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裂岛重剑术/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39章 裂岛重剑术

今日吴煜只是练剑,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故而说出了这个数字。

正好,这个数字超过了许多人承受的极限,同时还不到最夸张的地步。

过了这一关,他才准备最后冲刺一次,至少让那些怀疑自己的人,闭上嘴巴。

他相信,蜀山是公平的。

天才,总会受到眷顾,如张浮屠这样的人,总是少的。

故而,他决定倾尽全力,只为震撼这亿万里凡剑域!

此刻在漩涡的中心,万众的目光,其怀疑,审视,便是无止境的压力。

“一百,他是疯了吧!上次,他赢李沧海都很勉强,这次他如何能和一百相比。”

“绝对是疯了 ,为了让那星河剑圣认可他,竟然做出如此疯狂的决定, 可悲可叹。”

“我要是他,就会一步步来,尽可能展示自己的能耐就行了,何必挑战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也有人道:“ 这吴煜胆气倒是十足,二话不说,直接从九千多杀到一百,别人得九场才能这样,沈星雨怕都没想到,他敢这样选择。”

确实,当吴煜说出一百的时候,沈星雨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其实也是临时起意,估摸吴煜可以直接选择七千左右尝试一下,岂料吴煜竟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姐姐没听错吧,吴煜。”沈星雨面容略微严肃,问。

当着众人的面,吴煜微笑道:“沈姐姐放心,我心里有数,就算战败,我也不会丢人。”

他态度坚定,十分果断,不像是头脑发热说出的话,沈星雨联想起她哥哥的关注,细想之下,这吴煜要是会按照常理出牌,也不会让堂堂星河剑圣注意到了。

“成,谁是万剑仙榜一百名,下来吧!”沈星雨轻喝了一声,而后给吴煜让出战场来。

“有好戏好看,其他战场的战斗给我先停了。”天空之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估计是另外一个主持的地剑级弟子的。

听到命令,其他正在挑战的弟子只能停止。

不过,他们并没有怨言,实际上他们都很想看看,这吴煜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够比卖力战斗的他们,显眼这么多。

这边诸多战场刚刚开始, 当吴煜站在虚空之中,御剑飞行的时候,那万剑飞仙山峰顶的方向,大约没入云层的位置,空气忽然震动,陡然之间,一个粗壮、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轰然到达吴煜眼前。

此人到来的声势, 何其浩大,仿佛是一个陨石从天而降,砸在吴煜眼前似的。

吴煜定睛看去,只见这是一位十分高大,足有八尺高,寻常人都是五尺到六尺之间,吴煜虽然高大,也只是逼近六尺。

此人不但高,且十分魁梧,如一头黑熊立在吴煜眼前,其身形和赤海七鬼的神二君相似,当真雄伟的惊人,站在眼前如一座山,挡住了吴煜的视线。

再看面相,倒是没神二君那么凶神恶煞,其实此人很年轻,岁数大体上和吴煜相差不多,脸色很是淡漠,拥有着天才们最常见的孤傲,此时也居高临下,俯视着吴煜,那眼神就跟看一头胡乱蹦跳的兔子似的。

这壮汉嗓门很粗,来到此处后,直接低吼道:“ 吴煜,有几位兄弟要我打残你,这样星河剑圣就不会关注你了。你说,我该不该听我兄弟们的话!”

这对手是金丹大道境第四重,坚若磐石,气息浑厚,少说起金丹都是深金色,且其金丹妙法估计也相当不错。再者,其血肉力量,算是吴煜所遇到最顶级的存在,光论力量,如妖魔般拥有巨力,怕是直追吴煜。

“报上你的名字,再说其他吧。”吴煜没被此人雄浑的气势、气场压制住。

“你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更没资格当星河剑圣的弟子,准备好,我立马就把你打回原形,让你从哪里来,滚回到哪里去。”对方态度嚣张,抱着粗大的手臂冷笑,完全没把吴煜放在眼中。

“司徒功德,休要呈口舌之利,跟乡野村妇似的。”沈星雨一声呵斥,顿时让此人闭上了嘴巴。

如今似乎整个凡剑域都聚焦在他们二人身上,司徒功德杀上一百名,都没收到这种关注,心里更加难以平衡,那星河剑圣可是他崇拜的偶像,这些时日,眼前这个吴煜,便是他最思考不通的事情。

不过,只需要解决吴煜,一切烦恼就不存在了,甚至,他从此更会声名鹊起,甚至让更强的四大剑级弟子注意到。

“我定要粗暴,直接,解决他!”

想到此处,司徒功德目光冷漠,从须弥之袋中,直接抽出一把长约六尺,宽有半尺的巨大重剑,这一把剑仿佛是岩石雕刻而成,坚硬无比 ,其上排列着好几个法器阵,吴煜虽然不了解法器阵,但大致可以感受得出来,这些法器阵的作用,基本上都在提升这把剑的重量和破坏力。

区区一把剑,恐怕有一座山那么重。

这还不是关键, 兴许是仙根的变化,那司徒功德浑身瞬间一变,竟然从血肉之躯,直接变化为璀璨的金刚石,那透着光华的金刚石在眼光的照耀下,顿时发出夺目刺眼的光芒,当司徒功德活动身体的时候,甚至发出撕裂空气般的响声,眼前一个壮汉,瞬间化作了世间最璀璨的岩石!

“司徒功德能在万剑仙榜杀上一把名,便是靠这厚土重剑和其仙根‘金刚石心’,其中厚土重剑似乎是三百功绩兑换来的。还有那金刚石心,更加珍贵。据说是某位高人送给他的。而且,这司徒功德的手段还多着!”

“以这司徒功德以仙根化出来的‘金刚石神躯’,寻常通灵法器,是根本伤不到其分毫的。这吴煜上次的两把剑,好像……”

此人话刚说到此处,便自觉的闭上嘴巴,那是因为吴煜此时从须弥之袋之中,抽出了一把半边是黑色,半边是白色,黑白相间,挥舞之间,天地变化的法器长剑,这通灵法器一出, 光华便将那‘厚土重剑 ’的锋芒都掩盖住,尤其是当吴煜将阴阳道剑分开,化作两把长剑的时候,此刻的他,确实有一名绝世杀仙的气质!

“哼!”

司徒功德只是冷哼一声,骤然一声暴吼,而后双手握剑,高高举起,那璀璨的身躯之光芒,几乎将厚土重剑都吞没,让吴煜看不清楚他的剑势。

“裂岛重剑术!我估计司徒功德是要使用这剑修道术,这是其最强的一门道术,乃是我蜀山前辈所创,相传其用这道术,直接将西海上一座巨大海岛,都直接分裂成两半!故有裂岛之名!”

众人对这司徒功德很了解,他还没出手,便知道他下一步了。

果不其然, 那司徒功德重剑杀来,那巨剑之上,吴煜骤然看到一股斩裂天地的势头,有些道术看似简单,实则威能全在一丝一毫之间,这一剑,确实有裂岛的势头,若吴煜能躲开,估计身后一座山,都要被他劈成一线天。

“胜负立分!”

“很久没看司徒功德出手,没想到两年过后,他已经到了这等程度,佩服。”

这剑修道术一出,举世赞叹,甚至还有不少人从吴煜的身后撤离。

确实,在绝对的力量层面上,吴煜所感受到的,是一种数倍于李沧海的打击。

这一剑如天外陨石,如一座宫殿那么巨大,砸向吴煜的头顶。

该怎么办?

吴煜胆大包天,他闭上眼睛,一手一剑,去感受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

说实话,今天他是为了练剑而来,而不是为了胜利,一切为了练剑,胜负反而是次要的。

这一剑降临,又有万众瞩目,更有无数心里压力,众生议论,这便是吴煜等了两个月时间,要找的那种势。

很多时候,最彻骨的体验,是在最极致危险的刹那,涌现出来的。

故而当看到吴煜在很长时间之内,竟然都没有做出要还手、 抵抗的架势,许多人不禁怔住了,他们搞不明白, 吴煜这是在寻死么。

“阴……阳……虚空……”

那股压力越是靠近,心中一层膜,便也在被冲击,被破碎,吴煜如同黏在那厚土重剑上,被朝着向剑道境界中飞驰而去。

想象之中,天地都是剑意。

有那么一个刹那,他看到了无数的目光,从这些目光当中,他看到了追逐的剑道,骤然之间,似乎许多的晦涩,骤然贯通,那个一直要找的点,似乎把握住了。

但似乎有些晚了。

这时候,众人惊呼,因为吴煜中剑。

不过,吴煜在最后的一个刹那,摇身一变,化作一尊六丈金色佛像,盘坐在虚空之中,其金刚不坏之身第二重内在金刚佛所有的造诣,都在这金色佛像上。

轰!

裂岛重剑术,砸在吴煜身上,诞生一次沉重的轰鸣,那沉重的巨剑,竟然被弹飞了出去!

连带着司徒功德也是倒飞。

而吴煜则瞬间回到了人形,喷血飞退 ,连其毛孔之中,都有血液挤出。

就在退出战场之前的一瞬间,吴煜死咬着牙齿,稳住了自己,没有飞出去。

对面,司徒功德惊讶了一下,稳定了心情,再看吴煜,顿时笑了,道:“你这废物,垃圾!竟然被我吓傻了?不知道和我对抗么?硬挨我一剑?”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在怀疑,星河剑圣,是不是看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