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我瞬间不淡定了,连忙问他西丘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一背着手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转身把门关上后,这才叹了口气把西丘当年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这西丘其实是西城郊区的一个小山丘,原本默默无闻不过两年前发生的一次事情,彻底震惊了洛阳倒斗界。

两年前,有人在西丘上发现了两具犹如在沙漠里暴晒了半年的干尸,这件事当时震惊了洛阳,当警方封锁西丘调查了半个月以后却突然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取证,只是说这西丘下面有座西汉墓,那两个人是盗墓贼被墓中机关所害。之后就草草将后续工作结尾,并对墓中的取证过程忌讳莫深。

当洛阳倒斗界的龙头江家,专门去趟西丘勘测回来后只是说了句玄武拒尸然后就没了音讯,但是这玄武拒尸和朱雀低飞,青龙嫉主以及白虎衔尸并称为四大凶穴,这四个凶穴随便出来一个都是足以坑杀无数土夫子的存在,埋在那种地方的人,要么是听信半桶水的风水先生,要么是得罪上面被赐死之后埋进这种凶穴意欲让墓中苦主永世不得轮回!

从那以后,西丘就成为了四大龙头的明文禁区,甚至连官方都对它忌讳莫深。

当龙一说完后,孙峰已经被这些神神叨叨的话语给震惊了,只有我捧着下巴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毕竟连龙一都对这个墓忌讳莫深,那我一个刚走出大学没几天的大学生岂不是更加没戏?

不过这时我想起了姚九指对我说过的话,说我一生刑克至亲好友,虽然这件事和我没太大的关系,但我总感觉是我克了他们,而且我这一生朋友不多,于情于理都不能放任他们不管。

想到这,我释然了,我对龙一说我要出去一趟,相信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你们这些娃娃呀,就是重些所谓的兄弟情义,行了,你去吧。”龙一摆了摆手,一个人略带疲倦的走到了后院。

接着我让孙峰回家,结果他摇了摇头,说什么也不愿意,于是也就没再勉强他。

我坐着孙峰的车一路直奔西丘而去,结果在国道上被一辆黑色奔驰给拦了下来,我正疑惑是谁呢,就看见车窗摇下从里面露出了张胖脸,正是金大发。

“小哥,发现肥斗都不叫上弟兄,未免太不够意思了吧。”金大发咧着嘴笑道。

我摆了摆手,说我们要去西丘,不想牵连到他。

“瞧你说的,我可是盯着西丘好久了,但是九爷一直不同意我去,这次我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小哥你可得成全我呀,再说了,你们两个人空着俩爪子就过去,像话吗?”说着,金大发从身后拎出一个大黑包拍了拍,从里面掏出一包糯米,几根黑驴蹄子,还有手电甚至是炸药。

虽然不知道前者有什么用,不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毕竟金大发有经验,这时候也容不得我逞强。

见我答应了,金大发兴奋的挫了搓手,方向盘一抹就开车带路去了。

孙峰这会都有些迷糊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初,初三,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呀?你可得小心呀,最近洛阳严打。”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一片苦涩,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大学生,和常人一样,但是自从爷爷为了我离家出走的那一天,我就没得选了。

孙峰见状也不再多说,我头倚在车窗上,看着建筑越来越稀少,最终窗外两边满是荒野,看起来格外有些凄凉。

开了一个多小时,车子停靠在了路边,我下车向四周看去,路边远处仍是一片荒野,从天边刮来的风没了遮拦,犹如刀子一样刮在人的脸上,分外的疼。

“小哥,在哪呢!”金大发背着包冲着一处指去,我看过去发现远处确实有个小山包,只是也太不起眼了。

“玄武拒尸就是这样,以前我来过一次,山体形态嶙峋,顶上圆圆的犹如龟壳,一座支脉向东延伸犹如乌龟的头部,西部山体仟细犹如龟尾,远远看着仿佛是一个趴着的大乌龟,但是其既没有护砂来撑其四足,护其生气,也没有水源来环绕山体,活其格局。要知道玄武属于水位,而这附近虽然不能说是赤地千里但是稍微大一点的水源都一个没有,而且山体没有护砂这又地处平原无法蕴养生气,这玄武就犹如龙游浅滩虎落平阳。”

一向不起眼的金大发,这时却说出了一大串让我有些云里雾里的话语,不过顺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我发现这小山丘确实像是一只趴着的大乌龟。

“呵呵,这地方邪门着呢,等下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金大发吐出一口烟笑道。

我问他为什么知道邪门还跟着我一起来,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主。

“嘿嘿,钱这东西谁都不嫌多,而且当年张爷待我不薄,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看着你一个人来呀。”张大发笑着递给了我一支烟,然后指了指孙峰道:

“其实今天也是龙老爷子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的,我们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相交言深,因为原本老一代人进墓的时候,一个人进去取东西,一个人在上面接,有很多人贪心大作,把东西接上来后,就不管下面的人了,想把东西独吞,甚至有儿子坑老子的事情发生,不过最后你知道是怎么解决的吗?”

我摇了摇头,不过却被话语中的冷漠给震撼了,为了钱,儿子居然敢坑杀老子,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人心比鬼更可怕,更莫测。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换老子在上面接东西,儿子下去摸货,从此这类事情再没发生过。”

我一拍脑袋发现还真是,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

“不过张爷和九爷当年却是一个例外”金大发话峰一转:“他俩就从来没有因为钱红过脸,真的是说比亲兄弟还亲,尤其是龙老爷子,那一直是把张爷当儿子看的,所以小哥,你和龙老爷子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你在他心里恐怕和孙子没什么区别。”

金大发这一番话让我好受了不少,再黑暗的地方始终也有一缕阳光,只是没想到龙一和我爷爷的渊源这么深,早先心里还有些气他,如今想起只有一些愧疚了,想想也是,任何一个掌柜都不会对学徒如此尽心尽力,想必能让他如此的,也只能是那一股特殊的情怀吧。

几个人都怀着心事,一路上也格外沉默,就连一向善谈的金大发此时神色也变的非常严肃了。

趟着及膝的荒草,我们越来越接近西丘,当接近它了以后,可以看得出,别的地方的土地都是黄色的,只有那座山是红色的,而且捻一点地上的泥土放到鼻子边一嗅,从里面透出的不是那种略带芳香的土腥味,而是犹如腐尸一般的腥臭,略微一捏甚至能挤出一些红水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有些疑惑,问孙峰为什么会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上来。

孙峰挠了挠头道:“之前来的地方全是荒野,不能烤火,只有这一座小山丘,所以我们才选到这来了。”

看到山脚下的烧烤架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当走到半山腰的那个洞口时,金大发趴在地上把头伸进去嗅了嗅道:“这洞口看来是当年那两个土夫子留下的,年头很长,里面的空气也很清新,我和小哥下去,外面留一个人,准备上来时拉我们。”

见状我便让孙峰留在外面,我毕竟有天官印护身,孙峰这时也没有再坚持,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此时天色已到黄昏,金大发不敢在墨迹,看着黑黝黝的洞口他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喃喃自语道:“摸金弟子金大发求祖师爷曹候保佑!”

我看着他那体型不由眼皮一跳,没想到他居然是摸金校尉,只是这体型外表丝毫不像呀!

金大发站起身来,从背包掏出一只鸽子,只是被闷的有些焉巴了。

“下面的空气不是没问题吗,你还用鸽子干嘛?”我看着他把绳子栓到鸽子腿上不由好奇道。

“别的地方没什么,主要是西丘这地方太邪乎,万一有只粽子在下面侯着我们呢,小心驶得万年船。”金大发把鸽子扔下去后扭头笑道。

因为鸽子翅膀羽毛被裁剪了,所以扑腾了几下就掉了下去,我点了点头,经过这些天,我也知道粽子指得就是墓里的僵尸邪物,而肉粽子指的就是没什么威胁性的干尸。

过了几分钟,金大发把绳子提上来后,发现鸽子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捆绳子和两根手电,把绳子在外面固定好后,嘴里叼着一根手电筒就顺着绳子爬了下去。

“三儿,下去小心些,不要人没找到,把自己赔了进去。”

看着忧心忡忡的孙峰我示意没事,随后告诉他如果我们在下面拉绳子,那么就要把我们提上去,见他答应后,我才叼着手电一点一点的往下爬。

不得不说,从上面顺着绳子往下爬还真是一件苦力活,没多久我就感到手掌心一阵火辣辣的疼,好不容易到了下面还没来得及打量周围,一脸凝重的金大发就凑过来对我低声道。

“小哥,有点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