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发丘由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了想,还发现这话挺有道理的,不过我这时才发现,以前看似寻常的盗墓,没想到其中竟也有如此多的门门道道。

随后我将注意力放到屏幕里,发现此时的价格已经达到了89万,但增长趋势还是很生猛,最终,当价格达到96万的时候,随着主持人的三声数毕,第一张羊皮卷交易成功了。

“好,接下来是第二件藏品,安徽的一座宋朝开庆年间的一座太子少傅墓,不过这座墓有些邪性,风水格局为最显眼的鬼抬头,而那一批同行也只有两个人活着回来,鉴于风险较大,所以底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咦”龙一抬起头一脸诧异:“这太子少傅不是得罪当权者了就是得罪了风水先生,竟然把墓葬在了这种地方。”

原本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些风水格局到底是个什么说法,见到龙一挑起话题我连忙问他鬼抬头是什么。

“鬼抬头虽然不是什么至凶之穴,但也是凶穴里较为显眼的了,土地不仅寸草不生不说,还既无山环,又无水护,葬在那里子女多坎,儿孙无福,连鬼都要抬头看你几眼。”

我笑了笑,感觉有些不可置信,因为我无法想象一块土地而已,竟能影响到子孙后代。

龙一似是为了教导我,开始为我解释风水一说。

按照他的说法,风水有大小两种格局,一种为屋舍,这种属于小格局,只能影响一家人,大者为墓穴,不仅能影响子孙,甚至能改变一国气运。

接着他又给我讲了一个小典故,一个上班族每天辛勤工作,下班后却无所事事,时间一长他感觉生活很无聊,上班也没了激情,开始得过且过,在被老板批评后,他找了一个懂些风水的先生,询问自己命里是否财运不亨通。

风水先生让他买条狗回家养,时间一长就有见效了,那个上班族便照做了,从那以后他下班不再无所事事,开始忙碌着照顾那条幼犬,时间一长就真心喜欢上了这条狗,感觉自己心里有了依托,顺带着连上班都不再那么消沉,果然,没过多久老板就夸他知错能改,上班族从此就更加努力的工作,而回报也很丰厚,他顺利的当上了地区经理,事业有成后也找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婚后有了一对可爱的子女。

听完我陷入了沉思,感觉好像懂了那么一点。

龙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那些室内设计,讲究良多,其实归根结底也就是最粗浅的风水学,环境合理,人住着舒服,那精神气肯定就会很好,做什么都有劲,反之则心理阴暗消沉,百事不顺。”

我点了点头,心里的一些疑惑也得以解开,风水这东西看样子也不是那么玄。

此时屏幕里的第二个古墓,可能由于太诡异的原因,所以一直反响平平,这么半天才到32万这个价格。

我扭头感觉有些无聊,却看到龙一拿着遥控器在上面输入了几个字数,随后新一轮的报价则直接加到了35万。

我笑着对龙一说:“老爷子,你也有兴趣?”

龙一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说道:“不行了,老了禁不起折腾了,小九不是过段时间让人带你去练练手吗,这玩意买来正好让你去。”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懂,这墓您都说邪乎,我进去岂不是凶多吉少。”

龙一笑骂我没出息,不过随后他还是解释道:“你有天官印,一般邪物根本不敢近你的身,而且小九估计会让金大发陪你过去,你别看他吃的胖没正经德行,其实本事还是不小的。”

我摘下腰里的天官印,问了一个我憋了很久的问题。

“这天官印到底是什么东西?”

龙一看了天官印一眼,想了半天才把天官印的来历告诉了我。

原来曹操起兵后,为了筹集军饷就笼络了一大批有志向的奇人异士,这些人也就是第一批发丘中郎将,但是这些人因为生性散漫,性格高傲,所以对朝廷指派来的首领不服气,统领这些发丘中郎将的只有资格最老,本领最高强的圈里人才能被众人推举出来,封为发丘天官。

不过有一日,天空突降异星,待火焰冷却后,竟是一块天外陨铁,此铁和青铜无异但是却有百鬼莫近之能,稍加雕琢后便成为了天官宝印,只有发丘天官才能携带,到最后,天官印也就成了发丘天官的证明,没有天官印的发丘中郎将,是没资格被称为发丘天官的。

我看了看手里这块不大,而且外表平平无奇的天官印,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青铜做的,没想到竟是一块天外陨铁。

“那按您老的说法,我现在可以被称为发丘天官咯?”

我把玩着天官印对龙一调笑道。

没想到,龙一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嗯,曹操生性多疑,死后为了防止这些部下将斗中秘法泄露出去而危及自己的陵墓,他便将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全部诱杀了,那些摸金校尉本是派给发丘中郎将以供差遣的部下,不过跟随发丘中郎将时间一长也经验丰富了,加上之前多是兵油子,所以有几个精明者得以逃脱生天,发丘就惨了,基本满门被灭,连天官印都失落了,所以,你现在可以说是当代天官,只是能力弱的可怜,所以发丘一脉在我眼里和灭了没什么区别。”

我苦笑着说老爷子你也太打击人了,龙一撇了撇嘴说,在洛阳倒斗界,想要获得尊重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本事,靠嘴皮子只能自取其辱。

我点头应是,不过心里却有些沉重,随后不再多言专心看向拍卖会。

这个古墓来历邪乎,所以在加价到50万后,就被龙一成功的收入囊中,接下来主持人捧起最后一张卷轴满脸神秘的说道:“接下来,是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件藏品,地点不详,墓主不详,底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

“诶,这玩的是哪出呀?”随着最后一件藏品的出现,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龙一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底价太高,加上什么信息都没透露,所以最后一座古墓以流拍告终,但虽然流拍了,主持人却没有丝毫沮丧的神色,反而神情自若的宣布拍卖结束,这诡异的做派更加深了众人心底的疑惑,不知道主办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着龙一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没敢问他,在司机那里拿回手机后,龙一径直拨打了一个号码,让里面的人查查最后那张卷轴到底什么来头。

挂上电话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这家拍卖行叫金江,背景很深的,今天搞这么一出绝对有什么猫腻,当然了,这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先回店里,我要去找姚九指,晚上我会回来的。”

之后我就和龙一分别,坐车回到当铺后就开始一白天的无聊生活,下午三点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我以为是龙一打来的,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是孙峰的号码。

“初,初三,出事了,出大事了!”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孙峰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听出不对劲,我让他冷静下来好好说,等了一根烟的功夫,孙峰好似才冷静下来,如牛喘的声音也平复下来,接着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

今天早上在被我拒绝后,孙峰他们三人就带着几个女伴开车出去郊游,因为此时尚且到冬末,郊区那边还是一片荒野,再加上这次出来的本意就不是看风景,而是泡妞,于是孙峰他们就随便找了个小山,在上面开始烤烧烤。

酒足饭饱后,他们就把目光放到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土丘,并意外发现了一个洞口,而比较经验丰富的张晨立马认出这是一个盗洞,只不过看痕迹应该是很久之前就挖出来了。

一听到下面有座古墓,张晨李玉他们立马就兴奋了起来,再加上想在自己的女伴面前彰显自己,他们俩就结伴钻了进去,并扬言要带几件文物上来,而生性有些胆小的孙峰便借口闹肚子没有下去,然而他们一去都过了几个小时,却迟迟没有上来,孙峰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孙峰没有犹豫,当即报了警,但是当警察问清楚地点后,诡异的一阵沉默,随后便挂上了电话,孙峰这才感觉事情有些蹊跷,慌乱之下也只能给我打电话求助了。

听到李玉他们不见了,我顿时也急了,但龙一此时还没来,我也不好贸然出去。

随后我把地址告诉给了孙峰,让他先过来,等龙一来了我再和他一起去看看。

没过多大会,孙峰就一个人来到我的店里,我给他倒了杯茶让他等一会,但他在屋里走来走去始终安稳不下来。

幸好没多久,龙一就回来了,他看着孙峰问是不是我朋友,我连忙点了点头,并把李玉他们的境遇告诉了他,想让他拿个主意出来。

“那个小土丘是不是在东边,丘上寸草不生,土地呈红泥色?”龙一听完突然问了一句。

孙峰连忙点了点头。

“初三,送客吧,你那几个朋友早就没命了,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向老一代人打听打听,有几个人敢往西丘钻的。”龙一听完冷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