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断龙铡尸,进之必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他脸色不对,我心里也有些不妙,就问他发生了什么。

“刚才我下来的时候,发现洞口的土质不像是新土,你那两个朋友如果真在不久前下到这里面,肯定会蹭掉上面的老土,露出里面的新土,但是我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听到这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就指了指地面说道:“你再看看这洞口下面的墓道,这里面积累了两年的灰尘,但是上面除了我俩的脚印外居然没有其他人脚印,你说,这意味着什么?”金大发一脸凝重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那两个朋友根本没下来,我朋友是在骗我?”

金大发点了点头,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这时心里很乱,我跟孙峰相识三年,他是个什么人我想我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生活作风有些不堪,但是对朋友还是很仗义的,再说,他为什么要骗我,骗我他能得到什么?

“要不然这样,我们先上去,然后在从长计议,毕竟这地方不安全。”金大发看了看左右面上有些不安。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墓道口下,使劲拽着上面的绳子,但是我用力的拽了许久,上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响。

“孙峰!你在上面吗?在的话回个话!”我对着上面放声吼去。

但是回应我的是一片死寂,就在我和金大发面面相窥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猛地响了,声音在死寂的墓道来回荡漾,把我和金大发都吓了一跳。

“喂,三儿,干嘛呢?”从手机传来的是孙峰的声音。

我松了一口气,对着电话那头没好气的吼道:“你个孙子干嘛去了,这下面不对劲,快把我俩拉上去!”

“拉上去?拉什么?你小子没睡醒吧!”孙峰不解的说道。

就在我想发火的时候,从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李玉的声音:“喂,三儿,为什么不来玩呀,你一个人干嘛呢,我跟你说,可爽了这几个妹子……”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到,因为手机已经摔在了地上,我摸了摸脸感觉无比震惊,电话里的孙峰他们明显还在聚会,那么,刚刚那个孙峰是谁?

金大发这时候颤抖着手点了一根烟自嘲道:“小哥,这种邪事我可是头一回听到,跟着你还真是长见识呀。”

我咽了口水问他现在怎么办。

“上去显然是不行了,这山大点的石头都没一块,我绳子固定的不太牢靠,而且这盗洞不大,上去身体用不上力,我们只能打个电话给九爷了,让他来接我们。”

我点了点头,捡起电话才发现屏幕都摔碎了,根本已经打不出去了,于是就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金大发。

“你别看我,倒斗带手机的奇葩你也是第一个”金大发摆了摆手一脸的无奈。

我有些不解,问他为什么倒斗不能带手机。

金大发苦笑一声道;“一是因为墓里人紧张,手机出个什么声音很容易自己人吓自己人,二呢,也是为了预防一些人,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分赃不均就偷偷报警的煞笔。”

我问他现在怎么办,他说只能在这里慢慢等了,九爷发现不对劲肯定会过来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趁着这段空档,我打量了周围的情况,这个盗洞打进来的位置明显是在中段,所以左右有两条墓道,墓道大概两米高,下面用石板铺垫,千年过后的今天依旧显得无比坚固,而墓道的长度一时间也分辨不清,最起码我手里的这根狼眼手电筒功率不低,可依旧照不到墓道的尽头。

不知道等了多久,最起码盗洞外的天空已经是漆黑一片,而金大发也靠在黑包上摸着肚子哀嚎道:“早知道就把糯米蒸熟了带进来,最起码现在还能垫巴垫巴,说起来卤驴蹄子滋味也不错……”

“你真是摸金校尉吗?……”我看着他那德行不禁有些怀疑。

“嘿!”原本奄奄一息的金大发顿时坐了起来,一脸不服气的说道:“这可不是吹得,我自从拜到九爷门下后,他就把我送去了江家,这两年不说技艺大成,也差不离了,说起来,倒斗四派如今还是摸金最风光。”

“倒斗四派?”我问道。

“嗯,倒斗四派分别为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发丘不用说了,估计正统的就你一人了,搬山则一向独来独往,卸岭据说现在还在被蒙古人追杀,所以前三派都比较低调,只有摸金校尉里的江家,手段高超,行事不迂腐,所以在国内倒斗界都备受尊重。”

想起自己的身份,我也不由发出一声叹息,虽然我是发丘天官,但是只有一枚天官印,发丘一脉的绝学我至今不知道,当然,也没人知道。

“踏踏踏……”就在我和金大发聊的正热的时候,墓道里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俩的身体瞬间僵住,这时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地。

“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金大发细声道。

我点了点头,问他要不要过去看看,金大发使劲的甩了甩头,然后指了指前面,示意悄悄的走。

接着他抓住背包,就轻手轻脚的往前跑,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他晃了晃手里的手电筒,他恍然大悟,然后大吼一声快跑。

我俩顺着墓道一直往前冲,但是越走我越心惊,因为面前的墓道依旧深邃的仿佛没有尽头,这墓的规格恐怕比众人想象的要高。

终于,跑了几分钟后,前面的墓道也终于是看到了尽头,因为身后的脚步声早已甩掉,所以我就大胆的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这墓道后面竟然是一个空旷无比的墓地。

足球场般大小的空地里,堆满了一具具棺材,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很多都已经七零八散,露出了里面的尸骨,放眼看去,这里的棺材至少有几百具之多!

纵然金大发见多识广,此时此刻他也有些愣了,发呆了片刻,他捡起地上的一块棺材碎片,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随后想要点燃这块木材,但是诡异的是,无论怎么努力,就是点燃不了这块看似干枯无比的棺材板。

“好大的手笔,竟然能用几百具阴木桃棺!”金大发连忙扔了出去,还掏出一甁烧酒浇在手上。

我问他这是什么,金大发脸色凝重的说道:“柳树乃是两极之物,分为山柳和水柳两种,山柳地处高处,每到清晨都会满身雨露,而雨露是阴物,最为鬼怪喜欢,加上山柳生长的环境大多都是藏风纳气的深山,日久天长便成为邪祟藏身的阴柳。

而水柳一般生长在道路或者水边迎风而运气,时间一长就会成为克制鬼神的阳柳,观音菩萨的花瓶装着的就是一根阳柳枝。

阳桃木可以做出道家的桃木剑,阴柳木却能做出养尸的阴木桃棺,虽然桃木这东西不罕见,但是鬼柳三年方能成材,这里更有数百具之多,所以我才说是大手笔。”

“当然了,你也不用紧张。”金大发笑了笑道:“如果是之前,那我们如今已经凶多吉少了,但是你看看这棺材的摆列是不是非常像八卦?。”

我凝神看了两眼,只感觉放的有些不整齐,八卦什么的我还真没看出来。

“咳咳”金大发摸了摸鼻子:“小哥你是新手,看不出来是很正常的,如果这个棺材阵没被破坏,那么我们想要进去而不惊动里面的养尸很难,但是之前来的警察显然帮了我们不少忙,所以我们如今只要小心点,就没什么大事。”

听他说没事我心里猛地一松,不过这时我注意到不远处有几具白骨,身上穿的服饰让我很眼熟,我凑近一看,虽然这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不过可以看得出,这具白骨生前应该是名武警,旁边还散落了几支81式自动步枪。

金大发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走过来打量了几眼,原本放松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看来之前官方隐瞒了不少事情呀,居然连武警都派过来了,只是看情况应该也全军覆没了,这就有意思了,想必最后会引来总参的人。”

“总参?”我疑惑道。

金大发深吸了口气,脸上不由多了些忌惮;“总参,相当于国家安全局,如果说谁对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最了解,那么说的就是这群人,他们专门负责解决,掩藏这类的灵异事件,里面也有许多奇人异士,相当棘手,如果说他们之前也来过西丘,嘿,那就有意思了。”

“既然这个墓这么麻烦,为什么不干脆把它炸掉?”

“所以我才说事情变得有意思了,看来这个墓里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很忌惮,忌惮的甚至不敢动这个墓了。”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之前的脚步声已经被我们甩开,这个时候后面也没什么动静,听金大发的口语,前路显然非常凶险,于是我就提议,直接在这里等待救援,就别再进去了。

金大发点了点头,没有太过逞强,不过最后他话峰一转道:“我们不进去可以,但好歹看看这个石厅里还有没有什么物件,要知道西汉的物件可是很珍惜的!”

我想了半天,最后也点头答应了,毕竟金大发赶过来帮我,我也不能让人白跑一趟。

话虽这么说,不过两个人还是摄手摄脚的,生怕碰到什么东西,发出什么响动,好不容易走到大厅的尽头,却发现这里还有一道石门。

这是一个宽两米,高三米的石门,左右有两尊石狮子,只是这石狮子被刻画的非常邪异,嘴里叼的也不是绣球,而是一个没了头的小狮子,两尊石狮子的目光交叉在一起,面色不善的看着我和金大发,让人从心底有些发毛。

“雄狮嗜子,有些邪门呀。”金大发喃喃道。

我没在意他的话语,因为我被石门所吸引了,准确的说,是石门上刻写的字。

断龙铡尸,进之必死!

我推了推金大发,然后把上面的字指给他看。

“不必在意,很多墓都会玩这种把戏,想把盗墓者吓退,包括这石狮子,估计都是为了给我们增加心理压力。”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依旧有些不安。

金大发这时俯身贴到石门前,然后用手敲了敲石壁,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变化。

“咦,不对呀!”金大发的脸色猛地一变:“里面的断龙石已经落下了,总参那群人不会真的进去了吧!”

“卡擦”

屋漏偏逢连夜雨,后方突然传来一声木板被踩断的声音,寂静的大厅里沉寂了片刻,随后无数棺材板被顶起的咯吱声传了过来。

“艹他大爷,后面的到底是谁!”原本心情就不太好的金大发这时干脆破口大骂了起来。

“不对不对,以前修建陵墓的工匠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这附近绝对有暗道,小哥!快帮我找找!”金大发一边胡乱着摸着一边对我吼道。

我谎乱的点了点头,随后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瞎扒,眼角还忍不住冲着后面看了一眼,发现无数身体犹如干柴一般的尸体,摇摇晃晃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一时间群魔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