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秘女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张了张嘴,发现我也无法解释这个东西,正当我打算把女尸归于伊朗生化武器的时候,身后的老乞丐突然大叫一声小心。

我猛地回过头去,发现原本看似不行的女尸又站了起来,接着扑向了身边的孙蓝衣。

那一刻我下意识的把身边的孙蓝衣推了开来,接着,处于大脑当机的我发现,空中的女尸神色一收居然有些犹豫。

但是尸在半空身不由己,那具女尸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扑到了我的身上,随后我感觉一股凉气钻进我的喉咙,我脑海一震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傍晚了,床头站着许多人,有老乞丐,我爸我妈,还有那个老警察。

看到我醒来,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在安慰好眼睛都哭肿了的我妈,我看向床边的老乞丐眼神中满是怀疑。

老乞丐在我的目光下一张老脸也不由通红滚烫,到最后他才尴尬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都怪老头子我身体不行了,体力不支这才没能拦住那具阴尸,但是错也不在我呀,当初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也不会只能用一张捆尸网,早先准备的东西都没了用武之地,这才如此狼狈,真是惭愧呀!”

老乞丐一张嘴就把我的话给堵死了,虽然他事先有吹牛比的嫌疑,但好歹也救了我一命,于是我就不打算再和他计较了。

“小兄弟呀,你可算醒过来了,这次多亏了你和老神仙呀,不然我们这伙人估计全都没命了,今天中午我向局里申报了一下,锦旗和五百块钱正在路上,只是……”这个人到中年的老警察挫了搓手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已经入总参了,一但泄露,会引起民众巨大的恐慌,希望你能理解。”

我点了点头,表示会给予配合,接下来又和他寒嘘了一会,相互留了电话号码,等到他起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回过头对我说:“初三呀,谢谢你了,这次是代表我个人的感谢,多谢你救了蓝衣那丫头一命,那闺女脸皮薄没来,但我知道她心里也很愧疚。”

我笑着点了点头,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太过在意那个女警察,当时之所以救她,只是潜意识的本能罢了。

中年警察走后,我妈和我爸也去做饭了,屋里这时只剩下了我和老乞丐两个人。

“黄爷,我昏过去之前,感觉有一股凉气钻进了我嘴里,应该没有什么事吧?”看着老乞丐,我一脸忐忑,毕竟谁也不想死的这么窝囊。

“嗯……这个嘛”老乞丐听到这话突然脸色变得怪异无比,仿佛想到了什么趣事一样,脸色都变得有些潮红。

“放心,应该没事,我如今才有些明白你爷爷当年为什么没把这女尸给除掉了,而且你腰里的那个印章也不是凡物,在你手里虽然明珠蒙尘,但还是威能无限,毕竟,这是一代人的憧憬呀。”

老乞丐的话说的我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云,但是我没事这话我还是听懂了,这时我心里才猛地一松,落下了一块大石。

“好了,我要走了,你把电话号码给我一下,以后混不下去了就来找老夫,老夫带你快意江湖!”

说罢,老乞丐就从兜里掏出了一部诺亚基,然后一脸牛掰的跟我吹着比。

我眼角一跳,心里吐槽不已,快意江湖?跟你一起去讨饭吗?心里哀叹过后,已经打定主意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老乞丐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摸着腰里的那块印章,心里对爷爷所做的一切都充满了疑惑,从当年抛家弃子,到后来的柳木封窍,他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之后的几天里,我的身体确实没发生过什么异常,身体好后,我就一直在帮村里的丧事帮忙,老乞丐说的没错,大喜变灾年,原本喜气洋洋的村子,被一片白帆映衬的惨淡落寞,每当隔壁村子放烟花爆竹的时候,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暗自哀伤。

不过等这一切平淡下来,我竟然被家里逼婚了,因为我妈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村里的汉子二十岁不结婚的都是老光棍了,而且上一次的事让她心有余悸,所以想要让我快点结婚,给我们家留个香火。

这话让我有种自己时日无多的感觉,加上我对相亲这事也比较反感,所以当时我就直接了当的拒绝了,而我妈这几天也变得沉默寡言,没事就一个人坐在门口流着眼泪。

我承认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所以最后还是妥协了,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让自己表现的不堪,这样到最后也只能是一拍两散,我妈自然也就只能认命了。

我第一个相亲对象是镇上卫生所所长的女儿,人我见了,长相普通,所以扯不上什么一见钟情,加上她为人沉默寡言,所以也别提什么精神上的深入,对待这种妹子,我只需要将目光牢牢锁在她的胸部,相亲就会不欢而散。

后面的几次相亲大多不欢而散,我妈仿佛也入了魔,一天最少给我安排四五场,就在我以为此后的日子要昏暗无光时,转机出现了。

那天邻居李婶说,有个女孩早上在我爷爷的坟头祭拜,问我是不是我家的亲戚。

当时我和我妈都很纳闷,除了一个村的,别的地方我们哪有什么亲戚,但要是一个村的,李婶不可能不认识呀。

一直到中午,我才见到那个女孩,那时我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大门被人推开,我不在意的瞄了一眼,以为是那个村民过来串门的,所以也没太在意。

结果这一眼让我看呆了,来人是个姑娘,看模样二十来岁,穿着皮裤黑风衣,还戴着个墨镜差不多遮住了半张脸,但是仅凭能看到的容貌,也可以断定她是一个美人,即便我自认为审美被锻炼的很高,但这一眼还是让我恍惚了。

惊艳退去,随后而来的是疑惑,因为这个女人即便放到大都市也可以说是弄潮儿,怎么会来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我完全不认识,就在我以为她是不是找错地方的时候,她竟然开口问这里是不是张晋家。

而张晋是我爷爷的名字,所以她一开口我很纳闷,于是问她是谁。

她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是不是张初三,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扭头走了。

我一头雾水的走到大门那里,向外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人坐上一辆吉普,一溜烟的走了。

这下我就更纳闷了,说不认识我们吧,她偏偏知道我和爷爷的名字,说认识我们吧,连句人话都不说就扭头走了,这算哪门子道理?

回到家,我一眼就看到了目光灼热的我妈,见我回来了一把就拉住我,问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同学。

我当然否认了,但是没想到我妈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然后带着我们都懂的意味美滋滋的回去吃饭了。

随后我妈就再也没有给我安排过相亲什么的,反而一直给我压岁钱,让我干瘪的荷包丰润了不少,而免去麻烦的我之后干脆就默认了,于是我妈也就更加确定,那个女人就是爱慕我的女同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