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血河杀剑/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诸位同道,鄙人刑罚殿赵天剑,先打断一下。”赵天剑面色冷漠,声音洪亮。

他在这关键时候出现,有些扫兴,不过众人好奇,这家伙要搞什么鬼?

吴煜看了他一眼,再看那赵玄仙,那赵玄仙怕是都不知道他父亲要做什么,只是不耐烦的摆摆手,道:“滚一边去,别过来添乱。”

赵天剑尴尬笑了笑,他倒是迁就儿子,不过倒也没离开,而是对着吴煜,取出一张黑白相间的令牌,其上绘制着无法复制的法阵,他高声道:“刑罚殿的刑罚令在此!诸位注意了。蜀山弟子吴煜,原为青璃剑宫浮屠殿弟子,此人为求荣华富贵,竟然杀害其师尊张浮屠,犯下最无法容忍的弑师之罪,证据确凿!经刑罚殿所有主事确认,审判,决定对吴煜行刑,关押!”

刑罚令?

吴煜可知道,刑罚令一出,基本上等于是整个刑罚殿的意志,也就是说,假如赵天剑不是自己偷出这刑罚令乱用的话,那么就是整个刑罚殿就已经确定了吴煜的罪行。而凡剑域刑罚殿的主事者最高是两个地剑级,吴煜倒是纳闷了,关于张浮屠那件事情,他本以为早就结束了,怎么这刑罚殿又忽然冒出来,还要把自己带进万剑穿心狱,且这赵天剑还要出现在自己和赵玄仙对战之前?

嗖!

眨眼之间,沈星雨就出现在赵天剑之前,将赵天剑手里的刑罚令拿到手里,她只看一眼,便知道这刑罚令是真的,这倒是也让她纳闷了。

“那两个刑罚殿的家伙,早跟他们交代过了,竟然还这么不懂事?”这可把沈星雨气得发狂,恨不得把那两人生撕了。现在问题是,刑罚殿的设立,是由整个蜀山决定的,大庭广众之下,其对凡丹弟子的审判,尤其是刑罚令一出,实际上连沈星雨都不好干涉,恐怕得星河剑圣出马,才能保住吴煜。

“滚,此事等他们战后再说。”沈星雨脾气也是着急,直接将赵天剑他们扫飞了出去。

至于那赵玄仙,倒是噗嗤一声笑了,他看着吴煜,心情轻松了不少,道:“看来我这废物老爹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这样说来,吴煜你不管胜负,都要受‘万剑穿心狱’之苦了。不过,这也是你应得的,连自己师尊你都杀,道德败坏成这样,你连成为蜀山弟子的资格都没有,还想成为星河剑圣的弟子?”

沈星雨心里也是烦躁,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对吴煜道:“你别受到影响,专心完成这次挑战,虽然刑罚令已经出了,但是假如我哥哥愿意的话,说不定可以帮助你。”

关键是,还得那星河剑圣愿意啊,那刑罚令连沈星雨都觉得难办了,这次若是自己败给赵玄仙,那问题就大了,蜀山的万剑穿心狱,那可不是人能承受的地方!

“逼我?”吴煜确实感觉到,自己好像被逼迫到了绝路呢。

关于张浮屠的这件事情,让吴煜深刻体会到了舆论的恐怖,有时候,当真相面对舆论的时候,几乎不堪一击。很多人根本不想知道事实是怎样的,当其对一个人,一件事情本身有偏见的时候,只要被舆论一引导,吴煜就算是清白的,在这件事情上也翻不了身了。

除非,他站在足够高的巅峰,掌控话语权。

这是唯一能洗刷这罪名的可能!

“若修道,定逆天而行,他日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赵天剑带来的这次风波,引起巨大喧哗,寻常人早就被吓坏了,更别说再和赵玄仙这种角色战斗,但至始至终,吴煜心里还算冷静,他尽量让自己沉淀下来,眼中只有一个敌人,那便是对吴煜的遭遇幸灾乐祸的赵玄仙。

“刑罚殿既然出了刑罚令,那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了。没想到这吴煜,真的是这样穷凶极恶之辈,连自己的师尊都敢斩杀。那星河剑圣要是敢收他为徒弟,那才是瞎了眼睛啊,这样的徒弟,还得把他厉害自己,把自己杀了啊!”很多人惋惜道。

“至少刑罚殿一直很公平,这次更不会出错,据说当时还有不少浮屠殿的弟子看着,这叫做吴煜的弟子,心狠手辣,性情如魔,这次似乎是要被打进‘万剑穿心狱’吧,这还真是他的报应。”

“就怕他打败了赵玄仙,星河剑圣收他为徒,还护住他,刑罚殿可无法奈何星河剑圣的弟子吧。不过,我猜星河剑圣已经看清楚这吴煜的真面目了。”

“你错了,赵玄仙比河太媱强上不少,河太媱每次挑战他都战败,后来才喜欢上他,和他成了道侣,吴煜险胜河太媱,百分之八十以上,不是赵玄仙的对手,这些年,何曾看到这赵玄仙在同年龄的对手里面战败过?”

那些喧闹,简直如几十只苍蝇在耳边飞舞,正常人被这么愿望,早就气疯,或者去做无用的澄清了。

吴煜受到影响,便观想心猿,当心中出现那沐浴在火焰中的盖世猴王,感受到其眼神的睥睨,霸道,高高在上,吴煜心里有很平静,甚至有强烈的感悟。

“众生如蚁,其言于我而言,无丝毫意义,只有超脱,才能摆脱,堵住其嘴巴。”

如此一来,这赵玄仙,便成了吴煜眼前唯一的目标,此时此刻,两人都如火,要冲杀在一起。

这战斗不用宣布开始,便已经开始,甚至两人从一开始,便开始抗衡!

那赵玄仙手里,如今正握住一把鲜血色的长剑,那长剑还没杀人,便不断的滴落血液,滴落在地上,甚至能腐蚀至少方圆三丈之内的土地。

长剑之中,每一个阵图,都如一张千疮百孔的鬼脸那般骇人。

据说这是一把鬼修法器,名为:血河杀剑。蜀山仙门兑换数量不多的鬼修武器,有严格的限制,甚至花的功绩还要高,这价值约七百元金丹左右的血河杀剑,据说赵玄仙是用九百多的功绩才换到的。

之所以甘心多花两百,是因为这血河杀剑很适合他。

赵玄仙的仙根,名为:血魄,可以让其化作漫天血影,化作一条血河,在血腥方面威力大增,此人除了外表,甚至更像是一个鬼修。

吴煜的下场几乎定了,在此影响之下,此战又会如何,倒是让这上百万双眼睛很期待。吴煜打败河太媱后,让人很想知道,这会不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蜀山有你这毒瘤,是我等耻辱,今日我赵玄仙,就替你师尊张浮屠,向你复仇,以祭其在天之灵!”赵玄仙挥舞那血河杀剑,此刻他的身体骤然变化,竟然从人形化作液态,化作鲜血河流,席卷开来,挡住了吴煜的去路。

那血河杀剑,便隐藏在这鲜血河流之中!

也许血河本身就是赵玄仙,也许赵玄仙是藏在其中一部分,具体如何,便没有人知道了。

由人化作一条血河与自己战斗,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吴煜确实震撼,但却并没有被吓住,如今他万分冷静,双手之中阴阳道剑,席卷阴阳,和赵玄仙比起来,吴煜确实更像是一个剑修。

眼见战斗开始,所有人闭上嘴巴,注目观战!

那血河浩瀚,瑰丽,围绕吴煜转动,实乃绚丽,仍然忍不住赞叹,这赵玄仙出手,确实是一门艺术。

反观吴煜,就显得苍白许多。

那赵玄仙最擅长的道术,据说叫做‘万重影杀剑术’,价值更高,许多黄剑级弟子都苛求,而赵玄仙几乎是唯一擅长之人。

那血河之中,剑影变化,河流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上万道剑光飞舞,剑影重重,显然那万重影杀剑术已经成型,怕是下一瞬间,那万重影杀剑术就会藏在血河之中,如浪潮一样扑杀而来,将吴煜绞杀在万重影杀剑术之中!

电石火光之间!

吴煜至始至终,都在冷漠的看着赵玄仙这绚丽的表演,他只是默默的再将阴阳道剑聚合在一起,就在那血河涌动,万重剑意咆哮的瞬间,他朝着那血河吹了一口气。

“定身术!”

吴煜修炼定身术更长时间,一直不敢使用,就怕遇上张浮屠这样的存在,这次豁出去了,大庭广众之下,他将这定身术施展了出来。

之前所有的酝酿,都是在增加定身术成功的几率!

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成功了。

那赵玄仙是金丹大道境第四重,比起吴煜高了两个层次,而不是三个层次,吴煜正好可以定住他一个刹那!高手对决,一个刹那便决定了很多变化!

“虚空弑神剑!”

几乎在定身术之后,虚空弑神剑就杀出,那狂暴的空间剑意,贯穿而去,在那剑形空间之中,藏着无数的空间剑气!

而赵玄仙的血河,却在定身术之后,虽然一瞬间变化,但竟然出现的道术松散的过程,因为他人和道术此刻是结合在一起的,血河和影杀术几乎重合,故而这一瞬间,他完全愣住,又拖延了一个刹那!

两个刹那,决定生死,在血河松懈的瞬间,虚空弑神剑贯穿进来,直接将那血河撕裂成碎片,化作漫天血雨,哗啦啦落下,在血雨之中,赵玄仙的身体简直如断了线的风筝,往下飘落!

这一场战斗,结束太快,不到吴煜和河太媱战斗的三分之一时间。

当赵玄仙战败,无力坠落的时候,又有谁,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