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天阙冥魂、万龙噬天/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吞天之躯,现在还有吞噬空间,毕竟吴煜的主元神已经进步了。

当吞天之躯在前进一步之后,再掌控这北冥帝阙,坐拥四种攻击法阵。这长剑和铁鞭的两种形态,战斗力肯定要超越吴煜的本体。

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研究,他逐渐熟悉这四种攻击法阵。

熟悉之后,他发现这四种攻击法阵,任何一种都要比世间无量万龙棍的无量恒沙轮回阵要厉害不少。

长剑形态,拥有两个攻击法阵。

其中第一个攻击法阵,名为’冥海剑鬼雨’。

光是研究那法阵,吴煜便能够看到,那漫天的剑影,跟倾盆大雨一样落下,落到沧海之中,那么整片沧海便被冻结成无比巨大的黑色坚冰,要是落在大地之上,那么就会看到树木枯萎,江河结冰。

无数的山水在这倾盆大雨之下,变成了黑色的冰川世界,这如一场鬼雨,淅淅哗啦落下,足够毁灭无尽的区域。

第二个长剑攻击法阵,名为’天阙冥魂圣帝剑’。这一门攻击法阵明显比冥海剑鬼雨要更加复杂,高深,相应的,威力也更加强横。形成最终法阵所构成的法阵也多,至少有十万的法阵共同构成了这’天阙冥魂圣帝剑’。

当变化成铁鞭,也拥有两个法阵,其一是’北冥圣域龙阵’,这北冥圣域龙阵中的龙,便是吴煜在北冥帝阙之内挑战的神龙。稍微加以研究,便能感受到,但变化成为铁鞭之后,北冥帝阙的威力也不同凡响,而且和长剑纯粹的攻击、厮杀法阵不同,铁鞭的攻击法阵,还会多出各种神妙的功效,比如说防御,束缚,镇压等等。

这北冥圣域龙阵,便是聚集各种功效,也是上十万的法阵联动,铁鞭所向,便是死寂之地!

最后一种攻击法阵,名为’万龙混沌噬天阵’,这里的噬并不是吞噬,而是撕咬,撕裂,当这法阵舞动,如有万龙腾空,围绕厮杀,将战场化作一片混沌,只有阴暗冷厉,在这一片死寂之中,这万龙混沌噬天阵的威力,应该和’天阙冥魂圣帝剑’差不多,前者偏重轰杀个体,而后者则可以对整个群体出手,法阵之内,便是生灵之禁区!

四大攻击法阵,以北冥帝魄天阙仙宫阵为核心,一主四副,形成了让人闻风丧胆,最为顶级的上灵道器北冥帝阙。

“我在北冥争霸战中,虽然付出了不少,但是得到这北冥帝阙,绝对是值得了。那些皇子公主们,可都垂涎三尺呢。”

他们都是即将有机会进入到三灾问道境,将来有可能成仙的存在!

不过,吴煜现在有吞天之躯,有北冥帝阙,还真是不弱于他们。

如今,吞天之躯正在研究琢磨北冥帝阙,这本身就是专门为吞天之躯准备的上灵道器。吴煜的本体空闲了下来。他便研究四大神通,继续往前琢磨,每一门神通现在都还有前进的空间。

至于挑战浮生塔的傀儡,或者是进入到’道法妖殿’当中修炼道术,暂时就不需要了。

仔细一想,吴煜觉得自己现在的攻击法门,还真是种类繁多,而且都十分尊贵,这也是他本身境界不高,战斗力却可怕的原因。

“要不,咱们聊聊?”南山望月低声和他暗中交流。

吴煜抬起头,这个长相英俊,甚至是美艳的妖魔少年,如今终于从吊儿郎当的状态当中出来,面色严肃,凝视着吴煜。

“没问题。”

南山望月道:“那我就直说了。简单来说,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我们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从此以后,不管你我是否愿意,可能都要并肩作战,甚至生死与共了。虽然说咱们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但是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最好还是互相敞开心扉,先不说兄弟,至少当个好朋友,那也是没问题的。”

南山望月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吴煜知道,在炎黄古域,势力最大的是人族修道者,不管是修道者还是鬼修,都各自有国度,在这上面,妖魔的势力是最小的。

沧海之中,妖魔势力最大,可那些都是海域妖魔,海域妖魔看不起陆地上的妖魔,南山望月和吴煜一样,身怀重宝,拥有仙人的传承,他有着和吴煜一样的难题,那就是必须要投靠别人,但是又担心自己的传承被那些老的,强悍的修道者夺走,一无所有。

所以,他早就在考虑,从那阴魂海狱里出来,自己该何去何从。

遇到吴煜之后,两人情况相同,算是同病相怜,一样随波逐流,所以他做出了跟随吴煜的决定。如果是在北冥帝国的话,他必须很熟悉,有不少情报,估计和吴煜一起,有幽樰公主的庇护,安全强大起来,日后成仙不成问题,可他也没想到,他和吴煜现在会前往一个对他来说,完全未知的炎黄古国。

“我相信你是个值得一交的人,只是对我来说,前往炎黄古国,眼前一切都是未知的,我想知道你所知道的这些。不管如何,我已经跟着你出发了,炎黄古国一定会去,我只是想在去之前,有一些准备。”南山望月很少这么严肃,坦诚。

“是我忙于壮大自己,没有顾及到你。抱歉。”吴煜想了一下,他知道南山望月需要知道什么,所以便把自己出身炎黄帝城,还有在太古仙路之中的遭遇,跟对方说了一下,其中就包括楽帝子几人死而复生的事情。

“其实说起来,你还真是知道我秘密最多的人。”吴煜也很感慨,可能是传承接近的关系吧,相处下来,他觉得眼前这家伙还是不错的。

“死而复生?”南山望月算是知道吴煜对那楽帝子忌惮的点到底在哪里了。

“在太古仙路死而复生,这样的人,确实要小心,可是你要成为他的帝使,这就麻烦了。”南山望月低头郁闷道。

“你害怕了吗?”吴煜问。

南沙望月摇摇头,笑了,道:“那倒不是,这里面有什么秘密,我也很想知道……我就是觉得,好不容易得到这么好的传承,要是死了,可就真的不划算了,我本想低调强大起来,结果不巧在还弱的时候就被扔进阴魂海狱,这是上天不让我躲着修炼,现在跟着你,更是万众瞩目,既然如此的话,那还不如疯狂闯荡一会,至少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我南山望月的名号!”

没想到这猪妖还挺有斗志。

吴煜笑了,道:“那我们就算是志同道合了。”

“是啊,就是想起未知的炎黄古帝和楽帝子,我就有点瘆得慌,感觉在跟神仙打交道似的。至于炎黄古国其他人,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我知道古帝圣旨的威力,这是炎黄古帝亲自册封的楽帝使,就是楽帝子本人都不能废除你,其他人要是暗中想对你动手,都得忌惮如神仙般的炎黄古帝,所以只要炎黄古帝和楽帝子不想要你性命,你其实是不死的,你不死,我当然也不会死,而我们的情况是,只要不死,我们就有逆天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南山望月看得也比较透彻。

吴煜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我们不会死,只要不死,败多少次都无所谓,都是修道的财富。”

吴煜从来不怕战败!

所以他和南山望月这时候都想得很明白,也许炎黄古国对他们来说,比起北冥帝国更加适合他们,最简单的一点,庇护他们的人从幽樰公主变成了整个世界的最强者炎黄古帝!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这炎黄古帝本人。

而这谜团,冥泷也猜不透,南山望月身上那位老头,自然也不明白。

南山望月很多决定,吴煜估计也是那老者指引的,毕竟他也年轻,很多事情考虑不周到。

“既然如此,暂时不说生死兄弟,我南山望月和你吴煜,倒是性命相连的朋友了。虽然你的英俊程度和我差距稍微有点大,但我交朋友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英俊,毕竟再怎么英俊也比不上我,最主要看的,还是投缘啊。”越是说到后面,南山望月就洋洋得意的笑,顺便展开折扇,再让吴煜欣赏一下他的一扇子美姬。

“前路漫漫,此情此景,必须要赋诗一首,我看你是个莽夫,应该多接受接受我文采的熏陶,培养你一些高雅人士的气质。现在暂且听好了,我赋诗一首,起。”

他故作深沉,沉吟片刻,抬头望天,伸出手指,吟唱道:“今天天气特别好,我和吴煜交朋友,我和吴煜交朋友啊,今天天气特别好。”

吟唱完之后,他大笑三声,十分满意,开始鼓掌,沾沾自喜。

“贱人。”吴煜无语摇摇头,看来这家伙也是个活宝,不过,这至少也是好事,至少接下来的战场和旅途,不会孤单。

下面的时光,吞天之躯抓紧时间研究四大攻击法阵,吴煜研究四大神通,而南山望月也静下心来修炼,直到炎黄战船停顿了一下,吴煜便知道,他曾经梦想的炎黄古国,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