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枉死镜面/吞天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妘棂将这白垩鬼君看做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就算现在不撕破脸,接下来真正竞争,撕破脸也很正常。

正好遇到这白垩鬼君身边没什么帮手,而她这边则有吴煜这样的大杀器。

若是能重创对手,那当然是大好事!

再加上对方嘴上不干净,正好有了动手的理由!

对付白垩鬼君,其实对吴煜来说,也是对付竞争对手,以对方的身份势力,确实让吴煜忌惮。

而且,他又不是真正的白眸,根本没后顾之忧。

白垩鬼君其实见识过,吴煜迅猛将紫眸打败,在他看来,吴煜的实力‘接近’于他。

但是,他不觉得吴煜敢对自己动手,故而瞪眼道:“别多管闲事,你敢动我一下,不等星空地狱解除封禁,我就能诛灭你九族!”

毕竟白眸鬼君身份就在这里, 躲也躲不掉。以他身后‘白无常’的势力,堪比天佑大元帅, 要灭掉一个狱主的族系,并没有多难。

连狱主都不敢在他们面前造次,暗中臣服他们,区区吴煜,他自然是打心底就看不起。

若是秦妘棂真要动手,他也没怕,这么多年来,作为同龄人,他早就想和这天才少女交手了,不过是一对一,在这出手交战,确实刺激!

秦妘棂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她很肯定吴煜不怕死的胆量,故而竟然直接动手,这两人都乃是地狱界主神境最顶级的天才强者,吴煜倒也想见识见识他们的实力,肯定是和魔妤姬他们差不了多少。

“枉死镜面!”

那秦妘棂手中,骤然祭出了一面黄铜镜子,那铜镜看似古朴,平淡无奇,如今在其手中变化,骤然变得巨大,吴煜不经意之间往那镜面上扫了一眼,顿时间便有头昏脑涨,如同魂灵被吞吸掉的感觉。

而且当时脑袋昏沉,仿佛有无数冤魂,在呼喊‘冤枉’,在耳边倾诉他们的不幸,如果只是几人,这种声音对吴煜没有影响,关键是无穷无尽,如同苍蝇振翅,那折磨之声深入骨髓,确实可怕。

“早闻少宫主‘枉死镜面’可怕,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不过,就着本事也想拿下我,那也太小看我了。”白垩鬼君啧啧笑着,他自然不怕秦妘棂,当那枉死镜面出现,他的手中,却也多了一条苍白色的锁链,那锁链如同是白骨衔接而成,看似很短,随时又能变得无穷无尽,眨眼之间,密密麻麻的白色锁链纠缠着他的身体,充斥着眼前所有视野!

白色锁链如同毒蛇,移动游走,不断的变换,时而如同是钢铁堡垒,时而如同无数在吞吐着蛇信的毒蛇,和那白垩鬼君殷虹的双眼一样可怕。

吴煜也有耳闻他的 ‘太虚神器’,不管是枉死镜面还是这‘无妄勾魂锁’,那可都是最顶级的太虚神器了,几乎算是他们那永生帝魔父母的神兵的缩小版。

他们之间的交锋,都有点像是白无常和秦煞谅事宗天宫主的交锋。

秦妘棂跟吴煜使了个眼色,二话不说,便驱使那‘枉死镜面’的天规,那枉死镜面之中,照耀出了一道昏黄色的光线,那光线逸散而开,形成一个很大的范围,将那‘白垩鬼君’笼罩在其中。

枉死天规之神威,就聚集在这光芒之中。

当然那白垩鬼君也不示弱,眼见对方真的攻击,受到挑衅,他自然也有恼怒之意,此时身上的‘无妄勾魂锁’迅速的移动,结成密密麻麻的白骨之网,将其保护其中,尔后还有大量的锁链如同长枪一样,朝着秦妘棂穿透而来。

“白眸!”

这正是秦妘棂需要吴煜帮手的时候。

吴煜早就准备好了,他骤然出现在那白垩鬼君侧面的位置, 手中便是那天荒血旗,虽然天荒血旗的威力远不如他们两人的宝贝,但吴煜的实力不比他们差,此时身上有着雄浑的肉身之力,汇聚全身,他如同一道血色光线,从侧面进攻那白垩鬼君,手中天荒血旗横扫,顿时之间, 滔天的血浪朝着对面汹涌而去,眨眼之间,就扑到了白垩鬼君的眼前!

一边是吴煜的血荒天规, 一边是秦妘棂的‘枉死天规’,一边是血浪,一边是光芒,全部都是穿透性的,白垩鬼君的太虚神器不可能挡住全部,这就导致白垩鬼君两面受敌, 一下子面临巨大的压力!

尤其是秦妘棂那边,那枉死镜面的威力,让他心情烦躁,他现在承受的感觉,比吴煜看一眼枉死镜面要难受很多!

“你找死!”让白垩鬼君愤怒的是,吴煜真的对其动手,而且毫不犹豫。这如同是猛虎被兔子挑衅,确实更加火冒三丈。

他需要将无妄勾魂锁分散开来,抵抗两人,那‘勾魂天规’也相当厉害,如今有大量的锁链穿刺而来,勾魂夺魄,同样让吴煜仙神不稳,时刻产生幻觉,相当难受,不过这毕竟不是这对手完全的的战斗力,吴煜只是承受一部分,他还能抵抗住,且同时挥舞大旗,将穿刺而来的无妄勾魂锁一一震荡开去!

“震!”另外一边,秦妘棂看到了机会和白垩鬼君的窘迫,顿时加强威力,那枉死镜面照射出更加浓重的强光,那光芒其中,无数的鬼影漂浮,能看到不少长着人脸的蜘蛛,从镜面当中爬出来,顺着那些光芒朝着白垩鬼君爬去。

吴煜同时加强进攻,他纯粹靠肉身威力,冲击向前,将‘天荒血旗’当长矛使, 直接杀上前去,直逼那白垩鬼君。

砰砰砰!

凡是靠近的无妄勾魂锁,全让吴煜震开,他的凶猛表现,让白垩鬼君头皮发麻!

眼看着两人的攻击不断压制而来,白垩鬼君气得冒火。

“没想到这白眸鬼君,实力还真可以,他是有什么造化?”

一个看不起的人物,竟然能给自己造成如此威胁,白垩鬼君汹涌杀心几乎要撑爆!

“白眸鬼君! 你全家死定了!”白垩鬼君脸色扭曲,惨白色的脸看出来极其可怕,那舌头在说话时候飞出,足足有一尺这么长,鲜红鲜红的。

“你杀了他们呗,随你便啊!”吴煜大笑一声,攻击更加凶猛,他已经完全使用了法天象地的力量,若不是怕泄露身份,将火眼金睛都施展出来,定能给对方造成更强的冲击!

白垩鬼君更加扭曲,他想起来了,好像吴煜和转轮鬼王关系不好。

“你绝对逃不过,落到我手中,让你百万年,生不如死!”

就算白垩鬼君如此威胁,吴煜还是面不改色,骤然靠近白垩鬼君的时候,一记驱神术,冲击在白垩鬼君的鬼魄上,直接让其痛呼一声。

“你!”在被吴煜驱神术冲击之后,眩晕的瞬间,再让秦妘棂的‘枉死镜面’照射到,一时间全身腐烂,昏黄色的雾气如同虫子般在其身体上乱窜,往死天规之力,正在摧毁其身体。

“饶不了你们!”

白垩鬼君咆哮一声,竟然转身逃窜,他逃窜起来本事倒是不小,分出众多分身,一时间没能分辨出来之后,转眼瞬间,就不知道逃遁到哪里去了。

但是这白垩鬼君创伤逃离,那是可以肯定的。

吴煜正要追逐,其实他的火眼金睛,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本体,追上去的话,两人真正展开全力,有一定的可能灭掉对方,当然,至少能重创对手。

倒是秦妘棂拦住了他,道:“差不多了,给这嚣张的家伙一个教训就行,不需要杀了他。”

他们父辈都是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给个教训就行了,真杀了那才麻烦。她当然不敢这样做,不过这一次教训对方,已经让她喜笑颜开,心里暗爽呢,她拍打着吴煜肩膀,道:“你表现不错,对你还挺满意,再接再厉,少不了你的赏赐。”

此时这美人近在咫尺,鬼神之美,同样惊心动魄,美到让人窒息,可惜吴煜心有所属,自然稳定心神,问:“可惜这白垩鬼君不会饶我了,少宫主以后可能护着我?我可拼了性命,为少宫主卖命了。”

秦妘棂微笑道:“你便放心吧,好好表现,绝对不会亏待你。倒是你父亲妹妹,我可保护不了,除非星空狱主能为我效力。”

“不用,我才懒得管他们。”吴煜翻翻白眼。

在秦妘棂看来,这样绝情的他,就显得很有魄力了。当然,这种绝情是建立在对方对他绝情的基础上。这次出手,他得到了这秦妘棂的信任。

秦妘棂自认为,拥有他更多把柄,就会对他越是放松,她哪里知道,吴煜根本不在乎什么黑白无常和无常军。

他们顺着白垩鬼君刚才离开的方向,前进而去。九彩珠子,还是没有消息。

他们不知道的是,含恨离开的白垩鬼君,四处发脾气,手持那‘无妄勾魂锁’到处攻击,这时候他忽然觉得周围的银刃陡然增加,达到了很难承受的程度,他大吃了一惊,然后隐约看到了前面有一道巨大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