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终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黑匣子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就是墨兰姐你要找的东西?”金大发打量了片刻说。

墨兰神色暗淡的摇了摇头,说:“你们忘了吗,这个墓里葬的正是王莽的头颅,这匣子里面应该就是。”

“诶,看来这次又要空跑一趟了。”金大发摇头叹道:“不过这铜莲台倒是挺精致的,虽然没有花瓣,但是光凭这做功和年代价值就已经不菲了。”

说着他就伸手抓向莲台,我没有制止,毕竟金大发帮了这么多忙,这一路上出生入死的,也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

“咦,这下面好像还有东西。”金大发说着就把铜莲台提了起来,只见铜莲台的下面,还有一根长长的青铜花梗。

“卡擦”一声,黑匣子下面的的石台就发出一声轻响,接着石台将被锁住的黑匣子给托了起来。

“卧槽,这特么是钥匙?那个煞笔直接把钥匙放棺材前面呀!”金大发脸色剧变就开始破口大骂道。

然而这时,黑匣子轻轻摇动,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一般,紧接着一股寒意散发出来,冻的我打了一个哆嗦。

“快跑!”金大发急道:“东西没找到,我们赶紧撤吧!”

说完我连忙撒脚丫子向下跑去,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黑匣子是铜甲尸守护的,但现在看来,那铜甲尸恐怕不是守护,而是看管,不然不会刚一把铜莲台拔出来,就发生这等异变。

“澎”的一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我不敢回头,连忙跑到了石门的洞口处。

这时金大发已经差不多要钻出去了,我和墨兰对望了片刻,接着她说:“你先出去,我帮你挡一下。”

我沉默了片刻,墨兰如今身体已经虚弱成这样,如果让她殿后,绝对会死在这里面的。

我感觉时间不多了,不敢再和她废话,先是假意点了点头,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狠狠一手斧劈在了她的后颈位置,墨兰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晕了过去。

我庆幸的松了一口气,瞎猫撞到死耗子,没想到还真成了。

“大发,你把墨兰接过去。”我抱着墨兰,把她塞进了洞口,让金大发接应。

“小哥,好了,你快点出来吧!”另一头金大发急道。

我把地上的手电筒捡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想要回头看一眼,但是这一转身,却没想到我的面前居然有一个人头,这人头没有头发,眼睛紧闭,上面涂抹着什么东西,显得油亮油亮的,我这一回头,紧紧的和它脸对脸贴在了一起,我脑海一炸,下意识向下看去,但是发现下面空荡荡的,只有这个人头飘在半空。

“大,大发,你带着墨兰先走吧,你懂我的意思,别逞强。”这生死关头,我竟然很快冷静了下来,对着那一头说道。

石门外面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接着金大发带着哭腔道:“小哥,保重。”

听到脚步声渐渐离我而去,我看着这个头颅不禁有些疑惑,它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杀我?

这时,头颅干瘪的嘴角突然轻轻上扬,露出了一个极为嘲讽的笑容,我懂了,他在嘲弄我,接着我感受到浑身气血上涌,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入,不用看我都知道我这时一定脸色发紫,眼睛充血,想必过不了多久,我就会七窍流血吧。

我意识越来越模糊,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很多人影,有爷爷的,有我爸妈的,有孙峰三人的,也有墨兰金大发的,这一刻我突然感到无比的轻松,我不用再去背负什么责任,也不用再想着会不会祸及他人,这一刻我很悲哀,因为我从生下来就是一个祸胎。

意识混沌间,我感觉身体一顿虚弱,神魂都仿佛被抽走了不少,紧接着耳边狂风大作,风中还隐隐传来怒吼,哀泣,尖笑,犹如百鬼夜行,随后我就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黑暗,还来不及弄清怎么回事,旁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别动,你眼睛充血太过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我听出来了,说话的人竟然是姚九指,心里不由万分惊讶,我这时不应该是已经死了吗?

“九,九爷?”我结巴道。

“嗯,是我,怎么了?是在想自己为什么没死吗?”九爷轻哼道。

我苦笑一声,说:“本来不想知道的,现在您一说,我还真想知道了。”

“坦白的说……”姚九指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活下来,当我们进主墓室的时候,你小子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了。”

“昏迷过去了?”我心里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说这王莽这么好心,居然放过我了?

“嗯,当时情况太过紧急,加上西丘实在邪异,所以我没敢多待,把你带上后就出去了。”

“那您……有没有看到一个头颅?还会飘。”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是说王莽?”姚九指声音凝重了许多。

“对!”

“我也不知道,但是当时墓室里只有你一个人,当然,也不排除王莽躲在了一旁的可能性,只是这王莽死后居然要用玄武拒尸和万鬼镇邪柱镇压,怨气恐怕深的不可想象,但愿它不要出来,不然的话,真是要生灵涂炭呀!”

“那万鬼镇邪柱是您……?”

“对,是我。”姚九指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满是自责:“看你俩下去了一天都没声息,我就感觉你们肯定出事了,就连忙带着龙爷还有一些人赶过去救你们了,只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走的这么深,我们没有天官印,不小心惊动了石童鬼,虽然最后闯了过来,但是阵法因为缺失太多石童鬼而已经不复存在了。”

虽然姚九指说的风轻云淡,但我知道他一路过来肯定损失惨重,不由低声道:“对不起,给您老人家添麻烦了。”

我这一说姚九指反而乐了,他说:“嘿,我还没说呢,你怎么就怪起自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肯定是墨兰那丫头带你们过去的,这丫头这些年来到处往这些诡坟邪墓里钻,其实也挺可怜的。”

“墨兰……她究竟怎么了?”

姚九指犹豫了下,说:“具体的我不好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是你爷爷的养女,也是你爷爷的徒弟,你爷爷走后,她就一直在帮你爷爷打理旗下事物。”

其实之前我已经意识到墨兰她恐怕和我爷爷有些关系,但是没想到渊源居然这么深。

正沉思着呢,姚九指就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昏过去了一个月,墨兰她天天都会过来看你,我估计过会她又要来了。”

我听见姚九指的语气很怪异,不由尴尬道:“她没事吧。”

“她是没事了,但你小子有事了。”姚九指淡然道。

我猛地一惊,问道:“怎么了。”

“你也躺了一个月了,下午应该就能拆纱布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了,就这么跟你说吧,你小子少了将近十年阳寿,但是变帅了。”

我没有在意那个所谓的变帅了是什么意思,但是少了十年阳寿是什么东西?于是问:“少了十年阳寿?怎么回事?”

“住院给你检查身体的时候,医生说你细胞的新陈代谢比旁人快了不少,比你进校体检时也快了许多,而这就意味着你会少活许久,取人类寿命平均值来算,大概少了十年,这在医学上很不科学,我思来想去了很久,恐怕你能活着就是因为这少掉的十年阳寿。”

姚九指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这是发丘中郎将对天官印的说法,但是世人大多不信,因为墓中还是有不少东西不惧天官印的,但即便如此,能让发丘中郎将如此执着的追捧,恐怕这天官印也没那么简单,只是之前我研究了许久都没有眉目,还有这次你能活着,也实在不能用幸运说事,可你浑身上下也就天官印能解释这么离奇的事了,所以说,这天官印恐怕还隐藏着一些我们所不知的秘密。”

冷静下来后,我也不如刚开始那样恐慌了,毕竟这条命都是捡来的,少个十年阳寿又算什么呢?

见我冷静下来,姚九指笑骂道:“你这小子倒是坦然,要是换金大发早就跳脚骂起来了,只是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如果这天官印真的有鬼,你早就被它吸干了,恐怕它那时是为了护主。”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没事九爷,我想的开,不就少活十年吗,没事。”

姚九指拍了拍我的手,说:“你小子这次可出大风头了,我让你随便找个墓练练手,你小子直接把西丘掀了个底朝天,这几天有几个老友问你和我什么关系,我说你是我干孙子,可把那帮老东西羡慕坏了,现在道上都流传着三杰一说,指得就是你和墨兰金大发。”

说完他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有些哀伤:“你爷爷要是能看到这一幕就好了,他宝贝孙子比他当年强,不过这也是你们年轻人有锐气,初生牛犊不怕虎呀,换作是我们,可没那个胆量了呀。”

想起爷爷,我心里不由有些暗淡,不过看姚九指在这,就强笑道:“哪能呀,九爷您不也一路跟着我们闯过来了吗,要我说你和龙老爷子都是宝刀未老。”

“那是!”姚九指语气中透出了些许自傲,但是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语气变得有些低沉:“国家来人了,指名要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