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终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我出奇的没有惊恐,把我爸晃起来后,冲他指了指门口。

我爸仿佛早就预料到了,刚坐起来的身子又倒了下去,口中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我浑身一颤,连忙问他是什么意思。

我爸点了根烟,吸了半根才缓缓道:“之所以要用桃木钉你爷爷,其实都是他老人家的意思,但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做你肯定不愿意,你这孩子心善,况且,他也是我爹呀,原本心里还有一丝侥幸,但是如今看着,他让我们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心头剧震,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爷爷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将疑惑说出后,爸爸说,这是因为爷爷跟着那个李平仙后,这六十年来做的都是些挖坟掘墓的勾当,所以死后会遭报应,这才用桃木钉住七窍,以防尸变。

坦白的说,我是不信的,因为之前我都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何况爷爷说,那个李平仙是个高人,还救了村民的性命,不太像是一个盗墓贼,但是联想到爷爷死后,这两天的状况,我也不得不信了。

饶是如此,我也不想用桃木钉我爷爷,因为那桃木钉每一根犹如锥子一样,全打下去肯定没个人形了。

看出我挣扎的神色,我爸和我商量道:“这样吧,我去请镇上的老神仙,如果他也没办法,我们就只能按你爷爷说的做了。”

我爸嘴里的老神仙,是一个怪人,他在镇上城隍庙外面以乞讨为生,本来众人对这个乞讨了几十年的老乞丐都没太过注意,只不过后来貌不惊人的张乞丐突然解决了几件邪事,立马就被人们尊称为老神仙。

想了半天,虽然对这个所谓的老神仙有些不信任,但我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当下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毕竟如果再拖几天,爷爷的尸体如果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情,那我就追悔莫及了。

想到这,我把爷爷的尸体搬到床上,没有惊动我妈,就和我爸一起骑车跑到了镇上。

到地方后,已经是中午了,那天赶集,街上人来人往显得很拥挤,在香火鼎盛的城隍庙门口,我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老神仙……

他坐靠在墙边,眯着眼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面前摆着一个碗,单论一个乞丐而言,他的行头是够了,只是不太敬业。

只是看我爸还有路人的神情,显然是对这个老头无比尊敬。

我爸走上前,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张老,但是这老乞丐仿佛是没听到一样,连眼皮都没动一下,我爸却一点都没感到尴尬,蹲在他的身边自顾自的说起我家这两天的遭遇。

听到最后,这老头才睁开浑浊的双眼,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说道:“你爹让你钉,你就钉呗,钉上去不就没事了。”

听到这,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回呛道:“那老人家,你死之后如果你的家人用桃木钉你,你舒服吗?”

我爸面色一怒正要训斥我,但这老乞丐笑呵呵的摆了下手,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没有后人,所以没人钉我,嘿嘿。”

听他这么说,我顿时哑然了。

随后不管我爸怎么哀求,他都无动于衷,就在我爸实在没办法,想要带着我走的时候,老乞丐突然叫住了我。

等我回头时,发现他的眼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腰间,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发现是爷爷送给我的印章,爷爷死后我一直把它挂在身上。

“能把它给我看看嘛?”老乞丐喃喃道。

我一愣,随后把印章摘下递给了他,老乞丐接下后,用粗糙的双手不住的抚摸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印章,半饷才感慨道:“天官印,发丘命不该绝呀!”

随后老乞丐抬起头对我说:“小伙子,你把这个给我,我就跟你走一趟,如何?”

闻言我犹豫了下,随后咬牙答应了下来,毕竟印章再贵重也是死物,在我心中还远远不及爷爷重要。

见我点头,老乞丐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平复下来后,他说了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虽然不知道你是坐拥金山而不知,还是孝顺的可以割舍此物,但老头也不能乘人之危,走吧,我陪你们走一趟。”

说罢,就把印章扔给了我,这时我也只能迷迷糊糊的跟着他走了,而且听他的语气,这青铜印章仿佛是一个了不得的物件,只是这卖相,着实不起眼呀。

随后我们一行人回到了家,刚进门口,就看看我妈站在门口不住的抹着眼泪,看见我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安抚好我妈,我便进了房里,一进去,我就看到那个老乞丐盯着我爷爷的尸体,面色非常凝重。

他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桃木钉,随后又让我们带着他去了墓地,一路上,还不住的用着怪异的目光打量我。

到了那个寸土不生的小土坡,坟地已经围了一圈的人,见到我们来了,才赶忙跑过来说出事了。

挤开人群,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扒开的坟包,里面还有一具七零八碎的棺材,捆绑棺材用的铁链,都被生生扯断。

看着那条婴儿手臂粗的铁链,已经扭曲变形,在场的人无不感到背后一阵发凉。

老乞丐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先是捻了一撮地上的泥土,放到鼻子边闻了闻,然后站在土坡上向四方望去,良久才落寞的自语道:“老哥,你对自己也真够狠的呀。”

我爸连忙问他是什么意思,老乞丐没有理睬他,反而是走到我的面前说道:“鬼翻棺,墓压墓,七根柳木锁尸骨,身熬筋练成大妖,黄泉路上挡鬼卒,阎王发怒携笔谱,孤身一人下浮屠”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伙子,按照你爷爷说的去做,不要浪费了他的一片苦心。”

然后就转身欲走,我见状连忙拉住他,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老乞丐回头看了眼我,然后叹息道:“如果尸体还没入葬,那还有希望挽回,但是如今已经晚了,回到家后,你们把七根柳木分别钉入四肢,心口,和太阳太阴穴,并裸身下葬,如此,才能保你这一脉的香火不断。”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我有个好爷爷。

老乞丐走后,我爸带着我回了家,然后一个人拎着锤子进了里屋,这次我没有阻拦,只不过鼻子越来越酸,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时候我突然想起,我还没对那个老人说上一句爷爷,想到这,泪水就愈发抑制不住,这件事,也成为了我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个遗憾。

等我爸出来后,我默默的跟着他走了进去,屋里爷爷的尸体上,覆盖着一块白布,这时我的心才好受一点。

接着,我和我爸抬着爷爷的尸体,向着那个小土坡走去,下葬后,我爸站在土坡上,突然冲着远处如血的夕阳唱了起来。

歌声豪放但带着苍凉,我看着他如刀削般的侧脸,突然意识到,这个永远如磐石般沉稳的汉子,在不久前,也失去了他的父亲,我的爷爷。

第二天,爷爷果然没有再回来,只是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居然有些患得患失。

但生活总要继续,留给人们感伤的时间不多,之后的日子里,我陪着我妈买年货,走亲戚,总算把这个家庭上空的阴云给驱散了不少。

只是喜庆之中,又多了点忧虑,因为隔壁小林村,这段时间经常丢东西,先是没了一些鸡鸭,众人一开始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地里的黄鼠狼叼走的,但是后来事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丢失牛羊,特别是昨天,凶手居然夜里从炕上偷走了一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