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惊魂一剑/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什么考验都是笑话,无非是这北山墨仍然不甘心让吴煜跟着去,所以做最后的挣扎罢了。

自从上次与北山墨见面,吴煜和南宫薇日夜相处至今,到如今是唯一能让他们分开的机会,北山墨兴高采烈而来,却没想到吴煜仍然阴魂不散。

兴许是那‘青冥剑帝’与他说了什么,北山墨才冷静了下来,道:“我们这次任务,队伍中任何一位,必须要有‘紫府沧海境’,否则连最简单的自保之力都没有,不但自己危险,还会连累其他人,降低团队的战斗力,所以,你想要参与,还得拿出像样的能耐!”

其实他仍然是拒绝吴煜前往,但并没有直接拒绝南宫薇,而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针对吴煜。这样说起来,如果吴煜自知不行,却硬要跟着,那便是没有自知之明,怎么说也会让他在南宫薇面前丢人。

李初雪会意,便郑重对吴煜道:“你自个想要想清楚了,莫要到时候因为你,拖了大家后退,也影响南宫薇的发挥,耽误她的前程。我也是建议,没有足够的能耐,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他们自然知道南宫薇不好对付,所以转而刺激吴煜去了。

另外几人也是出言讽刺,他们与北山墨混得久了,且都是剑圣后裔,自然是站在北山墨这边,更为南宫薇觉得不值。

连那慕凌澈都敢嗤笑,道:“不知道哪儿来的癞蛤蟆,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吃到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无双剑海战败给吴煜,对其来说是个难以下咽的丑事,从那以后日夜煎熬,靠着胸中的怒火和不甘心,终于冲刺到了紫府沧海境,其实若不是听闻南宫薇一直在吴煜身边,她早就上门来,一雪前耻了。

如今抓住了机会,她自然不会放弃羞辱吴煜,一句话接着一句话。

“就让他去了,到时候也好让大家看看这废物出点洋相,虽然他谈情说爱,哄人开心的本事强,但出身这么低微,父母都是凡人,其表现再怎么努力,过些时日,不外乎也会令人笑掉大牙。”

慕凌澈说话时候,那花香四溢,精美之花朵花瓣在其身边飞舞,如翩翩飞舞的蝴蝶。

“闭嘴。”南宫薇听得恼怒,一声厉喝,顿时让包括李初雪在内的众人都闭上了嘴巴。

“哥哥,不搭理他们,我们回去。”若不是开阳剑仙安排的,南宫薇其实也根本不想去。

“不。”吴煜握住她的手指,握在手心,微微摇头,道:“有人挑衅我,怎能就这么知难而退了。别人说我,那也算了,毕竟他们本身比我强,倒是还有一位手下败将也大言不惭,我得抽她耳光。”

他所说的,当然是慕凌澈。

就数她话说的难听,且句句都不给吴煜留丝毫面子,甚至就是要逼得吴煜跟她动手,好让她找到一雪前耻的机会,甚至连北山墨他们,都在吸引吴煜主动跟他们其中之一动手,如果是吴煜主动,他们便可以好好羞辱他一一顿,这样的话,就算吴煜想跟上去,也没这个脸面。

“我没听错吧?你想挑战我这紫府沧海境?”慕凌澈侧着脑袋,意料之中的笑了。

仔细一看,吴煜似乎是到了金丹大道境第七重,有进步了,但是慕凌澈更知道,紫府沧海境与金丹大道境有本质的区别,她 可是就如经历了一场蜕变的。

“扫清了拦路的障碍,我便可以和薇儿长相厮守了,你只是第一个罢了。”吴煜和南宫薇对视了一眼,两人甜蜜相视,甚至十指紧扣,会心一笑,这般默契,又叫北山墨急红了眼睛,控制不住躁动的脾气, 倒是其脖子上的’青冥剑帝‘往往会在这种他即将抓狂的时候控制住他,让他忍住杀机。

“呵呵……”慕凌澈清冷笑了几声,然后请命,道:“李师姐,还请同意,让我检验吴煜,看他到底有多少尽量,也配与我们一道。”

李初雪抱着双臂,双峰挺翘,她面容冷魅,道:“这样也成,若是吴煜还能和紫府沧海境对抗,加上其年纪还小一系列条件,确实有资格和我们一道。倒是如果败了,那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好,适可而止,别到最后闹了笑话,让人耻笑。这世界上当初山盟海誓,到最后非但没有成道侣,甚至还成了仇人的。可谓是多得是。”

往后便是不用多说,其他人等都退出,让慕凌澈单独留下,面对南宫薇和吴煜。南宫薇清冷一笑,便也到了吴煜身后去,其实和吴煜一同修炼,且期间还有一些试探类型的交锋,使得她对吴煜的实力很清楚,虽然说比不上她和北山墨,但是怎么说其天资都比慕凌澈高一些。

第三次和这个女子对决,吴煜还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他直接抽出了两样超灵法器,这都是南宫薇送的,右手上那’昊天日轮剑’上,烈日流转,怒火波动开来,阵阵激荡,修长的剑身和剑柄,就会可以当做长枪来使用。

那‘月舞晴空剑’,则以左手挽在身后,幽蓝色的月光阵阵激荡,只是藏在日光之中,故而没那么明显就是了。

两样都是超灵法器!当然,因为是南宫薇所送,所以整个蜀山仙门的人几乎都知道。

慕凌澈初成紫府沧海境,此前所有时间都在修炼天地玄术,其佩剑仍然是那‘牡丹花仙剑’,同样也是超灵法器,不过价值的功绩还不如‘昊天日轮剑’。

慕凌澈一声诡笑,举剑, 那剑气森严,刹那之间,又如有无穷无尽的花海蔓延而来,让吴煜完全处在一个只有花的世界当中。

“让你见识见识,天地玄术,有何等威力!紫府沧海境和金丹大道境之间,差距又有多么的巨大!”

慕凌澈一声厉喝,出手迅猛,其那牡丹花仙剑炸碎而来,化作铺天盖地,视野之中无止境的,锋利的花瓣。

这天地玄术,确实不凡。

也正是如此,北山墨才将阻截吴煜的任务放心交给她,自然是对其有一定的了解。

“慕师妹确实相当可以了,记得在她这个年纪,我虽也刚进紫府沧海境,但是琢磨第一门天地玄术花了一年多时间,比他长得多了。”

“据说他之前被吴煜偷袭击败了一次,引以为耻,今日看来是要雪恨。”

他们话音还没落下时候,吴煜却在千钧一发瞬间,插在慕凌澈之前陡然出手,只见他骤然前冲,浑身化作一道金光, 在半空中划过闪亮的轨迹,那‘昊天日轮剑’划过之处,简直如烈日划空而过,金火烧灼。

“玄仙惊魂剑术!”

吴煜那仙根‘阴阳剑心’在此刻发挥出了作用,将其浑身丹元,甚至连肉身之巨力,都可一分为二,同时动用,他在同时之间,便施展了两道玄仙惊魂剑术!

但两种剑术,又非完全相同,以‘昊天日轮剑’来施展的,因为其法阵的关系,丹元有些变化,故而那真正的惊魂一剑,已经融进了此剑的火焰之中,一时间众人只能看到那滚烫的火焰凝结成一把巨剑穿刺而去,一路上势如破竹,焚烧一切。

另外一道则融进了幽蓝色的月影之中,伴随在昊日光辉旁边,显得更加不明显。

实际上这玄仙惊魂剑术施展出来,在场的人都丝毫不知情,甚至没看出这是一种天地玄术,他们只是冷笑,甚至迫不及待,便想要看到吴煜出丑。

甚至,重创。

至少,北山墨是这样交代慕凌澈的。

“还是雕虫小技!”慕凌澈以为是吴煜那’昊天炽日剑阵’与‘幽月枯寂剑阵’,她曾败在这两剑之下,早有研究,如今见吴煜又是施展,顿时欢喜,心中杀机也更加旺盛。

却不料,当其天地玄术首次完成,正欲一剑毁灭吴煜之时候,吴煜双剑陡然增速,刹那之间和其正面交锋,这仍然没让慕凌澈动容。

直到,当她轻松毁灭昊天日轮剑的剑气,却陡然之间脑袋刺痛,浑身如痉挛,她方知道吴煜的可怕。

她所看到的,都是障眼法!

真正的玄仙惊魂剑术,是藏在障眼法之下,在交锋瞬间刺穿对方魂灵的剑术,慕凌澈丝毫没有防备,故而直接让吴煜刺中两次,她几乎是瞬间惨叫一声,双眼翻白,人已经晕眩过去,在高空上叉开双手双脚,眼看着就要朝着凡剑域掉下去。

甚至吴煜再用些力气,就能斩了她。

虽然,她确实到了紫府沧海境,法力大增,完全凌驾在吴煜之前,且还修习了一门天地玄术……

但,战斗无言,只要没有绝对的巨大差距,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就如此刻,慕凌澈瞬间不省人事,最后是被吴煜送到北山墨眼前,才不至于摔下凡剑域,摔个粉身碎骨。

北山墨接住她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吴煜拱手一笑,道:“不好意思,没想到紫府沧海境也能这么没用,故而出手重了一些,莫要见怪。不过呢,打败了这慕凌澈,似乎对我加入队伍,大家都没有异议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