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断裂/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口的时候,吴煜思考了一下。

如果全部事情照实说,把巫山血螭的阴谋说进来,那九婴的身份无疑就暴露了。

婴皇之子,不说赤影剑圣等人想除掉,想必南宫薇首先都得要发疯,这是她仇人的儿子。

所以,他知道不能说,可是就算是不说,逮住了一只妖魔,估计他们都会顺手杀掉,根本不可能放其离开。吴煜在这情急之下,只能尝试一下,看看他们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放九婴离开。

不是说吴煜和九婴关系有多好,他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九婴是中计了,他为了友情前来和自己叙旧,人也不是他杀的,那就不该为自己背黑锅,吴煜做不到让朋友为自己而死,而受磨难,哪怕只是普通朋友。

“无意路过?”赤影剑圣看了看吴煜,又看了看九婴。

吴煜骤然明白,蜀山剑圣见多识广,自己恐怕瞒不住他。

“吴煜,你似乎挺关心这妖魔的啊,顺便问你一句,你应该是首先见到这妖魔么,为何不用本尾符通知我们?”赤影剑圣声音冷厉,死死盯着他。

所有人都看向吴煜,包括在吴煜身边的南宫薇,她面容有些颤抖,一声不吭,呆呆的看着吴煜。

赤影剑圣还是不笨,吴煜深刻明白,他和九婴的关系,确实是没法蒙混过关的,今天慕凌澈死在这里,她身后有朔华剑圣和离火剑圣,他和九婴,必须要有人为此而付出代价。

“你不说的话,那我们便先宰了这妖魔,再回去让朔华剑圣好好问你。”赤影剑圣再提起那黑针,那黑针很细,但却有一尺长,足够将身体任何部分洞穿。

发展到这种地步,不是谁能力挽狂澜的。

眼见吴煜无话可说,九婴忽然道:“你们就别为难他了,我跟你们说真相吧,从头到尾,可否?”

吴煜阻止不了他。

两人对视,目光中还是有些无奈,今天如果有人赢了,那应该便是巫山血螭,不过,九婴现在知道了真相,应该把这件事情,通知他父亲了吧?所以想起来,九婴还是没那么危险的。只要他现在不死。

九婴有赤子之心,若不是身份区别,确实是个志同道合之人,若是人族,还真可以做个生死兄弟。

在赤影剑圣等人锋利的目光之下,九婴道:“几年前我在一座叫做风雷道宗的宗门,和吴煜认识,共同对付一个叫做黑山鬼翼的鬼修。”

他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巫山血螭的操纵,吴煜中的那本命神通,还有刚才发生事情的经过,都说得一清二楚,当然,其婴皇之子的身份,自然是无法掩饰的。最后他总结道:“吴煜之所以杀人,跟他自己一点都没关系,他纯粹是让那巫山血螭控制,前来杀我,而这女子却忽然冒出来,挡在其眼前,故而无法控制自己的他,意外杀了这女子,此事,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一定要找一个人复仇,可以找巫山血螭,如果不敢找他,或者找不到他,那找我也无所谓。”

连赤影剑圣,都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内幕,甚至关系到烛皇和婴皇一脉的竞争,毫无疑问这件事情会对整个神洲都造成动弹,巫山血螭这件事情败露,绝对是引来那婴皇的滔天怒火,甚至无尽魔海还有可能引发内战。

“我先找巫山血螭!”赤影剑圣听完之后,第一个反应是:那巫山血螭肯定在附近。

他正起身,一个本尾符飞到了李初雪手里,李初雪一看,道:“黑烟王带了几个妖魔,正进攻阴阳山,把刘晋给杀了。”

“把人都带到中央矿洞去!”赤影剑圣吩咐了一下,瞬间消失,而李初雪押送了九婴,北山墨他们带着慕凌澈的身体,一齐赶往中间有碧栾金王的矿洞,至于吴煜,南宫薇正站在其眼前,吴煜最难面对的就是她,此刻她的眼神,可以说是失望,甚至是绝望,是痛苦,是悲愤,是世界的崩塌……

“可以听我解释么?”吴煜声音干涸道。

“不可能了。”南宫薇茫然摇摇头,指向李初雪那边,道:“这件事情你逃不了干系,过去吧。”

这句话,吴煜听得有些心痛,他意识到两人那么长时间的感情,竟然如此脆弱,好像就在这一刻,彻底的撕裂,化作一地碎屑。

南宫薇几乎相当于是押送,和吴煜一起到了阴阳山中间位置,他们往前看,前方血流成河,当赤影剑圣掠过之后,不管是黑烟王还是其兄弟,或者是他请来的几个妖魔,全部都成了尸首,甚至其座下那些小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能逃离,回到无尽魔海的妖魔,寥寥无几。

简直是一场屠杀。

修道者和妖魔之间的仇恨,血淋淋的展现在吴煜的眼前。

如此画面,所有人看了,都难以呼吸。

赤影剑圣已经不在这里了,估计是去追巫山血螭了。

南宫薇站在吴煜眼前,她那香肩微微颤抖,不敢再看吴煜。其实吴煜觉得,他也是被人控制,慕凌澈的死,还真怪不了他,为何南宫薇会这么绝望?

甚至,到如今北山墨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都丝毫没有变化过。

“星河剑圣说过,让我不谈自己和九婴之间的朋友关系,不过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薇儿也不至于这样吧……”

吴煜刚想到这里,赤影剑圣浑身染血回来了,从其狰狞的脸色来看,他应该没有追到巫山血螭。

那赤影剑圣一回来,南宫薇忽然厉声道:“诸位,婴皇害了我娘亲,在此我要杀他儿子,也让他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诸位没有意见吧?”

李初雪都不敢说话。

北山墨道:“杀,妖魔就该死,南宫姐姐,我来帮助你,今日便让那婴皇痛不欲生!”

这里还是得靠赤影剑圣做决定,那赤影剑圣眉头微皱,道:“薇儿,你确定不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么,毕竟若是九婴一死,两族之间,势必会有很严重的冲突。”

主要是这件事情比较大,他觉得有可能,需要由蜀山七仙来决定。

不过,南宫薇直接道:“若是我父亲站在这里,就不会跟你废话这么多,他早死了。今日,你们谁都拦不住我!”说这话的时候,南宫薇还格外看了吴煜一眼。

“薇儿,冤有头,债有主。九婴和你娘亲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吴煜不得不提醒她,他有些困惑,他知道仇恨的力量多么可怕,可是他自己就不爱牵连他人,他不知道是自己的仇恨不够重,还是南宫薇被仇恨蒙蔽了自己,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和她相爱,就应该和北山墨一样站在她这边,为何自己做不到?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南宫薇咬着红唇,曾经的美好在眼前掠过,她闭上眼睛,头也不回朝着九婴走去。

九婴倒是不怕,他眯着眼睛看着南宫薇,道:“听你的意思,似乎是我父亲害了你的娘亲。要说实话,你确实可以复仇,就算你最终杀了他,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我还是劝你,世间自有因果报应,你把仇恨牵连到我身上,杀我只为了让他痛苦,其实是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道心不够纯粹,吴煜也是为你着想,为何你不能冷静下来?如今催促着你杀人的这些人,才是害你的人。”

“你不是人,是妖魔。凡是妖魔,皆无资格活在这世间。”南宫薇一字一顿道。

九婴无奈笑了,道:“世间万物,善恶都乃后天造就,人有恶人,妖有善妖,你心里被种族偏见中占满,想必这是你父亲从小灌输给你的。如此,你是个可怜之人。”

九婴也是为了吴煜着急。

幸好,自己说了真相,斩杀慕凌澈的事情,按照道理是跟吴煜没关系的。所以仔细一想, 吴煜最多在蜀山受到一些惩罚,自己若是再强调让他们莫要将这件事情牵扯到吴煜,只会让他们更痛恨吴煜,想到这里,九婴见那南宫薇气势汹汹而来,忽然吹响了一声口哨。

骤然之间,天空阴沉了下来。

“我的朋友,我打败执法者,从至尊猎场逃出来,原本是想履行当初约定,和你切磋一二,却不料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回去找巫山血螭算账,而你,我似乎无能为力,你只能靠自己了。”九婴以一种传音之秘术,暗中对吴煜道。

“你若可以逃走,就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

两人皆是无奈,这件事情罪魁祸首是巫山血螭,吴煜将来也会找他算账的。他现在只是觉得九婴不该死,当九婴吹响那口哨的时候,他忽然有所预感。

“我那父亲,还真是料事如神,料到有人恐怕要对付我,所以让‘巴叔’保护我,真没想到能排上用场。”

九婴话音刚落下,连赤影剑圣都惊呆了,天空之上,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那黑影之上有两颗油绿色的巨大眼睛,如若是天上碧绿色的太阳,一时间,整个苍天都黑了。

“巴蛇!”赤影剑圣认出来之后,脸色惨白,不敢动弹。

不过,巴蛇灵智很弱,唯一的方式就是张开嘴巴,二话不说,直接将九婴给吞了进去,瞬间将李初雪的超灵法器也都吞了进去。

然后,天空开始明亮。

巴蛇很快就消失了。

留下愕然的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