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匪夷所思/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煜虽然没有着急动用本尾符,但是始终没有放松对他的防范。

听九婴这么一说,吴煜仍抱着怀疑态度,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他的手指,时刻都夹住了本尾符。

换做是其他人,看到九婴出现,早就已经使用本尾符了。

“阴暗力量?无非就是妖魔。而他们说,你便是这妖魔的同伙。”吴煜试探问道。

九婴冷声嗤笑,道:“愚人,自然有其愚见。我倒是不觉得,那屠城的存在,未必是妖魔。实话说,我今天出现在这里,便是向你证明,这事情与我没什么关系。我路过此处,见有妖族同胞被囚禁,目的只是让他们重获自由罢了。”

“不是妖魔,那会是什么?”吴煜觉得,他似乎越说,就越扯了。

九婴摆摆手,道:“那我便不知道了。这是你们蜀山的事情,又不是我的事情。”

吴煜思索一阵,凝视他道:“就算如你所说,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是我蜀山的事情,那你完全可以直接离开此地。事不关己,不是正好高高挂起么?”

毕竟,如果和他没关系,他现在不是出现在这里解释,而是应该远离才对,毕竟,他是妖魔,和蜀山仙门简直水火不容。

世间和妖魔关系最恶劣的宗门,便是蜀山剑修。

面对吴煜这个提问,九婴轻描淡写,道:“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最受不得被诬陷,最受不得被冤枉。杀人取心这事情,我等妖族都未必会做出来,所以我比你更好奇,到底是谁冒着我妖族的名头,来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

以九婴所表现出来的性情来看,他确实是这样的人。若不是爱管闲事,他就不会去救一些小妖了。

归根结底,吴煜觉得他的行事风格,和屠城的妖魔完全不同,故而他的言语,还是可以稍微相信的。

不过,吴煜还是道:“不管你说得多么漂亮,有一件事情你无法解释吧,据说,屠杀青桑城的妖魔,有意隐藏自己的模样,但不可掩饰他有好几个脑袋,就与你本体差不多。”

他灼热的视线投射在这妖魔少年的身上,他倒是想看看,关于这一点,这略微有些骄傲的少年,会如何回答自己。

九婴确实怔了一下,他现在明白吴煜他们仍然怀疑他的原因了,不过,他仍然是嗤笑一声,道:“这无尽世间,拥有众多头颅的妖魔不少,甚至你们修道者,都可以变化出这样的状态来。若是以这一点来判定凶手就是我,那你们蜀山剑修的智商确实太低了。也罢,既然你还是不相信,那我就留在这里陪你,咱们走着瞧便是。”

九婴隐没在乌云之中,但是却不离去。

看他这意思,是要和吴煜一起等待真正凶手的出现。

“这九婴倒是奇怪了,如果他是那凶手的同伙,那他如今耗在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真正的凶手,如果来到这里,肯定会速战速决吧!”

“就为了厌恶给别人顶罪,他不离开这是非之地,莫非,他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

“如果他真是那妖魔,自然能看到我只有金丹大道境第三重,显然不会把我放在眼里,甚至想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风雷道宗给屠了。”

吴煜审视着九婴,心里在不断的思考。

这个任务,疑点重重,心里总有一种预感,好像自己已经摔进了一个爬不出来的漩涡之中。

他朝着四周往去,果然就如九婴所说,方圆百里,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都多了一股阴森,冷厉,隐约之中鬼气森然,亡魂遍地。

这种阴森,和妖魔的粗暴、凶猛,有着比较大的区别。

那九婴懒得争辩,其盘坐在云雾之中,闭目养神,仿佛心里有数,在蓝凌宗之中,一定会有其他宗门发生事故 。

吴煜全神贯注盯着身上的五枚尾符。

偶尔,他看几眼那九婴,只见这妖魔少年满脸傲气,少年血气方刚,心思坚定,以其心性,怕是很难更改其想法。

时间流逝,风雷道宗一直没事,吴煜对九婴也稍微放松了一些,只觉这是个奇怪的少年妖魔。

大约过了三天时间,吴煜稍微有松懈的时候,陡然之间,天空之上一道符箓朝着吴煜飞驰而来!那是本符!本符上只记载了一个信息,那便是“裂天剑派”!

裂天剑派是蜀山的一个分支,在附近的势力之中,和蜀山关系最亲密,故而这里属于禾稻子驻守。

当收到本符,禾稻子的意思,显然是让吴煜等人,迅速前往‘裂天剑派’,而他暂时拖住那妖魔,等待着众人到达之后,联手斩妖!

既然妖魔出现在那边,风雷道宗暂时就安全了,吴煜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御剑,动身去裂天剑派。

不过,他略微有些担忧。

如果九婴留在这里,当自己一走,九婴把风雷道宗毁掉怎么办?

他到底走不走,几乎可以证明其身份。

让吴煜稍微放心的是,当吴煜受到本符动身的时候, 九婴也是二话不说,背着手从云雾之中穿梭出来。

九婴仍然保持着人影,但是身后却伸出了巨大,且有黑色鳞甲覆盖,如刀锋般犀利的肉翼,当这肉翼闪动的时候,灰色的旋风四处飞舞,凡是让风触及到的树木,纷纷枯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完全失去了生气。

“带路。”九婴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他这么积极,吴煜倒是信了他一些,很多时间眼神是最难欺骗别人的地方,恰好九婴的眼神,十分干净。

呼!

九婴飞驰过程之中,浑身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冒出诸多黑色鳞甲,愈加粗壮,化作庞然大物,尤其是那俊美的脑袋,瞬间化作九个部分,化作九个狰狞头颅,呼啸怒吼,其血脉上的优越,使得群妖颤抖,万物死寂。

嗡!

九婴扇动巨大肉翼,转眼消逝,其飞行的速度,可比吴煜御剑都要快上许多。由此可证明九婴的实力,实际上比禾稻子强大一些。

甚至还不少。

“你太慢了,等你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我带你一程, 可有胆量?”九婴飞驰过他的身边,淡淡说道。

“你敢带,我自然敢上!”吴煜刚刚说完,就跳了下去,落在九婴宽厚的后背上,将自己定在上面。

“妖基本上需要千年苦修,才有妖丹,这九婴能这么强,说不定岁数比我大得多。”吴煜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当九婴完全展开速度的时候,穿云破舞,层层云海呼啸而去,吴煜却平稳如站在陆地上,那九婴直接掀开了气流,让吴煜可以不花费吹灰之力,乘坐在其上。

呼呼呼……

四周狂风呼啸。

不知道那裂天剑派发生了什么事情,吴煜心里有些难安。青桑城和蓝凌宗的惨案,让他意识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就看这次,能不能击溃那妖魔,大功告成! 理论上说,妖魔碰上了禾稻子,对吴煜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状况了。

“反正没那么快到,不如聊一会解闷?”忽然,九婴一个脑袋伸回来,摆在吴煜眼前,差点把吴煜吓了一跳。

“想说什么?”吴煜道。

“如今,你其实算相信我了,对吧。”九婴那其中之一的头颅嘴巴张合着,询问吴煜。

吴煜干脆直接道:“没错。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九婴嘲讽一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是这一次看到愿意相信妖魔的修道者,而且还是剑修。上会听你说妖魔也有善恶,我觉得挺有意思。不过我想问,对于蜀山剑修来说,妖魔不都是该死的畜生么?你给他们眼中的畜生加上善恶的定义,就不怕被逐出师门?”

吴煜没怎么思考,道:“我有自己的想法,蜀山法规也未必能左右。说实话,修道者与妖魔确实是大敌,双方之间有血海深仇。身为修道者,本就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不过,我吴煜不杀无辜之妖。”

关于这一点吴煜思考过,一方面是自身的阵营,一方面是自身的意志,世界观,相比较阵营,吴煜觉得更加不能动摇的是自己的本心,莫要让仇恨蒙蔽自己,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以种族仇恨牵连他人,他不愿意这么做。

这其实是他和大部分蜀山弟子不相同的地方。

“有趣,有趣。我也是这么想的。虽说父母从小灌输人和妖族之死仇。但据我所看到的,世间善恶,确实不分种族,体现在个体之中。 两族的仇恨实在太长久了,如果能化解,和平相处的话,我觉得这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九婴向往的说道。

吴煜惊愕了一下。

功德无量。

没想到从一个妖魔口中,听到了化解仇恨,听到了功德无量。

他所见的妖魔,在对付修道者的时候,大多数都是穷凶极恶。当然,修道者斩妖除魔,也从不留下祸根。

可竟然有这么一个妖魔,竟想要化解仇恨,甚至以功德无量为目标。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而实际上,九婴也觉得眼前这位剑修,也是匪夷所思之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