上,朝着端木卫庄猛地扑了过去。

他妄想给这个恶魔重创,如果能同归于尽那就更好了。

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他的脖子毫无意外的出现在了站在端木卫庄跟前的冰雪的手里,他的整个人被掐着脖子举了起来了,双腿在空中晃荡着,就像是吊在树枝上的尸体。

“黄爷……”北见状,满脸煞气的,眼珠子像是要喷出来火似的,就要朝着对方扑过来。

之前黄文被打飞的时候,她压根就不清楚黄文是如何飞出去的,没办法,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北完全跟不上。

但是现在,黄文当着她的面被掐着脖子甚至就要被扭断脖子了,北说什么也忍不了了。

李泽道赶紧随手把手上提着的东以及右扔了,然后一把拽住了北的手腕,不让她冲动。

“放开我……”北回头,满脸杀气的朝着李泽道低声咆哮。

“不能放。”李泽道神色极为难看看着被掐着脖子举了起来的黄文,说,“你救不了他,而且,他在赎罪。”

北沉默,她听懂了李泽道的意思。

他确实是在赎罪,他在求死,他自己也知道以这样的残躯扑过来跟飞蛾扑火似的没啥区别,但是他还是扑过来了。

“你,很有勇气。”端木卫庄看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老脸已然憋红了的炎黄,欣赏般的说,“不过,你还不能死,你现在死了,我会蛮头疼的,当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活太久的,所以,不用着急。”

话音刚落,冰雪手一松的,黄文的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这回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气若浮丝了,更别说是说话了。

北见状,心里难受异常的,转过身去,不忍心看到黄文如此,她知道,对于如此骄傲的他来说,现在落入这样一个惨状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北其实很想告诉李泽道说,反正都死,为什么不拼一下呢?为什么要如此听话如此……委曲求全的?

然后,她的心又是一暖的,她觉得李泽道是为了她的安全才这样子做的,所以他肯定也正在偷偷的寻找着逃走的机会。

“好了,坟墓就在前方了,把人放在这里就行了,你跟我来,至于你,留在这里。”端木卫庄看着北说。

李泽道依言把另外一只手提着的下与左扔了,仍旧拉着北那冷冰的小手看着端木卫庄的说:“她也跟着。”

“要么完好无伤的在这里等着,要么跟地上躺着的这些人一样。”端木卫庄干脆利落的给出了两个选择。

“你暂时留在这里。”李泽道知道这种事情压根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当下干脆利落的帮北做了选择,然后表情严肃认真的嘱咐道,“一步都别离开这个地方,否则,你很快的就会迷失方向的,等我来找你。”

“嗯。”北点了点头,“我等你。”

端木卫庄听到李泽道这话,脸上漏出了淡淡的笑容,看来这小子拥有那么有女人除了本身是个高富帅另外身体被神丸改造过所以那一方面无疑很是强大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男人绝对是个演戏高手。

明明命在旦夕了,明明没办法再一次回到这个地方找她了……即便把他放了也不可能,因为这小子压根就不熟悉这个地方,三两步的就会彻底的迷失方向的。

但是他偏偏还是如此笃定的如此自信的说出了这种如此不切实际的让人想发笑的谎话……偏偏的,这个女人还信了。

果然,强大帅气的男人身边总是不缺乏脑残粉啊。

他看了正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师妹一眼,然后再一次在心里证明自己刚刚的那个想法是对的。

千年前,自己无论做什么事,哪怕是杀了百十余名无辜的村民,向来心地善良的师妹也认为自己是正确的,默默的支持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又往前走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因为浓雾太浓了,所以即便已然快走到跟前了,但是李泽道只能依稀的看到一个规模不算太大的坟冢坐落在那里,坟包上还长满了各种不在知名的杂草,而且正如清虚子所说的那样,墓碑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有并排在一起的五个凹下去的小洞。

端木卫庄矗立在那墓碑跟前,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了,拳头更是死死的握紧,青筋暴露。

“陈抟……”他低声吼道,“倘若你的魂魄还在,我必让你魂飞魄散!”

李泽道听着,表情不变,还在用复杂的眼神打量着那个坟墓,心里又一次的松了一口气,所以,端木卫庄并不知道陈抟现在又一次重新为人了。至于早上的时候还敲诈了自己五屉包子的同时跟自己说的千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他更是无从得知了。

端木卫庄回头,把那里头放有五枚平安扣的盒子朝李泽道扔了过去。

李泽道表情显得有些恐慌以及疑惑的伸手接住……李泽道又一次对自己的表演表示满意。

端木卫庄指了指那墓碑:“看到上面的圆孔没有?你把盒子里头的平安扣取出,然后一一的镶嵌进那圆孔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