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第二条路/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之后,江逐月发觉自己有点话多了,不过细想一下,吴煜才金丹大道境第三重,这一号猎场都没他生存之地,更别说收集满五十个。

他补充道:“当然,你没奴役禁令,但若是你的实力达到二号猎场的级别,也会被强行送到二号猎场。”

这至尊猎场对他们猎物的设置是这样,什么实力就守在什么猎场,一旦有突破,立马就会被送到更高级别的猎场去,对付更高级别的妖魔,防止实力突破之后,一次性获得太多妖魔禁令。

这样补充一下,他便放心了,吴煜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能从至尊猎场杀出去的人物,实际上自古以来,进了至尊猎场还能活着出去的,都没有几个。

“九婴,好好努力,你的朋友是否能活着离开,可就看你敢不敢猎杀我们妖族的猎物了啊。希望你尽快能到二号猎场去,到时候你朋友你能跟过去,你自己保护他,该会放心很多吧?”江逐月笑了。

这个绝妙的主意,他打算马上和其他猎场的执法者沟通,集体逼迫九婴杀人。

“告辞。”说完之后,江逐月等一群犬妖对着天空长啸几声,化作漆黑色的妖魔之身躯,呼啸而去。

转眼之间,他们便离开了,留下吴煜和九婴面面相觑。

吴煜无奈看着他,道:“他们这是要借助我,逼迫你尽快从这至尊猎场杀出去。”

“一开始没想到。”九婴有些懊悔,但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想不出其他好的办法。

吴煜道:“其实我明白,就算现在把我放出至尊猎场,没人庇护的话,能活着离开云梦大海的几率也不大。现在的话,我觉得可以走两条路。”

九婴问:“哪两条?”其实他很愧疚,是因为他的身份,吴煜才陷入到这里来的。

吴煜道:“第一条,便是你通过这至尊猎场的考验,亲自带我离去,其实我看出来了,只要你愿意通过这考验,愿意听你号令的人还是很多的,现在他们只是无法接受婴皇之子连一只‘猎物’都不愿意杀罢了,所以故意刁难你。”

九婴苦恼道:“你也觉得我应该这样做?”

吴煜摇摇头,道:“并不是,我觉得你所想并无道理,修炼,不管是人是妖,我觉得道理都相同,那就是坚守你的本心,从我的意见来看,你不杀与你无仇无怨的无辜之人,是一种正确的坚守,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支持你自己坚守本心,别乱了自己的道。当然,最后怎么决定,还是看你自己。”

九婴眼睛亮了起来,他有些感激的看着吴煜,在这茫茫人间海洋,不管是人还是妖魔,吴煜几乎是唯一一个能理解他的人,而其他所有妖魔,甚至包括他父亲,都无法容忍他的道。

尤其是那婴皇,传闻之中就是个暴戾的大妖魔。

“对了,第二条路呢?”九婴问。

吴煜道:“这条路主要看我自己,那便是得到五十个妖魔禁令。然后就看那江逐月是否兑换承诺带我离开云梦大海了。实际上如果能得到五十个妖魔禁令,那我的实力也未必比他弱,不过在这云梦大海,我确实需要一个不弱的妖魔为我引路,他是至尊猎场的执法者,是个正式身份,这样能安全离开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吴煜大概猜到他的这第二条路了。

他摇摇头,道:“五十个妖魔禁令,这太困难了,毕竟在这至尊猎场,妖魔是猎人,修道者只是猎物,已经很久没人完成了,一旦你表现出很强的实力来,他们马上就会把你送到更高级的猎场,虽然我觉得你的战力超群,但要打穿至尊猎场,怎么说也得几年,这样会很耽误你的时间吧……”

确实,几年时间留在这至尊猎场,怎么也觉得很恐怖,很无奈。

但是,以九婴现在的境界,其实他要努力起来,要打穿至尊猎场,也得要几年时间。

关于这一点,吴煜坚定道:“这方面就别想太多了,既然来到了这里,且没有更好的办法,目前来说只能先这样,一路上我们可以再看有无别的办法。而且其实对我来说,我也有些渴望,在这至尊猎场和妖魔天才们战斗的机会,我没有奴役禁令,至少没性命危机,至于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这真得看个人造化了。九婴,从今日开始,我已经做好了打穿这至尊战场的准备。”

九婴没想到,遭遇这样的变故,他却这么快就适应,且还坚定了自己的计划和目标。

其实吴煜知道,这次变故,算是有得有失吧,得到的是这至尊猎场中和妖魔战斗的机会,甚至是生死厮杀的机会,战斗是最磨练人的。蜀山那里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失去的则是蜀山的资源,毕竟在这至尊猎场,恐怕很难再得到功绩,或者是更新通灵法器等等。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蜀山仙门的师兄弟,沈姐姐他们,恐怕都当我失踪了,黑山鬼翼的案件,估计对他们来说也是扑朔迷离,不知道我有朝一日归去,他们会怎么看我……”

“还有薇儿,她恐怕会先从蜀山轮回洞中出来,而我却失踪,这对她来说,会是个打击吧!”

吴煜是准备用传讯符箓告诉沈星雨这边发生的事情的,但是第一,这传讯符箓飞不了那么远,第二,至尊猎场有限制,连至尊猎场都飞不出去,否则九婴也可以找其他人帮忙了。

到底要在这里消耗多少时间,现在根本无法预知,如同被囚禁一样,这种感觉比在心剑树中禁闭还要可怕。对吴煜内心也有很大的动摇。

所幸还有一个收获,便是九婴这个朋友。

九婴很是挣扎,道:“既然如此,我也全力修炼,反正已经杀了黑山鬼翼,我不介意杀第二个人。”

吴煜打断他道:“别这样,黑山鬼翼是该死,但你若要闯过这至尊猎场,我建议你还是别乱杀人,照你的本心来,没必要为我破戒。”

“吴煜……”

九婴充满歉意的看着他。

“好事多磨,命运变化,大体上无法改变,但我还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拼搏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倒觉得,这至尊猎场是我一块宝地,你说呢?”

有一句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

九婴被其冷静所感染,一时间眼眶微红,他没有多说,点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接下来,我便和你竞争一场,看谁成长更快!当然,前提是,我仍然只杀该杀之人。”

他能这样想,做出这样的决定,吴煜心里也算安心了。

如此,哪怕相识时间还短,吴煜心里也十分认可这位妖魔兄弟,固然种族不同,但知己难求,相信九婴也是这样想的。

“第一步,你准备如何?”九婴问。

“这一号猎场的妖魔,基本上不是我对手,不过,我不急着要妖魔禁令。我想找个安定之处,先淬炼金丹,我如今上境界上,算比较弱的了。”吴煜寻思说道。

“这很简单,我们妖族通过感应奴役禁令找到修道者,你身上没有奴役禁令,他们就算看到你,也懒得对你动手。倒是我还要防备修道者来抢我的妖魔禁令呢。”九婴微笑说道。

看来,被抓到这里的修道者,确实很惨,想躲都没地方。

但是,妖魔深渊的妖魔,又何尝不惨?

吴煜如今有太多的元金丹,他如今金丹饥渴,正是可以大量以元金丹淬炼的时候,且黑山鬼翼还留下许多的宝贝,他都还没时间一一查看呢。

他和九婴一道,先在附近游走,期间还遇到了一些其他妖魔,他们见吴煜在九婴旁边,便不敢上前。

“奇怪,这‘猎物’身上,怎么没有奴役禁令?”

“不知道啊,难道已经被九婴给取走了,不对,要杀了猎物才能得到奴役禁令,且九婴也不杀人。”

“那可真的奇怪了。”

“算了,还是别招惹九婴,他虽然脾气好,但毕竟是婴皇之子,我觉得婴皇看似对九婴很失望, 实际上心里还是很疼爱的。毕竟他就九婴一个儿子。”

“而且以九婴的年纪,有这等修为境界, 确实是我们妖族第一人,只是性格和婴皇差太多了……”

路过他们,九婴无奈一笑,道:“从出生开始,耳边就一直是这样的议论,都听烦了。”

“这样你还不改变,也够倔的。”吴煜倒是有点佩服他了,能坚守自己内心的人,确实不多。

“不知道,骨子里就是这样,没办法改变。人们都说我不像是婴皇之子。”九婴摆摆手。

他们在一道,妖魔便不会攻击过来,至于修道者,不管是剑修还是鬼修,或者是普通修道者,吴煜目前都没有遇到。

据说一号猎场妖族太多,猎物太少,急需补充。

能存活下来的猎物,都有生存的本事。

想起不少同胞在这里被追杀,甚至还有蜀山的前辈,吴煜其实心里还是会不舒服,但,似乎他并无力改变。

就如妖魔深渊的狐妖说,吴煜根本救不了她。

不多时,他们找到了一处偏僻之地,那是一座地底深渊,幽深的石窟之中。

“我在外边看着,你放心便是。”九婴化作妖魔本体,盘在洞窟之外,张开九张嘴巴,开始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淬炼他的妖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