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九世铜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朦胧中,我被人抬到了客房,随后客房里出现了一个女子,身穿青纱,美的犹如画中天仙,我只记得她走到我的床边,恨恨的看了我两眼,接着又消失不见。

第二天我醒来时只感觉头疼欲裂,忍不住又跑到厕所吐了起来,到最后胃中空空,只有泛黄的苦汁让我嘴角微涩。

接着我走出客房,服务员带我去楼下吃早饭,犹豫了一下,反正这是金大发的酒吧,不吃白不吃,于是我也就应允了。

只是吃着吃着,我想起爷爷心中又隐隐做疼,感觉过段时间应该回老家再祭奠祭奠爷爷,因为突然有好多心里话想对他说。

“呦,三哥,起来啦,昨天你可喝的真是有点多呀,一个人干了三瓶茅台”

正想着呢,金大发突然从身后走来,一边递给我一根中华一边让服务员端上来一碗白米粥。

我恩了一声就没搭理他,毕竟脑袋后面的包还没消肿,怎么想我怎么气。

“哎呦,您可别生气了,当年张爷待我不薄,要是让他知道我让人打了他孙子一棒,他老人家非得爬上来揍我不行”金大发哭着脸道。

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问他爷爷当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金大发闻言把勺子一扔,一脸崇拜的说:“张爷当年和九爷白手起家,洛阳地下四大龙头,他俩占一半。”

我点了点头,和他聊了半天,临走的时候互换了电话,他还给了我一张钻石会员卡,并说拿着这张卡,在皇朝消费免单。

坐着张大发给我安排的奔驰车我回了学校,当我回宿舍想要洗个澡再睡一觉时,孙峰他们瞬间围了过来。

“初三呀,老实交代,昨天晚上干嘛去了?”

“肯定是被那个富婆给带走玩弄了一夜。”

“你看这双眼无神,面色虚浮,说昨晚没干什么谁信?”

我无奈的把他们推开,说昨晚有事先回家了,然后洗了个澡便趴到床上睡觉去了。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我看了看时间,干脆连课也不去上了,直接拨打了姚九指给我留得名片。

电话接通从对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腔音,我向他报了位置后,他就说马上到。

不得不说他的效率真的快,我在校门口等的不到十分钟,从街头就开过来一辆黑色奔驰,从驾驶座下来一个身穿墨色西装的中年大叔,他下来第一句话就是少爷好,接着帮我打开了车门。

我受宠若惊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虚心的坐了进去,在我印象里盗墓贼不应该是那种藏头藏尾的存在吗,没想到居然招摇的跟黑社会老大一样。

汽车行驶了半个多钟头,接着停在了郊区里的一个四合院内。

下了车我打量着这个四合院,九层石阶前是一扇朱漆大门,门口还放着两尊张牙舞爪的石狮子。

走进四合院内一个大妈引着我进了后院,我进门就看到姚九指眯着眼坐在院里晒着阳光,面前还摆放着一盘象棋。

“来了?”听到声响,姚九指睁开眼懒洋洋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叫了一声九爷好。

“嗯。”姚九指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面前说:“坐,和我下盘象棋。”

虽然我棋艺不精,但还是硬着头皮坐下来陪着他下了一局,虽然我绞尽脑汁的想要下好一点,但还是被杀的丢盔弃甲,到最后只能弃子投降了。

姚九指端起面前的紫砂壶咪了一口,轻笑道:“和你爷爷一样,是个烂棋篓子。”

我神色一动没有说话。

“今天叫你来,是有件事想问你。”姚九指放下紫砂壶正色道。

“您说。”

“你爷爷逆天改命帮你小子渡过了23岁的那道坎,但你如今不说命煞孤星也差不离了,命有劫煞而孤辰寡宿,一生钱如水流而婚姻难就,不仅刑克父母而且你的至交好友都会为你所连累,即便有贵人相助也无济于事,如果你想好好的活下去,就不要在想那些世间尘俗。”

我张了张嘴有些木然,现在终于有些知道爷爷当年的感受了,如果真如姚九指所说,那么如果我不做出改变,以后不仅连结婚都不能,连朋友和亲人都会被我连累,想到这我连忙急了,问他有没有办法去改变。

“有,那就是找到曹操正墓,从里面得到九层铜莲,这样不仅你能篡改命数,连你爷爷都能得以解脱。”姚九指说道。

一听话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说我爷爷也能得以解脱?

姚九指叹了一口气道:“那天你跟我说你爷爷死后,用柳木钉住七窍,且裸体下葬,符合这种葬法的只有一种,那就是鬼翻棺,墓压墓。”

我依旧还是不解,问他鬼翻棺,墓压墓是什么东西。

“鬼翻棺和墓压墓严格的来说是两种格局,但前者浑然天成,后者可以人工制作,两者叠加则威猛无穷,鬼翻棺,应是一土丘坐北朝南,从远处望去犹如一个被掀翻的棺材板,墓压墓,顾名思义就是你爷爷的墓下还有一个墓,用柳木封住七窍能使其元神不散,肉身不化,裸体下葬能更直接的养尸,加上你爷爷下面墓主的怨气,可以说,你爷爷是把自己炼成了大妖,来帮你扛劫数呀!”

我如今终于知道了老乞丐口中的那段顺口溜是什么意思了,我没想到,爷爷生前为我奉献一生也就算了,居然死后都不放过自己。

看我情色不对,姚九指摆了摆手说道:“你别急着哭,说吧,你到底会选择那条路,其实我更想让你选择第一条路,毕竟曹操墓我能帮你寻找,但是要让你一辈子蒙在鼓里,我感觉那样太残忍了,所以给你一个选择。”

“九爷,您别说了,爷爷帮我找了一辈子,如今该是我挑起这个担子了,只是,这九世铜莲究竟是什么?”我问道,毕竟如果连九世铜莲都不知道是什么,就去贸然寻找的话,那也太傻了。

“这是一个传说,一个坑害了无数人的传说”姚九指说道。

根据姚九指的话语,曹操生前迟迟不能统一三国不由内心焦急,于是便派出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奔赴各地挖坟凿墓,一是补充经费,二是寻找长生之法,有一日线报传来,说是黄山云海突绽金莲,于是有人便说这乃神器祥瑞,地下必伴有宝物,曹操调来八万大军在其下挖掘,发现地有铜莲,高愈万丈栩栩如生,曹操大喜遂命深掘,但其中突发诡事,致使民夫死伤惨重,曹操便派发丘中郎将前去一探究竟,寻找破解之法,然有一日,发丘天官禀报,这万丈铜莲竟乃是活物,生于大地可来去自如,更说只要铜莲结子,便可生死人,活白骨,曹操大喜,命令自己死后将肉身葬于莲台,以求再生,并设七十二疑冢以混试听,但是曹操深知世上没有攻不破的堡垒,于是他把自己手下的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全部坑杀,只有一些精明者才得以逃脱生天,就连天官印都失落于世了。

我张了张嘴,内心震惊无比,万丈铜莲乃活物?真是天方夜谭。

“很荒繆,对不对?”姚九指笑道:“但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万丈铜莲便能穿梭于地下,也就是说曹操正墓一直都在移动,世人寻不到也情有可原。”

“可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是真的?”我不禁疑惑道。

“没有证据能证明,或许你以后能找到证据,但现在还不行,如果你下定决心,我回头让金大发带你下几个斗试试手”姚九指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一咬牙,死马当做活马医,这活,我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