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少年热血/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来就好。”风雪崖情绪波动不大,不过他一直也就这样子,恐怕心里不知道多欢喜呢。

另外一边,那蓝华芸抱着蓝水月,眼泪都流出来了,和这边形成鲜明的对比,那蓝水月也是苏醒了过来,这时候劫后逃生,和她姑姑抱在一起,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风雪崖点点头,示意让吴煜站起来。

“师弟。”旁边便是苏颜离和莫诗书,见这两人眼眶都红了,吴煜深知这段时间,这两位情同兄弟姐妹之人,没少为他的死而难受。尤其是苏颜离,她情绪很少波动,如今却也为吴煜的归来而热泪盈眶。

“活着就好。”她微笑着擦去眼泪,在吴煜眼前流泪,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是,我的好师弟,听说你被妖魔害死,师兄我也难受了好些日子啊,虽然身边天天美女如云,但还是欢喜不起来。一万个美女,都不如你啊。”莫诗书这家伙,狠狠抱住他,简直让吴煜怀疑这人是不是和姜君临一样了……

显然,他不是。

被这莫诗书一逗,气氛顿时变得欢快了,不如蓝水月那边生离死别似的。

吴煜收拾了心情,对风雪崖道:“师尊,是这样的,鬼面猿杀了所有人,最后剩下我和蓝水月,我们用了点小计,骗了鬼面猿,找机会点了赤炎冲天符,本来还是难逃死亡命运,不过偶然之间,我在那洞窟之间,触碰到了一些东西,摔进了一个‘ 古修道者遗迹’,其中有一门‘古道术’,我修炼成功后,才能离开那里,回来了。”

他简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让他们知道一个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怪不得三个月后才回来。”风雪崖点了点头。人活着是最重要的,至于那古修道者遗迹,古道术,不算太特殊,他年轻时候也有着这样的机遇。回头他再为吴煜整理一下就行了。

“姑姑,是吴煜救了我的命。”另外一边,那蓝水月满脸梨花,看了过来,眼中再无恨,只有柔和。

因为司徒明朗的死,那蓝华芸本对吴煜有杀心,如今听蓝水月这一句,她怔了一下,虽然没什么表示,但一个表情的变化,怕就是一笔勾销的意思吧。

她可是金丹修道者,吴煜才不和她作对。

他们的归来,让整个通天剑派都陷入欢喜当中,毕竟他们也是剑派未来希望。

倒是另外一边,中元道宗这边,刚刚还兴奋,大笑,现在只能闭上嘴巴了。

尤其是姜君临,那脸色可是相当精彩。

“师尊,他们怎会在这里?”吴煜这时候才看到那姜君临,在那姜君临身后,有一个大人物,他稍微猜测便知道那是谁。

定然就是姜燮。

风雪崖没有回答,莫诗书倒是冷笑一声,道:“过来踩点的,顺带羞辱了我们一把。”

踩点?

吴煜明白了。

“如何羞辱?”

凭他们一群人,还没办法这时候羞辱通天剑派吧?

苏颜离道:“姜君临得到了一种叫做‘巨日之心’的仙根,拥有‘大日巨力金身’,弥补他们中元道宗的近战不足,又有凝气境第五重的法力,同等境界几乎无敌,我也拿不下他。”

原来如此,就只是姜君临的挑衅而已。

“果然到了凝气境第五重,还种下了仙根么?”吴煜的视线,恰好和那姜君临对撞在一起,一瞬间,便烧起了无比激烈的火光。

仿佛所有人都消失了,只有这两个火一样的存在。

“师姐,你都没打败他呢?”在吴煜心中,苏颜离可是一个目标呢。

而姜君临是手下败将,一般来说,吴煜不怎么看得起手下败将,他有这种自负, 一般被他打败一次的人,很难再反超他。

“他有一身 乌龟壳,耐力不足,久攻不下。”莫诗书形容得倒是生动。

那姜君临看到吴煜,眼睛就没有移开过,恐怕当初在吴都被吴煜打败的画面,仍然历历在目吧。

就在众人逐渐把目光转移到他们的对撞的时候,吴煜忽然朗声道:“听说有一个人,在吴都被我打得夹着屁股逃走,如今披了一身乌龟壳,又上门来挑衅我?如今,我吴煜已经出现了,那个披着乌龟壳的,可有种出来?”

他这话说得满是让人怒得发指的火药,不说是姜君临,那中元道宗其他人一听,顿时都气糊涂了。

被吴煜打败,对姜君临来说,就是一个血淋漓的伤疤。

刚恢复一些,如今又被吴煜撕开,报复在所有人的目光种下。

哗!

吴煜一归来,就说出这样的话,顿时之间这安静了斗仙台再度热血翻滚,人们喧哗,起哄,不喊吴煜的名字,专门呼喊‘乌龟壳’这三个字,那姜君临的嚣张气焰,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

正所谓,少年热血,便是如此!

能聚集在此, 谁不年少轻狂?谁甘愿被打压,被羞辱?

吴煜简单粗暴,说挑衅,绝不含糊,一下便引动了弟子们疯狂热血,在这斗仙台上,疯狂为他欢呼,那吴煜直接被推了出来,在万众瞩目之下,朝着姜君临一步一步走去,其双眼之上,已经是火热光芒。

“干死他!”

“吴煜,弄残他,打爆这龟孙的乌龟壳!”

“让他血洗斗仙台!”

年轻的生命们,胸中都有火一样的热血!

一朝苏醒,怒火冲天!

刚才的羞辱,历历在目。

从这无数怒吼,可见姜君临刚才有多少嚣张,多么得意。

两派弟子,世代竞争!

吴煜目光灼热,凝视那姜君临,顿时笑了,道:“姜君临!吴都一别,你竟成了乌龟,还来我通天剑派,耀武扬威么!据说要挑战我的人是你,那就别废话了。”

蓝华芸脸蛋抽搐了一下,这次她倒真看到吴煜和其他弟子不同的地方了,他可真是胆大包天,不过这一次,说的话倒是让她都觉得暗爽。

“吴煜,注意言辞,中元道宗的弟子们,都是我们正道同胞。”她总得提醒一下。

“是,护教。”

吴煜取下伏妖棍,一端撞在地上, 霸道之力, 顿时让地动山摇。

“吴煜!”那姜君临早就咬牙切齿,如今更是被怒火淹没,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挽回尊严了。

“等等。”忽然,吴煜摆摆手,让姜君临愕然住手,道:“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你这手下败将要挑衅我,凭什么我就得答应这无趣的战斗?除非,得有点彩头。”

他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想了这一出。

“你要什么彩头?”姜君临目光森然,此时的吴煜和当初在吴都时候有了很大变化,更加霸道、刚烈,这让他心里诞生更多杀机,因为他害怕再被吴煜打败。

“今天有这么多长辈在这里,就不赌那么多了,三十枚凝气丹, 你有没有种?”吴煜说是不赌多,一开口就是三十,让姜君临眉头都皱了一下。

三十枚凝气丹,这是豪赌!

通天剑派这边的长辈们不由得有些揪心,他们大约知道吴煜到了凝气境第三重,但是,他面对的可是苏颜离都没法打败的对手啊……

倒是弟子们,更加狂热,他们不计较后果,热血冲头,喊着:“不敢赌就是孙子!”

“龟孙,就不敢赌 !”

姜君临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若是不敢赌,就算打败吴煜,他都要被嘲笑,他便一咬牙,道:“我当然敢赌,我须弥之袋里就有三十枚凝气丹,问题是你吴煜有么!”

吴煜当然没有。

他淡淡一笑,回头,道:“诸位师兄弟,今日我向诸位借三十枚凝气丹,若我输了,他日必将归还,谁愿意借我?”

如此热血之事,事关门派荣誉,哪有人不借?

“我借你两枚!”

“我借你三枚!”

“我给你一枚,不用还!”

“师兄资助你十枚。”莫诗书笑了。

这才一会,就凑够五十以上了,吴煜回头面对姜君临,道:“男子汉大丈夫,若我输了, 欠不了你的。行了,今日就给你这个手下败将一个机会,上吧。”

姜君临终于等到了这时候。

只有打败吴煜,他才能挽回这面子,否则,他就会两派的笑柄,他日,更无脸面见人。

“宝光塔!”

左手一番,那宝光塔出现在其手上闪耀,变大。

“大日巨力金身!”

神躯变化,金光闪耀。

“果然,这仙根厉害。”

吴煜看得明白,怪不得苏颜离都打不败他,到了如今,那姜君临还真有能耐。

金色光芒笼罩,他如同一个铁人。

吴煜没有托大。

仙猿变。

他身高拔长,超越姜君临,居高临下。

金色毛发,粗暴的眼神,锋利的牙齿,浑然如凶兽。

叮!

伏妖棍被其从地上拔起。

轰!

他一步一个巨大脚印,震裂土地,那伏妖棍暴起,气势冲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