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碧落仙茶/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当然可以了。”吴煜还没回答,反倒是那帝御天,帮助吴煜答应了。

毕竟,冥海大帝也算是位高权重,和炎黄族关系还不差,他提出的要求,总不能拒绝的。

忽然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吴煜和幽樰公主一时间都有瞬间内心阴凉。他们自然怀疑,驭魂血阵的事情,会让这冥海大帝知道了。

不过,吴煜心里早有预料,所以这时候也不至于慌张。帝御天先帮助他答应之后,他便点点头,并未曾流露出任何惊慌神色。

这时候,帝御天安排那冥海大帝和其他北冥族入住这北冥府,除了冥海大帝和幽樰公主之外,还有其他皇子公主,以及北冥帝国的封疆大吏,王公大臣。

安排完毕之后,帝御天就要继续出去忙碌了,吴煜让南山望月他们在门口稍等自己一段时间,便和幽樰公主一道往冥海大帝的寝宫而去。楽帝子也在外面等待,他并不清楚具体情况,所以更加没什么担忧。

只是心里好奇冥海大帝为何要单独和吴煜说话,他问南山望月,南山望月他们虽然知道一二,但也装作不知道,没有告诉楽帝子。

路上,幽樰公主心情慌张,一直都在跟着吴煜解释。

“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未曾透露过,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我早就知道了。”

吴煜安抚她道。

“嗯……可是如果他真知道了,怎么办?”如今幽樰公主,似乎以吴煜为主了。

“见机行事吧。”看那冥海大帝的情况,应该不会在这里斩杀自己,毕竟曾经连凰尊都因为古帝的关系,没有对吴煜动手。

转眼就到了其府邸之前,还没靠近呢,里面便传来声音,道:“樰儿在外面等候。”

也就是让吴煜自己进去了。

吴煜心神镇定,让她留在原地之后,自己踏步走入那府邸之中, 打开门之后,引入眼帘的是两张椅子,中间摆放着一个茶几,这时候冥海大帝正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侧身泡茶,十分关注。

那茶壶里泡的茶叶,香气逼人,一看便是顶级,显然是仙灵所泡,此等灵茶,凡人饮上一口,便能延年益寿,凝气、金丹修道者,也能法力有所进步。

“这是炎黄招待我等的‘碧落仙茶’,原材料拥有八条灵纹,且数量罕见,如今都拿出来的待客,可真是舍得。你也坐上来,品尝一下吧。”

“嗯。”吴煜点头,上前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他正襟危坐,略微有点紧张,毕竟旁边可是鼎鼎有名的冥海大帝。

碧落仙茶,已经泡好了,吴煜这一侧的茶杯上已经倒上了,他没有拘谨,手持之饮用而尽,那茶香可口香醇,回味无穷,确实乃是人间一大享受,仙茶和美酒,各有千秋,哪怕是修道,都没拉下。

“确实是好茶。”吴煜点头。

他侧头看,冥海大帝正端着茶杯,专注在茶水之上,一边轻轻吹着滚烫的茶水,一边轻描淡写,道:“樰儿身上的那法阵,我琢磨了半天,估摸着是驭魂血阵,我一路上忍着没说,如今来到这里,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那是你绘制的。”

他语气很是平淡,仿佛是在跟吴煜拉家常,可说的却正是吴煜此前担忧的事情,他之前还稍微抱有一点侥幸,现在看真是可笑,果然瞒不住这等存在的眼睛。事到如此,狡辩已经没用,他也想解决这事情,所以很干脆的点头道:“是我绘制的,在太古仙路里。”

“哦?敢于承认,倒也有勇气,那就跟说说过程吧,我看你并不坏,为何要在我女儿身上,绘制如此无耻之法阵?”

冥海大帝轻饮茶水,眼睛在水雾之中看着吴煜。

他和炎黄古帝不一样,炎黄古帝是神仙人物,感觉他对帝子帝女的态度,都超然物外,甚至很有帝子帝女从来都没见过古帝。

但是,他倒像是个比较普通的父亲。

吴煜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他想了一下,觉得这种情况,坦白比什么都重要,稍微一点遮掩,那是绝对躲不过这冥海大帝的眼睛的。

反正,幽樰公主在望仙台上活下来的,当初自己杀的,是其他势力的年轻人物,和这冥海大帝又没有关系,而且那些人已经死很久了,如今人们早就忘记了吧,所以冥海大帝没必要帮助别人来讨伐吴煜,再者,这阎浮世界是炎黄古帝的天下,炎黄古帝要是不想让吴煜死,就算是东域亲王都没辙。

所以,他把望仙台的事情简略的说一遍,最后道:“当初我什么都不是,只杀一人,就必须要把其上所有人都杀干净,否则回到阎浮世界,我绝对会没命。幽樰是最后一人,当时她对我也有很大杀心,我本没想让她活下去,但是她在最后关头,拿出这’驭魂血阵‘恳求我,保证不把望仙台的事情传出去。我本不想多杀人,所以就这样了。”

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原来这次太古仙路死了这么多年轻天才,都是你干的啊,这前因后果,我倒是明白了。”冥海大帝点头。

但吴煜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麻烦时间,知道真相后,他会怎么做?任何一个父亲,都不愿意自己女儿如此憋屈的活着吧。

“难怪我这次看到她,发现她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改变,道境突飞猛进,原因竟然是这样。这驭魂血阵,倒是阴差阳错,改变了她,让她真正踏入大道之路了,但是,吴煜,我对驭魂血阵稍微有点了解,光是这些改变,可不足以让一个父亲,去放弃惩戒一个残害他女儿的人,对吧?”

面对冥海大帝这时候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压迫力十足的问题,吴煜深吸一口气,道:“大帝想让吴煜如何呢?时至今日,我与幽樰已经是朋友,我早与和她承诺过,一旦我有解决的办法,必须第一时间,放她自由。”

“我想让你如何,你便如何么?”冥海大帝侧过头来,一双墨绿色的目光盯着吴煜。

吴煜道:“请说。”他当然不能什么都答应,毕竟不知道他会提出什么要求。

冥海大帝脸色略微有点严肃,道:“那便和樰儿结成道侣,生死相依,我便能信任你了。”

吴煜一听,知道麻烦到了。他微微皱眉,只能道:“道侣需两情相悦,我和幽樰都没到这一步,我不能答应……”

“你是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么?”冥海大帝问。

吴煜连忙道:“绝不是如此。”

冥海大帝不再说话,而是凝视着吴煜,他的目光就是很巨大的压力,也是一种压迫,吴煜精神上此时正经受很巨大的考验,仿佛浑身都已经被他洞穿。

“我不和你开玩笑了,情况我都已经了解了,这事原委,至少对你自己来说,你并没做错。但是我女儿是受害者,我必须为她说话。我真正要和你说的,有两点。”

“大帝请说。”吴煜松了一口气,他也觉得,冥海大帝应该不会强迫他们成为道侣才对。

这时候,那冥海大帝望着门外,门外正是着急的幽樰公主,他目光深沉,道:“第一点,我给你十年时间, 十年之内,你必须找到解除驭魂血阵的方法,否则,到时候我再来找你,可就没有今天这么客气了。”

十年。

吴煜只能点头,他知道这事情讨价还价没用,但驭魂血阵这事情也是很艰难的,十年恐怕真的不够,但是至少有可以寻找的时间,冥海大帝已经够客气了。

“第二点呢?“吴煜问。

冥海大帝道:“第二点就更简单了,我知道你随时都可以让幽樰丧命,或者你若死了,幽樰也会丧命,我不管如何,如果她有这么一天,而你却没死,我就会亲自送你上路的。”

这一点没问题,吴煜点头道:”请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她有丝毫歹意,我们如今是很好的朋友。在北冥帝国也承蒙幽樰公主照顾,我才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最后还得到了您曾经使用过的北冥帝阙。”

“那就成了,北冥帝阙很不错,好好对待它吧。忙你的去吧。不送。”

终于结束了,吴煜没想到结束得这么顺利,当冥海大帝说出不送两个字的时候,他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向冥海大帝告辞,刚出来,幽樰公主正是着急的时候,冥海大帝便让她进去了,两人这时候碰面,吴煜只能告诉她,已经没事了。

如此,她才停止了慌张。

楽帝子他们在外面等待有一段时间,吴煜出来之后,他们都比较关心,楽帝子询问之下,吴煜用随便一个理由含糊过去了。

然后,他们得返回万国城门口,因为今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尤其是倒数前几天,到达神都的万国使者实在太多了。

当吴煜他们返回到这里的时候,没想到正好摄政王也在这里,犹帝子他们伤势现在恢复不少,一群人现在正聚在那摄政王帝刹天旁边说话,一看便知道是在投诉吴煜和楽帝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