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铜莲旧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没跑出多远,身后就传来一声闷响,接着棺材板砸落在地发出的响动便传来了,与此同时,空气中弥漫出一股剧烈的恶臭,让人闻一口就头晕目眩的。

“别闻,这是尘封百年的尸臭,多吸几口你连命都会没得!”金大发边跑边从身上的衬衫上撕下了几块碎布,然后递给了我一块。

虽然这上面满是汗臭味,不过为了保命,我只能将就了,这时金大发又从包里掏出一捆炸药,我见状连忙制止了他,要知道这里可不像青石墓道那般坚固,在这里用炸药绝对会引起塌方的。

谁知道金大发拨开我的手道:“晚点死总比现在死好,我们跑不过后面那玩意的!”

说着就把炸药点上火,奋力扔向了身后的无尽黑暗,随着一声巨响,我被一阵气浪掀翻在地,胸口一阵发闷就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只感觉浑身剧痛,一摸脸上全是血,我从身边捡起手电筒打量着四方,发现金大发和墨兰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我连忙爬过去试了试他们的鼻息,发现他们只是晕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当我回头时我愣住了,身后的墓道已经塌方,后路已经断了,我这时候真想把地上那胖子拉起来揣两脚,要是再扔近一点,我就要被活埋了。

靠在墓壁上我喘着粗气,这时我饥渴难耐,拉过胖子的背包就翻找了起来,但是除了一包生糯米看起来还能吃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捧着这包生糯米我心里在天人交战,一方面腹中实在饥渴,一方面看着生糯米我实在没勇气下咽。

终于欲望战胜理智,我抓起一把生糯米就塞进了嘴里,胡乱嚼了两下就咽了进去,这时腹中才不再难受。

“咯吱,咯吱……”

就在我吃着糯米的时候,前面的墓道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响,犹如是指甲摩擦地面所发出的声音,我连忙放下糯米拿起手电想要看看是谁,但是好死不死手电筒这时闪烁了几下,灭了。

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金大发和墨兰拖到我的身后,然后忐忑不安的冲着黑暗大喊是谁。

回应我的依旧是那刺耳的摩擦声,犹如远处有一个人在向我缓缓爬来,单纯想到这个场景我就头皮发麻,但是除了坐以待毙外我却没有丝毫办法。

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最后在我前面几米停了下来,我喉结微动,浑身上下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心里正在想着能不能蒙混过关时,一双冰凉腥臭的手却抚上了我的脸。

我毫无防备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猛的跳了起来,随后一脚向黑暗里踹去。

但是我这一脚却踹了一个空,重心不稳下摔倒在地,不等我起身,一个人猛地压在了我的身上,它异常的重,竟然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随后一条滑溜溜的东西在舔着我的脸颊,一股血腥味熏的我几近不能呼吸。

就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腹中突然升起一股凉意,随后犹如打嗝一样不受我的控制,就从我口里钻了出去,接着趴在我身上的东西如遭雷击,犹如被人掀飞了一样。

不得我反应过来,我脑海一痛,随后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有光线钻进我的眼中,还听到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

我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金大发正抱着我,左手高高扬起正要扇下来,见我睁开眼才讪讪收手。

“我这是?……”我感觉眼里粘糊糊的异常难受,想要抬起头擦拭却感觉双手重若千钧。

金大发和旁边的墨兰见我醒来这才松了一口气,金大发把背包放到我的头下,一脸后怕:“你晕了过去,还满脸都是血,可把我吓坏了,幸好你没事,不然就算九爷不剥了我的皮,张爷也要把我拎下去。”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难道那是一个梦吗?可是这个梦为什么这么真实呢?

可是无论怎么想,我都没有丝毫头绪,之后我们休息了一天时间,我才能勉强下地走路,而金大发包里的那些糯米,也已经被我们仨吃了,如果不想办法出去,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弹尽粮绝的。

这次没走出多远,我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山洞这时已经到了尽头,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悬崖,用狼眼手电甚至都照不到对面的岩壁。

“乖乖……这个洞要是在洛阳城下,一塌方保准半个洛阳没了影。”金大发看着脚下的悬崖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

“不对。”墨兰指了指下面道:“你们看,下面有一条栈道。”

我低头看去,果然发现一条木质栈道,只是这栈道层层叠叠,一直修建到了下方目光不能及的地方。

“你们等等,我试试这悬崖有多深。”金大发从旁边搬来一块石头,然后狠狠地向下方砸去。

“一,二,三,四,五……”

然而无论金胖子怎么数,这石头就好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传来半点响动。

“这特么是有多深呀!我真的怀疑一直往下走是不是能通到地狱。”

金大发说完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脸郑重的看向了墨兰:“墨兰姐,既然主墓室我们没找到,不如就此回去吧!”

墨兰摇了摇头,声音清冷的说道:“算算时间,我们下来估计得有一天半了,老爷子应该也会派人来找我们,你们回去等待救援,我自己下去看看,那件东西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放弃一丝希望。”

“瞎jb搞!”金大发暗骂了一声,然后扭头对我说:“小哥,要不你先回去吧。”

其实按理说我这个时候应该回去的,但是自从墨兰上次跳下水救了我一条命后,我也就欠了她一条命,虽然我什么都不懂,但好歹有个天官印能帮帮忙不是,于是我就摇头拒绝了。

墨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没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我这样做很值。

接着队伍开始准备下降到栈道上,第一个下去的是墨兰,因为她的体重比较轻。

“栈道历经千年,很可能已经不稳固了,你们等下要小心点。”墨兰紧了紧身上的绳子。

我和金大发点了点头,紧张的看着她慢慢攀岩下去,不过索性还好,墨兰跳到栈道上后,拍了拍身下的木板,然后给我们打了一个ok的手势。

随后金大发也慢慢爬到了栈道上,只不过他刚一踩上去,木板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金大发吓了一跳。

无语的看着这个当代最肥摸金校尉,想必回去之后他应该能下定决心减肥吧。

看着二人都下去了,我嘴里叼着手电,手里抓着绳子,把脚固定在岩壁上,模仿着特种部队的姿势一跳一跳的向着下面缓缓降落,一路上虽然手掌生疼,但也平安无事。

刚下去还来不及喘口气,就看到墨兰盯着面前的岩壁好似在想些什么,随后她趴在岩壁上,用手掌微微抚摸着,半饷她扭过头说道:“你们看这岩壁,是不是异常平滑。”

我走上去摸了摸,发现这岩壁确实很平滑,隐隐有些古怪,却说不上来。

金大发摸了摸,良久面露疑惑道:“是呀,即便是天然形成的空洞,也不可能这么平滑整齐呀,难道是人工修筑的?”

“先不谈这么大的工程要多少人开凿,即便是人工修炼的,上面也应该有些斧凿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姚九指对我说的话,九世铜莲,高愈万丈,能在地下来去自如,只不过,看这个空间的大小,说万丈恐怕都有些小了,真的难以想象。

“小哥,你脸色怎么苍白呀,不会是恐高吧?”金大发笑道。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对他们说分:“你们说,这会不会是九世铜莲曾经的扎根之地。”

墨兰金大发听完都是一愣,随后面色变得非常古怪。

“不,不会吧,九世铜莲只是一个传说,怎么可能真的存在。”金大发咽了口水,讪笑道。

“不”墨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看向这个庞大无比的地下深渊:“看到这个地方,我有些信了,除了九世铜莲,我想不出别的东西,能解释这样的伟迹”

“可九世铜莲呢?即便它长腿跑了,也得留下什么痕迹呀。”金大发不解道。

“现在想这么多没有意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主墓室应该在下面,我们顺着栈道走下去,一定能找到的。”

随后队伍顺着栈道开始往下攀爬,栈道是之字形的,用无数根粗壮的木料固定在岩壁上,木材上都经过特殊处理,即便过去千年看起来都坚固无比。

“滋滋,小哥,你说这万一掉了下去,我估计连个响都没,想想都渗人。”金大发从后面跑过来,挫了挫手道。

我看了看他那一身的肥肉,笑着说:“别人我不知道,就你这体重,掉下去肯定有响,知道摔炮吗?”

“呸呸呸!”金大发浑身一哆嗦,连忙捂住了我的嘴。

“小哥,这话可不能说,我们这行最忌讳这个。”

我扭头一想也是,毕竟盗墓贼干的事情也太禁忌了。

“诶,你们快过来看看这个”

听到前面墨兰的声音,我连忙跑了过去,发现再往前的石壁上,被挖出了一个个小格子,里面放着一尊尊石像,看上去像是金刚和菩萨,只是和以往的威严怒目不同,这些石像一个个或唉叹,或奸笑,面上的表情让人感觉邪恶无比,而且他们的眼睛,都看向我们,让人心底发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