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成王败寇/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河化作赵玄仙,众人仔细一看,那赵玄仙被虚空弑神剑击中,且自身道法崩溃,导致其血肉崩坏,莫看外表还算完整,实则内在已经被吴煜的虚空弑神剑破坏得十分厉害,五脏六腑都乱了。

这可需要长时间,或者是很好的丹药调养,负责还会拉下病根。

那潇洒、辉煌的数年的赵玄仙,如今却如断了线的风筝,且开战不到十息时间就当场战败,毫无悬念,莫说是别人,就是赵玄仙的父亲赵天剑,这下都彻底懵了,都忘记去接住赵玄仙了。

最后还是吴煜出手,伸手用银魅飞出去,缠绕住了呕血的赵玄仙,使其能安稳落在地上,躺倒下去,直到这时候,那赵天剑才惨嚎一声,御剑冲了过去。

“我的儿啊!”赵天剑一声惨叫,将许多懵着的人们,惊醒了过来。

一时间,这个结果当真难以接受,连不远处的沈星雨,都展现出无比吃惊的状态,瞪大那明亮如星辰般的眼睛,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吴煜。

吴煜此时,环视四周,接触到那些目光,到此刻他真正明白,这,才是让所有人闭嘴的方法。

他做到了。

确实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完成之后,仍然心如止水。这才是战斗之道最好的境界。

那些寂静的目光,也是一种享受。

不过,吴煜知道,这一战之后,该是一切结果都揭晓的时候了。

沈星雨那惊喜的声音响起:“恭喜吴煜,击败了赵玄仙,以金丹大道境第二重的境界,成为了万剑仙榜第一。这等成绩,似乎整个蜀山建立以来,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吴煜唯一的短板是年纪大了一些,要是他年轻十岁,只有十岁,那他此刻定然会惊动整个蜀山。

沈星雨宣布之后,显然结果已经定了,这时候赵玄仙稍微清醒了一点,便听到了这话,难以接受之下,顿时吐血三升。

他被咬牙切齿,脸色惨白的赵天剑抱着,旁边不远处就是正在调养的河太媱,没想到他一对道侣,双双战败,成全了吴煜。

竟然成了踏脚石!

赵玄仙不甘心啊,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败了!他隐约记得,似乎吴煜展现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手段!

再看周围所有人,似乎对吴煜的顶尖天赋,确实十分服气了。

可以听到,他们隐约讨论。

“没想到这吴煜,竟然到了这等程度,赵玄仙,竟然不是他的一招之敌。”

“当时看清楚没有,他打败赵玄仙的,可不是虚空弑神剑,而是一种匪夷所思的道术,我看见,赵玄仙有一刹那,似乎不能动弹。”

“这么可怕!能展现出这等手段,这吴煜不只是天资超然,更可能是,得到了某种传承吧……”

“不得不说,此人虽然品德上有重大缺陷,但绝对是恐怖级别的天才,对我蜀山有大用啊。唯一不足就是年纪大了一些,境界提升似乎不是很快,但他出身贫瘠之地,也可以理解。”

“也就是说,星河剑圣估计会收徒,然后,肯定不会让吴煜进万剑穿心狱的。吴煜对蜀山的价值很高,他年少轻狂,未必不能管教啊!”

听到这些话,赵玄仙更着急得满脸血红,奈何伤势太重,气得他浑身发抖,反而怒骂赵天剑,道:“你这老鬼,不是拿着刑罚令吗!赶紧带走这吴煜,把他带到万剑穿心狱!还等什么?”

赵玄仙这话说出来,有人也觉得,对赵天剑来说,这正是时候,然后就看星河剑圣怎么决定了。

如果星河剑圣不救吴煜,吴煜肯定死定了。

被赵玄仙这么一骂,没想到那赵天剑竟然慌张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他面色惨白,犹犹豫豫。

吴煜本还有些担忧这刑罚令,到了这关头,赵天剑不是愤怒来擒拿自己,而是犹豫不决,他自然明白肯定有问题!

这时候,远处一道白光闪烁,瞬间落到了沈星雨的手里,竟然是一张符纸,这便是十个功绩才能兑换到的传讯符箓,只能使用一次,还只能传递到固定的地点。

只见那符箓上写着一行小字,沈星雨看完之后,面色变冷,怒视赵天剑,道:“赵天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捏造是非,假传命令!刑罚殿殿主,是判罚关禁闭半年时间,稍做惩罚,谁说要关进万剑穿心狱了!”

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吴煜之前就郁闷,他又没得罪刑罚殿,怎么刑罚殿还听赵天剑的?在刑罚殿,赵天剑也不算是能让刑罚殿主得罪沈星雨的人。

赵天剑惶然跪倒在地上,道:“冤枉啊,我可没说关进万剑穿心狱,只是说惩戒,关押罢了。万剑穿心狱,可不是我说的。”

他这么一说,吴煜确实想起来,他宣布刑罚令的时候,是没说万剑穿心狱,但问题是,他前面渲染了一段,根本就是要关进万剑穿心狱的说辞。

关禁闭和万剑穿心狱,有天地这么大的差别!

禁闭,只是限制行动,是对弟子们最简单的惩戒,在禁闭期间,可以修炼,只是不能外出,不能赚取功绩,不能兑换宝物,半年时间刻苦修炼就过去了。

而万剑穿心狱,是对罪孽滔天的弟子和妖魔,直接万剑穿心而死。

沈星雨冷笑,道:“你虽没说,但是宣布吴煜罪行的时候,却加入自己的私人恩怨,添油加醋,颠倒是非!刑罚殿已经查明,张浮屠觊觎吴煜传承,妄图挟持吴煜叛出蜀山,吴煜无奈之下,才用噬魂符箓击杀了他,此举虽然不妥,但是其唯一办法,故而刑罚殿决定小以惩戒,关罚禁闭半年,你为了辅助儿子打败吴煜,不但散播谣言,还损害刑罚殿公正形象,故而刑罚殿决定撤除你一切职务,打入‘火剑狱’三年,以儆效尤!立刻生效!”

赵天剑听得脸色惨白,或许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犯下多少过错。但这已经晚了,刑罚殿的惩戒,已经生效,他马上就会被带走,刑罚殿可不会客气。

这让旁边的赵玄仙听得浑身抽搐,怒骂赵天剑:“你脑子出什么毛病了!我需要你帮忙?你怎么不去死啊!”

赵天剑老泪纵横,道:“我……我只是想影响一下他的心境,让你战斗更有把握一些,让星河剑圣收你为徒弟……”

“我去你娘!去火剑狱自杀去吧,别让我再看见你!”赵玄仙气得半死,说到这里,气血攻心,直接昏迷。对他来说,现在昏迷是好事。

这一场闹剧,只叫人看得眼花缭乱,最后总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刑罚殿在凡剑域有不错的公信力,此前人们也只是把赵天剑当做是刑罚殿的代表,如今赵天剑自己都受到了刑罚殿的惩戒,且连其自己都承认,他是捏造是非,妄图让吴煜无心战斗,让儿子取胜,这么说来,吴煜和张浮屠的事情,确实已经真相大白。

吴煜,也算是沉冤得雪了。

“我糊涂了啊!”赵天剑跪倒在地上,抱着儿子仰天长哭。

不过,没人同情他。

实际上,站在他的角度上,假若赵玄仙碾压吴煜,甚至星河剑圣反而看上赵玄仙,他之前的行为倒是无伤大雅。自古成王败寇,估计也没人管他。

可问题是赵玄仙惨败,那他也只能成为牺牲品了。三年火剑狱是小事,无非是受点苦头,就是名声大损,以后没脸见人了。

更连累他儿子,雪上加霜。

不一会儿,赵天剑就被刑罚殿自己人带走,刑罚殿的人也要带走吴煜,不过,人们现在都在等待那星河剑圣的决断,实际上如果星河剑圣要带走吴煜的话,这半年禁闭都不需要。

“原来,真相竟然是如此,赵天剑也是愚蠢,竟然如此搬弄是非。”

“关键是这吴煜,明知道自己被诬陷,却不争辩,而是靠实力说话,年纪轻轻能这么沉得住气,实在难得。如此不骄不躁,才能直通大道。”

“这么说来,吴煜确实要比赵玄仙优秀太多,这下来看,星河剑圣肯定是要收这吴煜为徒弟了。这吴煜啊,一步登天了啊!”

“从此青天蜀山,都怕要任由他行走了。”

雨过天晴,沈星雨一点都不着急,她来到吴煜跟前,笑得满面桃花,欢喜得紧,道:“恭喜你了,不过,今日你的表现,有两点连我都疑惑的地方,我的好弟弟,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该公开一下,你如此天才的秘密了呢?”

沈星雨这其实是给吴煜一个机会。

如今吴煜名扬天下,定然很多人会对他所得到的一切很是好奇,想追究其来历,这是瞒不住的,还不如自己直接说出来。

说出来之后,蜀山反而会庇护,至少蜀山门内,不会再有人敢打吴煜主意。

这一刻,吴煜深吸一口气,面对众人,道:“诸位师兄弟,前辈,长辈,吴煜确实得到了一门传承。这传承,来自极东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