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江家/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接着,河流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影,脊背露出水面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向我们袭来。

“艹nmb,我说怎么不见影了,原来特么在河里!”金大发一边怒骂,一边把背包扔在地上减轻负重,随后拉着我向对岸跑去。

但是这巨大黑影的速度太快了,就在我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身后轰的一声,木桥犹如纸片一样被撞的稀碎,我感觉脚下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掀飞上天。

接着我浑身剧痛,被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摔的移了位,而金大发和墨兰连忙冲上来,一人拽住我一条胳膊就把我脱离了水面。

但是这巨大的黑影不曾浮出水面,随着铁链被拉直的咯吱声传来,黑影静静的停在水面上,过了一会才缓缓下沉。

心有余悸的金大发望着水面喃喃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咳了两声,躺在地面上感觉活着真好,刚刚那一幕实在太过惊险,要不是胸口的疼痛还有破碎的小桥提醒着我,我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呢。

这么庞大的身体,还有那高昂的龙吟,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龙存在吗?

“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锁链声?”墨兰望着河面说道。

我点了点头,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锁链声。

“刚刚那个东西没有再追上来,恐怕就和那锁链声有关,它……应该被锁住了。”

“艹,不可能!”金大发爆了一句粗口:“这玩意不拉来东风―6,谁能降的伏?”

墨兰摇了摇头:“中华上下五千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也埋葬了太多太多的秘密,就好比这个墓,你来之前,你会信这里的一切吗?”

金大发脸色顿时耷拉下去了:“还真是,以前碰个粽子都能吹个好几年了,嘿,来了这,感觉以前就跟小孩捏泥巴似的。”

其实不怪金大发这样说,设想一下,不论那河中的黑影,即便是这个墓的工程量,即便用倾国之力,没个两三年也完不成工,可是,这样一个墓,他存在的价值究竟在哪?前人为什么耗费这么大的精力修筑它?为什么这么大的工程竟然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一丝波澜?目前看来,这一切还都是迷。

“好了,走吧,我们没有水和食物,体力已经开始下降了,如果再不赶快一点,恐怕真的要饿死在这墓里了。”墨兰摇了摇头。

“得,今天我还真不信邪了,看那家的墓主这么大手笔。”金大发拍了拍屁股,然后走过来搀扶住我道:“小哥,没事吧?”

我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刚才摔得那一下并没有伤到我的内脏,休息了一会也已经缓过气来了。

在巨大而空旷的谷底前行,我心底一片茫然,在这种环境下根本分辨不清方向,甚至连时间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有腹中的饥饿感提醒着我,如果再不快点走出这个墓,到时候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呼,还好我在江家学过辩位之法,不然在这里恐怕真的要跟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了。”金大发可能是看气氛太压抑,开口对我笑道。

“辩地?”

“嗯,其实练起来也很简单,刚开始闭着眼睛顺着一条白线走,练几个月后要闭着眼睛走一注香的时间,睁开眼如果走偏了一掌之距,那晚饭可就没得吃了。”金大发抖着肥肉感慨道,看得出,那段时光对于他这个胖子来说,是一段黑暗岁月。

“后来更绝,用尺子那么粗的铁杆架到空中,每天要来回走三十圈才算合格,你不知道呀,走在那上面晃晃悠悠的,还闭着眼,一不小心摔下去就得躺个两三天,还只能喝粥,不过现在想想也值。”

“那个江家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开口问胖子。

这次张大发没开口,旁边的墨兰就抢先解释道:“摸金鼎盛时期有三千之众,但是曹操诱杀摸金和发丘两派后,只有几十个比较精明的摸金校尉逃出生天,这些人最后大多分道扬镳,最后泯末于江湖,但是有个摸金校尉名为江同,不仅不和别的摸金校尉那样将斗中秘法珍如性命,还将此生所学教于后人,广收门徒,所以江家也是第一个以家族为传承存在的摸金群体,再加上出了几个精明能干的后人,结交当朝的皇亲国戚,所以也曾显赫一时,但是倒斗终究有伤天和,所以江家一向门丁不旺,但传承至今,也是备受倒斗界尊重的家族,可以说,在洛阳,九爷能和江家相抗衡,但是放眼世界,还是前者显赫,毕竟名气差了太多。”

“墨兰姐这话说的对,就比如我金大发,如果江家有朝一日找我帮忙,我肯定不会拒绝的,而且江家有恩的门徒不止我一个,可以说江家的一句话,一群老妖精都得出山,人脉相当厚呀!”

我有些难以置信,一个家族居然能从三国流传至今还没有分崩离析,除了感叹一声江家的强大外,它的团结也值得让人深思。

正当金大发眉飞色舞的吹嘘摸金多么多么强大的时候,从天边突然刮来一阵阴风,让我和他不由同时打了一个寒战。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看着周围有些不解:“这那里刮来的凉风呀,难道这附近有个洞穴?”

墨兰摇头否定了金大发的猜想,她面露警惕道:“你不感觉这风凉的有些邪乎吗?”

金大发缓过神来顿时向后摸了摸,发觉背包已经被他丢了后,才一脸苦笑的说道:“完了,东西全没了,等下要是出个什么妖蛾子,我们估计得上去和它肉搏。”

我这时顾不上吐槽金大发的贫嘴,因为天边的阴风越刮越甚,到最后甚至传来了异常渗人的呜呜声。

“别省电了,注意周围,估计真的有东西来了。”

我和金大发接过手电后,三个人背靠背聚拢在一起,用灯光照耀着周围,但是这里空间真的太大了,阴风依旧从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向我们袭来。

局面僵持了会,从远处却突然飘来阵阵白雾,当白雾把我们笼罩在一起时,能见度已经不超过十米了。

“别慌,这种时候最忌自乱阵脚,小哥有天官印,寻常鬼魅伤害不了我们的!”金大发给我打气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稍微镇定了不少,毕竟有姚九指都称赞的天官印,应该出不了什么大差子。

然而情况总是和我们想的有差错,鬼魅我是还没见到影子,但是风却越刮越大,到最后犹如冷刀子一样刮在我的脸上,没多久我就感到面部一阵麻木,而且空气中还有一股异常浓烈的腥臭和风一起卷来,一边臭的让人作呕,一边烈的有些辣眼睛。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揉着早已通红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我心里不由有些焦急。

“有东西!”

听到金大发的吼声,我连忙睁眼望去,却只见一黑影从我眼前一闪而过。

“它的速度太快了,我看不清!”我对着他俩吼道。

“没事,你有天官印,它不敢上来,别被它吓慌了神!”

墨兰的话让我心里一震,确实,如果在这个地方慌了神,那无疑是找死。

心里这样一想,确实安稳了许多,但是没等我放松下来,从白雾中却突然飞出一块石头,我扭头一闪才没有被砸到头。

“这鬼东西太精了,我们要是不解决了它,会被它活活耗死的!”

“初三大发,你俩围在一起别动,我去解决它。”墨兰说着就蹲下身来,从腿上的皮夹中抽出一把半臂长的小刀出来。

“墨兰姐,我手里的膏药不多了,你这样会出事的!”金大发说着就拦住了她。

“没事,我挺得住!”说罢,墨兰便把刀往自己掌心一抹,持刀便冲进了白雾中。

看着墨兰的身影远去,金大发红着眼猛地捶了一下地面。

而我则有些疑惑,手掌处的血管不多,抹了一个口子不至于这样吧,相比之下,墨兰一个人冲进迷雾才更让人担心呀!

心中焦急的等待了一会,虽然和这个墨兰交情不深,但我还是不希望她出事的。

这时远处走来一个模糊的人影,我神情一震不由警惕起来,好在走近了我才看清那个人是墨兰,只不过她此刻面色苍白无比,右手的伤口犹如开了水闸一样,不住的往外流着鲜血,让人心惊不已。

“没想到,竟然是这玩意儿。”墨兰把左手提着的东西扔了过来,我凝神一看,发现居然是包裹在石皮后面的童尸。

“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指了指墨兰依旧流血不止的右手道。

“墨兰姐她……”

“我得了一种怪病,身上不能有一丝伤口,不然便会流血不止。”墨兰打断了旁边的金大发,一脸淡然的往右手上抹着药膏。

只是我看着这个面色苍白无比,却永远都镇定自若的女人,总感觉她还是在瞒着我什么,而旁边欲言又止的金大发更加深了我的推断。

只是金大发也说过,这一行最忌讳相交言深,她不说,我不问,就这样。

随后我将注意力放到了脚下的这具童尸身上,没想到当时还一动不动的它,居然跟着我们跑了过来,只是细看之下,我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