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敲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我还是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他把我安排在二楼的一个小阁楼上,自己打着哈欠回屋睡去了。

看着这间不大却五脏俱全的房间,我躺在床上突然感觉很累,自己仿佛从一个世界跳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自己什么都不懂,只能看着光怪陆离的事物敬畏着,恐惧着。

想了一会,我给我爸妈打了一个电话,看到他们没事,我心中一松,心里的疲倦也少了许多。

挂上电话,我洗了个澡,然后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在梦中,我看到了我爸我妈,他俩站在远处笑着看着我,向我挥着手,我向他们跑去,却发现如何也接近不了他们。

等我满头大汗的惊坐而起的时候,发现楼下的大门被人拍打着,节奏不急不缓,但是在寂静的夜晚中却显得刺耳无比。

刚开始我记得龙一的嘱咐,没搭理他,但是门外的人格外有毅力,到最后我忍受不了,摄手摄脚的穿衣下床,想要看看是谁大半夜的这么不长眼。

到了迎客厅,因为刚来第一天所以我还不知道电灯在哪,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开关,所以只能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前行。

到了门口,外面的人还在拍打,我不由怒道:“谁呀,大半夜的敲什么翘,有事不能明天说呀!”

“在吗?……”门外突然传来一个苍老悠长的声音,让我心里猛地一突。

我正想回他时,门后的鹦鹉突然拍打着翅膀叫道:“别回话,别回话。”

尖锐的声音在室内来回荡漾,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我不由感到有些恐惧。

“在吗?……”

“在吗?……”

“在吗?……”

门外的人不依不饶,我僵在门后好一阵,终于忍不住说道:“在,干嘛?”

“卡擦”一声,门后的锁突然解锁掉了下来,随后大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眼看大门就要被推开之际,从我身后猛的窜过来一个人,把即将打开的房门给狠狠的关了上去,门外的人痛呼一声,整只手都被夹掉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只穿了一件小马甲的龙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古代样式的板锁,往门把一拷,才呼的一声松了一口气。

“开门呀……我要拿东西……”

此时此刻,门外的人依旧不依不饶,用幽长苍老的口音喊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话我总感觉浑身发冷。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龙一沉声对外面的人说道:“有灯吗?”

“没……”

“没灯本店不待客!”

说完,门外就陷入一片死寂,又等了一会,龙一见外面彻底没了声息,这才如释重负,随后他狠狠地看了我一眼道:“差点被你这个小兔崽子害死!”

我摸了摸鼻子,感觉有些愧疚,但我还是没忍住疑惑,问他门外的到底是什么人。

“人?”龙一冷笑一声,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你给我仔细瞧瞧,这是人吗?!”

借着灯光,我发现那竟然是一个人的手骨,只不过上面布满了霉斑,龙一手上使劲,这手骨就犹如粉末一样飘飘洒洒的满地都是。

我张了张嘴头脑一片空白,我这时才明白了龙一那句话的含义,也终于明白门外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把地上给我弄干净,念你是刚来的,这次我就不追究了,要是有下次,别说是你,就是姚九指也得给我滚蛋!”

说罢他就气冲冲的回去睡了。

看着地上的碎骨,我半饷才自嘲一笑,以前阴尸都见过,这次又算什么。只是自己这次大意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千古名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想到这,我就坦然了,回屋打了一桶水,把地上拖得干干净净,这才一身疲惫的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了,洗漱之后下楼就看到,龙一在逗弄着他那只宝贝鹦鹉,见我来了,他哼了一下道:“赶紧吃饭,回来之后把柜台什么的都打扫打扫,年轻人要勤快一点!”

我哦了一声,推开房门发现外面已经零零星星的摆有许多古玩摊了,我一路边走边看也乐的自在,走到路边的早餐店点了一笼包子,坐下来正准备开动呢,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孙峰的。

“小三,被包养的日子舒坦不?”孙峰开口笑道。

我闻言差点被包子呛死,没好气的对他说有事快说,没事滚蛋。

“好吧,你小子是舒坦了,我就惨了,墨兰不知道为什么又退学了,我的爱呀!”孙峰哀叹道。

“转校了?”我顿了顿:“她才来几天呀。”

“谁说不是呢,可能这就是有缘无份吧,不过……”孙峰话风一转道:“明天我们去春游,你去不?”

春游?我心里笑了笑,这特么才几月份呀,摆明了就是出去泡妞的。

“不去,这几天我都有事。”想了半天,我发现这边一时半会还真的脱不了身。

“得,你小子,那回头再聚聚,我要去买烧烤架子了。”

挂掉手机后,我匆匆吃完就赶了回去,见龙一又在眯眼打瞌睡,我是真的不知道这老头每天晚上都干嘛去了。

把香炉柜台全部擦了一遍后,龙一才睁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等下和我出去一趟,带你去长长见识。”龙一拍了拍屁股道。

我连忙点了点头,毕竟能让龙一说是张见识的东西,那绝对不一般。

龙一没过多大会就从楼上下来要走,我们把房门关上后,龙一就拨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来接我,老地方后,就挂上了手机。

没过多大会,从街头就开过来一辆银色面包车,龙一带着我坐了上去,然后司机喊了句龙老爷子接着递过来两个眼罩。

龙一递给我一个让我戴上,看着我疑惑的目光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规矩。

在这里不到两天,我深知规矩这两个字的份量,老老实实接过眼罩之后,龙一又指了指我的裤兜。

“再把手机掏出来。”龙一掏出自己的手机说道。

我点了点头,把兜里的手机一起交给了司机,看他把手机放到了一个造型奇特的盒子里后,才缓缓发动汽车。

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辆车到底开往了那里,只感觉过了很久很久,汽车才停了下来,龙一说可以脱下眼罩了,我才把眼罩拿下来。

顺着窗口看出去,只知道这里是一个地下停车场,规模不大,停放着十几辆轿车,qq,面包车全是一些价格低廉的汽车。

龙一轻车熟路的带我走进一个电梯里,到了一楼后,外面是一排的房间,犹如酒店般整齐统一,但是却没有门牌号。

龙一带着我走进其中一间房后,打开灯光我才大吃一惊,和来时的寒酸不同,这里放着欧式真皮沙发,头顶是进口水晶吊灯,巨大的原木桌子上摆放着水果和名酒,墙上则挂有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

龙一很随意的窝在沙发里,然后拿起一串葡萄就吃了起来,看着一脸诧异的我不由笑骂道:“坐呀,好歹你也是小张的孙子,道上的人还得尊称你一句小张爷,别这么土包子行吗。”

我摸了摸头尴尬一笑,然后坐在沙发问这是那里。

“拍卖场,但是这又不是一般的拍卖场,里面卖的东西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只要你有命拿,一夜暴富跟玩似的。”

我闻言不由咂舌,一夜暴富和有命拿,什么拍卖行这么吓人呀,不过越是这样,我反倒是越感兴趣。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龙一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到了,然后拿起遥控器就打开了电视。

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电视里面一片绿色,中央显示着四个大字,暂无信号。

没等多久,屏幕里一阵扭曲,接着一个戴着墨镜,将脸遮住大半的中年男子站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他的面前有一张石台,上面放着三个羊皮卷轴,只不过随着镜头的拉近可以看得出,那羊皮卷轴很新,不是古物。

“欢迎各位老朋友,新朋友的光临,欢迎来到一月一度的古墓拍卖会,在这里我不会浪费大家太多的时间,我们马上开始今天的拍卖。”

中年男子说着拿起石台上的一张卷轴道:“这是来自河北唐山市的一座古墓,年代应属唐朝开元年间的一位最少三品的大员墓,里面的油水想必不用我多说,各位心里都有数。”

“不过……”中年男子话峰一转:“此墓的风水虽然很像鲤鱼跳龙门,但其实是咸鱼打滚头浇汤,所以墓中的情况应该不太平,底价二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看着数字疯狂攀升我不由有些咂舌,没想到这一行竟然如此疯狂,竟然敢拍卖一整个墓。

不过随后我又有些疑惑,问龙一为什么那些发现墓葬的盗墓贼不自己去取,反而拿出来拍卖。

“那群家伙比你想象的精明,这种墓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在明知自己实力的情况下,与其冒险,不如赚稳钱。”

“那国家为什么不管管,把整座古墓都拍卖掉,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我把憋了很久的一个问题给说了出来,因为在我看来,洛阳地下四龙头本身就很有问题。

“管?”龙一冷笑一声道:“洛阳的土夫子,有百分之九十都在四龙头手上,那些不听安排的,早就被抓得差不多了,而国家要抓我们,四龙头也肯定是要土崩瓦解的,但那底下的土夫子呢?怎么处理,你知道洛阳有多少土夫子吗?许多人白天还卖着猪肉开着店,夜里就摇身一变成为盗墓贼,而我们把这些人管理着,把那些古墓划分好,那些能动,那些不能动,都有规定,那些文物能卖,那些只能上缴,我们也有规定,从下面捞上来的物件,百分之七十都要归还给国家,但钱哪来的?是四龙头出的!今天没了四龙头,明天洛阳的墓葬群就会变得跟狗啃的一样,无数文物会流失海外,只要我们不跨过那条线,国家就不会动我们,也不敢动我们!盗墓贼是抓不干净的,所以,他们需要规矩,所以,我们制定规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