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口味重/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边的老警察走过来对我低声说道:“放心,这次过来局里没配子弹,只不过万一真有什么事,你和老神仙可得多担待点。”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只不过心里还有点担忧,因为这老乞丐还真没在我面前显露过什么,万一外强中干,那我们一伙人可真就完了。

老乞丐看到我担忧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脸不屑的对我说道:“一个阴尸翻不了天,放宽心,吃不了你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敢说什么。

随着越来越深入,我发现空气中的霉臭也越来越浓,到最后甚至到了捂着鼻子才能忍受的程度。

前面的法医这时一脸不解的开口说道:“这里的尸臭怎么这么浓,按道理说即便昨天失踪的人都死了,一天时间也不可能腐烂到这种程度呀!”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凉,感觉那些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到墓室了,你们,呕……”

队伍前面突然有人喊道,但随后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开始呕吐起来。

我心里一紧,生怕发生什么事,连忙拉着老乞丐挤了进去。

借着灯光,我看到面前的这个墓室不过百来平米,只不过如今这里可以说是人间地狱,不算大的空间里,挤着几十具尸体,有鸡鸭,羊,狗的,最主要的是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人的尸骸,表面流满绿脓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面貌了,只不过凭借着衣物,我还是认出来了,这就是昨天失踪的那些人。

看着这个仿佛屠宰场般的地方,我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吐了起来,一直吐到胃中空空,才艰难的站起身来,随后我发现,队伍里就连法医都扶着墙角狂吐不已。

这里只有老乞丐一脸淡然的看着一切,到最后他转过头对我说:“大喜变灾年呀。”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这个年,村里想必会哭声连天吧,说是大喜变灾年真的一点不为过。

随后我跟着老乞丐走到墓室中央,来到一口浑身遍布霉斑的棺材面前,老乞丐凑上前去用鼻子嗅了嗅,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棺材上面有金光咒的痕迹,想必就是哪位高人的手笔,只不过,当初为什么没有除掉她呢?”

听到老乞丐口中的高人,我知道那就是爷爷的师傅李平仙,只不过我也想不通,当初如果能把这具阴尸给除掉,今日想必也不会有人再受其害了吧。

不过如今思索这些没有意义,我向老乞丐打了个眼色,暗示让他动手,老乞丐回头指了指身后的那群警察,没有说话。

想到这群警察,我的头顿时疼了起来,那个孙蓝衣软硬不吃,偏偏我还奈何不了她,想了半天,我走到孙蓝衣的面前对她说:“孙警官,既然失踪者已经找到了,那么你们能不能先出去半个小时,我们把作乱的阴尸给除掉,你们再进来收拾。”

这孙蓝衣刚刚还吐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会一听顿时精神了起来,她站起身用手铐拍了拍我的脸道:“阴尸,在哪?我怎么没看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这里的文物你动一下,我就请你到牢里吃一个月牢饭。”

我没有动,只是将目光转向老警察,谁知道他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看到这我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怒火,我指着孙蓝衣的鼻子对她说:“我帮你们,不是怕你,更不是欠你什么,只是不想你们丢了性命,你别得寸进尺!”

“哈哈哈,小子,我跟你说了,别老是想着做什么好人,你不听,看到下场了吧!”老乞丐放声大笑,随后他一脚揣在棺材上,发生砰的一声巨响。

在场的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谁知道他反而跑过来,拉着我就躲在了墙角那里。

“卧槽,大爷,亲大爷,您干嘛呢!?”我对着他吼了起来。

老乞丐不在意的摸了摸鼻子,笑着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出不了什么大事,等着看好戏吧。”

孙蓝衣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发飙,远处的棺材里突然澎的一声,犹如有人在里面拍打着棺材。

刚要发飙的孙蓝衣吓了一跳,扭头对着呆若木鸡的同事们问道:“谁拍的?”

那些人都木然的摇了摇头。

仿佛是为了告诉孙蓝衣她的同事们没有说谎,棺材里又发出澎的一声响,声音在寂静的墓室里刺耳无比。

“这……?”老警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那口棺材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棺材板被什么给微微顶起,从里面伸出了一只雪白如玉的手。

这画面违和无比,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只小手居然把棺材板猛地掀开,棺材板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震的墓室的地面都微微颤抖。

随后,从棺材里坐起了一个人,一个女人,身穿大红色的嫁衣,柳眉轻挑,一双丹凤眼仿佛能夺人心魄,她嘟起一双如血般猩红的小嘴,让人从灵魂深处燃起一股欲火。

我痴痴的看向她,感觉她无比的熟悉,仿佛在某个梦中曾经和我相遇,我俩说好此生不离不弃,就在我站起身要向她走去的时候,身旁的老乞丐突然伸手给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茫然的看了他一眼,搞不懂他为什么打我,老乞丐撇了撇嘴,讥笑道:“如今年轻人口味真重。”

我看他似有所指,随后看向那个一眼就让我不能自拔的美人,这一看,瞬间吓丢了我的魂。

面前的棺材里坐着一具干瘪的女尸,她身上挂着几缕早已看不清颜色的布条,脸就像放了几十年的黑腊肉,一双手干瘪的犹如鸡爪,上面还长有黑色犹如锉刀一般的指甲,然后她就在用这双手撩姿弄骚,做出一个个令人作呕的姿势,最关键的是,那些包括孙蓝衣在内的警察,居然眼神迷离的看向这具女尸,还满脸的爱意!

看到此情此景我又忍不住吐了,老乞丐笑着拍了拍我的背,随后从口中吐出一个字:“赦!”

这一字如闷雷一般在墓室里来回荡漾,那些警察听到这个字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一脸迷茫的看向四周,当眼神转向棺材里的女尸后,一个个瞪着眼长大嘴几十年的价值观都已经被击的粉碎。

“咦啊!”棺材里的女尸突然发出一声犹如指甲摩擦玻璃一般的尖叫,随后双腿一蹬犹如一个猿猴一般跃向我所在的位置。

这一切发生之后,我都还没反应过来,浑身僵直的看着女尸向我扑来,就在我以为我命休亦的时候,身边的老乞丐突然纵身一跃,一脚把半空中的女尸给揣飞了,临了还不忘冲我骂道:“你个%#,站在那等死呀!把我包里的捆尸网仍过来!”

等我反应过来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想到老乞丐对我说的话,我连忙捡起地上的小布包,从里面翻了半天才拉出一张破破烂烂的网,这时我才发现,老乞丐口中的捆尸网原来就是一张破旧的渔网,只不过看样子这张渔网已经用了很多年,线上也涂抹了一些黑色的汁液,显得又腥又臭。

“初三!初三大爷!你是我大爷!快把东西扔给我,不然等着给我收尸吧!”

闻言我又是一惊,这时才发现那具女尸已经骑到了老乞丐的身上,老乞丐双手撑住女尸的头,面色涨红显然快支撑不住了。

我一咬牙,拉着这张网就冲到女尸的面前,对她当头罩去,谁知道这张网刚一触碰到女尸的身体,就犹如烙铁切奶酪一样发出滋滋滋的响声,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腥臭无比的气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