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欺师灭祖/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蜀山仙域!

青天蜀山最高峰,白雪漫漫,风雪弥天。鹅毛般的雪花纷乱飞舞。

在无尽风雪之中,有一座镶嵌在几乎是峰顶位置的火红色宫殿,那宫殿上插着无数巨大的晶状神剑,让这宫殿看起来像是身上满是荆棘的钢铁巨兽。

凡是冰雪,落到这宫殿周围,尽皆迅速融化,甚至是汽化。

宫殿之内,不需要烛火,那墙面上绘制的法阵是不是涌起道道火光,让整个宫殿变得无比透亮。

在偌大的宫殿之外,有一处延伸出去的平台,那平台之上如今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娇躯玲珑,浑身的上下流转着九色火光,让其如若是在火焰当中诞生的。

在其脚下,可以看到凡剑域中最特殊的一块,那里有百万剑气翻滚!不过,更吸引她注意的是那凡剑域之外,那里有着一艘黑色战船!那黑色战船气势汹涌,十分霸道,如今正有人在叫嚣。

南宫薇虽然没看到他,但是却知道,他已经来了。

赴那三年之约定。

“他来了。”

她没怎么犹豫,踏出那高台,直接往下跳,顿时之间,一道九色火光,正朝着下方飞速落下。

……

帝帅一句嘲笑,顿时让黑色战船上人们哄笑起来,但这无疑是对蜀山仙门的挑衅。

故而,对方来势汹汹,开阳剑仙一听,脸色更加铁青。倒是那天玑剑仙不动声色,道:“让他进来吧,这些细枝末节,不足挂齿。”

黑色战船进不进来,根本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今天吴煜和北山墨的三年之约,到底结果如何。

天玑剑仙说完之后,那护教法阵在其控制之下,这才停止动静,逐渐安静下去。

“还是天玑剑仙大气。”帝帅朗声一笑,驱使黑色战船,冲进凡剑域,在凡剑域的上空朝着那生死战场的方向飞速而去!

三四年时间,吴煜终于再次返回蜀山!他站在那黑色战船的船头,往下望着凡剑域的浩瀚群山,这里大部分地方他都很熟悉。

甚至,他还掠过了金丹洞。

转眼之间,黑色战船来到了生死战场,帝帅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故而这边至少二十多万的剑修被迫让开一条道路,那场面简直人仰马翻,黑色战船直接撕裂了一个缺口,与那百万剑修,针锋相对!

虽然人数上远不如对方,但是炎黄仙军这边层次更高,尤其是最顶尖的强者方面,连将军都有十多位,和对方所有在场的蜀山剑圣都差不多。

吴煜站在船头,在这一刻,与蜀山的强者们针锋相对!在他眼前,正是以两位剑仙,十多位剑圣为首的百万剑修!

当然了,蜀山的百万剑修,在以震撼的眼神,看到了伴随吴煜前来的帝帅和诸位炎黄将军之后,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吴煜的身上。

今日,他无疑是焦点当中的焦点。

他重返蜀山,以至于人们都在关注他,甚至都有些忘记北山墨了。

吴煜眼里,那些熟悉的蜀山人物,一个个都出现在对面,北山墨、朔华剑圣、开阳剑仙、天玑剑仙等等都在。

重回此地,可谓是感慨良多。

不过,他也根本不想感慨。

倒是没有看到南宫薇。

不过,却有不少人看向天空,也就是吴煜那黑色战船刚刚到达这里不久之后,那天空之上一道伴随着九彩火光的倩影落到了生死战场上,和北山墨一起站在生死战场那里,正是南宫薇。

南宫薇面色淡漠,与吴煜对视了一眼。

刹那之间,那略显火热的眼神,几乎穿透吴煜内心。这么长时间不见,她似乎还是老样子,只是曾经的隔阂,从她此刻淡漠的眼神可以看出,至今也根本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

当南宫薇长裙猎猎,落在生死战场上的时候,帝帅和对方几位剑仙,也只是刚刚见面,这时候那天玑剑仙微微一笑,道:“帝帅,又见面了。看得出来,帝帅进步挺大,可喜可贺。”

“别扯了,都修到极限了,哪里还有什么进步。这神洲大地的未来,还是看年轻人。这不,我现在就把一位我炎黄帝城最好看的天才,送到这里和你蜀山仙门切磋切磋。”说到这里,他再侧头对吴煜道:“也别耽搁了, 既然来了,那就直接开始吧。”

吴煜也是这样想的,既然到了,那就得解决事情。

他没有多说,在百万人实现当中,他高高跃起,跳往生死战场!

当初几乎是跪着从这里离开,而今日,他是站着归来!伴随着一声巨响,他轰然落在生死战场上!

那生死战场,这时候站着三个人,三人,立马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炎黄帝城众人十分给力,当吴煜出战时刻,他们直接呼喊吴煜的名字,而且还是鼓足了劲呼喊!哪怕人数远远比对方少,但是那气势,霸道,却不属于百万剑修!这些声音在无形之间成为了吴煜的后盾,让蜀山的弟子们,不再认为吴煜只是他们的弃徒!

就如帝帅所说,他现在唯一的身份,是来自炎黄帝城的超级天才!

“吴煜!”

“打爆他们!”

“区区蜀山仙门,也能和我炎黄帝城的人斗!”

“那个就是北山墨!这就是个娘炮呢!怎么可能是吴煜对手,吴煜可是焱战第一!”

见炎黄帝城的人这么嚣张,许多蜀山剑修听得十分恼火,故而也叫嚣、咒骂了起来,一时间双方在言语上斗得凶狠,你来我往,互相打击,倒是十分热闹。

关键是炎黄帝城虽然人少,但却丝毫没有落在下风。

“够了,闭嘴!”开阳剑仙先是沉不住气,一声厉喝,顿时间全场众人纷纷感觉如有剑气刺进双耳,吓得上百万人连忙闭嘴,整个蜀山忽然之间又变得死一样寂静。

吴煜看了那开阳剑仙一眼,也许是觉得自己很烦吧,那开阳剑仙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比起当初的厌恶可要加深了许多。

见终于安静了下来,北山墨这才找到说话的机会,他眼神冷若冰窟,挡在南宫薇之前,冷声道:“吴煜,没想到你这弃徒、叛徒,还真有够胆回来,你被逐出师门,按照道理来说,是禁止再踏入蜀山的,不过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仙门不和你计较,四年之前你犯下大错,却侥幸逃脱,这四年时间,你屡屡做出让我蜀山名誉扫地之事,今日我北山墨就代替列祖列宗,代表百万剑修,在这生死战场上,替蜀山清理门户!你今日之结局,便是当场伏诛!”

北山墨说得激情万丈,仿佛他就成了审判吴煜那个刽子手。

说到这里,吴煜静心凝神,打断了他,道:“我看你是脑子被驴踢了吧,早在之前我身上弟子符消失时候,我就跟蜀山再无半点关系。今日来到蜀山,我是代表炎黄帝城而来,所谓蜀山弃徒身份,早就和我没任何关系。真要和我扯这层关系,我只能说,是我看不上蜀山,嫌弃蜀山,自行退出蜀山,加入更强的炎黄帝城!你可以随意评价我,但请搞清楚,今日我赴约来和你一战,是以炎黄帝城一员的身份来的。再说一次,我和蜀山,如今没有关系!”

这番话说出口,顿时惹得诸多蜀山弟子们不满。

人人纷纷叫骂道:“吴煜,你这欺师灭祖,吃里扒外之徒!蜀山培育了你,你却狼心狗肺!没想到,天底下竟然有你这样无耻之徒,炎黄帝城收容你这疯狗,迟早要得到教训!”

“吴煜,摸摸你的良心,你今日所得到的一切,至少有大半是蜀山造就了你!否则你也就只是个小角色。哪里能有今天,你非但不感恩,还敢胡言乱语,今日我看你必死无疑,不死难消群恨!”

北山墨也顺势道:“真敢说啊你,以为后面有炎黄帝城撑腰,就能无法无天了呢,得罪了整个蜀山,今日你更是在劫难逃。你早该想明白,但你决定来这里的这一刻,就注定这是生死之战,吴煜,这可是生死战场!我可跟你说好了,在这里战斗,不分出生死,就不能离开。你可有这胆量?”

吴煜哑然笑道:“那是自然了,上了这里,我就没打算让你活着下去。”

要论狂傲,狂妄,谁能及他!如今哪怕是面对百万剑修的咒骂,他也只能一笑置之,因为他知道,现在说太多都是没用的,一切,都得在分出的生死。

“牛,谁都能吹。可是你真的知道,你和我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么?”北山墨忍不住笑了。

天空之上,开阳剑仙道:“小墨,别和不相关的人浪费时间了。动手吧。”

“是,六师尊。”北山墨有开阳剑仙支持,心里更是愉悦,他不说话,却用嘴型暗中跟吴煜炫耀。

“看,他说了,只认我是他女婿,而你吴煜只是不相关的人罢了。”

………………………………

不好意思,写晚了。下面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