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无叶铜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话峰一转道:“你想想,如果是铜甲尸杀了他,那么他身上一定有些痕迹,但是他的尸体却诡异的很完整,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金大发顿了顿,说:“那你的意思是,等下我们再去看看?”

“对”墨兰点了点头,说:“现在铜甲尸不知道干嘛去了,我们趁着这一空档,赶紧回去。”

随后队伍就连忙赶了回去,在血池地狱里,金大发盯着那具尸体看了许久。

“兄弟,你死都死了,就帮帮我们的忙吧,回去后我一定每年清明给你祭拜!”

金大发说完掏出一柄小刀,开始解刨这具尸体,我看着有点恶心,就扭过头去了。

“嘿,还真是,你们看。”

我回头一看,金大发正指着这具尸骸的头部,然后拨开面部肌肉,露出下面的白骨道:“你们看,这具尸体面部的骨骼发黑。”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还真是,只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你们再看看其他位置的骨骼”金大发又指向已经裸露在外的肋骨,说:“再看看他的肋骨,颜色却很正常。”

我看了看那呈现出灰黑色的头骨以及白色的肋骨不由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却说不上来究竟是那里有问题。

“也就是说,这总参的人不是铜甲尸杀的?”墨兰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金大发摇了摇头道:“你们看这里。”

金大发说着指了指尸体前面的霉斑:“这里是不是有个脚印。”

我蹲下来瞄了一眼,确实有个脚印,只不过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已经很不清晰了,不过即便如此,这脚印也比一般人的大很多。

“血液成为固态凝血因子后会很坚硬,一般人踩上去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的,只有铜甲尸才能留下这么深的脚印,而且你看这脚印明显比正常人的大了许多,也就是说,这总参的人死前确实被铜甲尸追到了。”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墨兰皱眉问道。

“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再加上这么古怪的骨骼色,这铜甲尸肯定还有什么秘密。”金大发说罢把刀子往背包上抹了抹,放了回去。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铜甲尸手上的黑匣子,于是说:“当初那具铜甲尸手上有个黑匣子,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东西造成的。”

金大发凝神想了片刻,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已经想不通了,我们还是去主墓室看看到底有没有墨兰需要的东西,如果没有我们就赶快脱身。”

随后队伍为了赶在铜甲尸回来前进入主墓室,速度不由加快了许多,再加上已经吃了点东西,这时体力也充沛了许多。

但是走到第十七层地狱,即将步入第十八层时,身后又隐隐约约传来了铜甲尸的脚步声,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又躲在门口,并把一根手电放在了中间,让灯光得以照到门口。

远处的铜甲尸可能是看到了灯光,原本不紧不慢的步伐猛然加速了,远处顿时犹如一阵阵惊雷向我们袭来。

铜甲尸进来后,我发现他的身上居然带着伤,一只手臂已经不翼而飞,身上也挂着彩,但是最让我注意的是,他的身上居然有血,很新鲜的那种,我心里一震,这意味着这个斗里除了我们还有别的人在!

铜甲尸看着地上的灯光猛地一颤,随后一脚把手电筒踩烂,这次它没有停留,而是快速的进入到了第十八层地狱之中。

我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这铜甲尸就又出来了,出来后它就只奔来路,仿佛是为了阻止什么东西。

铜甲尸走远后,墨兰凑上来神情凝重的道:“你们看到了吗?铜甲尸少了一根胳膊,而且身上还有血迹。”

金大发点了点头,一脸深思的说:“总参的人已经来过这里了,两年的时间江夏总不可能还在这待着,想必是又有人进来了。”

说完他脸上一喜,说:“肯定是九爷他们,除了他们现如今没人敢来西丘。”

说罢我看了看墨兰,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我不由想起了来到这里的目的,加上一路上墨兰救过我不止一次,横下心干脆道:“我们现在就进去,别拖了!”

“为什么?”金大发叫道:“等九爷他们来了我们的把握岂不是要大上许多?”

我摇了摇头,说:“之前万鬼镇邪柱出问题,加上河里的东西暴动说明,九爷已经清晰认识到这斗里的凶险了,这会想必已经损失惨重了,你们想想,能用万鬼镇邪柱镇压的东西,九爷会让我们去碰吗?多半会直接将我们带走。”

金大发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来了,半饷他猛地一点头,说:“走!”

说罢他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拿着包挺胸抬头地往前走着,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模样。

我笑了笑,转身欲走的时候,墨兰拉住了我。

她咬着苍白的嘴唇,然后低声说了声谢谢。

“没事,如果没有你当初跳下水救我,我早就被水鬼拉去倒插门了。”

墨兰噗的一笑,然后说:“师傅果然没有看错人。”

说完,就丢下一头雾水的我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有些茫然,心里下定决心出去后一定要问个清楚。

往前走了段距离,这次没有出现什么大厅,但是一道巨大的石门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个与其说是石门,倒不如说是石闸,因为这门高达十米,正中有个巨大的石雕鬼头,青面獠牙雕刻的栩栩如生,此刻它正用冰冷的目光俯视着我们。

但是,就是这样一扇巨门,居然从中被凿开了一个大洞,里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

金大发站在洞口瞄了几眼,说:“这洞口不是用炸药炸开的,是生生凿出来的,用的应该是蝎子钻。”

“那是什么?”我问道。

墨兰摸了摸洞口的边缘,说:“这是一种专门用来开凿这种无法被打开的死门,其实也是电钻的改造型,但是一般用这个的都是我们土夫子。”

他这一说我就迷糊了,问:“难道是两年前的那几个土夫子?”

“不可能。”金大发断言道:“那几个货色别说能走到这了,能见到鬼柳木心棺我都服他们。”

“那难道是总参他们的人用了蝎子钻?”我又问。

“不大可能,你可以看看这洞口里的尘积,两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堆积成这样,最起码也是五年前的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说:“这你都能看出来?”

金大发甩了甩头发,一脸不屑道:“这算什么,雕虫小技罢了。”

“行了,出去之后你再耍帅。”墨兰呵斥道。

金大发缩了缩头没敢顶嘴,墨兰见他老实了,才一脸疑惑的说道:“全洛阳能走到这里的人没几个,难道是那些老家伙捷足先登了?”

“想这么多没有意义,我们进去看一看就知道了。”我提议。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盯向了金大发。

“诶,这探路先锋还得我来。”金大发叹了口气,随后拍拍屁股钻了进去。

“嘿,这里面还真特娘的大!”不一会,里面传来了金大发的声音。

看到里面没什么危险,我和墨兰对视一眼后就先后钻了进去。

进来借着灯光,我发现这个找寻了很久的主墓室估计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正中有一座高台,但是因为手电筒已经很暗淡了,所以分辨不清上面有什么。

不过我眼睛扫了几眼,就被一副壁画吸引住了。

这壁画很大,总共就四副,第一副图上画的是,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老者躺在一个巨大的莲台上,第二副图则是那个人将一个巴掌大的莲花放在了莲台中心,第三副图中,那座莲台已经合拢了起来,第四副图时,当莲台再打开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白胖胖的婴儿了,最后一副图里,是一株无叶莲花。

“返老还童?”金大发挠了挠头。

“应该是,但是这墓既然是刘秀修筑完工的,那么他刻上这壁画又有什么含义呢?希望王莽死而复生?”即便是一向多智的墨兰此刻也有些迷糊了。

我将这副画牢牢记在脑海里后,转身向其他地方走去,但是逛了一圈后,我发现这里空荡荡的,除了正中的一座石台后别无它物。

这石台是四面修筑的,青石台阶一层层的向上修筑,最上面好似托着什么东西。

墨兰这时没找到自己心目中想要的东西,所以神情看起来有些沮丧,良久她强打起精神道:“走吧,上去看看,没什么发现我们就走。”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始逐阶而上,随着越来越接近,我们也终于是看清了石台上所放的东西。

那是一个黑匣子,正是铜甲尸手上的那个,没想到一圈下来,它又给放了回去。

当我们又靠近一些后,发现这个黑匣子造型非常奇特。

它的底部要大一圈,黑匣子盒身有两条黑龙逐珠,材质似铜似铁,仔细一看,黑匣子没进石台一截,仿若被锁住了一样,黑匣子上面,则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青铜莲台,只是光有莲台却无花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