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道心/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之间,一片寂静。

那数十万人,愕然看着吴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是追求什么。

开阳剑仙算给他面子,留了一条生路给他。当然,虽然言语中说明了他以后不可能再和南宫薇有结果了,但至少性命上无忧。

可,吴煜偏偏选择了一条倔强的死路。

要说受到刺激最大的,便是满怀希望的南宫薇,但或许她心里有预感吧,当吴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如有预料那般。

吴煜与她目光交接。

在她的眼神里,吴煜看到了决然的失望,那是一种很艰难,很痛苦的表情,这目光如刀子般刺在吴煜的心上。吴煜对她无限愧疚,他愿意做很多的事情去补偿,但是关于立誓斩杀九婴这件事情,他做不到。

听得吴煜这句话,开阳剑仙反而笑了,他还巴不得吴煜这么倔呢,否则也说服不了南宫薇,将这小子直接斩了算了。

吴煜虽然没见过他,但是他却因为吴煜而头疼的许久。

当着众人的面,开阳剑仙宣判道:“既然你做不到,无法做到将功补过,而你过错太大,蜀山是有规矩的地方,我今日当着所有蜀山弟子的面,赐你吴煜死罪,从此往后,我蜀山仙门,再无你这号人物!”

赐你死罪!

骤然,吴煜有回到羲和殿的感觉,那一日昊天上仙高高在上,道貌岸然说,赐你断魂散。

死,怎么可以用恩赐这个词来说!

这四个字,让吴煜感觉到这蜀山无比的寒冷,那开阳剑仙冷淡,默然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森然的剑,在他的灵魂当中搅动。

是啊,虽然自己很想敬重他,但毕竟他从未将自己当做自己人。

“北山墨,你来执行!”开阳剑仙宣布道。

这更让吴煜心寒,显然,他不但要自己死,还要以屈辱之方式让自己死。

北山墨,无非是做梦都渴望,能有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南宫薇面前,光明正大斩杀自己的机会?

“是!六师尊。”北山墨冷然一笑,准备已久,踏步而出,那看着吴煜的目光,充满了得意,骄傲,他道:“吴煜,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特地为你准备了一把从未染血的超灵法器,以你之血,祭炼其新生。”

自由,生死!

如今若和北山墨一战,吴煜自认为没什么把握,可没有选择。

不过,到了这关头,吴煜最纠葛的还是南宫薇,对这些审判,她又是什么态度?这件事情,必须要闹得这么大,自己就真的罪该万死么?

或许心灵相通吧。

在北山墨出手之前,南宫薇在他之前,已经站在了吴煜的眼前,两人终于这样近在咫尺的对视,中间再无开阳剑仙等阻隔。或许这样,才能够坦诚相见。

发生这件事情后,吴煜一直渴望能有一个,能和她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就算这段感情很危险,吴煜也要挣扎一下,就这样结束了,他还不甘心。

“我想最后确认一下。”在万众瞩目之下,南宫薇声音清冷,目光之中如有两只凤凰在涅槃燃烧。

吴煜点点头。

“如果说,我和九婴有一人要死,你想让谁生?”南宫薇目光灼热看着他。

“你!”这没什么可以犹豫的,在吴煜心中南宫薇比他重要十倍以上。

“但,如果让你为我杀他,你就做不到?”南宫薇咬牙问。

吴煜皱着眉头,道:“薇儿,对于你娘亲的事情,我决无异议,我也愿意助你复仇,哪怕付出性命也无妨。但是,你也可以想想,这件事情和九婴有什么关系?和其他妖魔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是无辜的,用不着迁怒他们吧?”

南宫薇面容冷淡,很失落的一笑,哪怕是绝世容颜,如今也有些惨淡,她凝视着吴煜,一字一顿道:“妖魔乃是世间肮脏之物,绝无好坏之分。婴皇杀我娘亲,我便要诛他九族,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九婴必须要死,终有一日,我会荡平无尽魔海!我蜀山先辈,都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历史上无数先烈死在妖魔手中,这仇恨深如大海!你却跟我说,他们是无辜的?”

吴煜深深明白了。

她不但是要杀九婴,她此生是以灭绝妖魔为己任的,这是她心里的魔障。

既然是魔障,又怎会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够劝告的。

她心里埋着这座火山,平日里没有爆发,两人才能相处甜蜜,可如今吴煜碰触到了这座火山啊!

“我此生,就要继承先辈遗愿,受我先祖彩凰剑帝之命,将无尽魔海荡平,将妖魔斩尽杀绝!此乃每一位蜀山弟子之重任!吴煜,若我有一日踏平无尽魔海,杀戮群妖,你是否要阻止我?”南宫薇双目冒火,声音锐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责问吴煜。

她也是伤心了,所以流出的泪水,马上都会被火焰烧灼干净。

那北山墨起哄道:“我北山墨,也受青冥剑帝之遗愿,此生必斩杀婴皇、烛皇!杀尽天下妖魔, 解救我人族苍生,吴煜,你是不是也要阻止我?”

如今所谈论的话题,已经并不局限九婴了,而是意志的碰撞,是最后的摊牌。

当他们两人在此发誓,激情万丈,吴煜心中更明白一句话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很清楚,他不是生在蜀山的人,他无法去继承蜀山仙门对妖魔的仇恨,他所遇到的妖魔,有九仙和九婴这两人,给他影响太重了,尤其是九仙,吴煜杀了她,她却留在吴煜的魂灵之中。

南宫薇的质问,已经无关九婴。

而是他们两人,最根本,最彻底的冲突。

道的冲突。

“吴煜,做好你的选择吧,大道无疆,你不是蜀山剑修,何须背负这宗门仇恨,一旦背上,只要妖魔不灭,你的道,永远都无法真正圆满。仇恨,是修道者的拦路石。”冥泷一本正经的说道。

“吴煜,回答我!你若愿意随我扫荡妖魔,以此为志,我可以不计前嫌,许我诺言,此刻便和你去双仙殿!”南宫薇又说出了一句让人目瞪口呆的话。

只是,她不再称呼自己哥哥,吴煜便知道,她只是在为这段感情做垂死挣扎。

那一日,她神色紧张,拘束,跟自己说:他日归来,愿与君,双仙殿。

可如今,双仙殿是什么?吴煜看不到,他和心和南宫薇隔着一堵墙,就算是去了双仙殿,又能如何……

他退后几步,没有回答,只是悲哀的看着她。其实南宫薇这句话,在逼迫自己的同时,也将吴煜逼迫到了绝境。

他在无数人紧张目光当中,深吸一口气,哪怕心里翻滚,惊涛骇浪,他都要说出口,他大声道:“薇儿,我的志气,不在于扫荡妖魔,而是得道成仙!所以,哪怕今日我骗你我说能做到,他日我也无法改变自己,抱歉,我让你失望了。”

“呃……”南宫薇也退后几步,愕然看着她,那双眼之中,那两只凤凰仿佛都在悲鸣。

开阳剑仙倒是笑了,北山墨也笑了,他们知道,这句话绝对会让南宫薇彻底死心的。虽然对南宫薇来说残酷了一些,但他当父亲的,自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今日若是没他们这场对话,他直接杀了吴煜,恐怕南宫薇后半生都会受到巨大影响,甚至疏离和他的关系。

很抱歉。

吴煜望着她,咬牙说道:“人各有志,我有我的道,你有你的道。今生怕是没有这缘分了,来世再做夫妻。”

他眼眶通红。

“你所谓的道,哪怕付出性命都不能改变么?”南宫薇惨然问他。

“不能。”

简单两个字,是其不可动摇的意志。

也许是自私,也许是付出不够,也许他根本没那么爱她,只是因为她的主动,故而也顺势爱了她,但吴煜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变得和北山墨那样让她满意,那还是自己吗?

那如意金箍棒,可会原谅自己?

其实这两个字说完,两者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

曾经她站在冰天雪地里,将装着九方镇魔柱的须弥之袋羞怯的交付到吴煜手里,成了吴煜心里最美的画面。

可是,他们不一样……

不一样,如何能成神仙眷侣……

“南宫姐姐,你先让开,我帮你将这狼心狗肺的畜生,碎尸万段!”北山墨见机走上前来,他知道这是斩杀吴煜最好的时机。

“滚!”南宫薇忽然怒视着他,一声吼叫。

“姐姐……”北山墨气得发抖,道:“他根本不爱你,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到,你仍然要为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付出么?真正爱你的人,是你的父亲,是我们蜀山所有人,而不是这个连为你做一点小事都做不到的吴煜!”

“薇儿,结束了吧。”开阳剑仙也道。其实若不是照顾南宫薇的情绪,在他开阳剑仙面前,吴煜哪里能活这么长时间?

南宫薇身体有些摇晃,这么多的目光,让她也很难适应。

现在大家都在等她开口,是杀,还是不杀。

南宫薇终于凝视着他,她面色惨然,如今对视,决定吴煜的生死,确实有些残忍了。

她会要当场杀了自己么?

吴煜不敢多想,如果她要动手的话,可能自己不会反抗,但如果北山墨动手,他想拼死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