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命不久矣和身不由己/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此之下,他们都已经谈妥了。只见那神龙探出更长的身体来,看起来是要帮助法阵快速恢复。

雒嫔很聪明,她见状,连忙跪下,对那天宫神龙敖阳道:“先祖,你千万要帮助我们,这炎黄古帝,在这阎浮世界霸道残忍,为所欲为,不但压榨外族,只庇护他的后裔,如今更是见这世界出了个天才人物,便要夺舍其身体,此人是我好友,我便以九玄天龙禁仙阵庇护之,他才以我神龙一族,威胁我好友,请先辈救我好友,切莫让这炎黄古帝得逞,祸害苍生!”

雒嫔这样说,炼神妖龙本来是要反驳的,因为他们觉得吴煜死有余辜,但是雒嫔说话之后,回头看了一眼他们,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落魄的样子,还是让炼神妖龙他们心疼了,所以在喉咙里的话,没有说出口。

雒嫔好不容易抓住了希望,自然是想拼尽全力,让那敖阳救一下吴煜。这是唯一的希望,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啊。

吴煜本也想说,可是古帝这时候,连话都不让他说了。

当然,其实雒嫔自己说就足够了,那天宫神龙,似乎还是稍微听她的话的,毕竟她是罕见的太古仙灵龙。

“夺舍?”敖阳以怀疑的目光,看向炎黄古帝,道:“阁下应该知道,天宫对这‘禁仙法’,可是有严厉的惩戒的。”

炎黄古帝到这时候,仍然一点惧怕都没有,反而笑道:“那敖阳兄弟也应该知道,天宫可没有限制说,不能在凡间使用。”

敖阳没有多说,但他看了看雒嫔现在的态度,便知道吴煜对雒嫔多么重要了,他其实挺看重这太古仙灵龙的,看到她如此楚楚动人,倒也想出一份力气,道:“那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

说起面子上的问题,如果炎黄古帝不答应的话,那就是不给面子,那就严重了。他也许说什么,都得管一管的。

炎黄古帝沉默片刻,他忽然笑了,道:“不是我要不要给你面子的问题,而是你没意识到,他们两人之间,可不是什么好友,而是发誓要生死相随的爱人啊,我可知道,你们对这种稀有的顶级血脉,有多么的看重,都希望他们能有纯正的后裔,而这家伙只是个普通的修道者,根本就配不上她,你真的确定,要让我放了他?那玷污的,可就是你们神龙一族的血脉了。“

“什么!”听到这话,那天宫神龙勃然大怒,这一瞬间,吴煜和雒嫔的脸色,都有点懵了。

他们曾经以为,到了天宫,他们就自由了。

可是这时候,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敖阳勃然大怒,对着雒嫔咆哮道:“怪不得你如此急切,原来是有此歪念,我可警告你,我神龙一族,如今就算天宫,也缺少顶级血脉,我等顶级血脉,却不容许外族污染!你生在凡间,对此不清楚,我可以原谅你,但是我现在和你说清楚了,从此以后,绝不能再犯!只有我神龙一族顶级血脉,才能配得上你!”

“你既然拥有顶级血脉,那便是我龙族先祖对你的馈赠,是你的运气,但这可不是说明,你的身体便完全属于你自己!血脉越高,责任越大,我神龙一族,必须要复兴,而复兴的关键,便是顶级血脉,你绝不可自私自利,和外人私通,否则后果惨重!我今日说的话,你要记得清清楚楚,也罢,反正你在凡间,我管不了你,等你到了天宫,我再让你认识这些利害。”

他说话之后,眼睛里射出一道光芒,那红色光芒撞在雒嫔的肩膀上,形成一个印记,那先祖敖阳道:“此印记,让你在成仙之前,不得离开这九玄天龙禁仙阵半步,走出一步,便会心如刀割,天火焚身!若你能通过仙道大劫,自然有先辈接引你上天宫。以你血脉,到了神龙一族,会被着重培养,定有远大前程,有朝一日,你站在天宫仙域之巅峰,便会知道我今日完全是对你好,也会忘记在这凡间,这个微不足道的修道者。”

那敖阳,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说完之后,他开始修复那九玄天龙禁仙阵,速度无比之快,估计三十息之内,他就能将这法阵修建完毕。

听完之后,古帝轻松笑了,对着吴煜摇摇头,道:“年轻人,就是太容易天真了。你们,可真是天真。天宫那是什么地方?所有神仙都被困在天条里,更何况是苦大仇深的神龙仙兽,你不是太古仙灵龙,等她上了天宫,你想见她一面,那都难。当然,你也没有机会了。”

他在侮辱吴煜。

可是,这些话不算有什么威力,真正给吴煜造成威力的,是那敖阳的话,他如此急切,如此郑重,和雒嫔说了这么多,那些话比七尊老的话,可要严重多了。

每一个字,都是刀子,刺在他们的心上。

到最后,雒嫔低下头,不敢抬头,也不敢看吴煜。

“记住,渡过仙道大劫,你的人生,才算刚刚开始。至于这人,便让他消失吧。”

后面那句话,是对炎黄古帝说的,一开始,他还想让炎黄古帝给个面子,放了吴煜,现在,他比炎黄古帝,还要着急想要斩杀吴煜。

转眼之间,那浩大的九玄天龙禁仙阵,恢复如初,雒嫔他们被保护在里面,吴煜的两个身体则在外面。

吴煜可以看到,她失魂落魄,软软的坐在地上。

也许她上次,也没有承受过如此沉重的打击,这次不是肉身上的打击,而是精神上的折磨。

当吴煜看到她眼里的泪花和仓皇的眼神,他心如刀绞。

此刻,能说什么?

他命不久矣。

她身不由己。

他们之间的阻拦,可不是这九玄天龙禁仙阵啊,那是天与地,是无穷无尽,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啊。

他们之间,隔着几个世界呢?甚至是要隔着生与死,人鬼殊途呢。

曾经互相依偎,曾经山盟海誓,曾经怀着在天宫重聚的梦想,可是,那都是黄粱一梦,都是昙花一现啊!

吴煜现在只能用眼睛看,而雒嫔原先是很灵动的,很镇定的,甚至好像没什么能让她慌张,她永远都是一副淡然温柔的样子,可是现在,她木然的坐在地上,也许天宫相聚是她的目标,可是现在,那敖阳直接把她这梦想都给打碎了!

彻底粉碎,碎片散落一地,刺得浑身鲜血淋漓。

也许古帝这时候给吴煜说话的权力了,可是他张开嘴,都是干的,一片空白,看到自己的挚爱,就是这样失魂落魄,遭受世间最残忍的痛苦,他能做什么呢?

他也没命了啊!

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这就像是命运,在那么早的时候,古帝就盯上他了,就设计好了这一切,甚至恐怕连敖阳的出现,他都设计好了吧!

这本就不是一个量级之间的争端,吴煜要是能赢,才是奇迹了。

就像是那一天,昊天上仙让他吃断魂散,他能怎样?难道将断魂散吐了吗?可就是吐了,昊天上仙也能轻松让他重新吞进去。

没有希望,全是绝境!

光是愤怒,光是仇恨,能有什么用处?

吴煜觉得对不起她,这样心里会更加惨痛,他一辈子都没有流出今天这么多的眼泪,而这眼泪不是因为害怕,都是因为心疼她。

她身上的负担实在太重了,可是,她又是不能放弃自己的人,如果她愿意放弃,她不再关心吴煜,那么她其实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她前程远大,她注定辉煌。

而吴煜,也许也会震惊天宫仙域,这个名字会无比的响亮,可是,那却并不是真正的吴煜。

是他,炎黄古帝。

世间最大的残忍,在这时候淋漓尽致。

修行既是掠夺,强大方能侠义。

而弱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现在,心里一切的惨痛和愤怒,就是代价。

对炎黄古帝,说再多狠话都没用,他就是养家畜的人,再有本事,都躲不过他的宰杀。

养猪的人,不会因为猪大叫几声,而停止斩杀。

古帝面对吴煜,脸上保持着微笑,仿佛是在说:好头疼,我只是轻轻松松,就赢得了你的一切。

这时候,那天宫神龙敖阳,将那四海龙宫的法阵修复好之后,再看了一眼雒嫔,道:“真是个好苗子,希望你别给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你的征途不在这里,在那伟岸的天宫仙域。记住我说的一切,错一个字,都会让你付出比今天还要惨重的代价。”

雒嫔低垂着头,香肩微微颤抖,没有回应,那雪白的长发散落四周,如此无神,让人心疼。

敖阳要走了。

“龙主,快恭送先祖!”赤血角魔龙在后面提醒。

“龙主!”其他神龙都在提醒。

可是,当敖阳冷笑一声,消失在天际的时候,雒嫔都没有抬头,更没有说一个字。

吴煜也一样。

而现在,敖阳走了,法阵也恢复了,吴煜和雒嫔被隔开了,好像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