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两大难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卫庄的二魂七魄就被困在这布下某种阵法的坟墓里头,所以他的命魂是没办法触摸那墓碑的,甚至现在靠近了,他的命魂都快有一种被吸进去的感觉了,所以,这种事情他是做不来的……虽然他很想亲自动手打开这个墓碑,把自己的魂魄释放出来,甚至,把这个墓碑给砸烂了!

至于让师妹来做……怎么可以让师妹做这种如此低三下四的如此无聊的事情呢?所以,自然得由李泽道来做了。

“把平安扣放进那墓碑那圆孔里?为什么?”李泽道瞪大眼睛问道。

虽然把平安扣一一的放进墓碑上那一排凹洞之后便可以推开那墓碑,然后自己被困在里头的二魂六魄就可以得到解脱了,但是端木卫庄还是觉得这是极其无聊的一件事情,因为平安扣必须按照唯一的一种颜色顺序一一的放进这凹洞里,一旦放错了,墓碑是推不开的。

至于这种颜色顺序是什么,从左到右第一个凹洞里是应该放白色的平安扣还是纯青色的平安扣,端木卫庄不知道,所以只能一一的试验。

端木卫庄认真的数了数……还是不知道有多少种组合方式,毕竟他的数学不是太好。

“你的问题太多了。”端木卫庄说。

李泽道没在多说啥,打开那盒子,看了静静的躺在里头的五枚平安扣一眼,然后向前几步,走到了那墓碑跟前,随手拿起白色的平安扣,心里难免又是一阵黯然的,因为师父的魂魄就在这平安扣里。

“不需要顺序?随便放?”李泽道回头看着端木卫庄问道。他自然知道这是需要顺序的,更是知道那个颜色的平安扣要放进哪个凹洞里,但是现在要装得无知一点不是?

坟墓当然是要进入的,不进去怎么彻底的打散这个恶魔的魂魄呢?只是,有冰雪这样如此可怕的一个高手在侧,自己好像没有任何机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出来吧?甚至,他们怎么可能允许自己打开那石棺取出里头那把轩辕夏禹剑?

“需要特定的颜色排列。”端木卫庄说,“不过我并不知道准确的颜色的顺序,所以需要你一种一种去尝试。”

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五枚不同颜色的平安扣放进五个洞里,共有一百二十种组合方式,所以想找到那种正确的组合方式,得花点时间。”

“一百二十种?”端木卫庄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他知道组合次数不少,但是没想到多达百种以上。

“很简单的数学题,你不知道?”李泽道嘲讽了句。

“如果我是你,我会抓紧时间赶紧找到那正确的颜色排列方式,推开那墓碑。”端木卫庄阴测测的说,“因为,其实我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一个人,我等着急了,我会很不高兴,我一不高兴,我是会找某个女人出气的,我会让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

看着脸色极度难看的已经把手里的平安扣镶进第一个凹洞里的李泽道,端木卫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幅度:“这就对了。”

李泽道不说话,阴着一张脸一一的把盒子里的平安扣镶嵌进入了那凹洞里,当然,他心里在清楚不过了,这种颜色排列绝对是错的。

所以,他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也推不动这块就好像彻底扎根了的墓碑。

李泽道把最后两个凹洞的平安扣扣下来,互换了一下位置,继续尝试。

见李泽道采取了这样的方式,端木卫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幅度点了点头,这小子还是很认真的打算想打开这个墓碑,而不是在敷衍他。

当然,互换之后,自然还是推不开墓碑。

李泽道把后面三枚平安扣抠下来,继续换位置尝试。

“你真是端木卫庄?你刚刚说……陈抟,你的魂魄什么的……你认识陈抟?”李泽道边继续试着边问。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所以李泽道知道自己不能太淡定,不能淡定得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已经知道了似的,否则这个千年老妖要是怀疑什么了那不是操蛋了?

“我就是……好奇,也知道阻止不了你,你身边的这位进入返璞归真的境界的前辈,当真强大到让人绝望……我还想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或者说,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任何一丁点生还并且离开这个地方的可能。”

端木卫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幅度,很是干脆利落的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你的魂魄会被我拿来炼药,你的肉体则将融入我的魂魄,所以……你就权当是你自己还活着吧。”

李泽道回头看着端木卫庄,脸色难看晦暗,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你的回答真让人绝望,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帮你做着事情呢?”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了。”端木卫庄说。

确实已经回答过了,如果你不乖乖配合,我也不会对你怎样,但是我会让那个女人生不如死。

李泽道回头过去,把手里的平安扣狠狠的嵌入那凹洞里。

“至于,我跟陈抟的关系……他是我师弟。”端木卫庄说。

李泽道回头,满脸的惊愕之色:“师……师弟?”他对于自己此时此刻的这种反应以及脸上的表情,实在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李泽道心说,奥斯卡影帝的演技恐怕也不过如此吧?现在娱乐圈有颜值没演技的小鲜肉横行,如果自己进入演艺圈,人们对于小鲜肉的看法势必会大大改善吧?

“师弟。”端木卫庄冷冰冰的语气没有任何温度的说出这两个字之后,说,“还有,墓碑被开启之前,我不想听到你说任何一句废话。”

李泽道闭嘴了,继续重复着那在他看来十分无聊的动作,把平安扣抠出来,在镶嵌进去,不停的尝试着各种颜色的排列组合,在此期间,也默默的想着各种对策。

现在李泽道面临的有两道难题。

难题一,进入这个古墓之后,该如何做才能顺利的举起轩辕夏禹剑然后一剑把石棺上的那个困住端木卫庄的魂魄的八卦给一剑劈了,毕竟这个实力恐怖的女人压根就不会放任自己那么做,甚至,自己好像也没办法顺利的拿到那把上古名剑吧?

总不能一个不小心的先把棺材给撞开然后看到里头的那把古剑然后眼睛立马大亮表示在下爱剑如命啊所以让我看看这把宝剑啊……

难题二,万一侥幸得手,之后该如何逃离这里?如果自己把端木卫庄的魂魄给一剑砍散了这个女人不得跟自己拼命……李泽道很是悲哀的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跟人家拼命的资格。

况且,这里可是魔窟森林啊,上次借助那股几乎感觉不到的阴风离开了这里,而且按照那个女人的说法,每个月的固定一天,这里都会刮一次阴风,阴风的方向,就是离开这里的方向……谁知道阴风这个月是不是刮过了?

当然,熟悉这里的阵型的人自然有办法随时出入这里,不需要依靠所谓的阴风,李泽道压根就不熟悉,他仅仅只知道,这个被奈何草散发出来的毒气笼罩着的密林是根据所谓的九宫八卦布阵的。

更让李泽道觉得蛋疼的是,明明知道北离自己所处的坟墓的距离不是太远,但是,李泽道不觉得自己能够回到之前的那个地方去。

“算了,那个神经病不是说了吗?也别太有压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失败了,那只能说明天意如此……尽最大的努力就行……”李泽道自我安慰。

至于清虚子所说的那句“贫道与你同在,贫道同你并肩战斗”这话,很是干脆的被他给忘了。

每尝试一种颜色排序,加上要试一下墓碑能不能被推开,大概都得花费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如果运气实在差到宁人发指的地步,到第一百二十次才找到正确的颜色顺序,那至少得花费四个小时以上。

当然,李泽道也不可能傻乎乎的说直到最后一次,才摆出正确的颜色顺序,真那样做,谁知道这两个会不会起什么疑心的?

到最后,足足的花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到第八十五的时候,李泽道摆出了正确的颜色顺序,从左到右的平安扣的颜色分别是,红色,纯青色,黄色,蓝色以及白色。

然后跟之前的八十四次一样,李泽道开始尝试看能不能推开那墓碑。

当然,这次平安扣的颜色是对的,所以,李泽道压根没用多少力的,之前哪怕他把吃奶力气都使出来却压根没办法移动分毫的墓碑竟然被推动了。

“好像……可以了……”李泽道咽了咽口水,回头看着端木卫庄说。

端木卫庄的眼睛本来就死死的盯着那坟墓看,所以看到坟墓被挪动了一下位置之后,整个人先是木了下,然后仰天,发出了刺耳的狰狞的狂笑声。

“哈哈……哈哈……我出来了……一千多年了……我出来了……哈哈……”

李泽道看到,他的眼泪在飞。

“师哥……”静静的看着他的冰雪,同样以泪洗面。

“快彻底的将其推开,快……”笑完之后,端木卫庄表情兴奋的催促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