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拔舌地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我们之前碰到的那一具!”

金大发浑身一抖,转过头强笑道:“小,小哥,你没看错吧,我记得之前的童尸和这差不多呀!”

我摇了摇头道:“之前那具童尸在我手上,所以我看的比较仔细,那具童尸的额头有块豁口,这个没有。”

两人短暂性的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墨兰打破了沉默:“那你的意思是,万鬼镇邪柱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后和金大发搀着墨兰,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没道理呀,我不过是动了一个而已,不会引来这么大的连锁反应吧……墨兰姐,你知道什么原因吗?”金大发一边走着一边嘴里喃喃自语。

墨兰摇了摇头,这一会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不过她的面色依旧非常苍白:“万鬼镇邪柱我也只是听说,具体情况不了解,刚刚奈何桥断,那些童尸我是不担心的,只怕里面出了什么状况,要知道阵法已破,里面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这会想必已经出来了。”

还真是多事之秋呀,我心里这时越来越没有底了,但是没等我理出头绪,面前就闪过几道黑影。

“玛德,那群畜牲不止一个过来了,河里的那个煞笔是吃干饭的吗!”金大发不由骂道。

“稳住阵脚,我们有天官印,它们不敢上来。”

我这时真心有点佩服墨兰的神经了,它们敢不敢上来不好说,但是只要它们拿石头这样的东西丟我们,我们也没辙呀。

刚这么想呢,从迷雾中就飞出一个石子,砸到金大发头上让他痛呼不已。

“我艹你们大爷,要不是胖爷我东西丢了,非把你们这群兔崽子油炸不可!”

看这货现在还在嘴贫,我忍不住开口骂道:“油炸你大爷!好好认路,别带着我们兜圈子!”

“我别说睁着眼,我就算闭着眼也不会走……!”话刚说了半截,一块石头便又砸中了金大发的门牙,这次他疼得泪都出来了,一边跑一边流眼泪,啪的一声从嘴里拽出一金大牙。

“我,我的金牙呀!!!小哥,你搀着墨兰姐先走,我跟它们拼了!”

“交给我了,你一路走好!”

“…………”

仿佛是跟金大发有仇一样,这些石子一个个都瞄准了金大发,没过多久他就被砸的满头是包,我这时有些庆幸,幸亏这里没太大的石子,不然生生砸都能把人砸死。

“你们看,前面的迷雾淡了许多。”

听到墨兰的话我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这时连嘴唇都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了,我这时憋不住了,问她身体到底怎么了,墨兰轻轻的摇了摇头,倔强的什么都不肯说。

我憋屈的呼了一口气,不想再去管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正如她所说,面前的迷雾明显已经淡了很多,这时饱受折磨的金大发顿时犹如望梅止渴里面的曹军一样,激动的连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然而正在我埋头往前赶的时候,前面的金大发猛地一停,我没注意,便撞到了他的后背上,抬起头我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你们看,前面是不是有个山洞?”金大发指着前面喃喃道。

我将手电筒照过去,发现我们已经从栈道的那一头赶到了另一头,而这里也确实有个山洞,只是洞口上面写着四个字,十八泥犁。正是人们天天提起的十八层地狱的别称。

不仅如此,迷雾到了这里也几乎已经没有了,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阻拦了一样,我不禁回头望了望,发现身后的迷雾中,有几个矮小的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远处望着我们。

“它,它们这是不敢过来?”我望着它们咽了口水道。

墨兰拨开金大发的手,强撑着站稳脚跟:“嗯,正墓室应该就在这里了,不过万鬼镇邪柱看样子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必须小心点。”

金大发潇洒的甩了甩头发,然后顶着一张肿猪头不屑的说道:“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都过来了,最后这一难还能难倒我金大发?小哥,出去之后一起来喝顿酒怎样?”

“不醉不归”

看到胖子在鼓舞士气,我也就不忍心再挖苦他了。

一进山洞,发现和之前的墓道大不相同,因为这山洞越往里走就越宽,而且看痕迹应该是人工修筑的地方。

“奇了怪了,按理说主墓室不应太大,否则生气很难蕴养,这个墓倒好,越修越宽。”

墨兰闻言瞪了一眼金大发道:“这里不能以常理而渡之,大发,你能别这么吊儿郎当的了行吗?”

“咳咳……”金大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道:“我这不是看气氛太紧张,活跃活跃吗,话说,你们有没有感觉越来越冷呀?”

其实我也早有感觉,只是我以为是之前被阴风吹得还没缓过神,听到金大发也有这种感觉,我顿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这也没风呀,怎么跟进了冰柜一样。”金大发说着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看金大发冻成这样,我不由看向身旁的墨兰,发现她此刻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微微颤抖的肩头说明她也不好受。

想到这,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递给了她,墨兰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没有拒绝。

“小哥,你身体不好,穿上我的外套吧,我脂肪多,冻冻没事。”金大发说着就要把身上的皮马甲脱给我,不过被我拒绝了,不是我逞强,而是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这体弱多病的身体开始奇迹般的渐渐好转了,连身上一直备着的急速救心丸都已经很久没用了。

如果非要说从什么时候好转的,那应该是从将军墓出来之后,只是我在那里既没有得到什么天材地宝,也没有练习什么武功秘籍,这种渐渐逆转的身体让我很有些不适应。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徒增烦恼的事情,这次没走多久,面前的山洞猛地一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厅,洞口还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拔舌地狱四个大字。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犹如地狱般的场景,上百具白骨呈各种形状摆放着,在他们嘴里都有一根锈迹斑斑的铁链,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古怪的器械,两条铁链的后面,有一个座椅,根据形状不难推断出,只要坐下去,铁链便会收紧,再联想到这个地方的名字,拔舌地狱,那些人生前的境遇便可想而知了。

“这……这也太特么残忍了吧。”这次连一向神经大条的金大发都有些咂舌了。

“这是民间传说中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都会被打入拔舌地狱。”墨兰缓缓讲解道。

其实如果这样都要下地狱的话,我感觉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被拔舌,地狱本身就是一种驭民的手段罢了,但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至于让几百个人都陪葬吗?

看着这片狼藉的地狱,一具具白骨上都早已遍布霉斑,蜘蛛网缠在器械和白骨上叠了一层又一层,看起来恐怖中又带着一丝荒凉。

金大发走近一具尸体面前细细打量了片刻道:“你们看,这具尸体生前是女性,而修建陵墓中所需要的工匠里必须要求男性,因为古人认为女性进入未完工的陵墓是一种不详的征兆,而且这具尸体身上的服饰虽然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是西汉年间民众普遍使用的粗麻衣衫。”

“你的意思是?”

我看了看周围心里有个想法,但是目前还得不到印证。

“这些人生前都是平民百姓,是被抓到这个墓里殉葬的,而且看之前的黄泉奈何桥,这个所谓的十八层地狱恐怕也是要越真实越好,这些人想必生前说过什么谎话,或者挑拨他人关系,这才被抓了进来。”

金大发和我想的一样,只是我还是有些疑惑,镇压邪祟已经有了万鬼镇邪柱这种牛比哄哄的东西了,再造个十八层地狱又有什么意义呢?

墨兰笑了笑,然后解释道:“十八层地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镇压,而是为了折磨,其实十八层地狱没有谁强谁弱之分,就比如这拔舌地狱,按照佛教的说法,这些人经受过拔舌之苦后,还要进剪刀地狱和铁树地狱里面受苦,而这座墓的主墓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第十八层,而修建这座墓的人用意很明显,就是想让墓主经受十八层地狱之苦,永世不得翻身。”

听到这我有些咂舌,这究竟是多大仇多大怨呀,动用这么多的资源,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竟然只是为了折磨一个人,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