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铜甲尸/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说我就更不懂了,按理说这江家权势如此之大,为何放着家主的位置不做,反而跑去什么总参,于是我问:“这江夏为什么要跑去总参?难道他和江家发生了什么矛盾?”

金大发摸了摸脑袋一脸不解,说:“以前我和这江夏见过几面,感觉他没什么异常,而且这人是个典型的世家思想,之前和江家各位元老也都相处融洽,失踪前一个月他还好好的,所以除了江家的人,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反出江家,但江家对这件事忌讳莫深,所以这件事到如今依旧是个迷。”

“现在不是讨论江夏的时候好吗!你们没发现这本笔记最后说的一句话吗?”墨兰扬了扬笔记道。

我点了点头,它来了,快跑。这段话仅仅看上去就能让人感受到死者生前的绝望,只是……恐惧的根源在哪?

金大发凝神想了片刻,不解道:“看他字面上的意思,它,指得应该是王莽,只是这王莽都只剩一颗头了,总不能飞过来咬我们吧。”

三人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头绪,最后只能商量着小心行事,随后将目光盯向了那几包军用压缩饼干。

金大发缓过神来一个恶狗扑食就冲了上去,然后扔给我一包,说:“这是09军中压缩饼干,吃一个再喝几口水可以顶几天,但我们的水已经没了,所以说只能少吃点,不然很遭罪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拆开包装后才发现,这饼干简直就像一块灰黄色的小砖头,拿在手上极有分量,只是一想这是两年前的了,心里不由有些担心:“这饼干放了两年多了,应该没事吧。”

金大发边拆着手里的包装,边说道;“没事,军中压缩饼干一般保质期都在四年以上。”

我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冲着这块小砖头啃了一口,结果发现这饼干无比的硬,牙都累酸了才咬下一小块,而且非常干,很难下咽,挤着为数不多的口水才咽下去,吃这一口饼干简直比走两里路还累。

而王胖子因为饿的太久,所以狠狠的咬了一大口,这会正噎的翻白眼呢,我们两个大男人都如此不堪,墨兰吃的更是艰难,看她从饼砖上啃下一点点粉末,然后皱着眉头吃下去,这饼干的味道就可想而知了。

等所有人都吃饱了的时候,王胖子躺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说:“小哥,我渴,我想喝雪花,还想吃猪蹄。”

我这会肚里正涨得慌,嘴里还干渴无比,听他这么一说胃里的馋虫顿时蠢蠢欲动了,当下也就没好气的对他说:“闭上你的乌鸦嘴吧,想吃出去的时候吃个够。”

金大发翻了翻身子刚想说些什么,洞外就传来一阵阵锁链声,虽然距离太远不是那么清晰。

“河里的那个家伙又在搞些什么,被锁住了就老老实实的别动呀,尽特么瞎折腾。”

墨兰这会捂着肚子,声音凝重道:“与其想这个,不如想等下回去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过去。”

我的头顿时疼了起来,那黄泉可不窄呀,何况河里还有个看不清是什么的庞然大物,想过去真的难如登天。

“咚,咚,咚……”

锁链声响起不久后,血池地狱的后面山洞中,突然传来一阵阵闷响。

这声音犹如战鼓一样沉闷,并且渐渐靠近我们,不仅如此,这时空气中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让我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原本躺在地上的金大发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然后蹲下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良久他面色剧变道:“快走,有东西向我们来了!”

说罢他拎起那个原属于死者的小黑包,招呼我们向来时的路跑去。

我们还没跑多久,身后的东西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战鼓般沉闷的声音开始急剧加速,犹如一个巨人奔跑在原野上。

“不行呀,这样我们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的!这玩意来者不善,天官印未必降的住呀!”

虽然气温越来越冷,但是我此刻急的已经是满头大汗,冷风一吹我顿时被冻了一个激灵,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舂臼地狱,我突然想起了笔记里面提到过的话。

“到前面舂臼地狱的门口蹲下来!”我冲他们吼道。

金大发回头看了看我,急道:“卧槽,小哥,万一那笔记里面的东西不靠谱,我们可就全完了!”

“就这样办!”墨兰跑了这么久,刚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又变得煞白了,而且看她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已经快要掉队了。

“我们跑不过它的,死马当做活马医,实在不行和它拼了!”

金大发扭头看墨兰如此不支,随后咬牙道:“听你的。”

跑到舂臼地狱后,我们连忙蹲在了门口的墙角里,同时金大发伸过来一只手,屏住了我的呼吸,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一定有他的深意,所以我也就没有反抗。

没过多久,那沉闷的脚步声就已经逼近舂臼地狱了,我心砰砰直跳,紧张不已。

随后,门口走进一具高大魁梧的尸体,之前为了引起它的注意,我们将一支手电放在了远处,灯光对准门口,所以才得以看见它的真容。

这是一具足有两米多高的尸体,但是它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腐烂的痕迹,而破破烂烂的盔甲下面,露出了黑色健壮的肌肉,隐隐散发着金属的色泽,而在它的手中,捧着一具黑匣子,因为灯光暗淡所以看不清具体是什么样式的。

它来到舂臼地狱后,居然诡异的停止了脚步,动作僵硬的向四方打量了一圈后,他居然好似没有发现我们,反而向那只手电筒走去。

澎的一声闷响,舂臼地狱陷入黑暗之中,随后脚步声在这个石厅里来回走荡,到最后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说起来也不过一分多钟的事情,但是在我眼里仿佛一个世纪一样长,我的肺已经跟火烧的一样,但是那只手依旧死死捂住我的鼻子和嘴。

好在片刻后,脚步声渐渐远去,听得出,它是在往上面的地狱里赶。

“呼呼呼……”

脚步声远去后,金大发终于把他的手给抽了回去,我大口大口的吸着口气,眼前也一阵发黑,耳朵也嗡嗡作响,要知道,一次性停止呼吸太久,可是会造成不可逆转的脑损伤,我这会还没昏迷已经是万幸了,因为这证明我的大脑没有遭受太过巨大的损伤。

这时墨兰打开了手电筒,我看着同样大口喘气,脸色却比我好很多的金大发不由质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你刚才的行为?”

“小哥!我可是救你一命呀!”金大发扭过一张胖脸对我惨笑道:“刚刚那是铜甲尸,之前书里让我们蹲下的原因是,铜甲尸不能低头,但是它的鼻子还是有用的。”

“不能低头?为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金大发脸上抽了一下,好似很不愿意提起这个事一样,不过半饷他还是解释道:“铜甲尸的制作方法是,将一个魁梧之人埋进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一天后再把头皮切开一个口子,往里面灌注水银,这样人皮就会完整剥落,然后用特质的器具插进那人嘴里,一直插到胃中,再往里面灌注铜汁,随后埋入养尸地三年,这样打造出来的铜甲尸就会刀枪不入,只有斩断它的四肢才能制服它,但是灌注铜汁的过程中,只有铜汁从口中溢出才算完工,因为脖子里和嘴里都是铜汁,所以铜甲尸不能开口咬人,也不能低头。”

“但即便如此……”金大发咽了口水,一脸畏惧道:“铜甲尸也很难对付,以刚刚那具的体型和体重,只要一个冲锋过来,那么被撞到的人都会骨骼尽碎。”

我听完只感觉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铜甲尸的制作方法实在太湮灭人性了。

“我有个疑惑。”刚刚铜甲尸走后,就一直一脸深思的墨兰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个总参的人虽然死了,但是浑身上下的骨骼却没有丝毫碎裂的痕迹。”

“有问题吗?”金大发摸了摸脑袋不解道。

“有,有很大的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