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鬼柳木心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有拒绝,把绳子栓在腰里后,深吸了口气,随后一头扎进面前貌似平静的河水中去。

刚进水里,我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差点让我失去知觉,虽然如今已是冬末,但是按理说这水也不可能如此冷呀!

受惊之下我呛了一口河水,结果发现这河水异常腥臭,差点让我背过气去,这河水果然有诡!

“小哥!你怎么了?没事吧!”金大发站在岸上向我喊道。

我缓过神后冲着准备跳下来救我的墨兰和金大发挥了挥手,示意没事,随后就连忙向那艘小船游去,毕竟这河水冰凉刺骨,时间一长,别说这河里有没有东西,就是没有,我也会冻死过去!

幸好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我终于游到了小船旁,连忙扒着船身翻了进去,接着我开始活动四肢,让早已麻木的躯体恢复活力,等这一切都做完的时候,我才把目光放向脚下的这艘小船。

这小,不对,应该说是骨船,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由什么木材制作的,而是一根根白骨砌成的!

看着如此邪异的小船我不由浑身又是一阵发寒,害怕归害怕,把绳子绑在船身后,我让对面的金大发他们把船拉过去。

“得嘞,一二三……咦,这特么什么船呀,怎么拉不动呀!”

任凭二人如何使劲,这小船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不对劲,肯定有古怪!”金大发放下绳子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等了一会,墨兰她们实在没什么办法之后,我试着重新进入水中,然后示意他们继续拉,果然,原本纹丝不动的小船在没有我之后,顺利的被拖拽到金大发他们面前。

见事情解决,我连忙也冲着那边游去,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我的四肢又有些麻木了。

但是面前的水面里,突然冒出一连串的水泡,接着一团黑乎乎的,犹如浮藻一样的东西浮出水面,缓缓的停靠在我的面前。

我身体一僵不敢再继续游,这时我周围的水面也乎噜噜的冒出一片片水泡,犹如下面放着一个造氧机,紧接着从水下浮出无数浮藻一样的东西把我给团团包围住了。

随后我发现一件让我更崩溃的东西,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浮藻,而是一团团头发!

就在我惊恐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面前的一团头发突然缓缓凸起,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把它顶起来了一样,但是随后一个脑袋浮出水面,它的头发被水浸湿,让我看不清头发后面的脸,但是灯光照耀下,我清晰的看到,那下面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带着千年之前的怨毒注视着我!

那一刻我的头仿佛爆炸了一样,心口也犹如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揪住,让我呼吸困难,我感觉双脚划得越来越慢,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在我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听到扑通一声,随后我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了。

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让我原本模糊的意识清醒了许多,随后我就看到墨兰游到我的身边,她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往外流着血,而那些水鬼见到这些鲜血纷纷躲避,让她顺利的游到我的身旁。

接着我就被墨兰一点点的拖拽到岸边,然后被急得直跳脚的金大发给拽了上去。

脱离险境,我犹如被扔上岸的鱼一样,贪婪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旁边同样快要虚脱的墨兰由衷的说了声谢谢。

墨兰拨开粘在脸上的发丝轻轻的点了的头,没有说话。

倒是金大发连忙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翻出了一些黑乎乎的药膏,然后把药膏涂抹到了墨兰的伤口上,那流血不止的伤口才渐渐止血。

“艹他爹,这什么鬼地方,老子一辈子遇到的邪门事还没今天一天碰到的多,这次回去我最起码一年不下斗,太特么吓人了!”金大发忙完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一包绉巴巴的中华,然后递给了我一根。

我抖抖索索的抽了一口,看着淡蓝色的烟雾第一次感觉活着真好,甚至连以往一直厌恶的香烟,此刻也不再那么让人讨厌。

休息了会,金大发从背包掏出几块酒精块,点上火后让我们烤了几分钟,不得不说,烤完火之后我确实恢复了不少,这时众人又将目光转向了面前的小船。

“这船是有了,可是只要有人坐就拉不动它,这可怎么整呀。”金大发摸了摸油乎乎的脑袋郁闷道。

“我们刚来时不是发现了一对白骨船桨吗?”我指了指船桨说道。

“有道理,要不我们试试?”金大发看向墨兰。

墨兰点头同意后,三个人小心翼翼的坐上了这条白骨小船,然后用两条骨桨滑行,这一次骨船缓缓而行,并没有在为难我们。

“滋滋滋,真是邪了门了,我这辈子还是头一回碰到这事。”金大发摸着骨船滋滋称奇。

“嗯,你们看,这些水鬼好像非常害怕这艘骨船。”我指了指前面遇到骨船就连忙退缩到一旁的水鬼说道。

“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坐在船头的墨兰突然说道:“这与其为了说是防范我们,不如说是……考验?”

墨兰的话让我和金大发都沉默了下来,回首来路,虽然万分凶险,但是却不是绝路,其中还蕴藏了一线生机,只是,这墓主人此举到底是何意呢?

没等我想太久,骨船就稳稳的停靠在了岸边,当众人下船后,骨船上仿佛有一名看不见的幽魂,驾驶着骨船又缓缓的开了回去,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心底发寒。

金大发看着对岸的骨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半饷才砸巴嘴道:“走吧,别一会又发生什么妖蛾子事。”

接下来的路与其说是墓道,不如说是山洞,只不过很明显就能看出,这山洞是人工开凿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修建墓道,就被迫停工了一样。

“滋滋滋,你们看这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呀。”金大发停下脚步,从脚下的泥土中抽出一根人的大腿骨,只不过这腿骨已经风化严重,稍微一用力就化为白粉,飘飘洒洒的扬了一地。

墨兰瞄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走了一段路后,她蹲在一具还算完整的尸骨面前,用清冷的嗓音道:“这人的喉骨是被人打碎的,而且大腿好像也被拧下来一只,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怪力,前面恐怕不太平。”

墨兰说完金大发就从包里掏出两根黑驴蹄子,面上也凝重了许多。

队伍随后没走多远,就被拦了下来,因为面前的道路上,摆放着一具大棺材,横摆着把道路给堵住了。

金大发摄手摄脚的凑上前瞄了一眼道:“鬼柳阴棺?”

“没这么简单。”墨兰摇了摇头道:“这是鬼柳木心棺,鬼柳被砍伐下来后,自始自终都是黄色的,除非在表面刷漆,只有鬼柳木心,才会一年比一年黑沉,看这具鬼柳木心的成色,恐怕已摆了千年。”

原本还打算伸手去摸一摸棺材的金大发犹如触电了一般的缩回了手,然后抬起头一脸震惊:“乖乖,光木心就足以打造出一副棺材,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鬼柳,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蟠桃树吧!”

“谁知道呢?”墨兰轻笑一声道:“不过我对这个墓主人越发感兴趣了,寻常帝王将相都难以寻到这样一副鬼柳木心棺,我们还没到主墓室呢,就看到了一具。”

金大发闻言嘴角一抽,脸色苦的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墨兰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过去,鬼柳木心棺养的尸可是一年强似一年呀,这里面躺着的祖宗说不定都能和大罗金仙斗上一斗,我们要是这么过去岂不是找死吗?”

“看棺上积尘这么厚,这棺材里面的养尸恐怕百年都没出来过,我们小心点,应该没事。”

说着,墨兰轻轻的爬上棺材,犹如一只猫一样灵巧,举手投足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撑一跳就跑到了对面去。

金大发见状也不再墨迹,把背包扔给墨兰后,就双脚一蹬跳到了棺材上空,就在我以为他下一秒就要砸下去的时候,金大发双手撑住左右石壁,以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缓缓撑着跳过了棺材。

接下来就只剩下我一人了,我活动了活动有些发抖的身体,从刚才的话语中,我知道这棺材里面肯定躺着一个了不得的东西,所以说不害怕肯定是不可能的。

半饷,我轻手轻脚的翻到了棺材上,虽然不如墨兰那样灵巧但发出的噪音也是相当的小,就在我以为能平稳爬过去的时候,身下的棺材里突然发出了一些响动,犹如是一个人挪了挪身子一样。

我确信刚刚那一幕不是错觉,半天我也只敢僵在棺材上,不敢再发出一丝响动,但是长久维持一个动作很难,不一会我就满头大汗了,又过了一会,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一滴汗水从我额头滴落,砸到棺材板上溅起了一朵水花,但是提心吊胆了半天,棺材里依旧没有再发出什么响动,就在我以为没事了的时候,身下的棺材突然传出澎的一声巨响,犹如一个人在里面捶打着棺材板一样,力量之大甚至把我震飞了起来!

“墨兰,接着!”在一旁等待了大半天的金大发从包里掏出一根绳子,随后把一壶黑色液体泼在了绳子上,把另一头抛给墨兰后,两个人就扑到棺材边用绳子把棺材给捆了起来。

然后金大发一把拉住我的手吼道:“快跑,这玩意坚持不了多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