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爷爷的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晃了晃身子对他们吼道。

“怎么回事?”胖子冷笑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块印章说道:“天官印怎么在你手里,张爷到底在哪!?”

我看着那块印章感觉无比的熟悉,用手摸了摸腰,才发现爷爷给我的青铜印章到了那个胖子的手里。

“什么天官印,什么张爷?你们放开我,把话说清楚。”

“嘿,你小子还嘴硬,看我不……”

“大发,住手。”

那个中山装老人拦住正想上来收拾我的胖子,转而对我说道:“小兄弟,你把这块印章的来历告诉我,只要事情跟你没关系,我姚九指不但不会为难你的,反而会给你一笔赔偿。”

虽然我很不爽,很想死鸭子嘴硬一下,但是势比人强,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爷爷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你是不是叫张初三?!”这自称姚九指的老头一改原先淡然的神情,变的激动无比。

我点了点头,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更加摸不清头脑了。

“果然呀,那张晋他?……”

“死了”想起那个连死后都无比窝囊的老人,我心里不无哀伤。

“死了吗,也对,怎能不死呀!”姚九指喃喃道,连背都在一瞬间驮了下来。

不等我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姚九指指了指胖子,说都是一家人,赶快松绑。

胖子这时比我还纳闷,不过听到命令也只能搓了搓手,满脸带笑的走了过来,边走还边说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兄弟真是对不住呀,这事怪我,等下哥哥给你赔罪!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揉了揉双手的手腕,对姚九指问道。

“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我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你。”

纵然有千般疑惑,我这时也只能忍住疑惑,不过想起孙峰他们,我连忙问他们在哪。

“没事,他们没找到你,自己回家去了”胖子憨笑道。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头,结果发现脑袋后面有个大包,轻轻一碰就疼得钻心。

看着这个外表纯良内心腹黑的胖子,我是恨得牙痒痒但是拿他也没招。

出去的时候,我发现这里是皇朝酒吧的地下室,出了地下室胖子就带着我们一群人来到了一个包厢,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后,又搬来了一箱茅台。

“兄弟,晚上的事是我金大发对不住你,这里我给你赔罪”名字和人一样土的金大发顺手开了一瓶茅台,然后在我瞠目结舌的目光下咕噜咕噜的一饮而尽。

“哎呀,不胜酒力呀,九爷,我先下去了,有事您吩咐,至于张兄弟,以后你再来这边玩提前支会我一声,我给你全部免单!”金大发说着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我这时才知道,吐槽洋酒是马尿的金大发竟然是皇朝酒吧的老板。

“别在意,大发这个人对外人是黑了点,但是对自己人还真是没坏心眼的”姚九指打开一瓶酒,给我倒了一杯,然后又把初次见面的我说成了自己人。

“那个,九爷,听您的语气似乎认识我爷爷?”我捧着酒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我实在被这神级大反转给弄昏了头。

姚九指夹菜的手顿了一下,随后他放下筷子,缓缓说起了当年的陈年往事。

原来,五十多年前,我爷爷跟随李平仙来到了洛阳之后,那个李平仙对我爷爷说,想要破解迷局,答案就在这里。说罢,李平仙扔下我爷爷就飘然而去。

身无分文的爷爷在给人扛沙包的时候,认识了姚九指,当时我爷爷急于破局,而姚九指则想干一番大事业,两人脾气相投,就结拜成为了兄弟,而在爷爷的有意领导下,两人干起了盗墓贼这个行业。

说到盗墓贼,就不能不提爷爷所在的城市,洛阳!

洛阳身处黄河中游,洛阳北有山名邙山,乃是秦岭余脉。古时树木森列,苍翠如云。登阜远望,伊洛二川之胜,尽收眼底;傍晚时分,万家灯火,如同天上繁星,更是著名的腾龙之地,四周山护水环风水极佳,那大大小小的山包乃是历朝历代帝王将相,贵族甲胃的埋骨之地。

这里经过几千年的积累更有冢连冢、墓压墓,古墓之多,有无卧牛之地的说法,地貌说是盗墓贼心中的圣地也不为过。

两人当时虽没有经验,但是爷爷胆大心细,姚九指敢打敢拼,两人很快就在洛阳的地下世界有了一定的名头,但是功成名就后,爷爷非但不惜命,反而尽往那些凶穴诡墓里面钻,仿佛为了寻找什么。

姚九指看爷爷都已经快走火入魔了,就逼问他到底在追寻什么,爷爷不得已下,才把坚守了许多年的秘密给说了出来,有位高人对他说了一句话,他的祖上有人曾犯下罪孽滔天的祸行,本来那人应该断子绝孙的,但是那人用了一口宝穴,将这份因果成功推移了十代人。

也就是我这一代,如果没有意外,我这一生应该活不过二十三,爷爷这一脉也要香火断绝,那个高人说,要想化解这份灾孽,只能找到传说中的九世铜莲,而九世铜莲则传说在曹操的主墓之中。

爷爷这么多年,找的正是曹操墓。

一次,爷爷得到一个疑似曹操墓的消息,和姚九指带着大批精锐过去,突破重重机关,队伍损失惨重之下,才发现这是曹操的七十二疑冢之一,虽然没找到九世铜莲,但是却找到了传说中失落已久的发丘派神器,天官印。

这天官印虽不能延误我家香火,但却能保我渡过二十三岁的那个槛。

当时身受重伤的爷爷自知时日无多,加上我当时也已经23岁了,于是爷爷就把产业交给手下人打理,自己带着天官印便失踪了。

而金大发是姚九指的心腹,曾经和我爷爷也很熟悉,这次见到我腰里的天官印,加上我身上没一点盗墓贼独有的土腥味,所以张大发以为是我爷爷遇到了什么意外,才导致天官印流落,为了摸到我爷爷的线索,这才把我打昏抓了起来。

话到最后,姚九指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爷爷为了你付出太多了,原本你应该活不过二十三的,虽然有天官印在身,但是一生也会体弱多病难得善终,但是不知道我爷爷用了什么手段,才又再次改变了己身的气运。

我摸了摸鼻子,突然感觉有些酸,小时候我经常会向父母抱怨,别人都有爷爷疼,为什么我没有,甚至因为奶奶还怨恨过我爷爷,但是我不知道,在我衣食无忧每天和同龄人打闹的时候,有一个人在外面摸爬滚打,只为了帮自己的孙子渡过一个劫。

想起那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小的老人,他至死都没能听上一句孙子喊得爷爷,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为之献出了一生。

想着想着,泪水就模糊了双眼,那一刻我是无比的怨恨自己,怨恨自己当初太不懂事。

等我哭够了,在一旁陪了我许久的姚九指才递过一张名片。

“今天你我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是我电话,明天你打这个电话,有人会来接你,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也有一些抉择要做。”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把名片塞到了我的口袋,转身走了。

那晚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比较坚强的人,也从小认定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我今天终于明白了下一句话的含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