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谜底揭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说:“不过弄这玩意真的有用吗?风水不像风水,格局不像格局的。”

“不一定”墨兰似有所指:“风水这玩意可也是祖宗传下来的,如今许多旁门奇术都已失传,有我们看不懂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而且修建这个墓的人既然舍得耗费这么多的资源,也肯定是有它的用处。”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不想再在这个地方耗下去,便说:“既然我们看不出个所以然,那就还是快点进去吧,我们如今体力透支的很快,已经拖不起了。”

两人皆没有反对,随后的路程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层地狱,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孽镜地狱……

“小哥,这又是那层呀,我都转晕了”

我看了看这个大厅,足球场般大小的空间里,挖有一个池子,只不过里面全是霉斑一样的东西,我在脑海里思索了很久,才发现这是第十三层地狱,血池地狱。

“血池地狱?这个小池子就是血池?看样子已经干成固态霉斑了呀。”金大发蹲在血池边,用一个棍子翻了翻,结果挑开上面的黑色霉斑物时,露出了下面的累累尸骨。

等把上面的一层霉斑全部剥落后,里面露出两副蜷缩着身子的尸骨,金大发说:“看样子是活活溺死的,你还别说,这血池不大,但里面最少填了几百人。”

经历过之前十多个地狱后,我如今的神经线已经变得很粗了,当下点了点头,说:“既然没什么名堂,我们就走吧。”

说罢我转身欲走,金大发却叫住了我,说:“等等,你们看这个。”

金大发说罢就蹦下池子里,走到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打量了半天,随后招手让我们过去。

我走近一看,发现金大发的面前有一具尸体,之前因为灯光太暗,所以我没有注意到,不过这尸体虽然已经腐烂殆尽,但是身上的服饰很明显是近代的。

金大发用手按了按尸体的胸部,然后伸进他的衣服里抽出了一本笔记本,而且尸体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布袋,从里面还翻出两根早已干瘪的黑驴蹄子,一包糯米,还有一竹筒黑亮浓稠的犹如是圆油的液体,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找到了两袋压缩饼干。

这是遇到同行了?我心里诧异道,不过原本一向以吃货自居的金大发没有抢着吃饼干,而是面色凝重的把斜靠在池边的尸体给放平之后,才说道:“之前一直没遇到总参的人,我还以为是猜测错误呢,没想到他们都来到了这里竟还是阴沟里翻船了。”

“总参那群家伙一个个都棘手无比,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他们”墨兰神情颇为复杂。

金大发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拿起那本笔记本翻了两页后,面色猛地一变。

等他看完后,我从他手里接过笔记本,发现这上面写的竟然是日记,我神情一震就仔细看了下去。

9月18日晴

昨天局里紧急下派了一个任务,上面要求我们组成一个五人小队对一座西汉墓进行调查,但是这座墓是玄武拒尸,应该非常凶险,不会这次是江夏带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9月20日多云

经过两天的行程,我们终于抵达了地点,一路上我问江夏,为什么不把那个墓给炸掉,江夏却始终不肯告诉我隐情。

9月21晴

队伍经过一天修整开始进墓,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用数百具桃木阴棺所布的天狼八卦,只不过之前来这里的武警显然已经把阵法破坏了不少,不过饶是如此也着实让人心惊,而闯过天狼八卦后,内墓的石门上居然雕刻着断龙铡尸,进之必死八个大字,虽然以往也遇到过这样的恐吓,不过这次我却有些不安……

……………………

9月22日,气候不详

队里的情况很不秒,怀生和小李已经牺牲了,没想到在这个斗里居然有水鬼,我们却没有丝毫防备,我现在严重怀疑上级派我们来的目的,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更糟糕的是,江夏依旧在隐瞒真相…………

9月23日,气候不详

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刚刚我们遇到了一具鬼柳木心棺,虽然没有惊动里面的养尸,不过我还是有些泄气了,至今为止,主墓室依旧没有找到,但事情却越来越诡异了。

9月23日,下午

老天爷,我现在终于知道上级为什么不肯炸掉这个墓了,这个地下深渊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既不像天然形成,又不像人工建筑,简直就像……一根铁棍插在地上又拔了出来一样,只不过,这根铁棍要放大千万倍。

9月25日

哈哈哈,江夏终于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了,但是张哥也已经死了,我……也快了,现在知道这个真相,真的还有意义吗?不过如果不把这件事写出来,我死不瞑目!

根据一野史记载,新莽中期,天下乱局已现,王莽担心失去天下,便问占星监天师王旭可有解救之法,王旭乃前朝老臣,对王莽篡位早就心怀不满,这次得遇机会,便向王莽进策,说天上紫薇帝星北巡,洛阳必有一龙穴为玄武载主,其穴可保新莽气运千年不绝。

王莽大喜,特调二十万民夫开凿陵墓,但是陵墓修筑过半,却凿穿地底,露出一地下天渊,其渊深不可测,有人说此洞通往幽冥,王莽忌惮下不由生疑,便下令停工。

但赤眉军起义后,裹携民夫造反,更是将陵墓中的陪葬品一扫而空,徒留一空墓尚未完工。

王莽被杀死后,头颅被送到宛城,悬挂于街市。人们恨他称帝前把好话说尽,称帝后又不顾人民死活,所以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切碎了分食。王莽的头骨被处理后涂上油漆,收藏在皇宫国库之中。

但是从那以后国库就夜夜发生诡事,每到深夜寂静的宫中都有人在啼哭,一些老宫女认出,啼哭之人正是王莽!

随后刘秀下令销毁王莽的头颅,但那一夜宫中突发剧变,死伤近千,但头颅却完好无损。

后龙虎山当代天师刘如龙推断,因为王莽虽是篡位,但也为帝皇,死后身负亡国之恨,四肢分离也入不了轮回,怨气冲天不可用凡物毁伤。

随后张如龙便提议,把王莽葬于玄武拒尸里,驱万鬼,设浮屠,来永世镇压王莽,让其不得翻身。

此后历时两年,调动三十万民夫,才最终把这个以镇压为主的陵墓给修筑了起来,但是为防有人破坏封印,加上宫中剧变着实让人忌讳,所以墓上不建房落,不设守陵人,连正史中都未有记载。(笔记里要繁杂许多,所以刻意简化。)

这就是这个墓的由来,如果谁捡到了这本笔记,那么你不要迟疑,快跑,现在就跑!他的怨气太强大了,还有,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马蹲在靠门的墙角,因为……来不及了,它……它来了!

合上这本日记,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可以看得出死者生前的最后时刻是有多么绝望,以至于了字用力过猛,横跨了半张页面。

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日记里面的内容,之前我一直疑惑这个墓的主人是谁,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王莽。

说到王莽可能有很多人不认识,但是只要你搜索一下他的生平,可以发现他这一生堪称传奇,为了名誉逼死了自己的几个儿子,甚至连朝廷赐下来的田产都分给了百姓。

随着得势,王莽开始了他的枭雄生涯,篡位后实行土地均分制,不再允许田地买卖,必须由官府分配,除此之外他还废奴,建造廉价房,国家专卖国企,币制改革等等一系列超越同代数千年的思想改革。

要不是最后玩的太大了,触动了中小地主的利益,加上为人太过残暴,新莽也不会这么短命。

但是即便如此,说王莽是个80后穿越过去都有人信,因为他实在是太传奇了。

金大发缓过神来看向我,苦笑道:“小哥,你怎么看?我……是有点不敢置信。”

我叹了一口气,说:“一个已经死了两年的人没必要骗我们吧。”

“这倒也是,不过……”金大发顿了顿:“他里面提到了带领他们的队长,江夏。”

“有问题吗?”

金大发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说:“有,当然有,江夏乃是当代江家家主的嫡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要继承家主位置的,但是三年前他却突然失踪了,道上都盛传他加入了总参,当时我还不信来着,没想到呀,盗墓世家居然出了一个总参的人,想必江家的那群老家伙脸都得气紫。”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现在说这些没用,想必他人都已经死很久了。”

“不可能!”

这次没等到金大发接话,旁边的墨兰就打断道:“其他人死我还信,但是这江夏会出事我还真的不信。”

这时我就好奇了,问道:“这个叫江夏的很厉害?”

“何止是厉害!”提到这个江夏,金大发的脸色都凝重了不少:“江家流传倒斗秘技五十八种,一般人只能学会一二十种,即便是我也才学会了三十一种,可是这江夏,却懂得五十九种!”

我更纳闷了,问:“怎么多出来一种?”

金大发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江家有两枚从三国流传至今的摸金符,虽然比不上天官印这个神器,但是其中据说蕴藏了一种秘术,威猛无穷,而江夏据说就是当代第一个领悟这种秘术的摸金校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