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恐惧之路/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璇龙棍现在是无主之物,和主人距离实在太远,相互之间的联系几乎都被太古仙路切断了。

吴煜懒得管这么多,直接收起,马上展开神行术离开此处,且还调来了一些分身,在分散别人的注意力。

毕竟,这么大的战斗动静,其实很多人已经到了附近,他还能逃脱,也只是在毫厘之间。

吴煜刚走,一个熟悉的人就出现在附近,正是面色默然的姜祈君,白云之中,这身穿金袍的绝色女子长发飞扬,如同仙神!

当真是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和吴煜所见其他女子相比,姜祈君与生俱来的帝皇血脉,威严霸道,让她更具有侵略性,无论是眼神还是意志,都是相当难于征服的存在,诚然,堂堂金鸾郡主,也是炎黄古国之中,无数人簇拥,想要一睹芳颜,更梦想一亲芳泽。

她没找到吴煜,但是遇到了吴煜的分身,她眼中满是厌恶之色,以往一见都要毁掉,但这次失去了公输堀的消息,她见吴煜在此,只能压下恼火,问:“畜生!公输堀呢!”

吴煜分身见了她,完全不心怯,他背着手,立在这云雾之中,嘴角略微上扬,道:“畜生,说谁?”

姜祈君沉声道:“说的自然是你。封魔之洲,荒蛮之地,你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畜生说我。”吴煜哑然失笑。

不过郁闷的是,姜祈君脑袋有点直,并没搞明白吴煜这陷阱,她听完没什么反应,而是提高声音,问:“我问你,公输堀呢?”

吴煜摆摆手,道:“你来晚了,我折磨了他一把,他顶不住,捏碎太古仙符,滚出这里了。”

姜祈君嗤笑一声,红唇启动,道:“你在他面前就是个废物、垃圾,还想击败他,可笑。”

“不信你就问问他好了。另外,别忘记你这一双小手,是谁打断的。”他如今面对此人,已经多了许多信心,不再曾经那样,让这金鸾郡主彻底压制。

说起这一点,姜祈君胸中怒火忍不住爆发,她眨眼上前,掐住吴煜分身的脖子,指甲插入到其血肉之中,恶狠狠道:“你看起来很得意对吧!能在楽帝子手里逃生,真是不可思议,估计你自己都想不到,所以心里乐开花了吧!可你有没有想明白,你到底做了多么可笑的事情?你知道自己在和谁作对吗?你在和整个炎黄古国作对!这是让你死上亿万次都不够的罪行!楽帝子是谁你清楚吗?吴煜,你还敢笑呢,你可知道,自己未来的下场,会是多么凄惨?”

她一口气,激动万分,说了一大堆,那眼睛里的火,烧到了吴煜的身上来。

她掐住吴煜,贴近吴煜,可惜这是吴煜的分身,要不然还能闻到她的香味。

“我又不蠢,你就别蒙我了。现在最痛恨我的人只有你,其他人不过是想拿回古晶石罢了,姜祈君,你只是骨子里那无聊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你轻视我,可是我就让你咬牙切齿,你还是奈何不了我。这让你内心难以承受,可是说到底,我为了古晶石也付出过代价,那是我应得的,我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你的骨子里的傲慢。”

吴煜面带微笑,气定神闲,把话说完。

“你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么?你说得很对,我是不把你放在眼里,而你的表现确实也让我恼羞成怒,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绝对的,那就是你确实给我提鞋都不配!在炎黄古国,我是金葵府这辽阔之地的主人!我一手能遮天,而你只是封魔之洲的边陲之人!血统卑贱!那地方的人,原来就是炎黄古国发配过去的罪犯,你是罪犯的后裔!在太古仙路,你可以仗着一些小手段戏弄我,一旦出去,我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你死一万次!你这封魔之洲的罪犯后裔,你知道在炎黄古域,什么叫做地位么?!”

姜祈君那一双眼睛,深深刺进吴煜的眼睛里,她的脸几乎贴上来,带来沉重的压力。

也许,她说的是有道理,出了太古仙路,比的就不只是实力,还有势力和地位,背景和父母。但这绝对不是吴煜向她低头的理由。

他摆摆手,道:“行了,我承认你家里牛,但不好意思,古晶石我已经用掉了,我就是靠古晶石,才打败了公输堀的。我说实话,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古晶石你们已经不可能得到了,我觉得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太古仙路这么多的收获,你们仍然盯着古晶石,是不是气量小了点!”

“古晶石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在我们面前抢走了它,我们丢掉的是脸面!”姜祈君声嘶力竭,说话时候,青筋暴起。

“修道者,何须在乎脸面。道,才是最重要的。”

吴煜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有她的道理,但是吴煜并不认同。他对道的理解很纯粹,而对姜祈君来说,显然复杂了。

“你区区紫府沧海境第五重,跟我元神化形境第三重,说‘道’?我所领悟的道,是你千倍万倍,少在我面前出丑了。反正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我不管你拿不拿得出古晶石,你得罪了我,我只要你的命!”

“用我的命,弥补你们丢掉的脸么,哈哈!”吴煜忍不住笑了。

“你找死!不只是我,你得罪的是楽帝子!楽帝子进去找你,你竟然敢逃出来,你已经让楽帝子不开心了,在这阎浮世界,你敢得罪楽帝子,那才是最愚蠢之举!我要是你,这时候可以安排后事了,还在太古仙路晃悠?可笑!”

姜祈君越是说话,就越是激动,跟吴煜这争吵,吴煜每句话,都让她难以回应。

吴煜不了解那楽帝子,但他知道,这是炎黄古国身份最尊贵的人,势力,确实很大。

“你还不知道楽帝子进去找你做什么吧!他,要以秘法窥探你的记忆,将你所有的经历,从出生开始,一点一滴,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样他不用去封魔之洲,就能确定吞天魔祖的事情是否是真实的。到时候,你就没有任何价值了,试问,楽帝子还会管你这荒野的蝼蚁么?”

说到这里,她笑了,有点歇斯底里的感觉。

“窥探。”

这个词,让吴煜有种毛骨悚然之感觉。

“原来,我还是把整个修道世界,想得太简单了。”

他低估了这些人,也低估了楽帝子。虽然他不知道会有此人出现,但是窥探……这是把自己当做什么了……

如果他成功,那么仙人传承,如意金箍棒,全部都会暴露,固然他会知道吞天魔祖的事情是真的,但是,齐天大圣的传承暴露,对自己来说,那绝对会是致命的,吴煜相信,整个阎浮世界的人,都会因为仙人传承而疯狂。

“你知道就好了。永远别低估别人,尤其是在炎黄古域,别忘记我当初是怎么死的,就是让这批人围攻。为的什么,就是我身上的传承。”

吴煜感觉有些惊魂。

这是后怕。

如果,那时候自己没先修炼贯日,没有准备好,当那楽帝子进来,自己没有逃出来,肯定就会中招,如果被那楽帝子窥探自己的记忆,那现在的自己,可还有性命存在?

这修道之路,当真是险之又险!

“修行即是掠夺,强大方能侠义!”

尤其是前半句,吴煜更深入理解了。这句话,每次读起来,感受都能够加深。

掠夺,窥探!

“楽帝子快出来了,你就等死吧,吴煜。我很好奇,你的记忆里,到底有什么?”姜祈君忽然放开他,咯咯笑了起来,她赢了,因为她看到,吴煜被她吓住了。

“你没机会,也没可能知道。”

知道楽帝子的计划后,他没心思和她在这里瞎扯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无论如何,暂时都不能靠近那楽帝子。

“这修道世界,处处都是惊险,最后能成仙的,亿万分之一,你以为,光是有仙人传承就能容易呢?就算一万人有仙人传承,最后能走到成仙路的,不过也是一两个,我当年,就是因为不谨慎,所以死在中途了。”冥泷感慨说道。

确实,不容易。

但是,这也并没有吓住他。

“你怕了吗?”冥泷问。

吴煜摇头,道:“其实得感谢姜祈君,否则,我还不知道危险呢。但是,这绝对不是怕。而是……目标,斗志,勇气!今日这恐惧,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他们。”

他觉得怕和恐惧不同,怕,是胆怯,而恐惧,则是内心的一种反应,说明这个消息,确实可怕,但是这并没有吓住他,只是让他的警惕之心,再提升了一个级别。

“去死吧!”姜祈君手里的金环打出,将吴煜的分身轰散。

当然,这也就只能让她稍微解气。

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

……

今天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