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对簿公堂/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719章 对簿公堂

吴煜说的这些人,可都是在整个北冥帝国,都是十分有名气的年轻修道者,个个都是未来北冥帝国的中流砥柱。

故而,他敢这样说出这些人,自然让这殷府之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殷鼎目光森严,道:“吴煜,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没有证据,就是诬陷别人,你可懂?”

吴煜还没回话,有个老者道:“前些时候,我在北冥军营附近看见玹儿进军营了,我问他去军营做什么,他似乎说,是去恭贺段熠上任幽冥将……”

这也是个殷鼎的长辈,所以说话时候,并没什么顾忌,只是说出他看到的而已。

吴煜微笑道:“那么看来,策划这次行动的,不只是恭神俊一批人和段熠,殷玹,可能也在其中?他们,可都有想杀我的理由,不是么?尤其是段熠和殷玹,至于什么原因,诸位不用我说,肯定也明白。”

在这样的环境,眼前个个都是问道境界的可怕强者,吴煜如一只兔子进入到猛虎群体之中,但却能如此心平气和说话,确实让这殷家人都比较意外。

“胡说八道!”话刚说完,可能是涉及到宝贝儿子了吧,殷鼎呵斥了一声,那声音在吴煜耳边轰鸣,看样子是要将吴煜震晕过去,不过吴煜很快就顶住了。

他目光严肃,道:“胡说八道,我可不敢,更没这兴趣。我和殷樱一起’狩猎’过,如今她生死不明,我只是想为她出口气而已,你根本没必要呵斥我,身为父亲,如今不应该将段熠、殷玹、恭神俊都找到眼前来,和我一一对峙,找出真凶么?”

他明显感觉到,殷玹和殷樱在他心中的地位,确实并不一样。刚才吴煜一牵扯到殷玹,他明显就发怒了。

殷阳在这时候站出来,道:“诸位稍等吧,我去冥海军团,把这几人带过来。”

他是冥海军团的‘海冥将’,带段熠轻而易举,其他人估计也不成问题。

殷阳很快就消失在这里,剩下的人,大部分都在盯着吴煜,他们倒是好奇了,这小子哪来的胆量,敢在这里和殷鼎较劲?

这可是未来的‘黑魇军团’的军团长。

吴煜既然来到了这里,当然不能就这样走了,既然这群人想害自己,怎么说,都得给他们一点教训才行。

殷鼎虽然是主事者,但还是要服众,所以这时候他也没办法,身为殷樱的父亲,他从开始到现在,就没看那‘冰封永世’几眼,怪不得殷樱会这么拼命,想要得到认可。

越是这样,吴煜就越是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

殷阳的速度很快,没多长时间,便看到他带着一批年轻人来到了这里,几乎是强制的,总共有三人,分别是恭神俊、殷玹和段熠。

他们三个,正要离开焚天军营,正好遇到前往那边的殷阳,殷阳懒得多说,直接把他们压到这里来,将他们三个扔在地上。

段熠、殷玹和恭神俊,一看这阵仗,心里肯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且,刚来到这里,最让他们郁闷的不是殷鼎,而是吴煜,尤其是段熠,看到吴煜那一瞬间,眼睛一眯,可以想象他内心的惊心动魄。

他很有信心,自己很看快就躲起来了,但他不知道,吴煜有火眼金睛,就算只看到一个人影,也能猜出是有人针对他。

“爹,我刚听说妹妹……”殷玹连忙说道。

“闭嘴。”殷鼎面色不善看了他一眼,然后再看吴煜,道:“人都已经到齐了,拿出你的证据来?”

吴煜想了一下。

“这三位,一个是他的亲儿子,一个是犁天府主的儿子,一个是‘刑部太师’的儿子,恐怕都是他的好友之子嗣,如果他不看重殷樱,就算是这三个人意外害了殷樱,估计他也只是想内部惩罚一下,但不想让这消息传播出去,否则他绝对会被嘲笑,会被冠上偏袒的名头,也会让他和其他两家闹不愉快吧!”

这是他一瞬间的想法。

但是这个想法,让他明白为何这殷鼎从头到尾的脸色都不好看,不是因为他女儿出了事,而是因为肇事者。

如果只有吴煜在这里的话,殷鼎就不会让吴煜有说话的机会,可这里有殷阳,还有殷府一些长辈,加上他父亲还是挺疼爱殷樱的,所以,他也没办法阻止事情发展下去。

所以他打赌,吴煜根本没有证据。

吴煜这时候,和对面的三个年轻人都有对视,其中还是段熠最可怕,元神境界第九重,而且还是吴煜直接的顶头上司。

但在这里,并无身份尊贵。

他看了一下段熠的身形,道:“段熠,北冥帝兽出现的那瞬间,你以为你躲得很快,可是我清楚看到了你。也许,你低估了我的眼睛?”

说话的时候,他眼睛热烈如火,跟太阳一样燃烧起来,带给对方一定的震慑。

段熠的瞳孔发生了变化!

吴煜能死里逃生,是第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还声称看到了自己,更是打击到了他。

但,他还算冷静,知道这只是吴煜一家之言,又没有证据,所以他反应很快, 怒斥道:“第一,你是我焚天军营的冥海卫,见了幽冥将,应该下跪行礼,更不得直呼我姓名!第二,谁给你胆子,随便诬陷我?你的意思是,那北冥帝兽是我引诱的?你何德何能,需要我如此用心机对付你?可笑!”

他果然是想通过威势压制住吴煜。

不过,吴煜还是笑了,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认输了,就算是为了殷樱。

他笑道:“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有人引诱北冥帝兽,只是说你出现在北冥帝兽附近而已,你这样紧张,肯定是心里有鬼,对不对?至于动机,无非是觉得我和幽樰公主走得太近了。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这场言语交锋,段熠看起来,是落到了下风。

不过,他还没失去冷静,道:“没有证据,你就别瞎说了。而且,就算你和幽樰公主走得近,也只是个外族人,北冥帝国本就不是你的地方,我需要关注你这无名小卒?”

说得轻巧,但他肯定打听过吴煜,知道他的难缠。

吴煜摆摆手,道:“这就简单了。你眼前这位海冥将大人,已经清查了最近进出异世界的记录,据说你最近今天,和殷玹、恭神俊等人在北冥军营品酒论道,有不少人都看到了你们,他们为你接风洗尘,这段时间,你肯定是在焚天军营对吧?如果你出现在了异世界,是不是就不对了?”

段熠是根本没想到吴煜会看到自己,其实他不知道吴煜只是看到一个残影而已,还是多亏了火眼金睛。

正是如此,当时混乱之下,他没注意到这一点,毕竟他也是第一次进异世界。而且,殷阳不容他销毁,直接保存了。

说到这里,段熠脸色有了变化,殷阳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道:“不用担心,我让其他海冥将保存了进出记录,你要是没进异世界,就跟这事情没关系。我这就问他们,有没有你的记录。”

说着,他作势就要传本尾符。

这下,很明显可以看到,殷玹和恭神俊都着急了。

段熠咬咬牙,连忙道:“殷叔叔,不必了,我进过异世界。但是,我刚进入来冥海军团,早就对异世界充满了向往,所以才趁着大家品酒论道时候,先到异世界看看,这也很正常吧?毕竟哪一个到冥海军团的人,不想去异世界这神奇之地看看?这一点,殷玹,恭神俊,都可以作证。”

他算是反应迅速,还能圆回来。而殷玹和恭神俊两人,这时候都可以为段熠作证。

“爹,这吴煜当时和殷樱在一起,他却独自逃走,导致我妹妹被北冥帝兽伤害,他肯定是担心你们惩戒他,所以诬陷段熠和我们!”殷玹连忙道。

事到如今,吴煜还是保持着笑容,他这时候更是轻松,笑道:“我在五级区域呆了好几天时间,不久前刚和海冥将出来,我能猜到你段熠去过异世界?还这么有把握去诬陷你?真相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知道诸位,是否还要我拿出更多的证据呢?”

其实到这时候了,只要不傻,大概都能知道这件事情就是段熠干的,而且可能是他们一群人商量好的。

吴煜看殷阳有些铁青的脸色,就知道他也知道真相了。

毕竟段熠刚才虽然是急中生智,但是这种圆谎的话,怎么能骗过在场这些老狐狸?

真相,基本上确定了,吴煜说的确实没错,他们也知道,这是他们干的。想必那殷鼎心里已经暴怒,吴煜看他看着殷玹的脸色就不对,接下来不管怎样,殷玹肯定免不了一顿暴打,毕竟他差点害死了自己亲妹妹,这放在任何家族,都是无法容忍的。

“有证据你就拿出来,没证据,那就是你的责任,你要为我妹妹的事情,付出代价!”殷玹怒斥道。

吴煜不慌不忙,在众人注视当中,他看向段熠,一开始不说话,直到段熠的眼神不敢跟他对视,他才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