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刁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乞丐挖着鼻屎没理她,我连忙解释说,这是我的一位远方亲戚。

老乞丐听言还十分配合我,笑呵呵的说道:“对,这是我侄子。”

我眉头一跳忍住没说什么,倒是孙蓝衣一脸嫌弃的说:“你可得好好管管你这位亲戚,到处坑蒙拐骗就不说什么了,还散布迷信思想。”

我苦笑一声,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乞丐对警察这么不感冒了。

好在她没有太过纠缠这个话题,坐下后就对我进行正常的询问,询问结束后,她俩收拾东西要走,我想了想,还是劝她们不要去将军墓,不然会有危险的。

谁知道这个孙蓝衣顿时就毛了,她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张初三,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还如此封建迷信呀?是不是受那个乞丐的迷惑,我跟你说,以后你还是跟他断绝来往比较好,不然,他早晚会毁掉你一辈子的!”

被她一骂我反而一头雾水了,只不过说了一句话,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见我半天没吭声,孙蓝衣这才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老乞丐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笑意的道:“怎么样,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了吧。”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想了半天,我还是哀求老乞丐帮帮他们,毕竟如果真放纵不管,出了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老乞丐这次没有拒绝,他大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炽热的目光让我有些无法和他直视。

“准备黑狗血,糯米汁,黄泥,剩下的东西我都有,既然你说了,看在哪位老哥的份上我也要帮你一把。”

得到答案,我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又有些疑惑,爷爷究竟做了什么,才让这个放荡不羁的老乞丐都如此敬佩,想了想,我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老乞丐神情肃然的摇了摇头,说现在不是时候,以后我会知道的。

不过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半玩笑半认真的问我:“要不然你拜我为师吧,反正这些东西你以后都用得上。”

用得上?我如今可还没毕业呢,不过这老乞丐我感觉人不坏,一时间想不出理由来拒绝他。

老乞丐看出了我的难处,开口笑道:“没事,等你两年也无妨,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当代天官的师傅,嘿嘿,不知道我老黄有没有这个狗屎运,发丘天官的师傅,想想都威风!”

说完这句话,他就丢下一头雾水的我出门准备东西去了。

发丘天官?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听起来挺威风的。

晃了晃脑袋,我把脑海里这个奇怪的想法给驱散掉,随后就跟着老乞丐准备接下来进将军墓要用的东西了。

黑狗血,糯米汁,黄泥,这三样东西并不难找,东西准备齐全后,从县里过来的警察们也采证完毕了,当年下午就联系法医要来进行一个初步的调查了。

当我和老乞丐赶到将军墓的时候,小山丘外面已经挤满了黑泱泱的一群人,再往里靠近一点的,则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见到这,我顿时急眼了,钻过警戒线还没来得及找人呢,就被那个孙蓝衣给拦了下来。

“没看到警戒线呀,赶紧出去,不要妨碍公务!”

随后不管我如何好说歹说,这女警察就是一副我已被邪教份子洗脑的表情,到最后甚至已经打算叫人了。

不过就在这时,我灵机一动,对着人群喊到:“乡亲们,不能让他们进去!万一里面的东西被他们惹恼了,那我们可就完了!”

话音刚落,人群里的气氛顿时不一样了,看的出来,大家都很紧张,看警察们的神情也愈发不善。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赶紧给我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女警察便气乎乎的从身后掏出手铐。

见情况不妙,我喊的更卖力了:“大家快看呀,警察打人了!”

一说完,机智的老乞丐就嗷嗷叫的拿着一块砖头冲了过来,而得到一个完美借口的村民们,也纷纷围了上来。

“警察了不起呀,居然还打人!”

“就是,今天不给个说法,让你们走不出张家庄!”

看到这一幕,这几个警察都傻了,不过还是有一个老警察,很敬业的连忙站出来,喊着误会了误会了。

而孙蓝衣,她的表情就更精彩了,到最后她满脸通红,用颤抖的手指着我说道:“张初三!你,你这个刁民!”

说罢,手铐一扔就泪眼朦胧的跑到车里去了。

我摸着头,内心有些愧疚,没想到这个女警察这么脆弱,一点都没城管大队的精神和气魄。

正羞愧呢,那个老警察走过来递给了我一根烟很是客气的说道:“小兄弟,你这是干嘛呀,我们不过是执行公务,你何必要为难我们呢,再说了,失踪的人和你不都是一个村的吗。”

“叔,那能呀,我这不是急红了眼吗,您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一些事您肯定也懂,我也不唬您,这墓,真的碰不得。”

老警察苦笑一声道:“有老神仙在这里,我还能不信呀,主要是哪位主,市里调来的,我惹不起呀。”

说罢,他指了指车上的孙蓝衣。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看出来,这大小姐还是有点背景的人物。

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会也就借坡下驴的说道:“其实吧,失踪的人都是我们张家庄的,我心里也急呀,这样吧,你们带着我和老神仙,你们考证,我们在旁边掩护你们,真出了什么状况,也能保护你们。”

老警察脸色变得为难起来,不过最后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随后,他就一脸苦恼的去劝车上的孙蓝衣去了。

过了半饷,孙蓝衣红着眼眶走了过来,然后一脸冷漠的对我说道:“进去可以,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勾当,这里面的文物,你们一件也不许拿,再敢闹,我就直接找武警大队过来”

我心里苦笑一声,这时候谁还有心思想什么文物呀,不过我脸上还是万分诚恳的点了点头。

因为条件达成,在警察和人民的双重努力下,准备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因为怕我和老乞丐顺走什么东西,所以我和老乞丐被安排在队伍的最后面,随着前面的人都被黑黝黝的洞口吞噬,我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人群,这里面肯定有失踪者的家属,但愿那些人平安无事吧。

深吸一口气,我弯腰钻进了面前的洞口。

刚进洞口,借着手电的灯光我便看到面前有一条坑洼不平的墓道,地上的青砖已经凸了起来,而且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霉臭味。

“这地方不太结实,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要塌了。”

听到老乞丐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向上看去,果然,墓顶已经有些扭曲,看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塌下来。

“阴尸昼伏夜出,这会想必还在棺材里窝着呢,要不咱们把这墓炸塌,这样一来这阴尸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出不来了。”

我摇了摇头,先不说警察同不同意,就说那些失踪者的家属也肯定不会让我们把墓炸塌,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见我不同意,老乞丐轻笑一声也没在坚持。

感慨了会,我连忙追上前面的孙蓝衣,指着墓顶对她说不要开枪,不然墓道很有可能会塌。

这孙蓝衣回过头一脸厌恶的看着我,没好气的说道:“开枪?打谁?打你吗?”

我揉了揉鼻子,心里哀叹不已,合着这妞还真以为这次进来就只是单纯的考古取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