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炎黄战船/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吴煜接下任务之后,熠宫就直接传讯其他七个百夫长,那七个百夫长本就做好了准备,有的在接下任务之后,便已经提前带队到了出城通道。

吴煜带着‘齐天营’来到出城通道时候,七个队伍已经到了五个。这种集体行动,必须是纪律严明,故而那五个队伍也是整齐划一,站在各自百夫长之后。

其余四个百夫长,都身穿炎黄仙甲,大体上差不多,位于中间的是一位中年修道者,身材魁梧,满脸胡茬,目光拥有很强的侵略性,气质格外像是凡间戎马一生的大将!光是这外貌、神态来看,应该是个正直、豪爽的粗人。

“吴煜,没想到最后一个名额,让你齐天营给抢了。”

果然,当吴煜带着齐天营加入到整体队伍时候,皇甫破军朗声一笑,伸出粗大黝黑的手掌,招呼吴煜过去。

“我是皇甫破军,是这次任务的总统领,认识一下。”

他们都是老朋友了,故而也就和吴煜新认识,短时间之内吴煜对其他百夫长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你齐天营刚刚组建,倒是气势不错啊。”皇甫破军赞赏道。

“都是吴统领的功劳!”齐天营中,武天羽自豪的说道。

刚刚说完,远处动静巨大,好像是另外两个队伍到了,吴煜看过去,西边确实有两个队伍,正气势汹汹而来。

皇甫破军压低声音,道:“我被指派带领这个任务的时候,陈苍松和樊青柳两人正接了这个任务,他们好像说要通知他们另外一个朋友过来接任务,但似乎是还没赶上,就被你抢先了啊。你动作倒是挺快。”

“这样?”

吴煜倒是没想过,反正他去的时候,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的。

当然,在熠宫接任务,必须要自己在场确认,别人带话也不算数。

除了吴煜这百夫长带着一众座下士兵一起接任务,那就不用当场接,只需要记录参与人数就行了,毕竟他们也去不了中熠宫。

如果说这两人正催促他们朋友一同前往接任务,却被自己抢了先的话,那估计还挺郁闷的。

不过,炎黄帝城的规矩是谁抢先了就是谁的,也不是他们想怎样就能怎样。

当然了,这事情换做自己也会郁闷,故而他准备等这两位到了,稍微道个歉,估计也不碍事。

很快,剩下的‘苍松营’和‘青柳营’在最后两位百夫长的率领下结伴而来,人数一下就凑齐了。

“谁抢了我妹妹的任务?”最后两位百夫长是一男一女,年纪估计都过百岁了,一位叫做陈苍松的,身材枯瘦矮小,尖嘴猴腮。另外一位叫樊青柳,便是说话这人,长相还不错,修长如柳叶,倒是脸色不太好看,一来就吵吵嚷嚷,而且马上盯上了吴煜。

“这位是谁?怎没见过?”樊青柳问皇甫破军。

皇甫破军笑了,道:“樊妹妹最近不怎么关注发生的事情呢,连堂堂吴煜都不认识?”

陈苍松和樊青柳一惊,原来这位少年就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家伙,据说还打败了骨玄,直接当了百夫长。

不用多说,肯定是吴煜忽然冒出来,抢在了她妹妹的前头。

心里不禁有了怨气,再加上听了传闻,本就有些不屑,这时候便阴阳怪气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位传说中的蜀山弃徒,刚被抛弃,就来投奔我们炎黄帝城的那位‘天才’吗?修为倒是不错,就是外边传闻名声不太好,吴煜,我这人性格比较直,说话可能不经过大脑,但这也说明我只是性格直爽,你该不会见外吧,毕竟我这人,也不喜欢藏着掖着。”

樊青柳说完,旁边陈苍松呵呵一笑,道:“樊妹妹的性格,确实直爽,我就不爱扭扭捏捏之人。”

这何止是直爽,简直就是把没抢到任务的脾气,全撒在吴煜身上了。

吴煜对这种人,都是选择无视,他不爱让不相关的人破坏自己的心情,倒是座下的齐天营的年轻修道者们,第一次跟着吴煜出来执行任务,如今吴煜大体是他们的偶像,如今一听偶像被阴阳怪气的讽刺,顿时大怒。

“臭婆娘,说什么呢!嘴巴放干净一点!不就是我们抢先拿到了任务么,不用这么拐弯抹角骂人,还说性格直爽,我呸!”武天羽最崇拜吴煜,这时候直接跳了起来。

“这点小事,也当众攻击其他百夫长,真没素质。”甄瑜也是冷冷一笑。

这是导火索,两者一冲突,对方两大营的人顿时大怒,一时间大吵了起来,那樊青柳被骂了臭婆娘,也是气得脸色铁青,二话不说就要捉拿武天羽。

“放肆!你敢跟百夫长这么说话!”

她倒是更放肆,伸手就来擒拿武天羽,确实也没将吴煜放在眼里。

在她动手之前,吴煜便已经站在她眼前,对方不怎么在意掠过去,吴煜反手一剑刺了出去,虽然是随手一剑,但也有玄仙惊魂剑术之底蕴,直接将樊青柳脑袋刺痛,退了回去。

她捉拿不成,反而被吴煜逼退,引来齐天营一阵哄笑,顿时气得发抖,旁边陈苍松大怒道:“好你个吴煜,敢在内城对其他百夫长动手!”

他正要和樊青柳一起惩戒吴煜,出这口恶气,不过吴煜心里有数,皇甫破军就在这里,还让他们撒野的话,那他的威严可就扫地了。

“够了!都给我住手!谁再动手,谁再说话,都给我滚出队伍!”

他声音一吼,简直震耳欲聋,将躁动的年轻人们都压制住了。当然吴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逼退了樊青柳,之后直接背手而立,故而皇甫破军没有镇压他,而是压制了正要动手的另外两位。

场面一下安静了下来。

“陈苍松、樊青柳,我把话说明白了,吴煜也不是故意抢走你们朋友的任务,这是你们自己没赶上,怪不得别人,此行任务十分关键,我们收取了沧海道宗的钱财,就要替人消灾!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你们将这种对抗带到任务中谁,不管是谁,窝里斗都会被直接逐出,非但没法拿到功绩,还会被惩戒,明白吗?”

他的威严还是有的,毕竟有相当于四个百夫长的话语权,只要决策不离谱,至少都会有两位百夫长支持他。

任何一个百夫长想跟他斗,不可能。

吴煜也懒得和这种女人瞎扯腾,他回头对齐天营道:“听到没有,不该说的话,不用说。咱们修道,不是靠对骂和言语取胜的。”

这次其实他们实际上占据了上风,故而心里正暗爽着呢,于是纷纷大笑,道:“是。”

这齐声回应,十分团结,场面上就很壮观。

“行,出发!”皇甫破军执行力很强,搞定之后直接启程,吴煜便带着齐天营,上百人手拉着手,且互相对视,点头,然后吴煜再和其他营的炎黄仙军拉住,出行接近一千个炎黄仙军,如今全部拉在一起,跳进了漩涡之中。

第二次进来了。

漩涡滚动,气流将他们卷到了炎黄帝城之下远处的一处白云里,等稳定住身体后,那位于众人核心位置的皇甫破军忽然大吼一声:“都闪开!”

吴煜虽然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但还是维护着齐天营的人们直接散开。

“炎黄战船。起!”

骤然之间,皇甫破军在须弥之袋之中,拉出了一道金光,那金光迅猛扩大,竟然在众人中心位置瞬间变化成一座巨大的战船!那是钢铁材质铸就的战船,显然是罕见的珍宝金属,这一艘巨大战船完全是一法器,而且一看便是十分珍贵的超灵法器,虽然船体巨大,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到很多关键位置,都有‘法器阵’的存在!

整一艘战船,法器阵估计有三千以上,分布在各个位置,船舷、船舱、甲板等等。当然,这战船如今悬浮在空中,显然是不只是能进沧海,而且能够飞跃天空。

飞行的船!

“皇甫破军,竟然有此法器?”吴煜还是挺震撼的,他估摸一下,这种级别的法器,估计价值得是三千沧海元气丹以上啊,也就是三百万功绩。估计这炎黄战船,就已经超过了这次任务的价值了。

“吴统领,这可不是皇甫统领的法器,这连炎黄帝城的炎黄战船都不知道呢?”甄瑜歪着脑袋,笑嘻嘻的看吴煜笑话。

他身后齐天营都笑了起来,显然这事就吴煜自己不知道。

最后方超群解释道:“这是炎黄帝城的法器,皇甫破军只是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性,估计有使用的资格,等任务结束,他还是得还回去的。炎黄战船是炎黄帝城在外作战的堡垒,相当于一座移动的城池,只需要藏进去,共同维持法阵运转,外敌很难攻破,除非敌人太强太强,另外这炎黄战船,也有超高的速度,可以带着我们这上千人迅速到达东海,否则以大多数金丹大道境第五重的实力,得要很久才能到东海呢!”

“原来如此。”

吴煜这才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