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紫木剑/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王釜倒在地上哀嚎,却没人敢上前碰他。

周旋等人,脸色煞白,满脸不可置信,想要转身逃走,奈何双腿颤抖,想逃走都不利索。

难以想象,此刻他们心里,是何等的惊涛骇浪!

“这……这……”

三人面面相觑,纷纷哭丧着脸。

这一战对吴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终于明白,自己白色的丹元,在法力上大约是什么层次了。

浅金色的金丹一重,丹元最弱,不过是一般修道者的标准法力。

金色的金丹一重,丹元适中,如这王釜之所以能当张浮屠的大弟子,便是因为其金丹是金色的。

深金色的金丹一重,丹元强悍,同级几乎无敌,能有这种资质,基本上很快就会成为四大剑级弟子。

蜀山仙门的核心,大部分都是深金色金丹。

而如南宫薇这样,属于最高品质的,实际上其丹元,已经和浅金色金丹的金丹二重差不多。

也就是说,南宫薇虽然差了紫嘤一重,但在丹元上,几乎和对方持平。

而吴煜的白色丹元,经过这一次的测试,他发现其丹元还要比王釜强盛一些。这说明,他虽然是金丹一重,但是丹元品质奇高,已经超过金色金丹二重,甚至能和深金色金丹的修道者,修到金丹二重差不多。

如此丹元,必然超过南宫薇的最高品质!

再加上吴煜肉身上的金刚不坏之身,哪怕王釜有‘金甲钟’,吴煜都能随便碾压他。

“以我现在的能耐,抗衡金丹大道境第三重,都不是问题。”吴煜心里很是惊喜。

这个结果比他想象中好多了,怪不得同等境界他的御剑速度超过南宫薇。

“大品天仙术凝聚的金丹,确实神妙。我在这方面得天独厚!”吴煜忍不住想大笑。

“我的前程,定会是这蜀山仙门最顶级的!不过,我没有长辈庇护,从此往后,更加不能暴露,否则觊觎的人,就不是张浮屠了。”

他如今是怀揣重宝的幼童,在这持刀壮汉们的虎视眈眈之下往前走,若不藏好重宝,肯定会丢命,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吴煜,吴煜……”那周旋骤然跪倒在地上,双手奉上他那地底血鼠的耳朵,道:”是我错了,你天纵之才,是我看走眼了,以后我绝对不敢招惹你!”

吴煜闪身就出现在其眼前,拿走了那耳朵,再看眼前跪着的三个人。

他们无比恐惧,不敢动弹,周旋更是磕头。

恐怕他明白,以后和这吴煜相处的时间还很多,今天能逃,不代表以后能逃走。最好的方式,还是跪地求饶。

“你真没骨气,这就让你跪下了?”吴煜审视着周旋。

“是,是!嘿嘿,我周旋一直臣服于强者,这王釜就是个废物,我提议,以后这大师兄,就由你来当,最好!”周旋谄媚说道。

“滚!”吴煜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将其抽飞了出去,至少飞出去上百丈,一路上鬼哭狼嚎,估计满口牙齿都掉了。

剩下两人,吓得屁滚尿流,竟然捏碎了‘金刚剑符’,将自己保护在里面。

嗡!

金刚剑符释放,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领域,将这两人分别包围,其上有几把金色的剑,围绕着两人旋转,一旦有人攻击,就会受到‘金刚剑符’的攻击。

吴煜懒得针对他们,不过金刚剑符出现,很快就会有长辈过来解救他们,这人是吴煜逼得用出金刚剑符的,所以得离开这里才是。

回首一看,南宫薇和紫嘤还在斗。

说实话那紫嘤都吓傻了,要不是南宫薇缠住她,她早就逃走了。

吴煜刚才的表现,直接让她们两人的战斗都停止了片刻。

南宫薇也看到吴煜拿回了她的东西。

但是,她仍然生气,因为紫嘤说到了她的母亲,那是她的逆鳞,这也是她仍然缠着紫嘤的原因。

吴煜也看这女人不顺眼,他骤然掠上前,和南宫薇配合在一起,形成二打一的趋势!

那紫嘤擅长木之道术,翻手之间,地面上长出诸多古树,那刚硬的枝叶混乱挥打,抽得周围一片狼藉,甚至有几次还困住了南宫薇。

其手上一把紫色的通灵法器,名为紫木剑,威能也很厉害。

吴煜上前后,手中银魅飞了出去,他直接以暴力压制,抽飞四周的树木,那银魅如一条银蛇,穿透而出,将正在和南宫薇大战的紫嘤缠住!

丹元封锁!

紫嘤瞬间失去了力量,被吴煜掌控,四周的树木骤然破碎,而南宫薇一剑已经刺到了紫嘤眼前。

她收起剑,也如吴煜那样,抽了紫嘤一个耳光,虽然还是很生气,但她却也不想伤人,只是怒道:“这一耳光是教训你口无遮拦,以后不许乱说话,嘲笑别人了。”

“是,是,绝对不敢了。”这紫嘤也跟周旋一个德行,战败之后,直接认输,丝毫不僵持。

这时候,远方有剑气震动,应该是有人来了,吴煜拉住南宫薇,两人对视了一眼,大约就知道该走了。

于是吴煜便将那紫嘤扔了出去,也不管她砸进了脏污的河流之中,两人迅速御剑飞行,离开了这边区域,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人才落在了地上,藏在了一个幽深之处。

南宫薇心跳得厉害,她抬头看着吴煜,眼睛里放着光芒,以一种十分崇拜的语气,道:“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你之前还瞒着我呢,害我老为你担心,以为你要被那大块头欺负了。”

她也知道吴煜现在是金丹大道境第一重,以她的见识,肯定明白吴煜比她还强,到底意味着什么。

吴煜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并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这女孩清新活泼,爱憎分明,如同一团火焰,吴煜看着她的脸蛋,忍不住想象她长大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了。

南宫薇噘嘴道:“那你还说,你的金丹很普通,我猜肯定和我一样,是最高的品质!哥哥,你的异象是什么?”

吴煜想了一下,自己如此雄浑的丹元,肯定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必须要有一个解释。

总不能直接告诉别人,自己是金丹是白色的,毕竟,这太惊世骇俗,会让别人对自己更好奇。

说成是最高品质,其实倒是比较安全的选择。

于是他便道:“没错。是最高品质,异象是:白雾缭绕。”

南宫薇恼道:“我果然猜中了,哥哥真坏,在金丹洞骗我呢!”

吴煜笑道:“没办法啊,我没什么背景,不敢太暴露,否则怕别人找我麻烦,知道吗?”

“这样啊,好啦,薇儿原谅哥哥就是。”南宫薇这才满意笑了。

南宫薇这关,算是过去了。不过吴煜心里更清楚,虽然自己天资超然,但是在这蜀山仙门的路,还是很不好走。

“接下来去哪里呢?”南宫薇不知不觉中,已经以吴煜为首了。

吴煜想了一下,现在张浮屠说不定就在外面,最好不要离开妖魔深渊了。

他来妖魔深渊最本来的目的,还是躲藏。

最后,他道:“我有一些道术,想要修炼,要不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先修一下道术?”

“就在这妖魔深渊之中吗?不出去?”南宫薇问。

“就在这里。”

“好。”

看来,她也不想出去,恐怕也怕人找到她?

“薇儿好不容易到了金丹境界,也要修炼一些金丹道术。”

果然,她的想法也一样。

其实一般刚到金丹大道境的修道者,基本上都会先琢磨金丹道术,跟他们这样躲到这里来的,基本没有。

……

几日之后,妖魔深渊的入口之外,王釜等人出现在这里。

“回去吧,把这件事情,告诉师尊,师尊定会惩戒他!”紫嘤眼神阴郁说道。

旁边半张脸红肿的周旋扶着王釜,眼睛里充满仇恨。

他们刚下了雪峰,忽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一看,顿时跪倒在地上。

“师尊,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张浮屠。

张浮屠神情淡漠,看了王釜一眼,道:“伤得这么重,那头妖魔干的,不知道用金刚剑符么?”

周旋顿时悲戚道:“师尊,你可看好了!这可不是妖魔干的,而是你新收下的弟子吴煜!我和师姐这脸,也是他打的!”

听到这话,张浮屠一惊,脸色严肃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吴煜哪里来的实力,能击败你们?”

他们三人一怔,其中紫嘤道:“师尊,难道连你,都对这吴煜的实力不了解吗?他最近踏进了金丹大道境,应该是金丹第一重,但是,他直接打败了大师兄,就几息时间,毫不留情,把大师兄打得这么惨!”

张浮屠自然不知道。

他神情严肃,道:“把发生的事情,全部和我说清楚。”

周旋找到机会,便大声悲愤道:“那吴煜真是狠毒,我们好不容易,打败了一头地底血鼠,正要取其耳朵换取功绩,没想到那吴煜带着一个女的,凭空出现,抢走了我们的东西,非但不还,还和那女的联手,将我们打成这样,羞辱了我们一顿,还骂我们根本没资格当他师兄师姐,说你没资格……”

“ 够了。滚吧。”张浮屠摆摆手。

周旋的话,能相信多少,他心里有数。

但是,他眼神炽热的看着妖魔深渊。

也许,吴煜到底有多神秘,他心里也有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