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死而复返/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夜,我和爷爷聊了很多,从蒋介石炸黄河一直讲到他的师傅李平仙,再之后的事情,他就无论如何不肯告诉我了。

他不告诉我,我也没有追问,只是让他换好衣服,回屋睡,这次爷爷没有抗拒,而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洗过澡,又换了衣服,爷爷总算精神了起来,吃完饭后,爷爷没有继续找我聊天,而是找我爸,两个人在门口站着,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但我也没有过去打搅,随他爷俩交流感情去了。

那一夜我睡得很香,一直被一阵哭喊给吵醒,我揉着眼睛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才发现一件让我震惊无比的事,爷爷死了!

爷爷是夜里死的,穿着一身新衣,躺在床上嘴角还带着笑,只不过他的怀中,还紧紧搂着一个相框,里面有个温婉的女人,那是我奶奶。

无论再悲伤,人死了终究要入土为安,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爸居然一上午出去,做了七根桃花钉,要钉住我爷爷的七窍。

我和我妈自然是不同意的,连前来帮忙的村民都以为是我爸疯了。

面对阻拦的人群,即便是我爸最后也不得不妥协,虽然钉子没扎上去,不过相应的是,我爸没去买棺材,而是选择用凉席一卷,就这么荒唐的下了葬。

因为这事,我没少跟我爸吵架,但是生来随和的我爸这次却尤为倔强,到最后,我也只能躲在房间生闷气了。

晚上,我连饭都没吃,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当我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已经下葬的爷爷,居然穿着一身寿衣,直挺挺的躺在我的身边!

我头皮一炸,顿时大叫了起来,我妈我爸听到我的叫喊声连忙走了进来,看见我爷爷的尸体,他们也愣在门口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上午,我爸对着爷爷的尸体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到最后他说,不要把这件事宣传出去,把桃花钉打上,然后夜里偷偷埋回去。

我知道我爸怕影响,毕竟已经入葬的尸体居然夜里回到了儿女家,这在当时可是要被人嚼舌根的,因为不肯买棺材,爸爸已经落下一个不孝子孙的名头。

偷偷埋回去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桃花钉绝对不能打,我爸没拗过我,最后也只能点头同意。

夜里,我和我爸偷偷的抬着我爷爷的尸体跑了出去,平时村里一旦有人路过,那全村的狗肯定会叫嚷起来,但是这次,村里却诡异的十分安静。

强压下心头的不安,我把尸体抬到了一个寸草不生的小土丘,这就是爷爷生前为自己选的墓地。

看着被扒开的坟头,我心里涌出一股恐惧,因为按照上面的痕迹来看,爷爷真是从里面自己爬出来的!

我把爷爷的尸体放在地上,然后和我爸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并让爷爷如果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夜里托梦给我。

挖土的时候,可以看出土壤异常湿润,而且透出一股浓浓的腥臭,却不是那种土腥味,反而有点像是…………尸臭?

强忍住心中的不安,把土回填之后,又垒了一个坟包,然后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了家。

出奇的时,刚刚还一副禁若寒蝉的狗,这时却仿佛有了倚仗,叫的一个比一个凶,不过我没在意那么多,回到家洗了个澡,然后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是被我爸晃醒的,当我睁开朦胧的双眼时,看到的却是我爸那惊恐的目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我发现,我的身旁,浑身是土的爷爷,正侧着身,一双没有生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爷爷居然又回来了!我长大嘴巴,想要喊叫却没了力气,心口犹如被人揪住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了,好不容易,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速效救心丸,颤抖着送入口中,这才缓过来神。

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恐怕爷爷真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才会不肯安息。

我爸转身向外冲去,从外面拿出早已买好的桃木钉,拎着一个锤子就冲了进来,不过被我给拦了下来,这次我爸红着眼说不会再依我,但我怒吼着说,那是我爷爷。

我爸浑身一颤,半饷才把锤子给扔到了地上,我问我爸要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就忍不住咳嗽起来,其实我会抽烟,只不过每况愈下的身体,让我再也负担不起这种灼肺的感觉。

我爸红着眼眶看着我,然后对着床上的爷爷扑通一跪,狠狠地磕了三个头说道:“爹,您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为难三儿,他心脏不好,禁不住您老吓!”

说罢,鲜血顺着额头流淌了下来,滴在地上溅起了朵朵血花,看着这,我连忙从外面拿出一卷纸,给他包扎起来,然后说出了我的想法,那就是把爷爷风光大葬。

当时我的想法是,可能是因为爷爷在下面太过憋屈,所以才会用这种方法来提醒后人。

我爸沉默着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我的想法,随后便请来了乡民,听到这两晚的经历后,乡亲们并没有推辞,嚼舌根归嚼舌根,但是一旦涉及到人命问题,这群与世无争的老百姓就会恢复淳朴的本性。

先是在镇上订了口扬木大棺材,后又搭灵堂,买纸人,摆宴席,一圈忙活下来,已经到了下午。

下午,村里找来了十几个和我一样的年轻人来抬棺,为了表达感激,我爸就每人发了两百外加一条烟,到了抬棺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我爸还买了一条婴儿手臂粗的铁链,锁在棺材外面,我看着心里虽然不大舒服,但也不好阻拦。

随着长者的一声喊,抬棺的众人纷纷发出一声呐喊,但是奇怪的是,这口刷着红漆的扬木棺,居然纹丝不动!

要知道即便这口棺材不轻,可在场的小伙子,都是正有把牛力气的时候,可是即便如此,都没能把这棺材抬起丝毫!

长者看出不对劲,连忙让围观的众人前去帮忙,但是这次更绝,村里绑牛用的绳子,居然啪的一声,断了!

天边传来一阵凉风,吹得在场呆泄的众人都是一个哆嗦,清醒下来,已经有不少人面带犹豫,想要打退堂鼓了。

这时天色已经泛黄,如果再拖延下去就天黑了,到时候,没人能保证不会发生些什么。

正想为棺材领路的我一咬牙,冲到棺材前说再抬一次,然后跪倒在地上,对着棺材说爷爷安息吧,别折腾了。

换上绳子,我深吸一口气,心里不由紧张万分,随着长者的一声喊,我猛地一使力,感到肩上传来万钧之力。

但是这一次,虽然很重,但是棺材还是被抬了起来,在场的众人不由的都松了一口气。

随后众人把棺材抬到墓地,挖出一个墓坑后把棺材放了进去,随后回填,又烧了几具纸人和一些铜钱,众人这才往回走。

到家谢过乡亲们,看着已经黑下去的天色,我心里只能祈求着,这次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晚上,我爸抱着被子,面对我的疑惑笑道:“今晚一起睡,不然我不放心。”

我心头一暖,然后点了点头,一晚上,我都没敢闭眼,到后半夜时,身边一直躺着不动的我爸,突然说道:“睡吧,有我看着呢。”

我鼻子一酸,然后说了一声好,可能因为我爸在身边,心里感觉特别安心,所以这次没什么负担,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第一时间我看了眼四周,发现爷爷并没有回来,我心头不由一松,然后看着身边还在呼呼大睡的我爸,帮他把被子盖好之后,起身想要出去洗漱。

但是我把门刚一推开,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穿着崭新的寿衣,面色铁青,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门口。

爷爷,又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