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棺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不及看清楚到底是谁,金大发就连滚带爬的跑到石狮子的面前,不一会就兴奋的吼道:“还真是,小哥快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个无头狮子都是钥匙,我数一二三,到时候一起扳!”

听到这我不敢迟疑,跑到另一座石狮子面前,数到三时奋力向后扭去,这时只听头顶一阵轻响,从上面石板中露出一个洞口。

金大发奋力一跃,扒住了洞口边缘,我连忙托着他,一边暗骂死胖子应该早点减肥,一边使出吃奶的劲,好不容易把他托上去,回头发现尸群已经近在咫尺了。

我不敢拖延,也连忙跳着扒住洞口,金大发在上面死命的拉我,就在我即将安全的时候,我的腿一沉,有个人抱住了我的腿,想起那些干尸的模样,我头皮都快炸开了,想要把它蹬下去,可是已经为时已晚,金大发已经把我和拉着我脚的那个人拉了上去。

“艹,有个干尸上来了!”上去后我连忙向后爬去。

“是我!”然而说话的是个女人,让我为之一愣。

我仔细一看,居然是那个转校生墨兰,这让我脑袋瞬间不够用了,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没等我说话,金大发就惊喜的说道:“墨兰姐?你怎么来了!”

那个叫墨兰的女人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一脸淡然的道:“九爷说你到西丘来了,我放心不下你。”

金大发一听面皮一抽,然后脸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让我有种错觉,金大发好似知道些什么,但是最让我在意的是,这个转校生墨兰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鉴于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决定出去后再询问。

憋下心中的疑惑后,我看向金大发道:“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我已经有眉目了。”金大发眉飞色舞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古代工匠为了防止自己被坑杀,所设置的逃生通道,我们往后走,就能出去了。”

“嗯。”墨兰点了点头道:“你们先出去,我还有些事要办。”

金大发似是想起了什么:“你是要找那件东西?”

“对,这墓规格很大,恐怕不一般,里面说不定有我要的东西,但是你俩就没必要跟着我涉嫌了。”

金大发一听这话顿时就跳了起来,结果头撞到石顶顿时疼得龇牙咧嘴,可是即便这样,他仍说道:“不,不行,墨兰姐有难,我金大发岂能不两肋插刀,我说什么都不走!小哥你说是不!”

我点了点头,金大发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跟着我来肯定是怕我出事,现在看样子墨兰和金大发关系不一般,我也就打算留下来,能帮一点忙是一点。

看得出墨兰也是个很豪爽的人,见此也没有太过矫情,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一群人这就开始往前走,因为墓道很低,所以只能弓着腰往前走,时间一长腰就异常酸疼,好在没走多久,一个洞口就露了出来。

金大发谨慎的拿出手电筒,钻进去看了看,一会才缩回头道:“下面就是墓道了。”

随后我们相继跳了下去,这时向四周打量,发现和之前的墓道并没有什么区别,队伍沉默着走了一段路,没过多久发现了两间墓室。

“小哥,等下你站我们后面。”进去前,金大发嘱咐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逞强,随后跟在两人后面走进了墓室。

这墓室并不大,十来个平方,摆放的也没什么陪葬品,孤零零的只有一具棺材。

等我凑近一看,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棺材,而是一只只通体漆黑的小虫子堆砌而成的。

金大发看了一眼脸也白了,良久他才对墨兰说:“你看这是不是棺蛊?”

墨兰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给我解释一般,说道:“棺蛊,用百年棺木中的毒虫才能饲养,并且要在成蛊之日用三颗童子的心脏为引埋入养尸地五年才算是棺蛊,这种蛊恶毒无比,中蛊者生前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一旦死后棺蛊就会利用死者的血肉来繁衍幼虫,最后死者会尸骨无存,而棺蛊没了食物就会聚拢在一起陷入休眠,因为形状像是棺材所以才叫棺蛊,休眠的棺蛊可以千年不死,但是一旦被惊扰就会一拥而上将来者变成新的棺蛊,这种蛊因为太过恶毒所以很早就失传了。””

一想到无数虫子在身体里繁衍生息还钻来钻去,我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不过你也别担心,这棺蛊通体发暗,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活动过了,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声响,是不会惊扰到它们的。”

我摸着鼻子感觉有些尴尬,因为这个耳室没有什么东西,所以我们就离开了,当到达另一个耳室的时候,不出所料里面也有一具棺蛊。

“这特么到底是谁的墓呀,邪玩意层出不穷也就算了,还特么这么穷,一点油水都没。”

金大发揉了揉脸有些沮丧,恐怕也只有他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赚钱了。

“喵……”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回头向身后一看才发现,从棺蛊后面突然蹦出一只大黑猫,状的犹如一条狗一样,体毛油亮黑长,胡须都已经泛黄,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更是黄瞳蛇眸,在灯光的照亮下泛着精光。

可能是不适应灯光,这猫脊背高高弓起,体毛竖起犹如一只炸毛刺猬一样。

见到这幕,金大发突然往地上一一改往日的张扬,还没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膝盖就被旁边的墨兰踹了一脚,重心不稳下我也跪了下去,但这还不算完,她还按着我的头,嘴里说着:“无意路过贵地,打扰大仙修行,还请大仙海涵。”

这时我也有些懵比了,拨开她的手就站了起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我的举动让刚刚放松下来的黑猫重新露出敌意。

这时墨兰拽下我腰间的天官印并举在空中,说来也奇怪,这让金大发墨兰他们都害怕的黑猫,见到天官印后却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然后连忙跳下棺蛊不见了踪影。

金大发见状摸了摸头上的汗,站起身来埋怨道:“怎么忘了这茬了,有天官印在还怕什么冥猫呀,这个跪真特么白下了。”

墨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回头向我说道:“刚刚那是冥猫,专门在墓里讨生活的邪物,而且看它的胡须,年龄最起码也比我们加起来大了,这类玩意最好不要轻易招惹,不然会很麻烦的,刚刚它是忌惮你的天官印,不然我们会很难脱身的。”

“还有。”墨兰缓了口气郑重的向我说道:“即便你有天官印,也不是说什么都不怕的,对待这些东西最好还是保持一定的敬畏,尤其是以后我们让你做什么你就要跟着做,不然你死了没关系,可别把我们害死了。”

这番话有些打脸,不过我面皮还是有些发红,刚刚只是被墨兰的举动激怒了而已,不过她说的也是,如果不是我有天官印的话,刚刚很有可能会把所有人都给害死。

“好了!”金大发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哥毕竟还是第一次下斗,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即便把江家的那群老东西拉出来塞到西丘,也不见得能活着出去几个。”

听到金大发帮我求情,墨兰冷哼一声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之后的气氛一直比较尴尬,队伍在一片死寂中前进,过了几分钟,金大发看着前面突然叫道:“你们看,前面有水光!”

我顺着看了过去,发现远处确实有些反光,走近一看,发现前面有一个比之前还要大的石厅,只不过里面全都是黑黝黝的水,根本分辨不出深浅。

“这水的出现不是偶然,你们小心一点,我估计里面有古怪”墨兰打量着面前河水道。

金大发看了看周围,半饷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这虽然不算宽,但我们也没船呀,游过去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对,你们看这个!”墨兰突然走到墙角,拿起了两根东西,准确的说,是两根船桨,只不过这船桨居然是用人的大腿骨所做,让人看一眼就心底生寒。

既然有浆,那肯定有船,想到这我向四周望去,因为我站的比较近,所以借着手电的余光,我看到对面的石壁旁,停靠着一艘小船。

金大发闻言走过来用手电一照,才发现这小船也有些邪异,和普通的木制船不同,这小船通体大白,在船头还竖着一个杆子,上面插着一个人头骨。

“这船……也太邪门了吧!”金大发抽出一根烟忍不住吐槽道。

“你们俩等着,我下去把船拉过来。”一旁的墨兰说着把背包扔在地上后,就准备跳下去,不过我连忙拉住了她,说道:“我下去吧,我有天官印,真发生什么事我也有自保之力。”

墨兰神色微动,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如释重负,一路上我都跟个累赘一样,此刻我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

“小哥,这绳子你拽住,真发生了什么我拉你上来。”金大发也没有阻拦,毕竟以他的体型来说,下水游的不会比龟爬的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