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地狱黄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旁边石壁上还雕刻着四个大字。

地狱浮屠!

“乖乖,还真让我猜对了,这下面不会真的就是地狱吧!”金大发苦笑道。

“怎么可能,你看这明显就是人工修筑的,装神弄鬼罢了。”

虽然墨兰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感觉还是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只是为了单纯吓我们,没必要这么大的手笔,想到这,我让二人靠近我,毕竟我有天官印,和我在一起会安全很多。

好在他俩也是老手,知道这种时候不能逞强,三个人就这样聚拢在一起,缓缓向下走去。

不得不说,修筑这些石雕的工匠确实手艺高超,无论我们走的多远,面前石雕的眼睛总是死死的盯着我们,让人渗的头皮发麻。

没走多久,我看到面前一个石格里,一具石雕从头顶有些裂缝,一直蔓延到胸前,我不禁停下脚步,发现空气中有丝淡淡的腥臭,仔细嗅了嗅,正是目前石雕发出来的臭味。

金大发凑上来嗅了嗅:“这里面有东西。”

说罢他从兜里掏出一柄小刀,把石雕缝隙周围的石皮缓缓剥落,只见石屑纷飞,从里面居然露出一具幼儿的干尸!我吓得手一抖,石雕从我手里掉落,摔的稀巴碎。

金大发这时显得很镇定,他蹲在地上拨了拨干尸道:“手法有些像是泰国的鬼曼童,只是情况要比那邪恶很多。”

墨兰摇了摇头道:“你看,这童尸表情痛苦扭曲,应该是被闷死在石皮下面的,而鬼曼童多是用那些难产而死的童尸,怨气没那么大,用途也多是偷财许愿,这童尸不一样,我看他与其说是防范我们,倒不如说是镇压。”

“镇压?”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金大发恍然大悟,站起来指了指上面:“小哥,还记得石门上的字吗?”

我点了点头,断龙铡尸,进之必死,这样的话想忘记都难。

“断龙指的是断龙石,重达万斤,开始我以为断龙石是为了防止我们进来,但是现在看来,它可能是为了防止某些东西出去。”

“那个石门上刻的字我也看到了,开始我和你想法一样,后来看到那具鬼柳木心棺时,我以为镇的是棺材里面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那里面恐怕也只是一条看门狗而已。”

墨兰说罢,指了指石格:“你们看这石格纹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万鬼镇邪柱,是一种很恶毒的阵法,只是这个阵法在传说中,是镇压旱魁那种上可屠龙下可搅海的存在,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见了实物。”

我和金大发闻言连忙凑上去仔细看了看,才发现石格间,确实有一些符文,犹如是一条条小蛇衔尾而行,让人实在看不懂。

金大发一边看着一边滋滋称奇,半饷抬起头道:“我也看不懂,也只有你们搬山一脉才这么见多识广,这一点恐怕摸金和发丘都比不上你们。”

我看了看墨兰,没想到她的身份居然是搬山道人,不过我又有些疑惑,她一个盗墓贼,当初为什么要跑到大学里混了几天日子,难道说是体验一下生活?联想到老家时遇到的神秘女子,我内心的疑惑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我不明白,她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些话我没说出口,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放下心里的疑惑,我们继续向下走,但是一路上明显谨慎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那一尊尊石像后面,都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盯着我们看,只是它们在忌惮着什么,恐惧着什么!

在黑暗里,人很容易忘记时间,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走累了,就停下来歇一会,休息够了,就继续走。

队伍里这时也没人有心情说话,但是正当所有人心事重重的时候,从黑暗中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犹如是锁链被拉扯的声音。

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深渊,不知道对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不过这时墨兰皱紧眉头道:“声音是从下来传来的!”

“昂!!!……”

没等我们接话,这次深渊里又传来一声高昂的龙吟,声音在深渊里来回荡漾,格外清晰。

金大发这时露出一副要哭了一样的表情道“我的娘呀,我没听错吧,这是龙的声音吗?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即便镇定如墨兰这时也紧皱眉头没有说话。

事到如今,我忍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墨兰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以至于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身涉险境。

墨兰低着头咬着发白的嘴唇没有说话,倒是原本哀嚎不已的金大发站了出来。

“小哥,这件东西对墨兰真的很重要,比命都重要,但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之后我一定告诉你。”

我诧异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能让金大发把话说的这么重,我也确实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我的话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那东西值不值得我们去拼命,但是既然你们话都说出来了,我也无话可说,大发你为了我来西丘,墨兰你救了我一条命,无论如何,我都会陪你们走到底的。”

“谢谢!”墨兰抬起头冲我笑了笑,只是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我莫名有些心疼。

“小哥,我会看人,看你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仗义,我也不说虚的,以后你有事,我绝对不推辞!”

金大发笑眯眯的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说道,只是回想起第一次遇到他时,莫名其妙的就挨了一棍,我那许些感动就消失殆尽了。

看着我的目光,金大发摸了摸鼻子,很机智的没有再说话。

这次把话说开了,我心里也不再有疙瘩了,死了的话,我也不用再担心我的命格会害死爸妈,下去了还能伺候爷爷他老人家,没死的话,那我有什么好怕的呢?

因为渊中龙吟,一行人脚步加快了许多,又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栈道才终于接触到了地面,金大发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然后用脸贴住地面怪叫着祖师爷保佑。

等他安静下来,我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地下暗河?”金大发挠了挠头道。

“这周围什么都没有,不管是什么,我们先过去看看,手电筒快没电了,我们必须要快点了。”

看着墨兰手里那明显有些暗淡的手电筒,我不由有些佩服这狼眼真耐用,随后我提议,先把两只手电筒关了,只用一只来节省电源。

少了两只手电筒,光线一下子暗淡了许多,不过幸好一路上也没发生别的事情,我们离水声越来越近了。

当走到水源处时,只见一条巨大的河流将地面切割开来,河水的颜色发黄并有些浑浊,岸边冲上来的淡淡水雾中弥漫着一股臭味,汹涌的河流之上,还架铸着一座木桥。

金大发蹲在河流边,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嘴里品了品,随后呸了一声道:“这河水的味道很怪,有些尸臭的味道,虽然很淡,话说这里不会是黄泉吧?”

想起黄泉,我不由扭头看了看那座木桥,果然,桥前竖立着一块石碑,用红色染料写了三个大字。

奈何桥。

走近一看,发现桥边摆放着一具石桌,石桌上摆放有三个碗,里面盛放着浑浊泛黄的液体,旁边坐着一具石像,造型是个弓着腰的老太婆,她左手指着碗,右手指着桥,脸上的笑容异常诡异。

“这老太婆……不会是孟婆吧,修筑这个墓的人到底是什么用意呀,搞了这么多东西,该不会只是为了吓我们吧。”金大发小声嘀咕着。

我没有认同金大发的话,如果只是为了吓我们,这也真是钱多烧的慌,而且石桌上正好摆放着三个碗,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早有安排?

“传说死人投胎上奈何桥时,都要饮下孟婆的孟婆汤,这样才能忘掉前生,不然便是有违天道,会被地府追杀。”

金大发凑上去闻了闻三碗汤,结果被熏的快要呕吐,半饷他才说道:“这那是什么孟婆汤,这根本就是尸油!”

我连忙点了点头,因为我也实在不想喝这种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液体。

墨兰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妥协了:“那我们过桥吧,不过,要小心一点。”

说完我打起精神,小心翼翼的登上这座木桥,站稳后才发现这木桥还是很结实的,不过看着下面汹涌的河水,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缩了缩头,这要是掉下去,肯定一瞬间就没影了。

“哗啦哗啦……”

转眼间便走过了一半,不等我松口气,远处的河流里突然又传来一阵锁链声!声音大的震耳欲聋,而远处本就汹涌的河水如炸开了一样,水雾铺天盖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