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借刀杀人/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一次,楽帝子是念及自己曾经对赫帝子的尊重,也被他说服, 愿意和他结盟。

但是从之前炎黄金珠出现之后,赫帝子完全就不管他们,且也没见他和其他人联合结盟,这便可以看出来,他的结盟,是有某种目的的。

也许和禹帝子相似。

楽帝子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目的,但是如今吴煜更强之后,他对自己得到炎黄金珠更有信心,所以已经不想让赫帝子跟在自己身边,干扰自己了。

以前和他们在一起,楽帝子也念及他们联手,把握确实越大,也能击败更强的对手,现在看来,一旦炎黄金珠出现,赫帝子才会第一个成为自己的对手。

所以,他的拒绝十分干脆。

然而,或许正是这种干脆吧,吴煜等人看出来,赫帝子等人,很不开心。

夙夜姬翻翻白眼,道:“看来楽帝子不愿意让我们炎黄族的人团结在一起了。之前我们不是约定得好好的呢,若是谁都像你这样,那我们炎黄族,只会让外族人逐一击破。”

她说得倒十分自然,但这也改变不了她本来就不是炎黄族的事实。

宇文长风道:“楽帝子再考虑一下吧,和我们一道,出现什么危险,我们也都能互相照应一下。 至少不会让楽帝子陷入到陷阱之中,这魂塔第六重和第五重可不同,这里到处都是危险。尤其来自这地下的沼泽。”

赫帝子面色平静,看着楽帝子,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楽帝子本不想和他站在对立面上,现在也稍微有点为难,道:“七哥,炎黄金珠,对我们的意义你很清楚,我不想在忽然遇到这宝贝之后,我们兄弟要自相残杀,所以还是分开吧,现在我觉得,结盟并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倒是把话说得很直接。

”行啊,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毕竟对我们兄弟来说,这东西实在太沉重了,如果真有那时候,我怕是也控制不住我自己,所以你们走吧。“赫帝子忽然面带笑容说,当然这种笑容,确实也有点瘆人。

他虽然这样说,但是吴煜这边大家都清楚,他是生气了,所以才说这种反话。

楽帝子本是想解释,但是吴煜拦住他了,让他别说,直接走算了。

帝子帝女,并无好坏之分,只是谁都在为了自己的未来拼命奋斗而已,禹帝子直接一些,而赫帝子方式则阴沉一些,反正在这上古魂塔之内,还是少个他们接触吧。

楽帝子听从了吴煜的意思,没有多说,转身和吴煜等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这个世界无比的黑暗,他们一群人很快就消失在赫帝子他们的视野当中,留下一片黑暗。

夙夜姬微微扬起下巴,抱着双臂,问:“这样都能活下来,这小子已经越来越是个难缠的对手了,关于楽帝子身上的传闻也太多了,必须得提防他啊,要我说的话,何不就在这里解决掉他,只要这楽帝使没命,楽帝子基本上也相当于废掉了。”

花慕臣嗤笑一声,道:“你除了打打杀杀还会什么?能动点脑子吗?谁不知道这吴煜和楽帝子是个所有人都忌惮的威胁?因为他们有可能是代表者古帝的意志啊,但是,既然大家都忌惮,那么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让别人去做,借刀杀人才是最高的境界啊,比如说那被抢走帝玺的姻帝女,你忘记她现在和谁一道了吗?”

夙夜姬被其一嘲讽,面色微微有些发青,但是她也是冷笑一声,道:“就你有脑子,你要是真有脑子,怎么就管不住你男人了呢?”

“行了,闭嘴吧,别给我丢人了。”赫帝子一声轻喝,打断了她们,她们本超得正凶,这时候虽然被截止,但也是愤愤不平,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充满了杀机。

齐天印上前来,在赫帝子身边道:“我倒是觉得帝子妃说得有道理,面对这样的威胁,亲自动手的话,容易把自己拉入到一个危险的漩涡之中,而借刀杀人才是最好的办法。方才萧帝子和姻帝女等人,刚好从那边过去,帝子手里一定还有萧帝子的传讯符箓才对,吴煜走得正好是他们的反方向,帝子完全可以……”

宇文长风道:“姻帝女,巴不得让吴煜死,夺回她的天灵道器,现在她和萧帝子一道……我也觉得,只是告诉他们楽帝子的位置而已。这确实是一件小事。”

赫帝子在沉思。

回忆之中,自己和那楽帝子的关系,确实还可以,当初自己很喜欢这个弟弟,聪明,天赋也相当不错,关键还尊敬自己,甚至有点崇拜自己。

但是,他崛起得太快了,不可思议,加上一些传闻,现在帝子之中给他最大危机感的,不是禹帝子和萧帝子、汐帝女,而是吴煜和楽帝子,这种危机感,真是让人寝食难安。

他没多说,发出了一张传讯符箓,然后直接说了一个‘走’字。

众人眼睛一亮,匆匆忙忙离开此处,他们像是在这个地方放下了一个炸弹,现在就等着引爆了。

……

“没必要和他纠缠,他已经把你看成最大的敌人之一了。”吴煜和他们一道离开之后, 跟那楽帝子道。,

”了解了。毕竟,这里是上古魂塔,而最终能成仙的帝子,只有一个。其他人都得生死道消。“ 楽帝子深刻点头。

没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他们一行人在这黑暗世界当中探索,寻找炎黄金珠,速度并不快, 着重隐藏自己,毕竟一旦动静大了,下面的万物神灵就会发现他们。

吴煜正在琢磨,是否可以让自己的分身到达更高的境界,其实继续吞噬的话,以他现在的元神状态,应该可以控制住,他有这个信心,但是这里的万物神灵实在神奇,是由泥浆组成,吴煜感觉这东西能让吞天之躯的成长比较有限。

但其实第五重那些熔岩巨犬等,也是比较难吃的东西……

”我还是上来稍微有点着急了,毕竟怕炎黄金珠被人夺走,其实可以再挑战一次更高层次的傀儡才对。”

那绝对比梦幻萤火虫还要强大,吴煜就是不知道,光靠本体是否能搞定,他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来挑战。

他看这魂塔第六重,并没有炎黄金珠出现的感觉,一切都很死寂,所以他决定,看是否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让他进入到浮生塔之内挑战傀儡,暂时看,这个黑暗的世界没有完全安全的地方。

这里的威胁比第五重多得多,南山望月都保护不了。

而且他的帝玺要用来战斗,用没法变化成龟盾龙船保护他们。

正当吴煜在想办法寻找可行的地点,甚至决定返回到魂塔第五重,让自己变得更强再说的时候,感觉敏锐的他, 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

其实还有一个存在,感觉也无比的灵敏,那就是夜兮兮抱着的万合猫,那懒懒猫原本懒洋洋的趴着,忽然炸起一身毛,警惕的看着身后,其实每一次危险降临,万合猫的方向都相当灵敏,而且吴煜记得它还有很强的追踪能力。

危险降临,吴煜将七星守护阵中的楽帝子等人推到身后去,银月螳螂和梦幻萤火虫在他们身上,南山望月和夜兮兮则在左右,他让自己的分身也都出来 ,站在七星守护阵之前,而他的本体则是在最前方,独自面对那降临的威胁。

这是吴煜比较稳妥的方法,一旦出现比较难对付的敌人,他的本体可以顶上,吞天之躯带着其他所有人逃走,只要他撑住,让他们躲远了,他最强的本体,随时都能离开。

“老天真是不长眼,你这样卑鄙无耻下流之人,竟然还能留下一条狗命来。”在他们的轮廓在黑暗当中显现出来的之前,吴煜就听到了姻帝女的声音, 当然现在她不用那些娇滴滴的声音了,而是带着尖酸和仇恨,不出意外,熊斩、姜文宇和姜武宙,应该都在她身边。

原来是他们,在这黑暗的世界里竟然能遇到他们,吴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然他也比较轻松,毕竟如果只是他们这群人的话,吴煜一个本体就能虐得他们哭爹喊娘了。

万万没想到,在那姻帝女的旁边,还跟着一个背着手,面带笑容,看起来像是年轻人的黑发人,其身穿黑袍,笑容有些诡异,充满着压迫力,拥有着一种桀骜不驯的邪气,这便是名声完全不比禹帝子差多少的,曾经也是名声震动阎浮世界的第二帝子,萧帝子。

这可是问道境界第八重的存在,竟然和姻帝女他们一道,而且还有点来势汹汹,吴煜看见此人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个巨大的麻烦,也是这上古魂塔真正能给他带来麻烦的人之一了。

他反应很快。

他的吞天之躯,带着南山望月和夜兮兮,还有楽帝子等人,瞬间往后逃走,冲进黑暗当中,而吴煜自己则以那法天象地,再加上仙猿变,化作金光闪耀的黄金仙猿,手持那巨大的帝玺之剑,拦截在他们眼前,直接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大日如来金刚佛体,此刻的他,完全不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