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巫山血螭/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煜御剑飞驰在蓝天白云之上,穿越朵朵白云,沐浴在灼热的阳光之中,浑身上下都充满力量。

高速飞跃,自然狂风呼啸,让其衣衫猎猎飞舞,此刻归心似箭,故而展开了最快的速度,脚下群山掠掠飞往身后,转眼不见踪影。

仗剑天下,心自逍遥!

那无尽魔海,至尊猎场,暗无天日,着实压抑。

南方艳阳高照,林间鸟兽奔走,草木生机勃勃,脚下山河浩瀚,山间鸟语花香,重回如此世界,哪怕是空气里最简单的花香,似乎都来之不易。

数十场生死战斗,才换来这一切。

当然,那数十场战斗,也带给了吴煜自身巨大的变化,让他真正踏入了‘修道者’这个行列。

“蜀山!蜀山……”

他遥望那远方的青天蜀山,目光炽烈,一刻也不停留。

凡剑域浩瀚无边,青天蜀山更如若神迹,剑修纵横,仙道无疆。

却就在吴煜刚离开青天蜀山没多远,身后有一股血腥气息竟然弥漫而来,这让吴煜兴奋的心情迅速跌落到了低谷, 很显然,在他身后无尽魔海的方向,有人追逐而出,而且这股血腥味,吴煜当然很熟悉。

他迅猛降落到地上,藏在一道绿意盎然的山谷之间,隐匿自己。

不过,对方显然是追逐他而来的,当吴煜发现其存在的话,对方自然也发现了吴煜。故而,就在吴煜落在山谷之间的时候,他回身便看到一朵鲜血涌动的云直接落下,骤然化作无数血雾,发出簌簌的声音,就在转眼之间,便已经将整个山谷完全笼罩。

原本绿意盎然的山谷,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便直接变得跟无尽魔海似的,沾染了血雾,诸多树木迅速枯萎,变成模样难看的枯木,如同被吸走鲜血的干尸。山谷中所有鸟兽都化作了尸骨,连那清澈河流,转眼间便化作血河流淌。

这便是妖的威力。

妖,并不只是兽,而是除了人之类,所有生灵之通神,前往新的生命境界。

“赤血魔!”

在吴煜警惕时候,眼前一道血河流淌,果然就在吴煜的眼前,重新凝聚成了一个妖艳的血眼少女,正是赤血魔。那赤血魔见了吴煜,笑容渗人,直接道:“今日呢,给你带来一个身份尊贵的妖,让你认识认识。”

话音刚刚落下,吴煜身边不远处,一条已经化作血色的江河陡然翻滚了起来,血水炸起,漫天飞舞,河底之内一头巨兽猛然出现,初看之间吴煜以为是一条血色的大蛇,略一细看,他才发现不是,这是一种让他震撼的妖魔!

“龙?”吴煜几乎脱口而出,对于神龙,他实在太熟悉了,传说中的神龙,乃是一种仙兽,祥瑞之兽,世间凡人,甚至是修道者都很难看到,以神龙这种仙兽,怎么说其血脉,都要超过神洲最强的妖魔婴皇吧。

黄金镇魔柱上,就盘绕有神龙,当然,那只是一种意象,实际上和神龙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大。

那从血河之中出来的妖魔,浑身上下有着血色、规则的龙鳞,长有四足四爪,腾飞起来,再看其头部,有龙须龙牙,模样与画像中的神龙完全相似,头似牛,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

唯一一点不同,便是这活生生的仙兽神龙,竟然没有龙角。

还有,神龙乃是仙兽,怎么眼前这龙,却凶煞血腥,论境界,这龙绝对不如旁边的赤血魔,但是论血脉,论威势,感觉要压制赤血魔一筹,甚至有种和九婴差不多的感觉!

那,如此威武之妖魔,到底是不是仙兽,他又到底是谁?

吴煜很快就想起来了,自己在至尊猎场两年多的时间,听过这位身份尊贵之妖的存在。

“妖魔之中,第一王者为婴皇,本体乃是九婴之兽,共有九头。而另外一位‘烛皇’,据说实力万分逼近婴皇。”

“烛皇,本体为烛龙,又成为烛阴,乃是真正神龙的一种,不过因为生性冷漠、性情暴躁,故而未被算入仙兽行列,连真正的神龙,都不愿意与其为伍。故而沦为妖魔。但论血脉,烛阴未必比九婴弱。”

“烛皇无子嗣,但是有义子,也是其徒弟,据说年龄比九婴大上两三倍,乃是紫府沧海境界。这义子据说是烛皇在‘神洲之外’的地方带回来,也是一条神龙,不过,比起烛龙要稍微差上一点。其名似乎叫做:巫山血螭。”

无角之龙,便是螭。

眼前此龙无角,显然便是那烛皇的义子,与烛皇同属神龙一脉的巫山血螭!

吴煜记得,传闻这巫山血螭可是九婴的死对头!这倒是可以理解,一个是烛皇的义子,一个是婴皇之子,关系到两大皇者后代的对抗。九婴性情和善,而这巫山血螭,深受烛皇影响,虽然年岁不高,但是在整个神洲大地,都有赫赫威名,修道者大多数都只知道巫山血螭,却不知道九婴之存在。

即使在妖族之中,这巫山血螭也远远压制九婴,被大部分的妖魔看好,假以时日,定会碾压九婴,绝对主宰妖族。据说,这也是婴皇想要改变九婴那心性的缘由。

没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会与这‘赤血魔’一起,追逐自己出来,吴煜自然感觉刚飞上了天宫,又跌落地狱。

不过,他还算冷静。

这时候,那巫山血螭从血河之中飞起,盘绕在吴煜眼前,而后其龙鳞、血肉变化,逐渐从神龙变化成为一个男子。这是一个眼眸和长发都是血色的青年,血色长发及腰,随风飞舞,一双血色的眼眸明亮而锋利,其身穿一件宽大的白色长袍,一尘不染,血色和白色搭配,有点触目惊心的感觉。

这巫山血螭双眼狭长,嘴唇薄而红艳,一看便是那等杀人如麻的角色。

与其对视,吴煜确实感觉到,在这威势连赤血魔都能压制的魔头般的角色面前,九婴确实逊色多了。

当然,九婴现在也还小。

两者相对,巫山血螭直接开口,他声音却很是阴柔,甚至有点像女人,只见他道:“你便是吴煜吧,你可知道,我是哪一位么?”

他声音却很温柔,逐步靠近吴煜,转眼就站在吴煜眼前。

吴煜静心凝神,道:“当然知道。不过,阁下追逐我到此处。有何贵干?”

“无他,只为认识一下你这位蜀山奇才尔。”

巫山血螭淡淡一笑,其忽然伸出手,轻弹一下,一个血色的小字骤然印在吴煜的手背上,吴煜脸色一变, 提起手一看,其右手手背上,竟然多了一个古老的‘龙’字!

大约只有指尖大小,吴煜丝毫感受不到其存在,只有肉眼能看见,但是却抹除不了。

“你做什么?”对方这举动,匪夷所思,吴煜自认不是其敌手,如今受到其压制,却不能出手激战。

“呵呵,只是留个纪念,你莫要担心就是。既然你认识我了,那我也不多停留,告辞了吴煜,后会有期。”那巫山血螭转身便化作神龙,冲上云霄,呼啸而去,那赤血魔也是淡淡一笑,化作血色云朵笼罩在神龙身边,两者一起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阴魔进了黑色瘴气的海洋之中。

“这是什么?”以吴煜对自己身体的了解,完全对手上这个符号没辙,这个原本鲜艳的颜色逐渐暗淡了下去,没过多久大约就只剩下一个微弱的痕迹,吴煜用丹元攻击、抹除,都没有什么效果,这等符号,当然是用水洗不干净的。

“不是妖法,也不是法阵,按照我估计,是这巫山血螭的一种本命神通。”冥泷幸灾乐祸的笑了。

“本命神通?动静这么小?”正是因为动静太小,和其他本命神通不同,所以吴煜完全没有防备。

“本命神通又未必一定要动作大,有的大道神通,甚至会在完全没察觉的情况施展,那才可怕呢。”冥泷道。

“你了解该这么除去这东西么?他专程来施展这东西,肯定有阴谋。”吴煜心里有些郁闷,他自然不明白这巫山血螭要做什么。

“很遗憾,老娘我无能为力。”冥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吴煜尝试了诸多办法,都没有成功,那个微弱的痕迹暂时不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但是却一直无法清除。

“巫山血螭!”吴煜双目中火焰燃烧,显然对方把自己当做是棋子来操纵了。

“此处不宜久留,我先离开,说不定回到蜀山,有人就能明白该怎么破除了。”想到此处,吴煜便继续御剑返回。

往下一看,原先绿意盎然的山谷,已经沦为了死亡之地,寸草不生。

对巫山血螭和赤血魔的厌恶,便又加深了一分。

一路上吴煜一直盯着那个符号,他感觉总有一天,这东西会发作,然后造成一种不可想象的后果,到时候那巫山血螭,肯定会躲在暗处偷笑。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吴煜。

直到某一日,他已经看到那高耸入天际的青天蜀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