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女警察孙蓝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里个匹,那个不要命的愣头青,这下真的要遭殃了!”村长看到这一幕,差点恼的背过气去。

看着那个墓口,我感觉有些奇怪,走上前去一看,才发现不对劲,这青石板的碎片全散落在外面,墓道里反而很干净,也就是说,是有人从里面,把石板生生砸了开来。

但是,这墓道尘封了几十年,里面不可能有活人,难道说,是僵尸?再回想起爷爷当初棺材上,可是绑有一根根铁索,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困住爷爷,这里面,恐怕真跑出来什么东西!

想到这,我连忙把自己的猜想告诉给了村长,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而村长也很快镇定下来,开始组织夜晚巡逻的青壮。

“村长”人群里突然有个人喊道:“能不能去请镇上的老神仙,他肯定有办法解决!”

村长闻言摇了摇头,说那个老神仙只有赶集那天才会出现在镇上,平时找不到人。

那个人有些不甘心,继续说道:“能不能报警找警察呀?”

不等村长说话,我都忍不住笑了,报警?跟警察说村里有僵尸吗?

那个人被村长训了一顿后,缩着头没敢再吱声。

晚上,村里组织了三支青壮,打算彻夜巡逻,有什么异常也好应对,而隔壁几个村得到消息后,也纷纷采取了行动,站在村口向四周看去,有许多人拿着手电筒在来来回回的走动,让原本宁静的夜晚不由变得紧张起来。

而我也没例外,吃完饭在我妈千叮咛万嘱咐之下拿着手电筒跟着村里的几个汉子组成小队在村西头巡逻,因为村庄不大,每个人彼此都能照顾到,所以我也没有太过紧张。

但是巡查到后半夜,困意涌来,和我同行的人一个个打着哈欠,精神都松弛了下来,我也憋着一泡屎,跟一伙人打了招呼后,就连忙找了一个厕所,等我解决好出来后,我发现在村西头巡逻的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看着漆黑的四周,我感觉一股不安涌上心头,四周一片死寂,让人感觉格外的压抑。

就在我想要放声喊人的时候,从前面的房子里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怪异无比,穿着古代的大红嫁衣,脸上虽然清秀但是肤色很苍白,嘴唇的那一抹猩红更是显得扎眼无比。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女人的面容,我心头有些炽热,不是说她有多漂亮,而是她的脸,仿佛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看着缓缓向我走来的女人,我感觉腹中的火越烧越旺,头脑仿佛要炸开一样,心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就在我即将失去理智的时候,心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顿时所有的欲望都烟消云散,捂着心中,我终于冷静了下来。

回过神来,我猛然想起,在爷爷的故事里,那个将军墓的棺材里,躺着的不就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女人吗!

看着她悄无声息的向我走来,我感觉后背已经浸湿了一片,就在这时,从远处窜出来一个黑影,冲着那个女人狂吠不已,我仔细一看,正是我家里的那条大黄狗!

听到狗叫,在其他区域巡逻的人纷纷赶了过来,看到周围乱窜的灯光,这女人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

“初三,怎么了?跟你一起的二柱他们呢?”

看着来人我惊魂未定的摇了摇头,把我上厕所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显然,这个消息给众人带来了不小的恐慌,不过最后还是村长决定,因为已经太晚了,贸然分散开来去找失踪的人显然不安全,所以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抱团等待天亮。

大部分人都表示同意,但是一些和失踪者沾亲带故的人表示反对,最后村长无奈决定,派出一部分人出去搜寻。

我当然没有去,因为我感觉这种时候出去无疑于送死,要知道和我一起负责村西头巡逻的人可有七八个,但是上个厕所的功夫,这些人居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显然已经是凶多吉少,但是要我劝阻他们也不可能,毕竟如果我的亲人失踪了,我肯定也要去寻找的。

没有等太久,村口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阵惨叫,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渗人。

听到声音我们都跑了回去,发现出去的十几个人中,只回来了五个人,这五个人还浑身是血,口中含糊不清的喊着什么,一个个精神都趋于崩溃。

问了大半天,也没从他们嘴里问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显然也没人敢再跑出去找人了。

这晚的村子一片愁云,许多失踪青壮的家人都痛不欲生的要出村找人,幸好被我们给拦了下来,不过饶是如此,我们这个不算大的小村子也是损失惨重。

第二天一早,村长便派了两个年轻人到镇上去找那个老神仙,还让我们剩下的人出村找昨晚失踪的青壮。

虽然天已经亮了,但是众人心里还是慌慌的,还好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也没找到昨夜失踪的人。

到了最后,附近的几个村都联合到了一起,也没有找到失踪的人,一夜之间拖着这么多人走的更远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一个地方有这种嫌疑了――将军墓。

但是怀疑归怀疑,也没人敢下去一探究竟,只有老老实实的在家等老神仙过来。

然而老神仙还没到,警察就到了,不过这也难怪,这个消息早已传遍十里八乡,警察要是不来看一下,我还有点奇怪呢。

幸好的是,这时警察还在别的人家里录口供,而那两个去找老乞丐的青壮也把他人给带来了。

人命关天,得到消息的我也连忙赶到了李木匠的家,此时屋里已经挤满了人,老乞丐站在炕前,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李木匠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黄兄弟,小李他还有没有救了?”村长看着老乞丐忧心忡忡的说道。

老乞丐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要是你们再晚一天找我,那他肯定没救了,不过如今尚有一线生机。”

说罢他转身吩咐道:“准备灶王土,公鸡头,还有墨汁。”

灶王土就是灶台上的黑灰,公鸡李木匠家就有,墨汁也是寻常之物,所以没过多久,东西就准备齐全了。

老乞丐先是把墨汁倒在灶王土上,然后搅稀泥一般搅拌,最后把那一团黑泥裹在公鸡头上硬生生塞进了李木匠的喉咙里。

众人看着直翻白眼的李木匠是又惊又怕,但是也不敢阻拦,倒是我在一旁看的眉头直跳,真不知道这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

但是随后李木匠猛地一咳,把公鸡头给咳了出来,接着趴在炕头一阵狂吐,吐出来的汁液绿色浓稠,还非常腥臭,里面更是有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子在来回游荡。

吐出这么一摊东西后,李木匠最起码气息强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

“之后用草木灰覆盖在伤口上,连续敷一个月,就差不多能下地了,只不过你那根家伙事,怕是不能用了。”

李木匠听罢也没有太过沮丧,毕竟能保住一命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这时,他才讲述那一夜,到底遭遇了什么。

那晚李木匠浑身燥动,但是看着自家的丑婆娘实在没兴致,于是就打算去村西头刘寡妇那里偷窥别人洗澡,好自我解决一下。

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李木匠就起身出门了,结果走在半路,他突然看到前面的路上有一个女人,漂亮的跟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这一看仿佛丟了魂,李木匠没能把控住自己,便向她走去,一番云雨之后,李木匠春风得意的回了家,结果没过多久就感觉下身瘙痒,一挠发现竟然连血带肉扯掉了一块皮,这才有了之后的事。

就在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相信的时候,老乞丐冷笑一声道:“那是阴尸,被人迷了魂,自己一个人打飞机还一番云雨,真是笑话,这阴尸得了阳气,想必恢复了一些法力,这下就更难对付她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男性警察走了进来,我不想和警察打交道,就一个人偷偷回了家。

更有意思的是,老神仙看见警察来了,表示就不掺搅了,反而是跑到我家找我来了。

我看着这个邋遢无比的所谓老神仙,有些忧心忡忡的问他,如果他不管将军墓这事,估计那几个警察肯定不信邪,万一跑到将军墓里没影了,这事最后肯定要闹大。

谁知道这个老乞丐嘿嘿一笑,不在意的说道:“我说小子,你还真把我当老神仙了?我跟你说,这将军墓不简单,当年那个李平仙不是寻常人,最起码如今我要摆平它,也很难,既然如今警察来了,我也就不当好人了,等这几个警察死了,估计就要来武警了,到时候那阴尸再神通广大,也一定灰飞烟灭。”

听他这话我心头一凉,不由有些恼怒的说,救人一命胜遭七级浮屠,你也太铁石心肠了吧,那可是好几条人命呀!

老乞丐冷笑一声道:“那是佛教的说法,跟我没关系,而且如今你要我怎么办,失踪了这么多人,不出意外肯定在将军墓躺着呢,这事已经闹大了,不是我可以收的了场的,再说了,你跟警察怎么说,将军墓里有僵尸?昨天跳出来杀了几个人又叼回去了?换你是警察,你信吗?”

我张了张嘴,有些哑口无言,但是再怎么说那也是几条人命,要我袖手旁观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我干脆不再鸟这个老乞丐,走出门想要找到那几个警察,把事情的原委给讲出来。

谁知道还没走出门呢,从门外就走进来俩警察,一男一女,那男的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那女的真心让我眼前一亮,利落的短发加上姣美的五官,给人一种英气十足的感觉。

“你是张初三?”女警皱眉问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叫孙蓝衣,需要你协助我们,把昨晚发生的一切说出来。”

我点了点头,接着把她俩给请了进去,这孙蓝衣看到还在喝茶的老乞丐不由眉头一皱,问道:“他怎么在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