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他来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前方那浓雾大概千米左右的距离的一颗茂盛大树上,一个中年男子稳稳的站在那碗口粗的树杆上。

他眼神很是认真的盯着远处那片浓雾看喃喃自语道:“大师兄,别怪师弟不念同门之情,千年前将你困住,千年之后则是试图将你的魂魄打散,只怪你心存恶念,贫道不得不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免得祸害天下苍生……”

“无量天尊,施主,贫道说过,贫道与你同在,贫道会跟你并肩作战的。”他又喃喃自语道。

然后身形一闪的,已然消失在那里。

……

“快彻底的将其推开,快……”就如同个神经病似的仰天长笑之后,端木卫庄表情兴奋的催促道。

足足被困了一千多年了,足足受苦受难的被折磨了接近一千多年。

这一千多年来他的命魂先是附着在宋太祖赵匡胤宠溺的那个妃子身上,强忍着恶心对赵匡胤卖弄撒娇卖弄骚情的的,忍辱负重的跟赵匡胤欢爱……往事当真不堪回首啊!

好在,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之后,他得到的报酬的也颇为丰盛,他很好的利用了宋太祖宠妃的身份,留下了一些东西。

当然了,因为这妃子的身体不是太好,加上他的命魂只是拥有他部分的智慧以及思想,所以留下的那些东西不是那么全面。

妃子殒命之后,他的命魂足足飘荡了一千多年的光景,这其中的辛酸,这酸甜苦辣就不说了,在之后,他的命魂总算又一次附着在这个名叫黄龙凤的人身上了。

这次挑了个男的,并不意味着他接下来的日子就好过了,心情就舒畅了。

这个黄龙凤的老妈怀他的时候动了胎气,所以这货一出生之后身体就不太好,动不动就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咳得端木卫庄只觉得自己的命魂也要被咳出去了。

更让端木卫庄极度后悔把命魂附着在这具躯体上的是,这个黄龙凤是个极度怕老婆的主啊,只要他在家里,家务全包不说,甚至老婆一个不爽的,还会对你拳打脚踢的……我可是堂堂的鬼医端木卫庄啊,你怎么可以对我动手呢?

所以,端木卫庄果断的还手了。

还手的后果是,他那抽出去的手很是干脆的被那个婆娘给抓住了。

那个婆娘用杀人一般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嘶声吼道:“你敢还手?你敢打老娘?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吧?”

“砰……哐……啊……”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端木卫庄是在医院里度过的,而他那个所谓的老婆,则是在那豪宅里跟一个小鲜肉在翻云覆雨中度过的……

而现在,等待千年的光景,受了千年的磨难,终见曙光了,端木卫庄怎么不激动?怎么不催促李泽道快一点?

他一秒钟……不,半秒钟,零点一秒钟都不想等了!

他的那眼睛努力的睁大盯着那一点一点被推开的墓碑,大颗大颗的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要杀人!我要杀人!”他在心里呐喊咆哮,他要杀尽那些欺负羞辱他的人,特别是那个该死的女人,他要用这世界上最狠辣的手段折磨她,他要她生不如死,还有,那些该死的道士……

李泽道边一边的把这墓碑往一旁推边暗暗的咬了咬牙的,要不……找准机直接往里头冲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打开石棺取出轩辕夏禹剑在之后把那个八卦给一剑劈了?

李泽道觉得自己好像想多了,一旦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举动,那个实力如此恐怖的女人不可能没反应吧?

就在这时,冰雪那双原本流着泪看着自己的师兄的眼睛猛地微微一眯的,那种极为浓郁的杀气已然流露出来了,与此同时,周边的温度更是好像降了好几度似的。

“他来了。”冰雪说。

“他?”端木卫庄瞬间明白过来了,能让冰师妹如此怨恨的同时还有着那么几分忌惮的,也只有诡计多端心狠手辣的师弟了。

端木卫庄以为他的魂魄现在在哪里飘荡呢,没想到也重新为人了,想必是察觉到迷雾之地有变,所以赶过来试图阻止吧?

“谁也别想阻止我,特别是他!”端木卫庄眼睛里有火星在闪烁,声音阴冷恶毒无比,“我要他死……不,我要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正在移动墓碑的李泽道听着,心咯噔了下,谁来了,清虚子?那个人品不太好的千年老妖说贫道与你同在贫道要跟你并肩作战不是在忽悠你?

若他真来了,势必可以把冰雪吸引过去,所以……机会来了!

就在李泽道的心里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却是突然间像是被冰冻住了似的,已然动弹不得了。

后背更是冰冷刺骨,就好像有一块千年寒冰就快贴在他的皮肤上似的。

李泽道的心猛地一沉的,他知道那个女鬼就在自己身后,更是知道,自己全身上下的穴位都被她封锁住了。

所以,她离开前去对付清虚子的时候害怕自己搞事情所以先把自己控制住了……李泽道想哭,心里依然满满的都无力感。

这个女人……她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么不信任他呢?

当下冰雪的那浅浅素手伸了出去,在那墓碑边沿轻轻一弹的。

“轰隆隆……”一声闷响的,墓碑已然被彻底的移动到一边去了,漏出了那个黑乎乎的洞口,与此同时,更是有一股夹杂着腐朽味道的寒气从里头飘散出来。

“开了,哈哈,开了……我要出来了,我终于要出来了……”端木卫庄又一次仰天长啸。

当然,他知道坟墓里头还布下了一个锁魂阵,一旦墓碑被推开,里头的锁魂阵立即会发动的,他的二魂七魄会被那阵法立即锁住,一旦他进入,这附着在在这个黄龙凤身上的命魂也会被那阵法直接吸附过去,所以,即便墓碑现在被打开了,他同样靠近不得。

但是那个锁魂阵不是永久的,最多能持续两刻钟的时间,这时候,只要那些懂阵法的厉害之人……比如陈抟,比如他的那个师父,只要他们不来,最多两刻钟,端木卫庄的二魂七魄就能解脱了。

但是现在,冰雪感觉到陈抟的气息了。

“师弟,你还想再一次困住我甚至让我魂飞魄散?”端木卫庄冷冰冰的说。

“师哥,我这就去去杀了他……”冰雪说。

“去吧……杀他之前,代我向他问声好,千年不见了,还挺想念他的。”端木卫庄阴测测的说。

冰雪微微点了点头,已然消失在原地了,就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似的。

与此同时,李泽道的心已然沉到谷底了,陈抟的出现已然成功的把那个恐怖的女人给吸引走了,但是他却是动弹不得,压根就没办法进入坟墓里头,从那石棺里取出那轩辕夏禹剑,劈散这个恶魔的魂魄。

“怎么办?怎么办?”李泽道着实心急如焚,因为他很是清楚的知道,清虚子压根就不是冰雪的对手,他是一只脚踏入返璞归真境界的高手,但是冰雪却是真正的返璞归真境界的高手,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更别说,现在冰雪恨这位二师兄入骨,只怕一见面二话不说的直接就痛下杀手了吧?

所以,清虚子拖不住冰雪太久!

所以,可以说,这短短的却又及其珍贵的几分钟时间可以说是清虚子用他的命换来的!

但是李泽道偏偏却又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就如同你被五花大绑起来了,然后你的面前还被放置了一颗*,你很是清楚的知道,一旦*那显示板上的数字跳到零之后,*就会把你炸得粉身碎骨的。

但是你没有半点能力去拆除*去把*拿起来扔了什么的,你只能心灵饱受摧残折磨,你只能等死……当然,你还可以咒骂可以怨恨可以哭爹喊娘,但是,这于事无补,*还是会爆炸,你还是会粉身碎骨。

电光火石之间,李泽道想到了自己嘴里藏着那异物。

鬼丸!端木卫庄千年前炼制出来的那颗鬼丸!那颗据说服用之后可以让你一举成为返璞归真的高手的鬼丸!

在那包子铺的时候,清虚子很好心的建议说你赶紧把鬼丸服用下贫道在一旁护法,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贫道也好能及时救助……

当然,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让他滚,说什么他都不想服用这种“三无产品”,谁知道服用之后会不会一命呜呼的?

跟清虚子分开之后,李泽道用蜡把这颗鬼丸包裹住藏在嘴里,把它当做是最后的一张王牌,更准确的说,是溺水者最后遇到的一根稻草。

李泽道现在就是溺水者,他就要被淹死了,所以,他咬了咬牙的,咬破了嘴里那鬼丸上面包裹着的那层蜡。

“咕咚……”他表情毅然的作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

清虚子靠近那团浓雾的是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闪的,一道靓丽的,熟悉的,但是却又陌生的,与此同时,还冰冷异常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当然了,冰雪不知道的是,清虚子的最终目的其实不是为了要进入迷雾之地,他也没办法进去,一旦碰到那浓雾,他必死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